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三十八章 此刻相逢

远处的淡红灯光,也被扇面般拉开,映得地面一片血色如许。
女子的低喝响在空气中,肃杀而森冷,马上人却突然一抬眼,笑了。
孟扶摇如果知道这事,只怕要后悔得恨不得把那肇事的黄铜壶给啃了,云驰本想等他们“挟持逼迫”,再顺理成章的告诉他们这个秘密,结果她下手太狠,生生砸昏了人家,导致明明有密道,却因疏忽擦身而过。
齐寻意看着他眼睛,那一双极其光辉灿烂的眼眸,拥有极度的雍容和高华,以及万事底定在心的深沉,令看进那双眼眸的人,不敢对那眼神包涵的内容有丝毫怀疑。
第一重宫门,缓缓开启。
夜,酉时,三刻许。
孟扶摇却懒懒的挥手拒绝,低低道,“我脚步重,别给人听见。”
城楼上,白衣如雪,唇色如樱的男子转身,看着火光冲天的宫城西北,又看了看城下不顾一切开始用檑木撞门的方明河军队,微微一叹。
不知从哪里射来一枚暗箭,无声无息穿透黑暗,一下就射断了齐寻意座下骏马的扣环!
“咻!”
云痕默然,孟扶摇一刀斩断腰带,吸一口气,笑道,“那么,冲吧!”
他目光宁和雍容,却又深邃无垠,明明一言未发,然而那般光彩博大的眼神笼罩下来,齐寻意突然觉得心神摇曳,恍惚间竟有低头施礼的冲动。
他飘身而下,身后,最后一根檑木终于撞翻城门,厚重的城门缓缓开启,守在门口的士兵,最终只看见一个和*图*书飘然而去不染尘埃的背影。
----------
黑影回首,火把映照下眉目幽深,正是云痕。
“那么,如您所愿。”
乾安宫内左偏厦内,云痕探头张了张,道,“外面那些侍卫居然全撤走了,我们正好可以离开,我要去追太子,他应该直奔宫门出宫召集在京的禁卫军。”
宗越回首,看着属下请示的眼神,半晌突然笑了笑。
“啊!”
黑暗中有马蹄声驰来,燕烈眼眸一缩,手一招,御林军箭上弦刀出鞘,严阵以待。
皇太子带着东宫侍卫千人队,根本没有奔向起火的信宫,直接驰向宫门,在离宫门不远处的正仪殿附近,他被头包成粽子的云驰拦住,云驰将皇太子带入乾安宫偏殿下的分支密道,直接将皇太子送出了宫。
那月色照上江洋,照上原本平静此刻无声翻涌的波心,四海八荒都似有长歌唱起,于心上撞击出无限回响的隆隆之音。
空中,马上。
“是吗?”男子微笑,手一抬,一只羽鸽哀鸣着栽下,一头撞在了他掌心,男子手指一弹,羽鸽被弹飞,掌心里却留下一卷小小的纸卷。
看看她微有些疲惫的神色,云痕想了想,扯下一截腰带,虚虚绑上孟扶摇手腕,另一头拴在自己手上。
孟扶摇笑笑,半晌后她无耻的道,“那万一你要是死了,我不就得被你拉着一起死?”
“你懂什么!”齐寻意被他一再逼迫,眼中闪过一丝羞恼,他自和图书认为礼贤下士一再相让,这人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实在太不知上下!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王侯尊贵骄矜之气终于爆发,“你一介布衣谋士,顶多做些阴微把戏,懂什么时势大局?父皇重病在身,太医私下告诉我他很难熬过这个寿辰,他如果驾崩,皇位就是太子的,半个月?再等半个月,说什么都来不及了!”
“免贵姓元。”男子淡淡答,他单手挽缰,突然回身看了看重兵把守的偏殿,道,“殿下,你这些亲信卫士,不妨都带走,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终不免一战,身边护卫您的人,越多越好。”
一边心中疑惑刚才那奇异感受,一边伸手让客,还没坐定,齐寻意便急不可耐直入主题,“……刚才失败了,他已经离开了。”
他于马上浅浅躬身,微笑。
身后的亲信低咳了一声,他才恍然自己差点做了不合身份的事,对方不过是无极国的一个联络人,何能当自己的礼?
那个没有标注的乾安宫偏殿下的密道,本就是唯一一条通往宫外的路,屏风移开一半,是到达偏殿之内,移开全部,就出现另一条密道直通宫外。
他话未说完,愕然停住,因为对方已经站了起来。
“下马!”
“我让您稍等半月,先将宫中各方势力所属理清,寻机撤换清洗之后再动手,为刺杀失败做第二手准备,您为什么不听我的建议?”男子瞟齐寻意一眼,眼底掠过淡淡鄙视,“成大事者,怎可和*图*书急躁如此?”
她的眼眸清亮如九天之上未被云遮雾罩的月色,他的眼眸深沉如八荒之间纵横奔流翻卷不休的江洋。
一招未得手,云痕怒哼一声,翻身上马单手一掷,另一条纤细影子随着这大力一掷翻飞而起,直撞向齐寻意身侧男子。
齐寻意脸色一变,随即舒一口气,喃喃道,“先生真是好功夫,幸亏你把这传信的鸽子打了下来……”
轻轻俯身,男子微笑看向齐寻意,说出来的话却一点也不柔和,“两个选择,一是我走,你留在这里等你‘十拿九稳’的成功,然后也许我看在一番交情份上,帮你收尸;二是你和我现在就走,直奔宫门追回齐远京,我们替他收尸。”
静室内,男子平静的注视着齐寻意。
倒是他身边的男子,闲淡从容,姿态风流,令燕烈也不禁多看了两眼。
“布置好?”对方微笑,笑意却怎么看来都有几分讽刺,“这世间事,如流水奔泻瞬息万变,没有什么事是一定不变的。”
“好,”齐寻意立即传令,将守卫在偏堂附近的侍卫集结成队,跟随离开。
燕烈在第一重宫门前转个不休,他也看见了宫内的火起,却一步也不敢离开,万一皇太子要出宫,他必须要在场拦截!
来人的身影,渐渐在黑暗中浮出轮廓,却是带着侍卫的齐王寻意。
“今夜局势,处处出人意料啊……”
“齐王得手了?”方明河大喜,手一挥,“攻!”
云痕眉头蹙起,沉和_图_书思着齐王在此,四面都有侍卫把守,等下要怎么出去?
“扶摇,别来无恙?”
“宫中御林军都是燕烈属下,此时全数掌握在我手中,太子就算前去信宫,也是寸步难行,我已经下令信宫外的御林军,看见太子,一例射杀!”
燕烈松了口气,挥手示意侍卫开门,齐王紧抓缰绳,目光闪动,看似平静手指却勒得发白,胯下马也在烦躁得打着响鼻。
此时,被堵在城门外的方明河,正带着大军在城门口处焦躁不安,正犹豫间,忽见一道旗花火箭带着咻咻的长音冲天而起,在苍穹绽开七色绚烂的烟花。
她身在半空手指一伸,掌间一柄匕首寒光熠熠,直取马上人双眼。
他突然启唇,一刹那间,唇动,无声。
此刻。
“齐王以为这信鸽就一只么?”男子笑意里带着淡淡讥诮,“我和您打赌,就在刚才,太子出水亭那一刻,这宫中四面八方,最起码飞出几十只信鸽。光凭我,是打不完的。”
刀光将至。
孟扶摇翻了个身,背对着静室。
男子默然,他被齐寻意喝斥了一顿,眼底并无怒意,反渐渐生出淡淡怜悯。
那后起的黑影身形窈窕有致,翻飞间头巾散开,一头乌黑的长发飘洒在淡红的远灯之中,宛如神魔之界横空出世的神女。
与此同时,宫中各处都飞起信鸽,然而当那些信鸽飞出宫城的刹那,被埋伏在那里的一批黑衣人齐齐射杀。
“不成。”云痕拉她起来,“齐王多疑,方明和_图_书河残暴,万一他们得手,一定会对宫中进行大清洗,你失了真气,留着太危险,还是追上太子,宫中还有一批忠于太子的侍卫力量,跟着他还安全些。”
“咱们就是来搅浑水的,如今这水已经不需我再搅,我们可以收手了。”
两人匆匆出门,那男子落后一步,忽然按了按胸口,斜身对左偏厦看了一眼。
双目,对视。
“啊?”齐寻意怔了怔,“宫外我已布置好,现在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要在父皇身边……”
----------
“你给我的璇玑图,他亲手接了。”齐寻意皱眉,“舞娘虽然没有动成手,但那图上的毒,已经入了他的手……”
骏马受惊,长嘶人立而起,齐寻意猝不及防向后便栽,他竭力要稳住身体,冷不防一抹黑影顶风射来,快得像黑暗中原本就有的一束光,横肩一撞将他撞下马,正想将他拎起,齐寻意身侧元昭诩突然手一抬,滚落的齐寻意便被拉到了一边,避免了被挟持的命运。
“哦?”对方一挑眉,“那王爷如何还坐在这里?”
“哦。”孟扶摇懒洋洋爬起来。
咬咬牙,齐寻意霍然站起,道,“走!”
“少主。”
“我留在宫里,装个宫女混过去。”孟扶摇瘫在地上不想动弹。
“拉住我,让我保护你。”云痕答得言简意赅。
“你做什么?”孟扶摇愕然,“你不怕活动起来不方便?”
身侧,齐寻意一边上马一边勉强笑问,“未请教先生贵姓。”
酉时,三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