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四章 湖心美人

此时隐在纱幔后的对方,似也发现了她,微微抬头,按在琴弦上的手指突然一顿,随即一松,半空中一道邈远琴音滚滚而过,音色沉厚而深远。
而在湖心正中,有白玉之亭,连接翠绿长廊,仔细看来那长廊竟然是翠竹制成,架于碧波之上,也不知道那清幽纯粹的碧色是如何保持的,淡碧竹色倒映水晶般的湖水,极为清澈舒爽的视觉感受。
不想那石子居然涂了腐蚀性极强的毒,那草沾上,立即开始缩卷腐烂,转眼便烂没了。
她甩出最后一片阔叶草,算计着距离,正好可以到达亭中,眼见纱幔后美人绰约,按琴不语,似在抬目向她看来,孟扶摇笑和*图*书得越发开心。
孟扶摇此时并没有抬头看亭中动静,她正眼光下落准备落于草尖,不想那草被打的转开去,离开了她计算的范围,孟扶摇大骂,“丫的哪个兔崽子捣乱?”一边半空翻个身,再次欲待落上那草尖。
孟扶摇身在半空手指一弹,先前摘的一片阔叶草被飞快弹出,擦过水面,孟扶摇一个翻身,大雁般横波掠起,脚尖已经点在了阔叶草上。
“啪!”
这位,想必是不会武功的太子美姬吧?这行宫虽然没人,却像是有设上古大阵,既然撞了进来,只有从这里出去了,孟扶摇打定主意,直掠向前。
这里明明静得http://m.hetushu.com除了琴音,便没了任何声音……
近了……近了……
她身子飞掠,思绪却有些凝滞,全身的感应放出,只觉得四面杀气浑浑然,唯独前方亭中人全身一无异常,是这沉滞气息中的唯一一个突破口。
那种杀气无形无质却又无处不在,似潜花木中,似伏风月里,随着花木起伏,风过月映,便一步步逼了来。
孟扶摇吸一口气,胸臆间顿时充满了冬日夹杂着花香的清爽空气,忍不住喃喃骂一声,“真好享受!”
孟扶摇一个跟斗翻下来,视野里便没了那张可以落足的草,一怔之间,连翻两次真气已竭,呃的一声,扑通一声落入湖和*图*书水中。
四面的杀气突然散了去,孟扶摇顿时浑身一松,仿佛捆绑被解,十分畅快,不禁看着湖中那个朦胧的影子笑得猥琐,美人……你也知道我对你没恶意啊……嘿嘿。
纱幔突然一掀,掀帘的却不是美人纤纤玉指,而是一团肥白,那家伙蹬蹬蹬走出来,爪子抱着个极小的弹弓,重重将弹弓往亭栏杆上一顿,一只脚爪踩住弹弓,一只前爪拉开皮筋,姿势彪悍地、白毛飞扬地、目光憎恨地、拉弓!
这么冷的天,傻子才当真跳水哩。
有风掠过,湖水层层叠起优雅褶皱,而白玉亭中,金铃丁玲之声不绝,亭间白纱丝幔被风拂起,一层层如梦似幻,隐约纱幔间m.hetushu.com有人影,正低首抚琴,琴音清越琳琅,似玉珠一串串滚落湖心,却又不知出自谁家美人之手了。
孟扶摇的思绪突然顿了顿,对!为什么除了琴音就没有其他任何声音?那些天地中自然发出的声音呢?那些风吹草动,夜虫之鸣呢?
鼠辈在纱幔内吱吱笑了一声。
她指间阔叶草不断飞出,人也一步步接近湖心亭,行到一半突然一顿,感觉四周空气间似有杀气。
一枚石子飞弹而出,落在那阔叶草上,将那草打得转了转,却因为水的浮力没有下沉。
孟扶摇笑嘻嘻的足蹬草尖,环顾了下四周,假山后果然别有景致,先前只见一角的池水,如今看来竟是不小的一个人工湖和-图-书,湖水澄碧如玉,倒映四周怪石玲珑,大片大片的茶花芬芳正艳,深红粉红淡红素白,夹杂着开得清丽的素心腊梅,开得娇艳的杜鹃,色彩鲜明,夺人眼目。
孟扶摇狐疑的竖起耳朵,哗啦啦便一阵游了过去,扒着亭栏杆便要往上爬,纱幔突然一掀,一人笑道,“扶摇,为什么我每次见你,你都这么狼狈呢?”
亭台上某大人立即扔掉弹弓,捧着肚子大快鼠心的吱吱笑,哧溜一声又溜回纱幔中。
“哗啦”一声,孟扶摇湿淋淋的从湖中冒出头来,黑发湿漉漉贴在额上,脸上的姜汁黄洗去一半还有一半,花里胡哨得如同水鬼,竖着个眉毛大骂,“哪个?哪个鼠辈暗算我?出来!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