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96章 巧合之遇

二十多年,他甚至早已经忘记儿子当年只有几个月的模样,也早已经不记得儿子的生辰年月,他只知道一切过去的太久太久了,他即便是拿出自己这条命,也不可能弥补他犯下的弥天大错。
“我应该算不上是年轻人了吧?”轩辕智带着一脸让人琢磨不透的微笑,淡淡道:“想不到居然能在这里看到你,世界真是太小了。”
现如今,林雍禾离开了琴岛,可他的心情却一点都没有逃离的庆幸,反而越加沉重了起来。他满脑子里都是左冷月的话,如果他用这二十多年的时间来寻找自己的儿子,或许现在也已经享受天伦之乐了。
可如今时隔二十多年,他一点头绪都没有,这让他去哪找人?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碰到了一个老朋友,世界那么大,却在某些巧合的时候显得那样小。
“你别走。”林雍禾虽然跟轩辕智算不上熟人,更算不上熟悉,但这时候能碰到一个叫得出名字的人,他真的都觉得挺幸运的:“你若想喝真酒,那就留下。”
或许很多人都不明白左冷月为什么会选择放走林雍禾,因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左冷和*图*书月绝对不是一个友善的人,绝对不是一个有话好说的人。面对一个做出这种卑鄙事情的家伙,她选择了原谅,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徐宸当年给过林雍禾机会?
一杯一杯的烈酒灌进喉咙,都像是锋利的匕首划过林雍禾的体内,深深刺入他的心窝。人们总是这样,明明知道借酒消愁愁更愁,但却仍然不知死活的一杯接着一杯往嘴巴里面灌。
林雍禾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年他犯下那案件的时候,轩辕智可也没少帮了徐宸找他麻烦:“怎么会是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轩辕智不客气的拿过林雍禾的酒给自己倒满一杯,即为酒剑仙,当然是少不了酒,各种酒他都喜欢:“看来当年我赌的没错,我就说徐宸看在一婴儿的面子上也会给你留条生路,毕竟你犯那么大的事儿,跟上面那些负责监管方的领导负责人才有致命的关系。”
这只不过是一个方面而已,因为左冷月心里有一个很大的疑惑,虽然只是猜测,但却仍然让她没有办法对林雍禾下手。这个问题很复杂,所以左冷和-图-书月才选择了放手,毕竟林雍禾知道她对徐云的关照之后,也绝对不可能再动什么邪念。
二十多年的复仇梦,突然被打断,瞬间变成了他赎罪的噩梦。一个人一辈子能有几个二十年?林雍禾不敢去想。唉,找人,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的不容易。
他现在只希望找到自己的孩子,至于他会不会得到原谅,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倾尽所有的来弥补他,弥补自己这些年所犯下的错误,弥补自己没能及时弥补的事情。如果他的全身家当能换回一声爸的称呼,那他当场便死都没关系!
林雍禾离开琴岛之后就找到一家酒吧买醉,他试图用酒精来侵蚀自己的一切,让自己什么都忘记,不然他真的没办法让自己入睡,他太累了,太累太累了。
现在酒吧恶意竞争太严重了,谁场子里不花钱“雇”几个腿长屁股翘的外围女,那肯定热不起来。夜场要的就是氛围,越热的场子越能招揽人气,人气是关键,酒无所谓。
林雍禾浑身一震,这么多年他都藏头露尾,竟然还能有人认出他来?到底是谁!林雍禾惊慌的回过hetushu.com头,看到一张并不算熟悉却又很快让他记起的脸庞。
想要喝的放心,那这消费就要上去。大厅里最低消费几百块的座椅怎么可能给你上真酒,若是上真酒,酒吧还赚个屁啊!
林雍禾仍然半信半疑:“不是女帝派你来杀我的……?”
“哎呀,我说林雍禾,这么多年脾气见长了?”
“我全国上下到处游历,来到这城市已经两天了。”轩辕智道:“你以为我故意追踪找你?切,我有那闲工夫还不如自己找个清静点的地方喝两杯。”
说着,轩辕智已经把杯中的酒喝掉,还摇了摇头:“你还真是不会喝酒,这酒都假成这样了,你还喝不出来?”
已经错过,林雍禾不想一错再错,现在弥补虽然已经来不及,但他仍然决定要做,执迷不悟的错下去一点机会都没有,只要他现在开始,就算是有万分之一的机会,那也是他的一个动力。林雍禾什么都不需要的,只需要这样一个动力。只有这样一个动力才能让他继续活下去,有一个活下去的希望和念想。
“你真的不是她派来的人?”林雍禾这才松了一口气:“那你为什www•hetushu•com么要找我。”
轩辕智说完起身就走,这城市也太扯淡了,昨天他来的,晚上睡不着去了一家大型连锁酒吧,那里面的酒喝着就有问题。今天又看这酒吧不小,没想到这里面的酒也有问题。
轩辕智一怔:“我还以为酒吧里面就喝不到真酒了呢。”
“哟。”轩辕智一边把玩着手里的酒杯,一边看向林雍禾:“看样子你是惹麻烦了?怎么还招惹上那女人了……呵呵,我不信,你若是招惹上她,还能活着坐在这里喝酒?开玩笑的吧。”
除非那些个别能有实力包场或者每晚都消费几十万不打哆嗦的富二代,一般散户根本喝不到真酒。什么?你说你网上团购的?298就给你芝华士二十一年的六人套餐?不好意思,你喝的那玩意儿绝对更假,真不知道有没有搀尿……
“我再强调一次,我才没闲工夫找你。”轩辕智道:“你若是不信,那就当我今天没碰巧看到你,我去……你这人还真是婆婆妈妈的墨迹死了,拜拜。”
“外面喝不到。开一个有最低消费的房间,他们就不敢拿假酒糊弄事儿了。”林雍禾说完对服务生摆摆手,吩咐了http://m.hetushu.com几句之后,服务生马上带着两人去了一个单独的包间。
“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林雍禾的思绪,“你请客,我到可以考虑陪你喝几杯。”
林雍禾头都没回,冷笑一声:“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不学好,没有钱就不要出来混夜场,就算我有钱也宁愿请年轻漂亮的姑娘喝,不至于浪费在你的身上。少浪费心思了。滚。”
要知道酒吧一年的费用也不少,不说这些设备维护和成本,每年还要找一群外围女晚上来做托,没有女人的地方肯定没有男人,没有男人还怎么卖酒?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林雍禾因为左冷月的出现,现在已经是草木皆兵,突然出现一个当年的大人物,他又如何不会紧张,要知道轩辕智的实力虽然不见得比他高多少,但却绝对不在他之下,而且谁都知道,这家伙一旦喝点酒,实力根本不能按照正常的估算。
男人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林雍禾已经过了知天命的年龄,现在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林家传下来的那根基在哪儿,他所有的仇恨都化为乌有,只想知道自己儿子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