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87章 无法弥补的错误

这个孩子是徐宸带回来的,所以他最后在南边境有机会亲手击毙林雍禾的时候却没能下手,他最终还是心软给了林雍禾一条生路,只是因为那个孩子。在心底,徐宸奢望林雍禾可以恍悟自己的一切错误,能够重新做人,以后父子相见也算他为那位无辜的母亲表达的一点歉意。
左冷月摇摇头:“你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你为什么不把你的心思都用在寻找你自己的孩子身上!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诉你,你儿子当年是徐宸带回来的,他说过,他要让人好好收养他,把他培养长大,不让他变成像你一样的人。”
林雍禾有个儿子,当时徐宸缉捕林雍禾是因为那害人不浅的假药案,当徐宸得到林雍禾的一切线索之后,自然是知道了他那个刚出生的儿子。要知道那个时候徐云也出生了,他知道身为人父的那种感觉。
左冷月却一抬手:“不,我要让他死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林雍禾,像你这种人,永远都不可能明白什么才是爱。爱不是自私的占有,不是霸道的拥有,是一种包容,一种体谅,一种任何事情都会为之付出和_图_书的。我左冷月就是这样一个人,我敢向任何人承认,我这辈子就只爱徐宸,即便我不是他的唯一,甚至连代替品都算不上,但我心甘情愿!”
“你说我儿子没死?”林雍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现在在哪?他现在在哪?!告诉我!求求你告诉我。”
左冷月说到最后,情绪上出现了明显的激动,这些话她真的压抑了太久太久,所以才会产生如此激动的情绪。
“女帝,你真的要杀他?为了这样一个人而脏了手吗……”一直都没有开口的董海终于忍不住了,同样身为五战神之一的他,是几人里面话最少的,也是最安静的一个。
欧南已经不想让林雍禾再开口说话了:“林雍禾,你最好能闭嘴,女帝做什么事情根本不需要给你解释,你也没有疑问的资格!看清楚你自己现在的状况,你一个将死之人,还是什么都不需要知道的好!”
但是因为缉捕林雍禾的事情上,林雍禾的爱人,也就是这个孩子的母亲却出了意外,她为了掩护林雍禾逃跑而坠楼。当时就留下那么一个可怜的孩子。
和*图*书这是徐宸没有下手的原因,左冷月知道那个无辜的孩子,所以她此刻能想明白徐宸当时的想法。
董海的确是为了左冷月而考虑,左冷月之前并不知道徐宸给了林雍禾一条生路,但是现在她知道林雍禾还活着,也很快明白了徐宸为何没有杀他。就是因为那个无辜而幼小的生命吧……
现在董海提醒了左冷月,让左冷月想到了这件事情。可是林雍禾这么多年并没有反思,他整个人都陷入了复仇之中……但若是站在他的立场上去看,失去了妻子和孩子,真的会让一个人彻底的疯掉。
左冷月已经下达了出手的号令,凌风和欧南都早已准备好出手,只要女帝一个眼神儿,他们就会毫不犹豫的对林雍禾出手。林雍禾面如死灰,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左冷月竟然会站在徐云的那一边:“女帝……徐云可是他跟那个女人的孩子……你……你为什么要帮他?”
董海没有理会欧南,继续向左冷月表达着自己的想法:“当年徐宸没有杀他,肯定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我们不知道,但是您肯定知道……我没别和_图_书的意思,只是希望您能想清楚,有些事情,真的需要多斟酌一下。”
“你还知道徐云是他的儿子?”左冷月冷声道:“你一直都不敢亲手对徐云动手,就应该很清楚原因……我不需要在乎云柳琰,我只需要知道,徐云是他的儿子,他的一切,我左冷月心甘情愿的为之付出。”
林雍禾突然感到一阵五雷轰顶,他儿子没死?他一直都认为徐宸抓不住他,会拿他的儿子出气。毕竟他妻子当时已经死了。他儿子才不过出生两三个月那么大,根本不需要多做什么,两根手指头就能掐死!
“孩子?”林雍禾苦笑一声:“我早就不记得我有什么孩子了……是徐宸害我失去了,所以我才要找他的儿子,把一切都还给他。女帝,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我也想明白了,就算我现在死了,看不到他们父子在那鬼地方相聚,但我心里能知道,那就足够了。我的目的达到了,我死也就死了。”
林雍禾会如此丧心病狂的复仇,也是有他的原因。左冷月想,如果是她,如果有人把小叶在她身边带走,她或许也会变得疯狂吧?
徐宸如http://www.hetushu.com果能听到左冷月这番话,想必也今生无憾了,今生今世他一点都没有遗憾,他有他挚爱的云柳琰,还有一个能为他付出一切的左冷月。今生他还有什么好不满足的?一个男人,能有两位红颜为其甘愿付出一切,这辈子都值得了。
左冷月冷笑的看向林雍禾:“你确定你要这么做?一而再三的激怒我?林雍禾,你是不是真的认为自己就像猫一样,能有九条命?这么多年,你苟且偷生,也够本钱了……凌风欧南,把他给我带走,怎么处置,你知道。”
“这么多年,我早就放下了对云柳琰的痛恨和嫉妒,我只是羡慕她,我羡慕她会比我早一步碰到徐宸。”左冷月道:“她和我一样,都挚爱着徐宸,那种感觉我比任何人都能理解。徐宸为了她而去了那个地方,我当时的确是嫉妒是愤怒,可现在我明白了,就因为徐宸是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我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爱着他!只有他这样的男人,才值得我对他的付出,才值得我对他的爱!只有他这样,我才心甘情愿为了他付出一切!”
“他都这样了,你还替他说话,你什么意和_图_书思?”欧南皱了皱眉头,他和董海一直就不合,若不是因为女帝的召集,他们两个人打死都不可能尿到一个壶里面去,现在啸浪董海竟然要替林雍禾说话,欧南当然不答应。
“你为什么要这样……”林雍禾想不明白,完全想不明白:“徐云虽然是他的儿子,那也是他和云柳琰的儿子,你这么做根本就是帮助云柳琰看儿子!她不只是占有了徐宸的心,让你没有容身之地,现在还要你帮她照顾她的孩子?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你现在是为了他而照顾一个他和其他女人的孩子?”林雍禾见左冷月的情绪已经被自己激怒,干脆直接豪赌一次,更加肆无忌惮的向左冷月的伤口上撒盐,说不定还能物极必反,让左冷月暴怒对他或许是有利的。
“林雍禾,你不应该这样做。”左冷月变得冷静:“徐宸当年是有意放你一条生路,我想,原因就是你的孩子……”
左冷月很肯定的点点头:“我敢肯定他没死。但我也真的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林雍禾,如果这二十年来你的心思都放在寻找他的事情上,现在恐怕早已找到他了。是你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