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097章 线索

林雍禾嗓子眼里就像是堵住了什么似的,有话也不知道从何说起,他满满的给自己倒了一整杯酒,像轩辕智一样,直接一饮而尽,网上那些什么六斤哥八斤哥在他们面前那就算是个球。
林雍禾懒得墨迹,掏出钱包随便抽出一小叠:“你们自己去分,抓紧时间爱去哪去哪,别再来打扰我们。”
“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林雍禾迅速的试图转移话题。
这话里的门儿可就不是房门那么简单的意思了,搞不好是指的后门儿呢……
轩辕智轻描淡写的摇摇头:“这可是有条件的,我告诉了你这一切,你以后可别招惹那小子的麻烦,尤其是不能让那小子知道他老子在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事情。”
有钱当然什么都好说,原本这些女孩为的就是钱,不然谁要跟你俩大叔面前卖弄风骚啊。
林雍禾是不在乎找两个姑娘陪酒的那点钱,但他只是希望有个安静的场所,不过既然轩辕智喜欢这一套,他也马上满足:“你们几个都过来坐下,把这位老板陪好,其他什么都好说!”
“那我真的要谢谢你了。”林雍禾道:“既然你提到了那个婴儿……那你知不知道,他在哪?”和-图-书
林雍禾瞪大眼睛看向轩辕智:“这么说……你知道那……那孩子在什么地方?”
只可惜林雍禾没有打情骂俏的心思,这二十多年来他都没这心思,因为他的心都放在了复仇的事情上。现在他就更没那心思了,他的心都放在了找人的事情上。
轩辕智本就是性格不羁,所以也没把林雍禾的这点没成功的复仇事件放在眼里:“说吧,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手软。我都喝你这么多酒了,若是连你的一点小问题都不能回答,岂不是太不仗义了。”
“就是指的你的孩子。”轩辕智点头道:“不然你以为你现在还能跟我坐在这包厢里喝酒?”
“我当然不知道。”轩辕智道:“徐宸又没把孩子给我。”
轩辕智点点头:“算你还有点脑子……不过,这事儿你若去找王逸,千万别说跟我有关系,不然他又要嫌我给他带去麻烦了。你能不能找到王逸还是个问题,燕京那么大,他也是国家秘密组织的领导干部,你自己就费点心吧。”
“倒酒可以,倒好之后就关门出去。”林雍禾现在可没心情做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满脑子里都乱糟糟的,他把轩辕智留下,m.hetushu.com当然是有事相求,不然他哪有功夫请一个并不熟悉的故人喝酒呢。
两人也没什么话题,就这么推杯换盏的三五回合,林雍禾终于忍不住开口了:“你说当年徐宸会放过我,是因为一个婴儿……那个婴儿,是不是指得……我的……”
“哟,两位老板是在等人吗?还是说就那么有雅兴要独饮独酌?要不要姐姐妹妹们来帮两位老板倒酒呀?”这女孩儿显然是酒吧里的酒托,三言两语忽悠的独身男客人就不知东西南北了,就她们这样的,十几分钟喝你一瓶高档洋酒根本不算事儿。
林雍禾端着酒杯,沉默了。
听到轩辕智这话,林雍禾有些心虚的低下头,他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承认了:“这事情……他已经知道了。”
两个人到了单独的房间之后,耳根也清静了不少,少了嘈杂的音乐和青年男女兴奋的欢闹声之后,酒吧的气氛也少了很多。但包厢自然是比外面服务更好,两人刚进屋,服务生把林雍禾点好的酒水才刚刚送到,就有几个腿长屁股翘的姑娘走了进来。
“林总,我可不是这意思。”轩辕智看到这群妞儿那么生猛也赶紧出言制止:“和_图_书你知道我是喜欢自己一个人喝闷酒不想被打扰的,这样,既然人家都来了,你也别让人家空着手离开,多少给点小费吧?”
言下之意,轩辕智也是其中之一,如果林雍禾对徐云下了毒手,轩辕智也不可能让林雍禾站着走出这房间的。
“老板,我们姐妹们就知道您两位是有风度的绅士,我们女孩子都进了您的门儿,你们怎么好意思让我们出去呢?”几个外围女的领头姑娘就是嘴巴甜,还故作风骚的擦边打趣道:“就说万一两位老板一会儿不小心进了我们的门儿,我们也不好意思让两位老板出去哟……”
房间终于安静了下来,林雍禾的心情也终于平静了一些,轩辕智尝了尝这次送进来的酒水,嗯哼,果然跟外面的不是一个味儿,这才叫酒,外面那些就是酒精兑水然后加点颜色而已……
轩辕智再次补充道:“但是我有脑子,拜托你也动动脑子想一想,徐宸连他自己的儿子都交给张太岁了,还能有功夫照顾你的孩子?张太岁把徐云送去了神龙大队,这事儿我们这批人都知道,你二十多年为报仇,不可能不知道。”
“……”林雍禾心里一阵失落:“这么说,那孩子一和*图*书直都在他手里……”
若是中了她们的圈套,这一晚上喝你几万块简直就是轻松搞定,这每喝一瓶那都是有提成的,不然人家姑娘怎么可能拿着自己身体硬拼,不只是喝的难受到吐一夜,还要忍受手脚不干净的客人上下其手的乱摸,这活儿也真不容易。
“王逸。”林雍禾恍然大悟,一脸认真肯定的道。
“这事儿我不可能给你什么肯定的话。”轩辕智道:“但是,你若真不傻,那也真应该能想清楚这事儿应该问谁。”
“不过,我还真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招惹了左冷月。”轩辕智微微一笑,把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尽:“这事儿跟徐宸有关系?还是说……你这个人竟然不知死活的去招惹那小子了?你知道我说的那小子是谁……徐云。”
轩辕智知道自己猜对了:“既然你现在还能活着,那就说明徐云没什么事儿。算你命大……如果你真对那小子下了手,可不只是左冷月不会饶了你,不会饶你的人可真的太多了点。”
“哦?二十多年了,终于想明白了?想要回来找自己的骨肉了?”轩辕智懒洋洋的笑了一下,一边喝酒一边继续道:“算你最后还能恍悟,我还以为你这辈子也就这和*图*书样了。林雍禾,能把事情想明白,虽然晚了点,但也还有弥补的机会。”
轩辕智到无所谓:“女孩子家家赚点小钱也不容易,看你现在这行头装扮,也算是成功人士了,不会连这点小钱都不舍得出吧?阿玛尼的衬衣,爱马仕的腰带,啧啧,江诗丹顿的腕表……林总啊林总,你可不是那种喜欢带A货装蛋的人啊。”
“对不起,真的很抱歉。”林雍禾说完起身就走,他知道轩辕智不是开玩笑,不是林雍禾怕死,而是怕他死之前都没办法见到自己的孩子一面。
林雍禾这才开始意识到这事情有了转机:“你的意思是,我儿子也可能就在神龙大队……”
“这杯酒,我谢你!”林雍禾就好像驾驶着海上的孤船突然看到了灯塔的闪光,他对轩辕智的感激绝对不是用嘴能表达清楚的:“不管我能不能找到人,我都感激你今天跟我说的这一切。”
林雍禾没有胆量承认自己告诉了徐云那马蒂弗兰斯岛的事情,谁知道轩辕智知道之后会不会跟他较真呢。
轩辕智原本喝酒的心情瞬间全无,只能在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这老王八还真是够阴的啊?你……行,够狠,在我后悔之前,你最好滚的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