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妖孽兵王

作者:笔仙在梦游
妖孽兵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十六季 飞龙在天

第0123章 父债子偿

林歌点点头:“去了。”他还真是不后悔自己去见林雍禾的决定,如果他不去的话,岂不是就不知道林雍禾的阴谋诡计了,岂不是徐云有打算要去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事情也会继续瞒着他呢。
“华夏自古就有父债子偿的理儿,所以就是有我的责任。”林歌很坚决的告诉徐云。
“你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徐云知道现在否认没有意义了。
“你说呗,我说的是事实,我心里想,并不代表我会去做啊。”徐云道:“我连马蒂弗兰斯岛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我也没那个时间去寻找,你说,我还能怎么样?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放心啊。”
“你还要继续瞒我是吗?哥,你如果真觉得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的事情无所谓,那你就不会不告诉我。”林歌深呼一口气:“你不告诉我,就是因为你在乎,你觉得有所谓,你觉得这事情不能连累别人!所以你才不肯告诉我,是不是?哥,我了解你,我太了解你了,你说不在乎,这话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
林歌点点头:“霜姐,你说,我保证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和-图-书我听着呢。”
“哥,我是真没后悔去见林雍禾。如果我不去见他的话,那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呢。”林歌生气道:“他把什么都告诉我了。”
徐云一怔:“什么事儿?在这里说吧,又没有外人。”
“呼……你说我瞒的深,你比我瞒的还要深啊。”徐云微微一笑:“我不说,那是因为她不希望任何世人知道她的存在,她是什么情况,没有人比我更清楚,我不想伤害她,所以不会把她的存在告诉任何人。”
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恐怕也只有林歌他自己知道吧?林歌不后悔的是他去了之后能听到这样一个惊人的消息。而不是他能原谅林雍禾什么。
“你是没去找,但不代表别人没去找。”林歌道:“魅影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你也从不会把他的身份透漏出来,任何事情似乎都没有魅影的参与,却任何事情都有魅影的影子……哥,你或许认为你瞒过了所有人,但你没有瞒过我,我曾经跟魅影有过一面之缘,所以我能感知到她的气息。”
林歌点点头:“我知道和-图-书,我明白你什么意思。哥,你会这么做,是有你的原因。但我最近感觉不到魅影的气息了……我知道,她肯定已经离开了。”
徐云点点头,没有否认。
徐云揉了揉太阳穴,这事儿还真是够让他头疼都大了,他还真是没办法解释。
徐云苦笑一声:“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没有的事儿。”
“我没瞒你什么啊……”徐云道:“有些事情我觉得无所谓,所以就不说,没什么好隐瞒的。”
魅影在他身边的事情,他认为全世界的人都不知道,就连女帝左冷月跟他接触这么近的情况下都没有察觉,林歌居然知道这一切?
“哥,你还不跟我说实话啊,林雍禾都告诉我你们那天在阳城区的谈话了。”林歌道:“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你想的什么,你是不是想要自己去做什么事情。别瞒着我了。”
“嗯嗯,霜姐,您慢走。一定多多督察我们的工作。”林歌嘿嘿一笑:“做得不好的地方你一定要提出来。”
林歌想了想:“我来到华夏找到你没多久,我就感觉到了魅影的气息。”
“我也真不后悔。”林歌又道:“如果我昨天没去,和-图-书我才真是会后悔呢。呼……”
徐云怔住了,他真的万万没想到,林歌居然知道这么多事情,而且他还一直都没有说!
第二天的清晨,林歌找到徐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话给挑明了,他可没心情瞒着,当林歌着急忙慌的冲到徐云办公室的时候,看到阮清霜也在,先是给阮清霜打了个招呼,然后马上对徐云道:“哥,我找你有事儿,你方便的话,跟我出来一下。”
“我就想知道,昨天你到底有没有去呢。”阮清霜道:“我很期望你能去一下……如果你去了,一定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嗯哼,不错,这是我想要的答案。”阮清霜道:“行吧,那我把时间都交给你们,我出去视察视察工作,看看你们两个这段时间把天娱打理的怎么样。”
“你让她们知道干嘛,她也不知道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是干什么的。”徐云道:“我说,你就不要小题大做了吧,这事儿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我是知道了一些我想知道的事情,但我知道马蒂弗兰斯岛是什么地方,我这不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吗,你干嘛这么紧张。”
“嗯……是,呵呵……http://m.hetushu•com”林歌一脸不好意思的无奈笑了笑:“霜姐,你如果方便的话,那个……我和云哥有点事情要说,你看方不方便……”
徐云就知道这小子也是个疯子:“你别想那么多……这事儿没有你的责任。”
阮清霜挑了挑眉毛,然后转身离开,徐云一脸不解的看着林歌,不知道他小子今天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还跟昨天似的搞神秘,有什么事情还不能让阮清霜知道呀。
“在这个节骨眼上,魅影离开是为什么?难道还需要我说吗?她肯定是去帮你寻找马蒂弗兰斯岛了!”林歌道:“我昨天在林雍禾嘴里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就马上明白为什么在你身边察觉不到魅影的气息了。”
“我是没亲眼见过她,但我总能在你身边感觉到她的存在,我也知道,想要魅影现身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的很多事情即便是再困难,你没有让她插手。”林歌道:“她会在你身边,很大的原因是你希望给你身边的人多一层保护。但却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她的存在,当天,她也不希望现身……”
林歌摇摇头:“哥,是不是你一定要我把话说的再明白一点,你才会hetushu.com死心?”
“嗯嗯,我懂,你们男人的事情是吧?”阮清霜微微一笑:“你们的秘密你们一会儿自己说,但是你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回答了,我就走,怎么样?”
“哥,你嘴上不承认,但你心里也早已经在做打算。”林歌道:“我知道,这是你的选择,你有你做出选择的权力,这毕竟是你的事情。但这件事儿,林雍禾有责任,所以我就有责任,如果有一天魅影找到了地方,而你也做出了决定,那我一定会跟你一起去闯马蒂弗兰斯岛重犯监狱。”
徐云一怔:“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他把什么都告诉你了?都告诉你什么了?等等……他跟你说什么,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徐云一怔,他还真把这茬儿给忘了,早知道就应该提醒一下林雍禾,怎么这家伙嘴巴那么没把门儿的呢,他让林歌去见他,是给他们和好的机会,又不是让说这事儿的,他脑子进水了吗,提这茬儿。
“什么情况?要跟我说什么?”徐云道:“是你和林雍禾的事儿?发生什么了?”
“得了吧,你也别忽悠我,我刚才让霜姐出去,那也是为了你考虑的。这事儿你也不会想让她们知道吧?”林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