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四季 龙有逆鳞

第0074章 好戏开演

王强宝突然也提高了声音:“够了吧!?我不管江淮社会上你们谁更有面子。但这龙都庄园是我王强宝的地盘,就算是龙也要给我盘着!是虎必须给我卧着!在这里闹事儿,就是不给我王强宝面子!以后没得做朋友!”
“大宝,你这是要跟这个老东西穿一条裤子的节奏啊?”陈三贵哼了一声:“那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以后江淮说不定就没他魏逸山这号人的名字了……”
这一酒瓶直接冲着黑鸡哥的小肚子就扎了上去!黑鸡哥因为激动冲的太往前,所以根本来不及躲避!只觉得眼前一黑,肚子上迅速传来一阵绞痛!
王强宝也不甘示弱:“今儿你若非在我龙都庄园闹事儿,那肯定就掰了。出了这个门儿,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杀人放火我都管不着。但在龙都庄园,谁也别给我找不痛快!”
这种事情就这样,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所以王强宝很固执,绝对不会让龙都庄园发生任何一次闹市儿的事情,他的面子不能丢!
魏逸山脑袋都裂了,早http://www.hetushu.com知道这样子,他当初就不选择在龙都庄园宴请了!
我去你大爷!陈三贵回身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了这个一惊一乍的家伙后脑勺上!
这话细品一下,还是比较偏心与魏逸山,现在找麻烦的是陈三贵,人多的也是陈三贵,不管哪一方面看,都是陈三贵有些咄咄逼人了。
魏逸山早就听出了陈三贵的声音,在江淮敢招惹他的人,除了陈三贵,恐怕就没有第二个人了。虽然陈三贵最近几年风头正劲,但魏逸山跟他没什么过节,就算不看佛面儿,给龙都老板王强宝一个面子,陈三贵也不该来扰乱他的酒桌吧。
这边还谈着呢,那边沈晨早就坐不住了,几位大哥都在呢,吃个饭都不让人消停!
“你想怎么样?”魏逸山的忍耐是有限的,他还不至于会怕一个陈三贵,陈三贵敢招惹他,他就敢直接一巴掌抽在他脸上,让他知道谁才是江淮第一人。吃了两年好饭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孙子还真是长了熊心豹子胆,哼哼,也怪不得能混和*图*书到如今这个地位。只可惜,他今天惹错了人了!
这大惊小怪的不是别人,正是中午在拉面馆让沈晨烫坏一条胳膊的黑鸡哥,黑鸡哥此刻一整条手臂都绑着绷带呢!他也属于陈三贵众多小弟中的一个。
魏逸山心中冷笑,你他妈现在就是来踩我的!维护?什么叫维护?我这都酒过三巡了,你来找茬,这叫维护吗!
就听一酒瓶被拍碎,沈晨拎着碎了一半的酒瓶就冲了上来,目光凛冽,声音阴狠道:“今天中午就他妈应该给你煮了!!”
陈三贵眉头一皱,他听说黑鸡今天去收保护费被人弄了的事情,而且整的还挺狠的。没想到这冤家路窄啊,碍了黑鸡生财之道的人,居然是魏逸山要宴请的客人。
王强宝见这势头不对劲儿,赶紧站出来打圆场:“哎呀,大家都是朋友,不至于因为这么点小事儿就撕破脸面吧?”
“来人!”王强宝也不是吃素的啊,有人要在他的龙都庄园动手,传出去他还怎么做生意?
轩辕智一边品着美酒,一边看着眼前这些舞刀弄枪的家伙们,扭头对和图书魏逸山说了一句:“不错嘛,知道我喜欢喝酒的时候看点节目,你还整那么热闹的。挺好的,挺好。”
魏逸山脸色开始变得阴狠起来,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都是做人最基本的道理,陈三贵既然这么不懂做人,那也别怪他好好教育教育他了!
魏逸山听到酒剑仙这没心没肺的话,除了哭笑不得,还能有什么?
王强宝苦心维护的“和平共处”瞬间崩塌,陈三贵的人都是有备而来,抄家伙就上!王强宝的人也没那么多反应的时间,也都摸起东西便迎战!
王强宝的人也不少,哗哗啦啦一阵脚步,二分钟之内就来了二十多个人,有几个腰里还鼓鼓的,一瞅就是别着家伙儿呢!
“行啊,那让我看看,你今天有没有胆子把这饭桌给我掀了!”魏逸山怒斥一声:“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老子给你脸,你还真以为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了?江淮还轮不到你说话!”
“有意思啊,有意思,魏逸山,看来咱们之间的仇恨可不仅仅是这一星半点的了啊。”陈三贵冷笑一声:“行,既然如此,咱们今http://m.hetushu.com天就在这里算算清楚!!”
这时候,陈三贵已经风风火火的走进了包厢,身后拥簇着十几个青年小弟,各个凶神恶煞似的。
今天这事儿可就有意思了啊,若是不分出来个胜负,明天传出去,他陈三贵的面子恐怕就要贬值了啊。趁着这个气数已尽的魏佛爷还没被人唾弃,他还真应该借着魏逸山最后这点名气,踩着登顶江淮!
如果今天都知道他把魏逸山给废了,那以后在江淮,谁还敢跟他叫板儿啊?绝对没有了!
“是……是……是他!就是他们!”黑鸡哥指着沈晨和徐云等人道:“今天把我弄成这副鬼样子的人就是他们!”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三贵兄弟。”魏逸山淡淡道:“既然来了,那就别客气了,坐下一起喝一杯怎么样?我顺便给你介绍几个朋友认识认识。给个面子吧。”
就在陈三贵酝酿着要说一句狠话的时候,身后一个惊恐尖锐的声音突然就在他耳边炸开了:“老大!!”
陈三贵哐一下就站了起来:“来来来!那就让我看看你这老东西还有什么本事!手下连他妈个hetushu.com人都没有了,还自称弥勒佛!魏逸山,你少他妈在老子面前装逼了!别人不知道你,我可知道你!你自己现在什么处境,是什么东西,你自己也清楚吧?”
陈三贵上前一把拉开一把椅子,二话不说哐当一屁股坐了上去,啪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魏佛爷!我陈某人对你可是很尊重,但你若不把我当盘子菜,那也就别怪我陈某人不给你面子。咱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是维护出来的,可不是踩出来的,你说对吧?!”
“是朋友就应该先给我打个招呼!”陈三贵道:“看不起我陈三贵的人,我才不管他是佛是鬼,谁的面儿我都不给!”
啪啦!
本来是陈三贵来踩魏逸山的,却变成了他和王强宝之间的对决!一下就彻底搞乱了。
“大宝,今儿你要拦我,咱俩就算掰了!”陈三贵冷笑道。
“佛爷,你还别跟我陈三贵瞪眼。今儿这事儿可不是我踩你,是你踩我!”陈三贵完全就是奔着撕破脸来的:“我都订好的地方,你非要跟我抢,我若是不来这里在兄弟面前找个面子回来,那你让我陈三贵以后怎么在社会上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