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74章 合作

顿了一下,Anlo姐无奈道:“这次她出事,我为了逃避问题,连去看她都不敢去看她一眼……真的很揪心。”
“当然。”徐云道:“可下一步,我应该怎么走?我只需要见到这个人,就一定能解决问题。”
徐云微微一笑:“Anlo姐,谢谢。”
显然,樊冰的改变并非是因为她自己立场的不坚定,而是时间太久太久对她的侵蚀,她一个十六岁的女生能坚持十几年还没有彻底忘记自己是杀手的身份,已经是她最忠心的一种体现了。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坚持不了十几年的时间!
“你放心,林雍禾没那么简单。”Anlo姐淡淡道:“他不可能现在就告诉我他的地址,他会确定了我身后没有‘尾巴’的情况下,才会把他真正的藏身处告诉我。”
这个问题的确是Anlo所好奇的,她一直都没有问,是因为虽然好奇,但知道不知道对她来说都无所谓。可这个问题对于徐云来讲,恐怕就更让他好奇了。
甚至可以说,这么多年,如果不是这件事情一直都在支撑着他的精神,他更是早已经崩溃了。
Anhttp://m.hetushu.comlo皱了皱眉头:“您为什么那么肯定樊冰会背叛您?难道她在天娱这十几年的潜伏,对您来说不是一种忠心的体现吗?”
“别谢我。我这么做,只是因为我赌你会赢……”Anlo姐淡淡道:“如果我赌他会赢的话,就不会对你说这些话了。我之前做的一切都是无奈之举,我相信徐总解决了这个问题之后,一定会翻片儿的。”
徐云确实非常想听到电话另外一端的回答。
“老板,你若是这样说,恐怕你现在也已经不相信我了吧。”Anlo微微一笑:“如果老板这通电话只是为了试探我,那我没什么好说的,我会用最快的时间离开琴岛,而且也绝对不会探听关于你位于何处的任何信息。这样您放心了吧?如果还不放心的话,我想……老板的人已经在来杀我灭口的路上了,是吗?”
林雍禾没有再说话,直接挂掉了电话。
林歌仍然不太放心:“他为什么要你去他的藏身处……你们的关系是不是过于亲近了?”
安排樊冰潜伏那么久,都是他一手安排的,他考虑到了一http://www.hetushu•com切可能发生的事情,却从未考虑过“时间”这种东西的可怕性。时间是一个万能的东西,能改变一切,也能治愈一切,能让一切都重新开始,也能让一切都彻底毁灭。
然而,林雍禾沉默了一阵子之后,却突然转移了话题:“这不是你应该问的问题。你现在要做的是快点离开琴岛,你现在马上离开,十分钟之后,我会给你一个地址,你就到这个地方来。”
“老板,我还是不去你说的地方吧。万一我现在已经被盯上了呢?”Anlo道:“那样,岂不是会把麻烦给你带过去?”
徐云淡淡道:“如果我们晚了一步,说不定就没办法修补我们之间的关系了。”
这的确是徐云特别想知道的,有能力把樊冰训练成杀手的人,必然有不俗的实力,而这样一个人,既然那么想要徐云死,又为何不亲自来杀他呢?
“关系到并不亲近。”Anlo姐微微一笑:“就是因为不够亲近,他才害怕你们找到我,所以他会让我去他能看得见的地方,那样,他才能安心。只不过,你们的速度真的太快了,一大www.hetushu.com早就带着巧克力来敲门了。”
“老板,有句话,我不知道应不应该问你,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很好奇这个问题。”Anlo姐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停留在徐云的身上,一字一句开口道:“以老板的实力,如果要杀徐云,为什么一定要安排樊冰呢?徐云虽然厉害,可恐怕仍然不是老板的对手吧……”
“我知道Anlo姐是个重情义的人,所以才会来找你。”徐云笑了笑:“那我就等Anlo姐的好消息。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或许就是因为潜伏的时间太长了,她已经忘记了她最初的身份。”林雍禾对这一点非常懊恼,不过,他懊恼绝非是因为樊冰的背叛,而是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失职。
“放心吧。他不会对我怎么样。”Anlo道:“我对他没有太大的价值,所以,他也没有必要牺牲我来成全什么事情。他若敢对我动手,只会激怒樊冰,这点,他比我更清楚。”
“得到我的消息之前,一定照顾好樊冰。”Anlo姐微微一笑:“我觉得她还是真的蛮喜欢你呢,徐总,多关心关心属下的感情生活,m.hetushu.com对你来说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哦。”
对于这一点,林雍禾真的没什么好抱怨的,面对一个已经忠心于他十几年的人,一个被时间侵蚀到忘记自己的人,他真的没有什么理由再去责备了。如果不是樊冰这么多年的坚持,他的计划连实施的可能性都没有。
听到忙音之后,林歌再也忍不住了:“你什么意思?Anlo姐,如果你这时候了还要给那家伙通风报信,那可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听到Anlo这么说话,林歌有点要急,这大好的机会岂不是就这么浪费了!难道说Anlo这话是在暗中向林雍禾传递信息?是用他们的方式告诉他,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Anlo耸了耸肩膀,淡淡道:“琴岛危险吗?老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我说琴岛是个危险的地方,我需要离开这里,是你不让我离开,你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然后我才继续留在琴岛,难道这个最安全的地方已经不安全了吗?”
林雍禾苦笑一声:“当时的情况,琴岛的确是最安全的地方。不会有人相信你仍然还留在琴岛,除了樊冰之外,没有人知和*图*书道你在什么地方。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樊冰是否还会站在我们这边,我已经不能确定了,所以我担心一旦她背叛了我,会把你的地址曝出来。”
徐云笑而不语,好在Anlo只是一根线,并非会站在谁的立场上:“Anlo姐,你自己也一定要小心,千万保证安全。”
“看来,还是徐总更沉得住气。林歌,你应该多向徐总学习。”Anlo仍然波澜不惊的样子,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即便形式再严峻,她都不会轻易的乱了阵脚:“我真不想搅入这趟浑水,可我没办法。既然要搅入进去,我就必须让林雍禾相信我。”
林雍禾摇摇头:“Anlo,你想多了,我一直都非常信任你,你对于我而言没有任何可怀疑的地方。有你这番话,我就更相信你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马上离开琴岛,到一个樊冰也不可能找到你的地方。”
“所以我应该谢谢樊冰。”Anlo姐道:“气势,不管怎么样,即便是你们没有早一步来到,只要樊冰做出了她的选择,我都会站在她那边……我不关心你们之间的成与败,但我很在乎樊冰,我们是朋友,真心相交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