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无极之心

第四十一章 历劫归来

这一眼看过去,两人都呆了呆。
孟扶摇急退。
后室地势较高,更重要的是,那里应该有出口。
战北野飞快的解下腰带,往孟扶摇手中一扣,另一半扣在自己手腕上,匆匆道,“我去接。”把孟扶摇向上一送,孟扶摇攀住后室门,躲避着已经到了胸口的水,一眼看见顶端有个小洞,正是开门的地方,她二话不说伸手进去就扳。
“大鲧族墓葬据说墓下有墓,空山深处,万骨存留,所以这墓室下面应该还有通道,只是不知道是水道还是旱道。”战北野皱眉看着地面,道,“这些东西太多,而且最关键的是,阵法要被发动了。”
战北野皱眉道,“你这女人怎么这么多疑?”
新坟静默,坟上黄土平整,跪在最前面纪羽慢慢用手捡尽沙石,突然开口,低低的唱:“黑山莽莽,风雷泱泱,在彼归来,哀我儿郎……”
众人趴在山石上喘气,露出劫后余生的欣喜。
门开了,手却缩不回来,这洞。实在太小,孟扶摇狠狠一拨,一大块皮肉留给了后室的主人。
却又有人惊唿起来。
那群“刺猬”所经之处,粘腻红汁四溅,溅到哪都哧哧冒烟,地下有阵法,“刺猬们”险恶的想把她逼到阵法中去,而四角,陶俑粽子们掌心紧紧对着她,一旦调整好方向,她就是那四颗珠子的祭品。
身后突然有人轻轻搭上她的肩,唿出的气息拂动了她的发。
千秋七年,天煞,谁的千秋?
立于崖顶,战北野的黑袍在风中衣袂飞舞,他冷冷看着那座巍巍大城,看着飞鸟难越的高厚城墙,看着那城里平静闪烁的灯火如星光一闪一闪,看着某个灯火最聚集最辉煌的方向,眼底,缓缓掠过一道森然的神情。
她“唿”的一刀,直噼那双头蛇绞在一起的头,那两头赶紧左右一让,底下两头昂起,咝咝向孟扶摇袭来,孟扶摇看也不看毫不客气一刀直噼,大有一副“老娘就拼着被你咬一口也得撕开你”架势。
风声急速,光影飞旋。
身子突然一空,孟扶摇猝不及防向后一倒,随即便觉得腥风扑面,抬眼一看刚才还在她对面的黑色“刺猬”状东西突然便奔到她眼前,腥臭的口水快要滴上她额头,当先一只抬起的猩红的指甲长长的利爪已经快要抓到她眼皮。
孟扶摇看着那画,顿时想起自己先前过墓道时觉得哪里不对,原来就是这个,当时壁画的最下角,就画着这副图,因为风格截然不同,自己一眼看过去就觉得不对劲,如今看来,那就是墓主人了。
烧死也许可以,可是火折子已经先一步被蝙蝠叼走,剩下的连路都不够照,更不要说烧成大火。
战北野的声音。
它的“目光”随着孟扶摇身形缓缓转动着,掌心里珠子不断慢慢调整方向,就像狙击手对着视镜中的目标在调整准星。
他话音未落,那死命挣扎的骑兵,突然一声厉嚎,一个翻滚,跃入了怪物群。
砰一声,最后一个骑兵随水流了下来,他是那个一直牵着阿海的骑兵,这么剧烈的翻滚中他也一直拽着那根腰带不放,扒着石头欣喜的道,“我把阿海给拽出来了。”一边回头笑看阿海,道,“你这小子看起来块头大,其实还挺轻的……”
孟扶摇心中一喜,来不及多想,赶紧去摸门闩,随即“咔哒”一声,门开了。
说是尾部,其实也是头,绿光荧荧的眼珠子飞在半空,嘴一张满是利齿,毒液四射,淡绿色腥臭。
眼前突然黑影一转,旋风般一晃,一双钢铁般的手一把抓住她的肩头将她往后一带,落入一处实地,孟扶摇下意识的一刀捅过去,对方沉声道,“是我!”
下一卷,《天煞雄主》。
战北野头一摆,“你看。”
它们似乎对自己的队伍里多出一个“人”十分欣喜,竟然齐齐停住了手,围住了它。
对着这样泼妇似的打法,一直十分默契的双头蛇终于开始惊惶,下意识的左右一分,两头分开的刹那,孟扶摇突然松手,当一声匕首落地,她双手一分,各自扭住了一颗蛇头,脚尖飞踢,地上两个小陶罐闪电飞起,正正迎上蛇头,砰的蛇头撞了进去,孟扶摇立即将那罐子往莲花栏杆里一卡。
摇摇晃晃在青石上站稳,眼见着其余人也依次被水冲了下来,战北野低低喘息着,眼底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为什么这里没黑雾?”孟扶摇突然发现了一处异常,“这东西所在之处,不是一直有雾的吗?”
“轰隆。”
而他们,欣喜的攥着那截腰带,以为攥住了战友的生命,到得最后却发现,那不过是一个被放飞的魂灵。
战北野浑身一颤,抬头一望,才发觉人果然少了一个。
“嗯,”战北野一刀捅死一个冲上来的黑色怪物,“我们一进墓室就被隔开了,这阵浓雾是障眼法,那段时间内墙壁作了移动,这大概是三间墓室,一间主墓室两间耳室,你刚才那间是耳室。”
风嘶吼着从崖上奔过,狠狠撞在山石上,似乎要让某些猛烈的力度,撞出带血的不甘的悲愤。
“你且等着,天煞之死。”
“嗯。”
战北野也没这个“东西”手感这么薄!
原来这墓中竟然有双头崖蛇的蛇王,看样子是一公一母,难怪先前在溶洞中,那双头崖蛇没有咬她,食物要留给祖www.hetushu.com宗呢。
最后三人,两人有伤,一人残废。
刚才她在浓雾中点燃了火折子,火折子映出她铁青的脸,她很清晰的记得那铁青颜色——问题是,自己是怎么看见自己脸色的?
战北野没有回答,一剑杀掉两个怪物,眼见那血即将灌满地面凹坑,那些乌光闪动的血液似有生命般微微跃动,突然道,“扶摇,等下我抱着你试着越过那阵法,这样快点……”
众人痴痴的看着,想着他那最后一刻的眼神,想着他,一个英武高壮的汉子,一个一顿能吃三斤肉,一刀也能砍三颗头,作战最勇猛的伟男儿,从此就这么和往日横扫葛雅的黑风骑兵永久告别,和自己正常人的身份告别,和所有的伙伴朋友亲人告别,和地面上的阳光鲜花空气流水告别,缩成这非人的一团,和这群谁见谁厌谁见谁杀的猥琐怪物沦为一体,在这阴暗的、污浊的,永不见天日永不能超生的墓室地底,永远的活下去。
饶是如此他竟然丝毫没有减速,只在游过一大半的时候微微一震,随即立即继续,孟扶摇一低头,看见水里一条血丝锦带般飘开,顿时惊唿,“你受伤了!放我下来!”
孟扶摇这才发觉,随着那黑色怪物被杀的越来越多,它们的血渐渐流过地面,一点一点注满那点下陷的坑,坑每满一个,便顺着画好的浅沟流向下一个,眼看着那些坑,已经满了大半。
众人惊呆在那里,看着那骑兵痛苦挣扎,看着他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渐渐变成底下那群怪物的样子。
在他被水流吸进出水口的时候,他便被出水口处的某物咬断了下半身。
第二卷完。
飘摇的火光照着他的脸,五官扭曲,狰狞如壁画上走下来的凶神,他身侧一个举着火折子的骑兵近距离看见这样的脸,被惊得手腕一颤,火折子险些落地,被战北野一伸手捞住。
孟扶摇打得凶狠,揍得变态,存心要将这一路来的悲痛和憋屈都发泄在这对双头守墓蛇身上。
战北野一把接住纪羽,伸手要去抓他却抓了个空,阿海被吸力巨大的出水口生生吸了下去。
能进这墓的盗墓贼,熟知典故,不会喝那一看就很危险的酒,但是假如有人傻大胆或是出了什么别的意外,这酒被喝了,进入到了这里,那么还有最后的血灌阵法。
也正是这一事件,开启了天煞国另一个新的时代,那一个时代里,最优秀的男子和最优秀的女子齐聚七国风云舞台,上演了一出又一出变幻千端的传奇。
他开始撞那墙壁,却因为肢体变形残酷的疼痛撞不动,那些新“同伴”却都欢欣鼓舞的奔过来,陪他一起撞。
依稀是墓室模样,头顶和四周都有壁画,那是盛世的画卷,祭祀、狩猎、战争、大片大片臂上绘着双头蛇的壮年男子,自巨大的山腹里涌出,执着刀刻迎上巍巍军队,他们驱赶蛇群蝙蝠和一些形状古怪的异兽,而那些军队射出的剑雨,如乌云般覆盖了整座山脉。
罐子在莲花栏杆里卡得紧紧,那蛇拼命挣扎,另两个头在地面不住扑腾,却再也无法飞起。
“小罗呢?”
“刺猬”们扑过来,老远就腥气逼人,身后,陶俑列落干净,那卫士抬起手来,那粽子动作极其僵硬,似乎随着那群黑东西的动作而动,缓缓抬手,手心一张,手心中一颗珠子。
孟扶摇拣起匕首,奸笑着逼过去,道,“老娘知道你丫不怕一砍两段,砍两段你会变成四条,老娘会更麻烦,老娘困住你这主要的头,看你那个副头还能折腾个什么劲?”
纪羽痴痴的看着那已经完全变形的骑兵,喃喃道,“我该逼他喝的……”
“好狠的杀着……”孟扶摇倒抽一口冷气,这不是存心要让进入者陷入两难境地吗?不杀这些东西活不了,杀了不可能不流血,流血便会引动阵法,竟然是一个死局。
后来发生了什么,再也无人可以知道。
她心底泛起丝丝的冷意,这是命运的安排吗?这是轮回的惩罚吗?对一个真心赎罪的人,却又何其冷酷!
她隐约间觉得有什么不对,却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不对。
只是这一霎的光影捕捉,下一秒她和战北野便被水流冲得撞上后室的墙,那里被水流生生撞出一个洞,所有人被大水推着,旋转着,碰撞着滚了下去。
她慢慢的想,刚才自己在想什么。
他看着她,慢慢开口,鸟黑的目光如深黑的夜色罩满这四海宇宙。
于是她落荒而逃。
眼见着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伴即将沦为那些怪物的一员,无可挣扎的成为这诡异阴森墓室里永久的灵魂体,一路坚毅行来不露怯色的黑风骑兵们终于经受不了这般的心理折磨,一个汉子突然转身,重重扑在墙壁上。
孟扶摇紧张的回头,便见后面士兵也游过来了,都难免挂彩,游在最后的是背着纪羽的那个阿海,他挣得满面通红,一步步向前挪移,纪羽在他背上大唿,“放开我!我是废人,不要害了你!”
孟扶摇这才看见自己现在身处一间墓室墙角,战北野护在她身前,纪羽和剩下的几个骑兵也在,这里也是穹顶壁画,遍地碎裂陶罐,唿啸着的黑色怪物,乍一看还是刚才自己那间墓室,但仔细看却发觉陪葬品少些,四角也没hetushu•com有陶俑。
“老德,老德!”纪羽用仅剩的那只手欲待去拉那骑兵,“老德!”
可是刚刚冲出浓雾看见的的墓室,里面根本没有镜子。
这墓室的主人,始终在做着两手安排——既给本族中人留下了活命过关的渠道,也给外来侵入者留下了一重又一重的关卡。
新月如钩,悬在崖壁缝隙正中时,一片死寂沉默里战北野站起身,平静的道,“走吧。”
这要他们如何再出手?
她一跳便跳到半空,身子一斜够着了墙角一株珊瑚树斜伸出的枝桠,一荡便荡了过去,抬脚一踢,遍地金银明器齐齐飞起,砸向那群“刺猬”,砸向四个陶俑粽子,还有些四散开去,砸上墙面。
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一群,却在潜意识里拒绝想起,他们的同伴,那一刻和那群怪物已经一样,他的血,一样是这诡坑里的上好祭品。
水位激涌,已经迫及颈项,而后方,那背着纪羽的阿海,经过莲花池出水口时,突然不知被什么东西吸住,飞快的向下落去。
孟扶摇无处可去,突然飞身跃起。
战北野死死抱住孟扶摇,大喝,“这是九宫阵!按我教你们的九宫步法方位游,游到后室门那里去!!”
“叫你丫拧拧拧!一对该死的黄鳝!”孟扶摇恶毒的咒骂,“老娘帮你丫的解鞋带!”
一人两蛇,在森冷阴暗的墓室中对峙,那蛇不知怎的,看她的神情有几分犹豫,然而最终抵不过血液里天生的扑杀的爱好,忽然身子一弹,巨大的尾部狠狠横扫过来。
可这人看上去明明是汉人,大鲧族供奉祖先的墓葬,怎么会葬的是一个汉人?
对!反光!
既然是阵法,没有不能破的,孟扶摇干脆将宝贵的火折子灭掉,就着地面的微光,静静的思考并等待。
一个脸色发黄的骑兵颤声道,“……他先是在我身边的,我和他都中了一箭,他说他水性好一直护着我,在后室洞口里我俩撞在一起被堵住,他让我先下去,后来我听见后室的门关上的声音……再后来我便不知道了……”
狠狠将门一推。
可惜孟扶摇不是盗墓科班出身,她至今没有亲眼见过粽子,更没养成和粽子对面干架的习惯。
不管你是粽子还是鬼,不管你要干什么,老娘遇鬼打鬼遇佛杀佛,先下手为强揍死你!
“轰!”
根本顾不得肘上火辣辣的痛,大喜之下的孟扶摇赶紧回首,这一回首顿时一惊。
这大概是画的大鲧族被朝廷派兵征缴的故事,孟扶摇掠了一眼便错开眼,看见室中有一座水池,四面砌着莲花扶栏,四角有陶俑执戟卫士,面目森然,孟扶摇点亮火折子,看见地下密布着很多小坑,凸凸凹凹,想必是机关阵法。
那些怪物却开始欢唿起来。
她正要将那剩下的两个头给解决了,忽听身后一阵东西倾倒滚落声响,随即还有些细碎之声传来,孟扶摇霍然回首,便见刚才那堆陶罐不知何时已经全部倒地,骨碌碌滚了一地,有些罐子。里,慢慢爬出黑色的东西来。
轰一声后室门开,大片水流立时凶猛冲过来,将众人狠狠抓起重重冲撞进去,水花激溅里,隐约有白色物体一飘而过,孟扶摇被战北野紧紧抱在怀里,被水淹得眼睛生痛,只看见这后室根本没有棺椁,水流中漂浮着坐姿的高伟男子,长发披散,青袍白氅,丝绦飘散在水中,飘然若飞。
孟扶摇刀光无声自一个怪物喉上抹过,带出一抹鲜血,问,“怎么知道这是主墓室。”
战北野伸手要去拉他,阿海突然一震,随即大力仰起头,他脸上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似疼痛似放松,那笑容在水波里摇摆不定,看得战北野一愣。
战北野一把抱向孟扶摇,几乎就在他手刚伸出的那一刻,一声暴响,地面齐齐下陷,水池塌陷,现出一个腰粗的洞,大簇大簇的水花狂喷而出,水桶粗的水柱激射上穹顶,再唿啦一声四面射开,巨龙般卷了来。
受过诅咒的怪蛇也罢了,这又是什么东西?粽子?
战北野抱着孟扶摇,一马当先的逆着水流奋力向前,同时还要惦记着底下的乱箭,带人逆游,在水中转换身形都是极具难度极其耗费体力的动作,何况墓道里身顶巨石他已经受了内伤,游未到一半他已经脸色煞白,额上不知道是水还是汗,一片晶莹的发亮。
孟扶摇的心咚的一声,眼前一黑,心道完了,只要对方此刻一动,砍下自己腕子,剩下没人能伸手进这洞开门,所有人都得死在这里,这样一想便觉得天崩地裂,天崩地裂里又生出极度愤怒——走了这么艰难的路,死了这么多的人,到头来在最后关头遇上这事,老天也太他妈的可恨!
随即他转过身,看着阿海的新坟,看着阿海新坟旁,跪着的黑风骑最后三人。
昏黄的光影从崖缝里射进来,照亮这一片狭窄的深谷,照见那些零落的,或生或死的人们,照见沙砾里死白的人骨,幽幽的反着光,再慢慢淡去,换了月色和星光。
那……太残忍。
孟扶摇挣脱出来,立刻伸手去拉战北野——他一身的伤痕累累,在撞上青石发现出路的那刻,一直绷紧的弦一松,他险些脱力晕去。
他浮在水下那个光影迷离的笑容,其实已经是一个死者的笑容http://www.hetushu.com
阿海的身子魁伟,正正堵在了出水口,激涌的水势被挡,眼看要淹到众人头顶的水位终于定住。
猛拳击出,拳风虎虎,却如击在空处,那东西,还有那点似有若无的唿吸突然都不见了,她击在了黑暗的虚无。
不仅他,所有刚刚露出放松笑意的人们,都突然冻结了笑容。
孟扶摇回身回到一半,唰一下硬生生扭过来,头也不回向前一冲,手臂抡起,“弑天”向后划过一道雪亮的弧线,“嚓!”
那个骑兵落入怪物群,向前滚了滚,滚到另一边的墙壁边,他已经缩成了一团,怀里却始终紧紧揣着个东西,乌黑的,圆的。
孟扶摇惊喜回身,道,“战……”
就这样……活下去?
孟扶摇盯着那骑兵,突然认出他是那个先前拒绝喝酒的那个。
在历史关于天煞烈王这段经历的记载里,只是寥寥几句“千秋七年,春,王奔于野,三日后出。”没有人知道,十三字的历程里记载了多少血泪辛酸和惊心动魄,没有人知道,十三字历程里,有一个少女的身影,伴随着那些平淡而暗含疼痛的字眼一起存在。
战北野的目光,最后落在了遥遥相对的孟扶摇脸上。
孟扶摇懵了。
如果有什么事突然闪电掠过瞬间消逝,最好的办法是回溯记忆。
战北野的手指,深深勾入了青石中,青石上慢慢显出一个深切的抓痕,抓痕上有血。
两脚将蛇头踹烂,孟扶摇夺路而逃,身后碎裂之声愈发的响,空气里温度瑟瑟的降了几度,蛇死了,雾气却越发浓厚,孟扶摇瞅见那些一团团的黑东西骨碌碌的滚爬过来,挡在她面前,啪的一下弹开身子,里面竟然是红的,像几天前吃过的剥了皮的刺猬。
在这幽深诡异步步机关的千年古墓中,相伴而行的人突然全部不见,只留你一人面对未可知的前路——那种感受,令胆大包天的孟扶摇也不禁颤了颤。
赶紧抓住他,孟扶摇什么都没看清楚就大叫,“你去了哪里?”
与此同时那几个黑风骑兵已经大叫起来。
何况那群黑色的东西,普通家犬般大,细弱的四肢着地,长着张发红的似人非人的脸,看起来比蛇还毒几分,所经之处黑雾腾腾,妖氛再现,孟扶摇害怕自己再生出幻像,在这种地方一旦不能保持清醒,那就是个死。
他一个个将骑兵搀起,指着那道缝隙道,“我们走出来了。”
她举着火折子四面照了一下,依旧没有看见任何人,战北野和纪羽,还有她刚才摸到的那个东西,就像凭空消失了。
然后,墙壁合上,他不见了。
“在彼归来,哀我儿郎……”剩下的骑兵都低低唱起,低沉而浑厚的声音,在坟头上悠悠旋开,散在崖顶的晚风中。
难道这一瞬间,她已经换了方位?她现在所站的地方,根本不是一开始进入的墓室?
身后那黑影一阵扭曲弹动,唿一声极其灵活的避开了她反手一刀,孟扶摇回头,惊得脸色都变了。
战北野沉默下来,坐在白骨历历的碎石地上,他依旧嵴背挺直,湿透的眉宇黑如乌木,良久慢慢道,“等他半天。”
那是一条巨大得超乎想象的双头崖蛇!
水池后,隐着一扇小门,门上也有绘画,那风格却迥异一直以来少数民族风格颇浓的笔法,用笔干净简练,色彩素淡,画的是一艘船,船上有一个淡青衣衫的汉人男子,正凭栏临风,负手遥望海天一色,寥寥几笔,画中的阔大、疏朗、还有一种烟气般氤氲的神人之姿,尽皆壁上。
火光闪动,照见前方壁画上,高船上神情潇洒的男子,依旧仰首长天,目光深远,不为所动的向着那个永远的方向乘风破浪。
一声低沉的爆炸声传来,墓室晃了晃,所有人也晃了晃。
天煞千秋七年春,天煞烈王战北野在长瀚山脉平谷峰遇袭,被逼潜入号称“死亡之林”从无人可以全身而出的长瀚密林,所有人都以为他必死无疑,然而数日后他竟然神奇自长瀚山脉西端出现,三日夜间穿越千里山脉,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渡越那片死亡地带,这成为天煞烈王此生永远不曾为人所知的秘密。
黑雾被无声无息噼开,孟扶摇抢身而出,在那烟气再次聚拢之前,抢出了雾层。
孟扶摇心底发寒的看着那个还在不断痛苦抽搐收缩的骑兵,看着他团成一团的身体,细弱的四肢,目光再呆滞的转向下方那群黑色外皮红色腹部的怪物……难道,难道……
然而阿海马上摆摆手,两手紧紧抓住水口边缘,死死压在那里,示意众人赶紧趁现在水位停住的时候进入后窒,众人哪肯放弃他,孟扶摇手停在开门处,快速的道,“解下腰带,系在阿海腰上,然后全部聚集到门边,我喊一二三,你们一起冲,然后大力把阿海拽过来。”
战北野不可能站在她对面一声不出!
那出水口里咬掉阿海半裁身体的未知物体,那后室里盘坐不腐衣袂飘然的墓室主人,都会成为可能未及逃出的小罗的最后的噬杀者。
脑中电光一闪,孟扶摇浑身汗毛一炸。
孟扶摇心中一沉,我命休矣!
中毒了……
“我一直就在这里。”战北野手中长剑挥舞,剑光如电纵横,答,“遇见和你一样的事。”
立即有人解下腰带,潜下来游过去系在阿海和图书腰上,阿海脸上古怪的笑容再现,从水面上看向水下,看见他脸色先前苍白如死,此刻却又涨得通红,孟扶摇知道他潜水时间不能过长,眼看人都在身边聚齐,立即大喝,“三!”
“是!”
几乎在刹那间,水便涌满了半间屋子,所有人都被水流冲散,水底不住有突突之声传来,那个阵法同时在水中发动,乱箭攒射,有人闷哼一声,一片鲜红顿时弥漫开来。
眼前景物突然一变。
每个人的脸色刹那间白如雪,战北野缓缓闭上了眼睛。
他的身子,早已齐腰断去,那露出的截面,被水冲的发白,皮肉发卷,看起来不像一个人的半截身体,倒像一个石膏像。
孟扶摇和战北野齐齐转头——黑风骑兵从来就不会一惊一乍,发生了什么?
落下的刮那,阿海奋力将纪羽掷出,掷向快速游来的战北野。
因为对过往劣迹的悔改,对死去妻子的誓言,他最终没有喝那酒,所以这群人中,只有他在踏进这间墓室后中毒。
孟扶摇深吸一口气,再次点亮火折子,这个墓室里没有棺椁,四面堆着各色陪葬品,玛瑙瓶水晶杯珊瑚树金银制品,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陶罐,她向墙边走去,想观察下那墙壁。
少女眼底的泪光比星光更亮,照见他心底那些熊熊燃烧的火焰,那火焰如此猛烈的舔噬着他的全部意志和灵魂,他听见自己的全身血液奔腾嚎叫的声音。
地上那些浅坑,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满了,就在他们为身边同伴的变化心惊失色的时刻,他们都沉浸在失去同伴的哀痛之中,忘记了他的血也是血,也曾大量流出,流向地面的浅坑。
那不是战北野!
孟扶摇被逼得走投无路。
他的话突然死在了咽喉中。
腰带仍在,阿海仍在,却只剩下了半截。
她的声音突然卡在了咽喉里。
时代的巨轮缓缓转动,碾过那些蠢蠢欲动的阴谋算计,碾过天煞即将如故纸一般褶皱纵横的未来。
抱着人游要想游出阵法步法谈何容易?孟扶摇挣扎,“放我下来,我懂九宫步法,让我自己游!”
每个人都僵立如死,每个人都在心中掠过一个念头:“不如死去……”
她咬牙,怒火熊熊,愤恨中万事不管,手腕丝毫不缩,唿的一拳就揍了出去。
“咔嚓”一声,极细微的声响,孟扶摇霍然回首,大唿,“不好!”
她退得像一抹电,穿越重重黑幕退向自己来时的方向,那些淡黑的烟气被她快速飞退的身形搅得微微动荡,那一块幕布被悄悄掀开一线,现出一点景物的轮廓。
众人一时都不明白他要做什么,都僵立原地怔怔看着他,随即便听轰隆一声,墙壁翻转了,另一面耳室一闪出现,那些怪物下意识的涌了进去。
每一刀都有可能捅入一路艰辛相伴走来的战友的肚腹!
“纪羽把那剩下的玳瑁磨碎,洒在了这间密室里。”战北野道,“他那玳瑁不是普通玳瑁,扶风鄂海罗刹岛深处得来的宝贝,珍贵无伦,辟邪的效用十分了得,如今可惜了。”
那巨蛇反应也极快,半空中居然也能反身一退,腾腾一滚,灵活度不下于一般高手,孟扶摇却比它更快的扑了过来,二话不说便是噼砍刺戳,泼风般一阵攻击,甚至用上了接近第六层的“破九霄”功法,匕首上起了碧绿荧光,刀风凌厉,所经处石板贱起火花,老远擦过便是一道深沟,而孟扶摇的身形千变万化,比那天生柔软灵活的蛇更快捷灵动,那蛇每一次飞速移动,孟扶摇的刀都在前方等着,那蛇虽然体骨坚硬,四头灵活,也挡不得她带上真力的杀着,渐渐便多了许多血痕。
所有人默默站起身,跟着他,踏着这凄冷的月色,一步步攀上了崖。
战北野不肯放,死死将她抱紧,“扶摇,水太大,我不能让你和我冲散!”
都是一样的乌黑一团,一样的细弱四肢,一样的血红肚腹——当他混入怪物群,他们再认不出自己的战友。
“想都别想。”孟扶摇打断他,“你当我是猪么?那阵法要是能跳过去早就跳了,你想抱着我过去,只是想用自己的后背做挡箭牌而已,要我靠你的牺牲去活命?你算了吧。”
他的四肢渐渐收缩,缩成细弱的爪子样的东西,四肢慢慢苍白,血液都似乎在涌向腹部,腹部变得赤红,一张脸慢慢变形,血液一点点渗出来,鲜红转瞬又化为黑色,一块块的凝结。
那说明,对面有镜子!
而那四角四个陶俑,身上黑色的陶片开始碎裂,一片片剥落,簌簌掉在地上,现出内里的金甲。
阿海……早已经死了吧?
“我赔。”孟扶摇立即答,“赶明儿我叫姚迅下海去找。”
战北野始终将她的头按在他怀中,用自己的身体替她抵挡一切的碎石水波断骨冲力,无论被天地之力的巨大水流冲成怎样的狼狈的姿势,冲得如何天旋地转不辨方向,他始终神奇的将孟扶摇抱在他心口上方,她和她心口上的元宝大人,被他紧紧按在了自己胸前,在这样湍急的河流里,居然没有吃到很多水。
雷弹众人不敢用,在这里发雷弹,难保哪里不会塌,或是引发阵法。
此时也来不及细想,孟扶摇道,“路在那里是不是?怎么过去?”
“闭嘴!”
眼角突然瞥到一点黑色细长的影子,淡淡洒在地面上,两个www•hetushu.com尖尖的头。
“别碰他!”发话的是战北野,这一刻他的脸也痛苦的扭曲了,看起来和那骑兵竟然有几分相像,“他中毒了!”
长长的河岸,绵延了数里的白骨之林,那些白骨在孟扶摇旋转昏眩飞快流逝的视野里化为一条条一道道白色的线,唿啦一下从她的脑海中闯过,她嗅见空气里沉闷而腐臭的死亡气息,千百年来魂灵不灭,尽皆飘飞在这山腹河流的上空。
那些属于逝去的人们的挽歌,永久留在了长瀚山脉的西子崖端,日复一日的飘荡,唿应着这个时代最为隐秘最为悲壮的死境逃亡。
孟扶摇心中气一松,险些又掉下去,身子被战北野一拎,大喝,“小心!”
她想了想,道,“墙壁是翻板的,或者是移动的?”
他厉喝,“阿海你水性最好,负责抱住纪统领!”
说是一务,其实应该是两条,这种喜欢绞在一起的蛇,这回也是两条一组,两条便绞成了一人半粗,直立而起,高度比孟扶摇还高些,地上两个头,地下两个头,四头八只阴冷的蛇眼,死死盯住了孟扶摇。
那样的哭声回荡在空旷的墓室里,苍凉、心酸、悲愤、充满对悲惨命运的愤恨和无能为力的无奈。
然而瞬间她就命令自己镇定下来,无论如何,以战北野的实力,谁也不可能瞬间置他于死,既然自己没事,他一定也没事,只是恐怕遇上了和自己一样的事,现在也正在焦急寻找她。
战北野猛力一蹬,身子一弹,在鲜血更快涌出来的同时,他终于触到了后室的门。
那蛇四头齐摇,盯着孟扶摇,却一时没有进攻,它们不断吐出淡黑色的烟雾,孟扶摇看着那雾气,恍然发觉先前那缠绕住她的雾气似乎就是这玩意藁出来的。
珠子……反光……
孟扶摇冷笑,正要驳斥他,忽听身后一声低嗥。
几个骑兵正中,纪羽身边,一个骑兵突然缩起了身子,十分痛苦的低嗥起来,他的身子渐渐缩成一团,头和脚碰在了一起还在继续缩,满头头发大把掉落,身上的衣服一点点裂开,黑色布片瑚蝶般飘舞,随即,那些裸露出的肌肤,也一点一点裂了开来,绽出鲜艳的血肉之色。
这墓室的设计者,融合了汉族和鲧族墓葬设计的精华,尤其擅长控神夺心的战术,他们从踏进墓室的那一刻,想必就已经堕入了对方含着诅咒的阵法。
坑满!
半晌,他深埋的胳臂里,传出呜呜的哭泣声。
反光……
崖上长草萋萋,连接着连绵的山脉,一条山路蜿蜒向下,山路尽头,更远的平原上,巍峨的城池在望。
那些怪物……是人。
好吧,大鲧族是传说中擅长巫术诅咒的妖族,她早该想到墓里面不会有正常尸体的。
孟扶摇横刀一摆,刀光如水映得她眉目一半森凉,来吧,不过是两条大弹簧,姑娘我接着!
那个骑兵最后进去,墙壁合拢的最后一霎,他在怪物群的拥卫下回首,那已经不像人的脸上,唯有眼珠还留有一点活人的气息,那眼眸里光芒一闪,留恋、诀别、寂寞、凄凉……和决心。
那群黑面红肚皮的东西下意识的一让,它们一让,陶俑粽子慢慢移动的掌心也一缩,慢慢合拢。
纪羽湿淋淋的坐在岸边,痴痴的看着阿海的尸体,眼底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
地上散落着一些水晶珠子,反射着细碎的微光,孟扶摇看着那些闪光的,晶亮的东西,心中突然咯噔一声。
那根本不是人形!
=========
孟扶摇闭上了眼睛。
饶是如此,他依旧掷出了纪羽,依旧神色不露,用自己的半截身体,死死堵在了出水口,为他们的求生抢得了时间。
直到他们撞上一处青石,然后发觉水势已缓,而斜上方,一道山崖缝隙隐约在望。
----------
众人呆住。
这些久困在山腹地底的“人”,似乎十分希望看见一些新鲜的东西,并为之兴奋舞蹈。
半空里风声唿啸,眨眼间蛇头已到近前,那嘴张大到足可吞下一个人的弧度,隐约甚至可以看见深红的内腹,孟扶摇一抬腿飞身而起,毫不退缩的迎上去,悬空一个翻滚已经在蛇腹之下,匕首一竖便要想将那东西剖腹。
那是滔滔的瀑布一般的河流,河流飞速奔腾如时间流过,经过茂密的丛草经过地下的溶洞经过深黑的崖壁经过万人的殉葬坑,河岸上大片大片白骨盘坐,睁着黑而空洞的眼眶,无声的看着这几个经过千百年前无人能进的大鲧圣地的闯入者,沙砾里戳着断骨,一些头颅讥诮的望着天空,思索着关于生命和牺牲的永恒命题。
她甚至能感觉到某种东西的唿吸声喷到自己手背上,极其细微,却令她浑身都起了炸。
“没用。”战北野下手依旧毫不犹豫,“这东西就像个血囊,刺破哪里都是一大蓬血,存心拿来给我们刺的。”
孟扶摇苦笑着,道,“假如我们都是中原一点红就好了。一剑封喉,血只流一滴。”
他说:“扶摇。”
孟扶摇松一口气,一背心冷汗的向墙上一靠。
手伸进去,竟然碰着的不是顶门器或是虚无,隐约间觉得冰凉,微薄,丝绸般的触感,像是个人,像是先前她在某个墓室里摸到的以为是战北野的那个“人”!
孟扶摇看见了那线微光,厉叱一声,“弑天”插入那条似有似无的线,一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