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四十三章 绝世之约

他转头求助的看向云痕,云痕瞪他一眼,转过头去。
燕惊尘眼底,渐渐生出破釜沉舟的决裂杀机。
那声音沉闷,倒像是肉体撞上实物的声音,少顷,青石门槛上微微流出鲜血来,蜿蜒扭曲如蛇,向着门内缓缓流进。
太子不仅逃过了寿宴上的杀手,还安全出了宫,终于在戍时之前赶到了驻扎京中的禁卫军大营,踏着一刻钟前方明河大军杀戮过的血路,再次杀了过来。
两人目光在半空中交射,空气中竟似隐然铿然声响,苍穹上忽然风云雷动,有电光如蛇舞出没于天际,远处隐隐响起闷雷之声,一声声逼近四海八荒。
然而对面,那女子昂首向天,下颔在火把的光影里镂刻出坚定而不屑的弧线,她身后,战北野撇嘴冷笑,云痕眼眸森冷,却没有一个人,肯多看他一眼。
半晌,他厉声道,“给我——”
气得战王爷立即黑了脸。
http://www.hetushu.com“开门!”
一片寂静里忽听蹄声得得,却是元昭诩骑马赶来,衣袍散飞,姿态在这般紧急一刻依旧从容,他声音不高,却清晰传到了每个人耳中。
人喊声马嘶声惨叫声伴随着火光腾起,一阵阵黑烟杂糅着粘腻的血腥气息自高阔的宫门前越过,飘进宫门这边的人鼻中,不停的有人体重重撞上宫门的声响,随即有东西四散飞撞声,可以想见那是被撞散的四肢,再次弹落在了宫门上。
所有人都下意识低头盯着那蔓延向脚下的鲜血,明明并不很多,却令人看了突然心生寒意,仿佛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惊悚的、凛冽的、热血飞溅的、瞬间窒息了人的唿吸。
他又转头看元昭诩,浓眉一挑道,“你是个人才,本王希望有朝一日能和你决战沙场,狠狠揍你!”
掌心里,被指甲掐住的月http://m.hetushu.com牙状的伤痕立时缓缓浸出血来,再被汗水稀释成淡红色,一滴滴无声滴落青石地面,消逝不见。
“你我心愿一同。”元昭诩扬手,笑意温醇。
“你疯了!”燕惊尘骇然转头,“现在开门,就是死!”
燕惊尘避开那样悲愤近乎疯狂的目光,满怀希冀的盯着孟扶摇,然而似乎很久以后,他终于缓缓松开紧攥的手指。
她的琵琶骨,被战北野穿了。
这一刻,外间喧嚣如沸腾的粥锅般热烈,里间的沉寂肃杀却安静如死。
“第二个洞!”战北野厉喝,黑发拂动眼神锋利,“还有八个!”
战北野的大笑尚自回荡在数重宫门间,燕惊尘的脸色,已经一层层的青灰起来。
没心肝的孟扶摇不知道那个十个洞的誓言,笑嘻嘻的抄着袖子看着,道,“哎呀王爷你好淫荡。”
一声惨唿,鲜血细剑般从裴瑗肩上穿出,射了下m.hetushu.com意识上前接她的燕惊尘满脸。
有人惨叫:“啊!禁卫军!——”
黑暗里无数双目光闪烁,转向那被撞击到的宫门。
……
元昭诩仰头,浅浅微笑,缰绳在手指上绕啊绕,竟然是一幅不想和这人说话的架势,倒是战北野突然大笑道,“你不开才是傻子,八万蓄势而来的禁卫军对五万没有防备的京军,一起堵在广场上,谁揍谁?开了宫门,集齐你们这边的侍卫和火枪队又是一股力量,然后将战场引入宫内,道路众多施展不开,禁卫军很多战阵武器都用不成,又不如侍卫熟悉地形,到时胜负之数,谁可预料?”
属于绝世人物的,注定会影响五洲大陆版图格局的铁血约定,一言既出,上应天象。
他紧攥的手指,似要攥出掌心汗水般绞扭一起,连额头青筋都在突突跳动,眼眸里浮上如网的血丝,横一道竖一道,如妖异的绳索,欲待捆住爱而和-图-书不得的女子。
一个齐整的血洞,出现在裴瑗左肩,洞中血肉全无。
战北野无奈,悻悻道,“不过本王觉得,其实你活着也是生不如死,这样更好。”他一撒手,将裴瑗扔了出去,裴瑗身子在半空中落叶般跌落,尚未落地战北野突然拔剑,剑光一闪。
再次目光狠狠一撞,两人先后转身背向而行,战北野一声长笑,眉宇间尽是吞吐风云的战意与斗志,元昭诩怀里,却突然钻出个雪白肥球,肥球蹭蹭蹭爬上元昭诩的肩,大力撅起屁股,对竟然敢于挑衅主子的狂妄小辈,噗的放了个屁。
只有裴瑗,攀着战北野纹丝不动的手,虚弱的挣扎着,用愤怒和绝望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的未婚夫,她挣扎间颈骨发出咯咯的低响,响在这一刻千军刀剑出鞘如临大敌的窒息寂静里,听起来令人心寒。
可以想象,明日宫门上每个巨大的黄铜钉上,都会挂满丝丝缕缕的血肉,用和图书最真实的血色,来记取这一夜纷乱于火影中的太渊宫城的杀戮史。
宫门开启,战北野低头看了看还被自己卡住咽喉的裴瑗,皱眉道,“真想杀你,但是这样杀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女子……唉,本王做不来。”
最后一个上字还没出口,忽听砰然一声大震,四面一阵嗡嗡作响,似是有什么沉重的物体撞到了黄铜宫门上,撞得门体微微震动。
过了一会,又是一声大响,与此同时黑暗中呐喊和厮杀声传来,血腥气上冲云霄,在半空腾出粉红色的血雾,有人大唿:“挡我者死!”
孟扶摇盯着那缓缓开启的门,自己都觉得很有运气很神奇,明明两个人傻兮兮的追错了方向,在宫门前意图挟持齐寻意逃出宫门也被元昭诩破坏,看着三重门重重叠叠的侍卫几乎完全没有了希望,不想奇峰突起,异军忽来,大胆烧宫的举动终于获得了应有的回报,救了自己一命。
宫门终于轧轧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