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86章 不可能达成的目标

的确,女孩听到的东西是不多,可是这些已经足够了!左冷月的嘴角扬起一抹微笑,而林雍禾的脸色也彻底变得的惨白,这几个关键词足够宣判他的死刑!这个女孩也太可气了,听到的为什么都是这么关键的东西!该死!
左冷月担心徐云得到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消息之后会做出傻事,而这种傻事一旦做出来,就没有办法弥补了。左冷月很清楚,徐云对于他父亲的那种情愫是一般人无法理解的,一般人的眼里,父亲永远是带着一种爱敬交织的威严。而徐云眼里的父亲,不是爱和敬,而是恨与痛。
所以,左冷月经过一些事情,很仔细的察觉出徐云对他父亲的那种向往,她很清楚的感觉到了,徐云心里是怀疑他父亲生死的,只不过他无法确定。所以左冷月那个时候就开始担心,她担心这个孩子有一天会知道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事情。
这种恨与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无法想明白的,既然他连养都不养他,又为何要让他生在这个世界?既然种下他这颗种子,又为何抛弃?这是一种极为不负责任的行为,所以徐云对自己的父亲充满了恨意,这种恨只有被抛弃的人才能理解。
左冷月不想再多说什么,她很清楚林雍和_图_书禾的为人,也很清楚现在事态的严重性。她现在的脸色很难看,但却绝非因为林雍禾给她带来的怒气,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担心。
林雍禾当年能活命,的确是徐宸的手下留情,只是因为虽然他林雍禾做了很多卑鄙的事情,但从未残害过人命,所以徐宸才只是把他逼走华夏,觉得他罪不至死。
即便是徐云知道他会有去无回,他也会去闯一闯。不是他对自己不负责任,而是他初生牛犊不怕虎。就犹如年轻时候的她,也试图闯入那个有去无回的鬼地方,当她开始那疯狂举动之后就意识到了想要在这种地方撒野,她的实力还差远了。
左冷月知道这一切,是因为她亲力亲为的去触碰了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可徐云并没有触碰过,他并不知道那个地方的恐怖。所以左冷月才敢说,徐云会做出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事情来。
当徐云面临这种选择之后,他才开始理解父亲,因为他不知道父亲是否也像他一样,是为了某些大义才放弃了他。如果是,他绝对不会为此而感到委屈,什么是大义,徐云心里明白。
可是,如果是为了一个国家的利益,为了十几亿人民的利益,所以才会不在乎自己的生命。那这和图书就不是没有责任心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这种责任心就太大了。
“是。”骄阳点头道了一声,然后就示意女孩可以跟他离开,女孩还没从震惊中平静下来,没想到就结束了?两万块就是自己的了?
而痛,是因为母亲,徐云很清楚母亲是在生下他之后极短的时间内便离开了这个世界,具体是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他也不想知道,他想到这个问题就特别的痛心,因为他一直都在想,如果当时父亲在他们身边,一切是否就会不一样?或许母亲就不会离开这个世界,或许他就不需要这么多年都忍受着这种痛恨交织的焦灼感!
所以他若是去闯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恐怕就算是进去,也不可能跟他父亲见到的。
可幸运女神不会一而再三的去眷顾一个人,如果徐云真的去了那个地方,深陷其中永无翻身基本上就是铁板上钉住的事情。就凭徐云的实力,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三层就足够关住他!何须五层?
现在的徐云已经确定了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事情,一个他心中一直就存在的想法已经开始暗暗滋生,他从未付出过的行动,现在也开始准备行动了。这一切看似风平浪静,但却隐藏着巨大的危机。
所以徐云对他http://m.hetushu.com父亲的那种情愫绝对是跟普通人不一样了。但是这种恨与痛经过二十多年的时间之后,也慢慢变成了一种理解。因为徐云从一个男孩变成了一个男人,他开始学会面对和承担,他也开始面临各种选择。
他能承受这一切,就说明他比任何人的承受能力都强大。就这一点上,即便是左冷月都非常佩服徐云,他能承受的东西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太让人不敢相信不可思议了。
林雍禾利用徐云自己去对付自己,这绝对是一个他永远都不可能失败的计谋!
林雍禾已经感觉到了强烈的杀气,这种气势的逼迫下,他开始喘不过气来,这种畏惧是由心底而升起的,他没有办法控制这种恐惧,他真的是没办法控制。
甚至这种私利包括自己的生命,只要能成就大义为了国家,没有什么是徐云不能牺牲的。这时候徐云才意识到,有些时候,责任并不能简单的那么看,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不知情的人肯定觉得这个人连最基本的责任心都没有。
如今想想,林雍禾恐怕还真的是不应该留下来。留下林雍禾,对徐云是一种多么大的挑战,恐怕徐宸当年从未想到过这一点。
很多时候,徐云意识到,有些事情并非是他和_图_书想要放弃的,也并不是他不想承担那份责任,而是有些事情需要取舍和牺牲。为了得到更伟大的意义,为了保住更伟大的利益,牺牲个人的利益成了在所难免的事情。
“这钱是你应该拿的。谢谢你。”左冷月淡淡对骄阳道:“你把人从什么地方接来的,就送回什么地方。把人安全送到目的地再回来。”
这些东西在左冷月第一次见到徐云的时候,她就看得出来,徐云对他父亲那种敬,那种爱,那种迷惑,那种无奈,全部都交织在他还并不能算是彻底成熟的心理中。
好在机缘巧合之下她被一个神秘人带出来,这个神秘人便是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看护着之一。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现在她左冷月恐怕要会被扔在那深海监狱之中了吧?
“林雍禾,你真的是太狠毒了。”左冷月冷笑着看向林雍禾:“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你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东西,就像你的外号一样,只是一只臭鼠,可今天我才发现,越是小而肮脏的东西,越是容易做出卑鄙的事情来。”
大义和私利之间,往往要让人做出非常迅速的选择,而这种选择往往不会给人太多考虑的事情,当经历的这种事情多了,徐云也慢慢的懂了,很多这种选择根本不需要选择,因为大义永远和-图-书都比私利更有意义。所以他也开始顺理成章的去放弃私利。
从那个时候开始,左冷月就清楚的知道,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是绝对不可触碰的禁忌,想要在五层的深海监狱救人?何止是天方夜谭,简直就是睁着眼睛做梦!永远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你就是一种能够带来鼠疫的臭鼠,让人恶心,让人心烦。”左冷月道:“我真的不明白,徐宸当年为什么会给你活命的机会,他就应该把你彻底的扼杀……让你这种人永远都没办法再害人。”
左冷月越想越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这个该死的林雍禾,他的计谋实在是太阴险了,太狡诈了,左冷月真的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还会有这种人的存在,他居然能做出这样一个天衣无缝的圈套。
如果有那一天,他会不会找去那个地方呢?左冷月想到这个问题就会感觉到浑身透心的寒意,因为她想都不用想就能确定,徐云一定会去的!就算那个地方是龙潭虎穴,他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父亲就在那个地方之后还无动于衷。
这女孩肯定怎么也想不明白,她听到的这几个词就足够了,足够证明一切的了。
一旦徐云真的陷入那个地方,以他现在的能力,真的根本就不可能活着走出来。也不可能有机会见到徐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