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85章 对质

女孩那敢要,她进来看到这些人,就觉得气氛很是有压迫感,她连连摇头不敢接钱:“姐……姐姐,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真的,我一句谎话都不说,我妈妈从小就教育我,做人要诚实,我真的会诚实的。”
“女帝,你若觉得我在这件事情上还敢对你有所隐瞒,那你就直接杀了我。”林雍禾脖子一扬:“我已经来到这里,您还给我机会让我解释,我若是还不知好歹的欺骗,那就真的是该死了。不过,杀我之前,还是希望女帝能仔细的想一想,我何必说这种谎言!”
“姑娘,我只问你一件事情,你需要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左冷月尽量能让自己看上去温柔一些:“我希望你能配合我,我不是坏人。这些钱,就当做是请你来这里的误工费了。”
林雍禾心里呼的松了一口气,好在他当时声音不大,不然现在还真麻烦了。
“那就好。”左冷月微微一笑:“那你还记得他跟那个年轻人,都说过些什么吗?”
说完,左冷月就把桌面上早就准备好的两万块钱递给这个女孩。
“拿着,这是我给你的误工费,你应该得到的。”左冷月坚持道。
而那个女孩,就是阳城区高尔夫小区里面茶http://www•hetushu.com楼里的服务员。这个唯唯诺诺的女孩可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进来看到这么多人,还真的是有些紧张呢。
女孩抬头仔细的想了想,然后道:“我只是进去帮客人添过一次热水,是烫茶具用的。我没听清楚什么……”
林雍禾握紧的拳头颤抖了两下,这个混蛋家伙!
左冷月陷入沉默的这段时间,林雍禾也没只顾着放松,他知道这只能暂时缓解,根本不可能解决问题,想要根本的解决问题,保住自己这条命,他还需要更多更多的手段。
要知道,这些人一个个都实力强大,林雍禾身上的杀气怎么可能逃得过这些人的眼睛?不得已,林雍禾只能尽可能的收起杀气,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很多:“姑娘,你听到什么就都说出来吧……”
“女帝,女帝!你听我解释!”林雍禾突然感觉到了强烈的杀气,他浑身打了一个冷颤:“我刚才说的是真的,都是真的!你相信我,他真的是向我打听他父母的事情!”
“没有!”林雍禾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鼓足的勇气,他想都没想就撒了谎,真话会让他当场就被判死刑,而谎言或许能拯救他的生命。有时候http://www•hetushu•com,人撒谎真的不是本意,而是为了利益。
“那就把你听的不是很清楚的话,也告诉我。”左冷月仍然很有耐心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子。
“你闭嘴。”左冷月冷冷的瞪了林雍禾一眼,然后温声细语的对这女孩道:“这个人你还记得吧,他和一个年轻人在你们店里喝茶。就在几个小时之前。”
骄阳看到这女孩不敢拿,上前接过来就塞进女孩的口袋里面:“我不都说了,请你来是有重要事情,这钱给你,你就拿着,你应该拿的,这又不是不义之财。”
看到左冷月情绪不太对劲儿,凌风终于按耐不住了,在左冷月身后低声道:“女帝,这个人的话,只能半信半疑,不要忘记二十年前他就是个骗子,地下世界的人都知道他嘴里十句话能有两句是真的就不错了。”
左冷月这才回过神儿来,抬头看向林雍禾,林雍禾也听到凌风刚才那番话了,这可是要打断他的计划啊,他肯定不甘心:“凌风!我和你没有什么冤仇,你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我承认,在我年轻的时候是骗过很多人,可那都是为了利益和保命。如今那么多年过去了,我已经在地下世界消失二十年了,难道我www.hetushu.com还会骗你们吗?”
左冷月点点头:“我不相信我自己的判断,难不成还要相信你这只臭鼠的谎言?林雍禾,想要揭穿你真的是太简单了。”
林雍禾并不是贪生怕死,只不过他眼看着自己的复仇计划就要成功,他必须要等到事情的结果。事情没有结果之前,他不能死,万万不能死!他必须要坚持住,他必须要活下来,等到徐云也进入那该死的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之后,就算左冷月凌迟了他,他也心甘情愿!这么多年,他活着就是为了复仇,现在马上可以看到结果了,他怎么能不等下去呢?
“原来你自己也知道,你为了利益和保命的话,是很喜欢骗人的?现在你不也是为了利益和保命吗。”凌风对林雍禾或多或少都有几分看不起的意思,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觉得这人骨头太软了。
“我也想问你这个问题,你何必撒这种谎呢?”左冷月收起刚才失神的状态,重新审讯道:“林雍禾,你不愧是被人称为臭鼠的人。你很清楚,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女人,我的注意力肯定会被转移,所以你就这么做,哼……我说过,我会给你机会,可是你若抓不住的话,就别怪我了。”
左冷月啪的一掌拍和图书在面前的桌子上:“那事情就太容易解决了,我相信他会向你打听关于他父亲的事情!说!你到底有没有把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事情告诉他!”
女孩看了眼林雍禾,马上想起来,迅速点点头,她记得清楚,不是因为林雍禾长相有特点,而是那个年轻人身上的魅力,特别男人,也别有味道,让女孩看了都会忍不住倾心一下的:“我记得。”
“嗯……”女孩又想了想:“我听到什么监狱什么,什么永无天日什么的……真的,真的不好意思姐姐,我真没听清楚太多东西,我……我这个钱,就不要了吧。”
一刹那,林雍禾真的动了杀机,他怕这个女孩会说出什么。可他也清楚,他只要出手,那就是用行为上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就在他身上杀气显露的那一刹那,很多双眼睛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一旦撒谎会让人不断的得到利益,他就会把谎言当作自己谋利的一种手段。显然,谎言在林雍禾的技能列表里,就是可以用来谋利的一种手段,而这次他不仅仅是为了谋利,还为了保命。
钱被塞进口袋,女孩也不敢再拿出来,只能连连点头,希望自己知道的信息能值这个价格。
说着,女孩再次掏出口袋里的两万现金,他m•hetushu•com不敢要,她真没听到多少有意义的东西,只是断断续续听到几个词儿而已,就说这几个词儿,她怎么敢跟人家要两万块钱呢?太烫手了!
“你误解我了,我真的没有那个想法。”林雍禾仍然在试图解释:“女帝,你不应该主观意识这么强烈,如果你心里已经有了对这件事情的判断,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可能相信,你只相信你自己的判断了。”
被揭穿的林雍禾浑身上下都不断的颤抖着,他不知道如何是好,左冷月早就有了自己心里确定的想法,跟他说的一切都只不过是废话!他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她早有了她的判断。
林雍禾这时候已经认出了这个女孩,这个女孩就是在他和徐云聊起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事情的时候,进来给他们添热水的服务生!
“臭鼠永远是一只臭鼠。”左冷月冷笑一声:“如果你不把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事情告诉徐云,又怎么可能让徐云活着离开?林雍禾,你真的是心机狠毒,你想要他们父子都永远关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这样你才能满足了?”
就在这时候,会所里再次被带进来一个女孩,带这个女孩进来的人是骄阳,没错,就是人称烈焰的那个骄阳,和凌风欧南都一样有战神身份的烈焰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