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64章 恩怨

然而,在他的百般打听下,他终于得到线索,那个男人还有孩子。
没错,樊冰想要过真正的生活,想要真正有意义的活着,而不是把自己的一生目标只为杀一个人,她有了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理想。
一个念头在林雍禾的心里升起,他为什么不训练一批人,等她们长大了,混入张邈之的公司,然后伺机而动,这样不仅能杀了那个男人的儿子,还不会让张邈之发现是他林雍禾做的。
张邈之总归有生老病死的那一天,林雍禾相信,那一天就是他的机会!
那年,张邈之过世,林雍禾知道自己等到机会了,樊冰也下定决心要尽快除掉她要除掉的人。然而徐云却并未出现。林雍禾的计划又一次落空。但他仍然决定等下去,他不相信他要杀的人不会出现。
越国当时混乱的社会状况成就了他,越国雇人行凶,雇人讨债的事情特别多,所以林雍禾混的风生水起,后来他卷入一个大型贩毒家族的内部斗争,当家的老头一死,家族的长子和次子,都为了争夺家族的一切而疯狂内斗。
这是一个天衣无缝的大计划,他需要时间,不过,需要和*图*书时间更好,能让那个男人的儿子长大一些再下杀手,肯定能让张邈之更心痛,也能让那个男人更懊悔把自己送到那个有去无回的鬼地方。
在越国得到了金钱和地位之后,林雍禾就想要重整旗鼓,他要东山再起,他要夺回他失去的一切,他要报仇!
因为那个男人的儿子已经不在张邈之的身边,而是被张邈之送到了其他地方,林雍禾没有查到张邈之把徐云送到了什么地方,但是他知道,张邈之把他送出去是为了历练,早晚有一天,人还会回来!
然而等到林雍禾想要出手的时候,才知道这个孩子被送到了太岁张邈之的手中,张邈之仍然是林雍禾不敢动的人,他痛恨自己没有实力。可是就在那个时候,他看到了街边几乎快要冻死的樊冰。
看到这一幕,大部分华夏人都会觉得挺不爽,一个区区小越国而已,几十年前老子的长辈们就能打到你哭爹喊妈!当年若不是老子的长辈们出手帮忙吗,指不定你们这国家还存在不存在呢。现在翅膀还没硬,就敢跟老子咋咋呼呼的,这心里还特么有没有点数儿了?
不是和_图_书她的背叛,而是她开始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人生,什么才算是真正的生活,她对林雍禾无法割舍的,就是那雪中送炭的救命之恩。如果不是这份恩义,樊冰恐怕早已经脱离了林雍禾的那个组织。
一晃又是几年,当琴岛影视广场正式开幕剪彩的那天,林雍禾看到那个男人的儿子已经长这么大了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可是他却忽略了,十几年,潜伏在天娱的樊冰已经被真正的生活给打动了。
没有人知道,杀掉老头,挑起这个家族内斗的人,就是他林雍禾。
可殊不知,去年底该公司承建的越国城轨项目发生事故,造成一死数伤。这豆腐渣工程都搞到国外去了,把老祖宗那点脸都给丢尽了!越国那交通部长的确欠抽,太牛逼哄哄,可这负责项目的领导是不是更欠抽?
林雍禾享受着按摩浴缸带给他背部的冲刺,拿起旁边倒好的红酒品了一口,这件事情上,他支持越国。因为他当年能逃过一劫,就是因为逃入了越国。
林雍禾是个守信用的人,他收了钱,就一定会办事。只不过,两方的钱他都收了,两m.hetushu.com个人他都杀了。剩下的家族长女也沦为了他林雍禾的女人,后来,这个家族的一切,都变成了他林雍禾的。
林雍禾收养了樊冰,还收养了很多在他看来有根骨做这一行的可怜孩子。
画面上,越国交通运输部工作人员与华铁N局代表分坐在长条会议桌两边。越国交通运输部长满脸怒容,怒视对面的华方人员,并用手指着华方人员大声发泄不满。
林雍禾是老头生前请到家里最厉害的高手,所以长子和次子都试图拉拢他,长子给了他能给的一切,让林雍禾杀掉弟弟。而次子也给了林雍禾一切,让他杀掉他哥哥。
这一等,又是十年过去了,林雍禾的耐心已经被锻炼到了极致,樊冰就那么一直潜入在天娱集团。一开始,樊冰很清楚自己的目的,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并不是真正的艺人演员,可是十年时光过的是那么快,十六岁来到天娱的樊冰转眼就二十六岁了,她真的已经分不清楚她到底是一个演员艺人,还是一个潜伏的杀手。
这让樊冰何如下得了手?林雍禾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品着红酒,脑子里一边想着这件事情,以及要http://www.hetushu.com如何处理樊冰……他真的很头痛,这些事情都来的太麻烦了。
一切都犹如往常一样,这个城市并没有因为某一个人的改变而受到任何的影响。或许,就像有句话送给那些自恋到自以为地球没了他就不会转动的人:大家都很忙,没有人会注意你。
其实这句话是真理,这个世界上几十亿人口,真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事情,每个人真正关心的,和真正关心自己的,永远都只有那么几个人而已。千万不要觉得自己跟偶像似的,做什么都那么谨慎小心,其实即便你在挤满了陌生人的电梯间里放个臭屁,等到第二天,也不会有人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说你是昨天电梯里放屁的人,因为基本没有人能记得住你。
一旦,一个人真的被人注意到了,那就说明摊上事儿了,搞不好还摊上大事儿了。
如果林雍禾还能像二十多年前一样隐姓埋名的做一只缩头乌龟,就不会被徐云和林歌给盯上了。他躺在王府酒店豪华套房的按摩浴室里,看着壁挂电视上播报的新闻,讲述华企代表遭越国高官喝斥,不敢吭声频点头。
八年,他用了八年的时间培养hetushu•com,教会他们杀人的技能,送他们去学习影视表演,只为混入张邈之的天娱集团!这需要多么大的耐心,只有林雍禾自己知道。
而这个时候,林雍禾却告诉她,时机到了,必须要她下手了。
终于,樊冰成功的混入天娱集团,林雍禾等到了报复的机会。可一切又发生了改变,他的计划永远跟不上事情的变化!
林雍禾当时心里就发过誓,我杀不了你,那就杀你的儿子!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让你家的人从此断掉!斩草除根!
然而,林雍禾苦心三年在越国经营起了自己的犯罪帝国,而他发誓要杀得那个人却到了一个他永远都不可能也不敢进去的地方,就这样,林雍禾彻底的失去了报仇的机会。
可林雍禾也很清楚自己的实力,自己完全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即便是他再练一百年,也追不上!他只能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让自己有朝一日能号令群雄,只有这样,他才能杀了他!
自转轮回,当黑夜代替了白昼之后,琴岛这座城市不但没有失去它的年轻跟阳光,反而变得更加有活力。高楼耸立灯火阑珊的香港中路繁华魅力,人海拥簇的台东步行街照常的沸沸扬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