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82章 女帝之邀

什么是表情?表情是人类的一张面具,能表达喜怒哀乐愁反映各种心理状态的面子,每个人都有纯真的年少时,那个时候的面具永远都是真真正正的反映出内心的世界。然而,一旦度过那纯真年少的岁月之后,表情这种面具就开始变得善于伪装了起来。
很多时候人总喜欢这样,越是心虚的时候,反而表面上看似越镇定,而越是镇定的时候,却有喜欢故弄玄虚的装作自己心里没底儿。人类的虚伪绝对不是一张脸面那么简单。
他越是平静,正在开车的凌风也越是轻松,还毫不客气的打开音乐,把音响调的震天响,摇头晃脑的跟在那辆橙色超跑的后面。
林雍禾的这辆车可不是什么跑车,也没有导流的外形设计,但是性格却绝对不输掉任何超级跑车!V12的发动机,六百多匹的马力,任何地方都是足够亮瞎眼睛的配置,凌风这一脚油门踩下去就马上感觉到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可林雍禾看到要见他的人之后,心情却和此处的风景形成了超级巨大的反差!
林雍禾那扑腾扑腾的小心脏也可算是轻松了几分hetushu•com,这两个疯子,两个疯子啊!!
凌风现在玩儿的正嗨,哪有功夫理会林雍禾的请求,他连头都没回!飚车就要提高一万分的注意力,一个不小心一个不留神,那就有可能让人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所以飚车就是玩命!不管你是谁,飚车就有可能把自己给送到阎王爷面前,搞不好阎王爷还嫌弃你呢。
徐宸……呼,林雍禾双手颤抖着,他要报复的,就是这个害的他一无所有,每天都沉浸在复仇心态里的男人!
这一下瞬间让凌风来了信心,两辆车就那么肆无忌惮的在高速公路上狂飙起来!凌风开车,才让林雍禾意识到以前阮翰开车是多么的有安全感,凌风绝对是个疯子!时速突破两百的情况下,他都敢左突右拐的超车!
唯快不破那可不是说说而已,所以凌风和欧南总会在速度方面的事情上较一下劲儿。即便是开车,那也谁都不让谁。刚才凌风开着那辆橙色超跑做出那种疯狂的高速掉头行为,就是要给欧南看看,他更快,所以他有自信那么做。
说的有些远,不过,林hetushu•com雍禾现在看似轻描淡写的表情下,就隐藏着一颗波涛汹涌的内心。
他飞速的想着如何处理这件事情,终于眼前一亮。
一路上,林雍禾多次想开口问一下凌风,他为什么要找他的麻烦,可这个口他开不开,一旦开口,就似乎是意味着畏惧了对方。所以即便林雍禾此时此刻的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他仍然咬牙坚持着面不改色心不跳。
要知道,左冷月可是徐宸的第二个女人!!
华夏的教育文化远比国外更偏重于亲情,多少儿女到了三十岁甚至是四十岁仍然还在父母的照顾下?就说首先举起年代大旗的八零后一代,又有多少人真正脱离了父母的照顾?房子,车子,甚至是吃喝穿用,仍然都是父母给与的,即便是已经开始有收入的,甚至收入远超父母的,仍然会有这种情况存在。这就是华夏的亲情文化。
“凌风……我心脏不好,我们能不能慢一点?”林雍禾终于开口了,他是真的无法忍受这种玩命的赛车。
现在欧南试图扳回一城,所以才向凌风发起了挑战,眼看着橙色超跑越跑越远,凌风也http://m.hetushu.com不客气了,一脚油门就给干到底!这玩儿不在乎输赢,而是在乎面子!输什么都不能输面儿!
林雍禾就算心再大,那也真不想死在这高速公路的车祸上!就算凌风再厉害,但这样开车那也是要命啊!F1的赛车手有那么多安全保护措施下才敢开那么快,而且车还不一样,即便那样赛车手每年也死多少了?
若不是这辆车拥有足够的重量,恐怕现在早就翻了个底朝天了!而前面的欧南也不甘示弱,看到凌风追击而上,再一次提高了车速。
很多时候,一个脸上挂着笑脸的人,心中往往藏着一把锋利的匕首,这种人往往会利用表面的危险来让你放松对他的警惕,当你相信他那微笑是真诚的时候,那把锋利的匕首就会毫不留情的刺穿你的心脏。这种事情或许很多人都碰到过吧?
终于,林雍禾一路忐忑的被凌风和欧南接到了一处位处琴岛东南处的一个私人会所,这会所的位置绝对是风水宝地,山水湖泊,风景迷人。
“林雍禾,二十多年,你躲的可真是够深的。”左冷月面无表情的一句话,听在林和-图-书雍禾耳朵里却是如此的心惊胆颤:“当年你竟然躲掉了徐宸……我还真有些不敢相信。”
好在,十几公里之后,两辆车都放慢了速度,因为他们要绕下高速,重新开到返回琴岛的路线,这才没多少时间,两辆车都眼看着就跑到潍市了。这速度说出去肯定能把人给惊死。
然而这种文化之下,却让孝子贤孙变得越来越少。葬礼上那些面对宾客痛苦狰狞的表情,往往会在私下里喜逐颜开,甚至还有人会把父母的死亡当作一种敛财的手段,这类官员恐怕也不占少数吧?
到了返回琴岛的路线上,两人也不飚了,没什么好飚的,那辆超跑的极限速度能过三百,而林雍禾这辆车虽然好,但毕竟不是跑车,开到两百七就已经到了极限。
他是万万没想到,凌风和欧南居然把他接到了女帝左冷月的面前!他也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已经被左冷月给盯上了!看着眼前这个气势逼人的女人,林雍禾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
“怎么,敢对徐宸的儿子下手,却不敢对他的女人下手?”左冷月冷笑一声:“如果你杀了我,一样能让徐宸很和*图*书难过,难道不是吗?又何必花费那么大的心机对他儿子下手?”
他希望能够用自己的气势来镇住场面,至少不能让凌风看得出来他现在的心里已经一点底儿都没有了。
林雍禾倒抽一口寒气,心道我若是能杀了你,还轮的到你在我面前说这些话?当然,这些话,他可不敢对女帝开口,除非是他不想要自己这条狗命了。
凌风当然不会客气,要知道,他们两个人,一个名为闪电,一个名为惊雷,那都是以速度赢得的名号。两个人也都有一个共通的观念,那就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也有很多时候,看似痛苦的人,心中指不定藏有多少的庆幸和解脱?在葬礼和追悼会上,这种事情太常见不过了,多少不孝儿女会把长辈的死亡当作是一种解脱?这种扭曲了变态的心理让人心寒。
林雍禾这么多年都不敢在脑海里想起那个男人的名字,可在他见到左冷月之后,一切都被破坏了!
只见那辆橙色超跑突然打开了双闪,紧跟着,发动机爆发出了一阵让人可以听到陶醉的声浪,汽车也毫不客气的绝尘而去!凌风知道,欧南打开双闪是在示意他一起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