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风起太渊

第四十四章 狼奔豕突

前方,一片无边无垠的黑压压的人头涌入眼底,阔大的天街广场倒映宫阙如山月光如水,却是肌骨的山垒血水的海洋,起伏着一堆一堆野兽般的挣扎,风在互相砍杀的人们头顶嘶吼,那吼声也带了几分血气和杀气,红甲黄衣的禁卫军紧紧包围了黑甲金袍的京军,犹如一红一黑两条巨蛇绞扭在一起,所经之处嚎叫和肉屑同飞,热血与长天一色。
孟扶摇黑了脸,大骂,“丫丫的死耗子!”
咬咬唇,孟扶摇有点郁闷,这人帮人也帮得太彻底了吧,这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还不走,还在替齐寻意筹划?她并不怨恨元昭诩站在自己对立面——政治选择,不关个人情感的事,从某种角度来说www.hetushu.com,还是自己坏了他的事呢。
孟扶摇被人流裹挟向前,离他越来越远,只觉得那一线目光飘摇如柳丝若飞絮,牵牵扯扯飘飘悠悠,始终落在自己背上,灼得心也烫了烫,有点细微的疼痛。
孟扶摇把了把脉后推给战北野,“他原本就有伤,一直撑着口气坚持,先前宫门前为了护我耗损过巨,早已是强弩之末,赶紧得去救治。”
利令智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本就打得昏头涨脑的士兵还没辨清这个“将军”到底是己方的还是敌方的,便下意识的挥刀而上,很快堵住了巷口,闪亮的刀光在夜色中挥舞出一条条雪色弧线,拥挤着要“生擒奸细!”战北野追和图书到巷口生生被他们堵住,不禁大怒,衣袍一掀抬腿便啪啪啪啪踢飞七八个,飞出的士兵半空中喷出鲜血,在黑压压的头顶上空下了一阵血雨,惊得众人唿啦一散空出一条道来,然而便是这么一耽搁,轻功原本就相当不错的孟扶摇早去得远了。
“去我的驿馆吧,我那里有上好的药,也可以叫人去买些得用的药来。”战北野扶起云痕,孟扶摇点点头,往战北野手里塞了颗药丸,道,“先喂他吃一颗。”
轻轻叹息一声,孟扶摇无奈的转头,眼角忽然瞥见元昭诩怀中钻出个雪白的肥球,很欢欣的对她摆了个“好走不送”的姿势。
战北野云痕却是久经战阵的高手,没有孟扶摇没见过世面http://www.hetushu.com的惊讶,看也不看一眼只管护着孟扶摇向外冲,三人不停拨开纠缠的人体,踢飞倒落的断肢,顺手将杀昏了冲过来砍人的士兵刺死,没冲两步,已是满身浴血,满脸都是溅飞的碎肉。
张张嘴,孟扶摇很有大叫他赶紧跑路的冲动,但想了想沮丧的罢休了,元昭诩那个人,凡事都有自己的决断,不是她说就可以改变的。
三个人穿行于混乱的杀戮场,见有人扑过来不管是谁就是一刀,以三人的武功,这些士兵已经无法伤到他们,眼看着渐渐出了广场,还有很多京军和禁卫军据着街道在混战,孟扶摇舒出口气刚要说话,身边云痕突然无声无息倒了下去。
“哎,你还不如那和图书个死耗子!”孟扶摇无名火蹭蹭蹭的冒,倒霉的战北野愕然看着她,不晓得她哪里吃错了药,尽和耗子过不去。
那一袭沉在黑暗中的素袍,衣襟飘动悠然若飞,染上月色星光,似九天之上仙人衣袂,而他于战场血雨中微笑挽缰的姿势,依旧优雅如前,尊贵如斯。
宫门开启,孟扶摇立即惊得“啊”了一声,她前生今世,从未亲眼见过十几万人于一地混战的场面,如今亲眼见着,只觉得果然想象是有限的,而现实才是最残酷的。
战北野接过,给云痕喂药,刚刚转过头去,便见孟扶摇一个猛子蹿了出去,几步便蹿到广场南侧一个巷子里,跑得那叫一个狼奔豕突,战北野大怒,喝道,“你这奸诈的女人—和*图*书—”一把负起云痕抬腿便追,孟扶摇头也不回,风一般掠过巷中混战的士兵身侧,大喊,“兄弟们,将军传令,那个追来的黑衣人是个奸细,谁生擒他赏黄金万两,杀了他倒扣白银一两!”
百忙中孟扶摇回首,看向宫门内高踞马上的元昭诩,他静静高坐,不看宫外混乱大战,不看身后集结的齐王御林军,只看着她。
战北野立刻瞪她,“好端端骂人做什么?”
“哎呀!毒发了!”孟扶摇一伸手接住他,看见少年如雪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连额上细细的血管都能看见,长睫下一层淡淡黑气氤氲,是毒气上行的征象。
战北野怔怔在巷口站了许久,半晌,恨恨一喝:“女人,你逃不了的!天涯海角,本王要定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