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83章 免费给割双眼皮

林雍禾咽下一口唾沫,此刻他心里忐忑至极,他没想到自己和左冷月的对话能如此轻松。然而,就在林雍禾才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左冷月再次开口了。
凌风挑衅的挑了挑眉毛:“那一会儿咱们就试试啊。我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是否能在半秒之内割一只单眼皮儿。”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左冷月毫不客气道:“机会我给你了,只是看你能不能抓得住,现在,我问,你答,记得一定要把话想清楚了再回答,不然的话,你真会多一双双眼皮。”
“我知道,你让人把我带到这地方来是因为徐云的事情。”林雍禾道:“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就尽管问我吧。”
“没把我当回事儿?那为什么要把我逼到这一步!”林雍禾道:“他当年把我往死路上逼!往死路上逼啊!你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吗?”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左冷月不屑的笑了一声:“林雍禾,你这是在把我当傻子呢?是不是我对你太客气了一点?”
“你少自不量力了。”凌风不屑道:“只要女帝让我出手,别说是半秒之内割破他的喉咙,就算是让我半秒之内给他割个和-图-书双眼皮,我都轻松搞定,你信吗?”
“如果他真的把你往死路上逼,你现在还能活着?”左冷月不屑的切了一声:“如果今天我没见到你,我或许会认为当年你是被他逼上绝路了。可如今我看到你了,而且你看上去的处境还算不错,那我敢肯定,当年一定是他有意给你留了一条活路。”
“同盟?”左冷月还真是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林雍禾到底是用什么样子的脑子,才能想出这样一个词儿呢?他们怎么可能有共同的利益,怎么可能达成同盟呢,简直是天方夜谭!
“女帝,您别忘了还有我。”欧南一直都没说话,这时候才开口道:“我正在和凌风比刀速,一会儿谁快谁慢还不一定呢。”
“女帝的尊名也是你叫的?”凌风第一个就不愿意了:“林雍禾,你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
“凌风,看样子林雍禾是不想对我说实话了。”左冷月说罢起身:“该怎么做,你们自己心里清楚吧。”
“我们的目的应该是一样的,左冷月,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徐云可是他和其他女人的孩子,难道你就不想……”林雍禾试图混淆视听,扰乱左www.hetushu.com冷月的心理。
“你为什么没对他动手?”左冷月紧紧逼问道,根本不给林雍禾喘息的机会。
林雍禾睁大眼睛,有些不明所以。
“你还真是够聪明。”左冷月淡淡道:“好在你觉悟的够早,这才算保住了你这条贱命。不然你真的恐怕是没办法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林雍禾深呼一口气:“说实话,我是怕我出手就会被察觉,一旦有在乎他的人,知道是我对他的儿子下了手,那这个世界上,恐怕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我最后想明白了这一点,所以就没有对徐云动手。”
欧南白了凌风一眼:“不吹牛能死吗?搞点实实在在的吧。”
“林雍禾,当年你也算是有身份人,想不到如今却沦落到如此地步?”左冷月淡淡开口道:“真不知道你现在到底怎么想的,居然跟一个晚生后辈过意不去?”
林雍禾认真的点点头:“对,同盟。你明白我的意思,我对付的是徐云,那个徐云可是徐宸跟别的女人的孩子,难道你就不想除之而后快吗?”
“您放心。”凌风对左冷月俯首称臣之后,对她的命令从来都不会违背:“我一和_图_书定会让您满意。”
“林雍禾,如果他真的抓你,你觉得你逃出国境又怎么样?!可笑!!”左冷月突然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太高看你自己了。林雍禾,知道我为什么让他们把你带到这里来吗?”
林雍禾咬紧牙关,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呼吸变得缓慢下来。没想到二十多年之后,他仍然会如此狼狈!天命啊!
林雍禾脸色沉冷:“我沦落到这一步,还不都是因为那个人……如果不是他的话,我根本不可能走到这一步,我会沦落如此全部都是因为他……我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想要报仇,因为我咽不下这口气。”
左冷月冷笑一声,这个该死的林雍禾还真是个会耍心机的老东西,竟然想到用这种手段来挑拨离间。如果是十几年前,左冷月或许真的经不起林雍禾的这种挑拨,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她不可能轻易的做出冲动的判断。她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
然而左冷月却毫不客气的冷声道:“这么点时间,你恐怕也编不出什么能说服我的谎言。倒不如我来猜,你来回答是,或者不是。林雍禾,谎言是致命的尖刀,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和*图*书,如果你某一个回答让我无法相信的话。那你就要试试是你的命逃得快,还是凌风的刀出的快了。”
林雍禾一脸震惊道:“我在南边境被他逼迫的彻底走投无路,你知道那种感觉吗!如果不是我反应及时,逃出国境,我肯定就死在他的手里了!”
“有这个觉悟就好。”左冷月冷笑一声:“我没直接把你杀掉,是因为你没有动徐云。如果徐云现在有个三长两短的,那你就没有跟我对话的机会了。林雍禾,我问你,你和徐云见面,都对他说过些什么。”
林雍禾意识到自己一张嘴就说错了话,急忙改口:“女帝,我不是有意的,请你原谅我。我只是有些太激动……我真的没有对你不敬的意思,我只是想说,我们的利益是统一的,是可以达成同盟的。”
“等一下!”林雍禾可不希望自己就此终结,要打,他打不过,若逃他逃不掉,现在他已经彻底的陷入了一个无法自救的险境之中,想要活命,除了配合,他别无他法,他的脑子里飞速的转动着,试图编造一个谎言继续应付。
林雍禾很清楚,什么东西该说,什么东西不该说。如果左冷月知道,他是想要怂恿徐云去那个有和-图-书去无回的地方,一旦恼怒,自己的下场肯定很惨。林雍禾被带到这地方的时候就很清楚,他在这里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毫无还手的机会。所以他的每一句话,都要小心翼翼,而且还要让左冷月感觉是真话,不会让她感觉自己是再敷衍她。这样他才有机会活着离开这里。
“咽不下也得咽。”左冷月的语气充满了鄙视和瞧不起:“因为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就凭你现在这种心态,也绝对不可能成为他的对手。你知道吗,徐宸根本就没把你当过一回事儿,你现在还斤斤计较?难道不觉得自己很可笑吗?”
林雍禾有些无奈的看了眼左冷月,他当然不知道原因,但是直觉告诉他,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对他肯定也没有任何利益。他才刚刚在琴岛招惹了徐云,也就是以为他招惹徐云才暴漏了他的行踪,紧跟着左冷月就找上门儿来,如果说这事儿跟徐云没有关系,那肯定是鬼都不相信。
两人的对话让林雍禾陷入了彻底的绝望,这明摆着是要把他当作刀俎上的鱼肉啊:“女帝,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们没有什么过节。”
林雍禾摇摇头:“我跟他能说什么,是他一直在问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