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轩辕皇嗣

第四章 暗夜销魂

----------
最后一句说得轻悄,却立即让那女子变了脸色,仰脸一哼,斜瞟着孟扶摇:“紫姐姐好生轻狂,只是却怕好花虽开,有人折却无人赏,到时万一黜落出宫,这残花败柳之身,却又能嫁谁呢?”
她眼光在孟扶摇胸上转啊转,露出:这个咪咪看起来很妈咪我可不可以也靠靠的眼神……
“你又发烧了吧?胡乱咧咧说什么呢。”孟扶摇伸手去摸他额头,手又被暗魅抓住,他将孟扶摇掌心贴在自己脸上,清晰地道:“是,心烧着了,因为烧着而清醒。”
掌心下的肌肤不热,甚至有点微凉,让人想起远山之上的深雪,如同这个有着狂野艳丽之美的男子,其气质一直是淡而冷的,然而那唿吸是热的,那眼神是热的,那紧紧捏着孟扶摇掌心的手,是热的,从体肤之下细腻温润的触感,一直熨上心腑之间空而凉的地方。
沾了凉水的巾帕从光滑细腻肌骨晶莹的身体上缓缓游走而过,拭去汗水时也渐渐带走体内燃烧的高热,暗魅渐渐安静下来,神智似乎也恢复了几分,孟扶摇擦到他胸前时,他突然一伸手,抓住了孟扶摇的手。
她有点后悔自己的选择了,看样子,趟轩辕家这趟浑水,已经不是与虎谋皮或者与皮谋虎,比让一只虎出家吃素还难。
第三天的晚上,轩辕旻交给了她完工的人皮面具,孟扶摇一边易容一边鄙视轩辕旻:“你丫什么速度,做个面具要三天,害我骨头都睡扁了。”
“吱呀”一声,雕花槅扇被轻轻推开,推开一室呢哝软语旖旎光景。
一层层拨弄甩不脱的锦套头。
她盯着那芝麻看了半秒,随即仰起头,微笑:“上面哪只馋猫,偷到我院子来了?”
----------
----------
“十分乐意。”轩辕旻笑,“你上次揍得我真是神魂颠倒,念念不忘。”
“对了,我还没问你,昨晚睡的床哪来的?”暗魅低头打量那床,觉得材质看起来有点怪异。
孟扶摇默然,半晌道:“总有一天我要把你骑在我身下……狠狠揍你。”
“你不想知道宗越在哪了?”
室内无声,淡淡的血腥气混杂在满室春意中,袅袅烟光里轩辕旻笑意如花口孟扶摇盯着他,像盯着一朵食人花。
爬过一座墙,就是新秀女们住的萃芳斋,孟扶摇踮脚对后山墙望望,眉开眼笑的道:“啊,锦衣玉食,软榻香闺,我来了……”
她鼠窜进院子,哐的将门一关,背靠着门板喘气,第一次生出“遇见对手”的感觉,靠,她还以为这轩辕皇宫她遇鬼杀鬼遇神杀神牛叉第一无人可挡呢,今天一个多啦A梦就把她给整趴下了。
孟扶摇回身,挑眉。
“哦。”孟扶摇爬下马桶,揣起元宝,“我走了,拜拜。”
孟扶摇懒洋洋摊手,太没战斗力了,郁闷。
“我也不知道。”轩辕旻坦然无辜的摊手。
孟扶摇端然盘坐在马桶上,正色道:“我觉得他配不上我。”
孟扶摇走到门边,回头,认认真真问他:“喂,往萃芳斋怎么走?”
她半弯身在榻前,手掌被暗魅紧紧压住,贴近了他的心,感觉到掌下砰砰跳动,急而促,像湍急的溪水流过无声的静夜,带着难以言说的沉静和收敛,在广阔的大地上引起深沉的共鸣,孟扶摇心又跳了跳,刹那间仿佛和掌心下的心跳同一频率——一样的心情,不一样的心事,这冬夜凉风瑟瑟,吹不破此刻深埋的寂寞和心惊。
这回换暗魅踉跄一下,孟扶摇假惺惺上前扶:“哎呀哥哥你怎么了?”
轩辕旻立即伸手:“我摸摸,我摸摸。”被孟扶摇狠狠踩之。
为毛他们旖旎起来,都十分的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呢?
死在极度兴奋与欢愉的美梦之巅,然后从欲望的高峰跌落,跌在飞龙绣凤的锦褥之上,跌在自己先前刚刚流出的处子血泊中。
谁知她手掌按在暗魅后心,刚想传送真力过去,暗魅身子突然一震,似是于混沌中察觉了她的意图,体内立即生出抗力,孟扶摇送了三次,三次被弹开,眼见他拒不接受,这样僵持下去反而害他不能好好休养,只好罢手。
这一夜,她始终未曾合眼,在没点灯的室内静静注视暗魅背影起伏的身线,听得他唿吸渐渐由急促转为悠长平静,知道难关已过,忍不住也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
他扔过一卷文书,道:“赶紧把宇文紫的资料背全吧,朕还得赶紧去做面具,唉,有朕这么苦命的孤家寡人吗?连个面具都得自己动手,对了……因为朕临幸你太恩宠,你宇文紫三天时间没能下床,这三天你赶紧背书,熟悉身份。”
玩的是皇朝月,饮的是贵妃酒;赏的是轩辕花,攀的是孟家柳。
在摄政王变态及牛叉的光辉下成长起来的帝二代,果然变本加厉的变态。
他个子高颀,将内室门塞得满满,手臂这么一揽,孟扶摇便再也挤不过去m.hetushu•com,直撞在他怀中,想要挣脱,他却已紧紧扶住了她腰,头搁在她发上,低低道:“我曾想过不要靠近你……我能带给你的都是人心诡诈和阴谋黑暗……”
后半夜时她见暗魅很衰弱,决定用真气替他疗伤,真气宝贵,在这步步危机的地方耗费了是很危险的事,但是孟扶摇没有多考虑,再宝贵,也没有健康重要,暗魅好起来,他们不就可以更加自由?再说这样看着他受罪,她孟大王那点良心,老是泛滥也很难受哇。
“你这人真奇怪,不相干的人你也要管。”轩辕旻挑眉看她,“不合格的皇后。”
孟扶摇抿着唇,伸手去拨他的手,暗魅却突然自己放开了她,与此同时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跟吃饭被人撞见一般坦然。
多啦A梦很笨很没眼光的还在研究:“唔唔……怎么长的……”
“那到时候再说,谁知道你舍得不舍得走呢?”轩辕旻笑得若有深意,“再说你这个皇后或贵妃哪有可能这么轻松呢?我的贤妃和淑妃,还指望你给解决呢。”
她咻的再次从脚底拣起稀烂的纸条,扒在上面又看了一遍,才呆滞的道:“朕?”
头顶上有什么簌簌一落,孟扶摇手一拈——一粒芝麻。
孟扶摇看她落地的身法,居然是会武功的,目光一闪,招手微笑道:“有啊,但你得告诉我,你跑树上去干嘛?”
孟大王终于以其彪悍做作的一跨步,将她的轩辕彪悍宫斗生涯,正式拉开帷幕……
孟扶摇踉跄一下,扶墙哀怨回头,死孩子你做人太不厚道了……
元宝大人坐在桌子上,托腮看着孟扶摇,心中无奈的想,这丫的桃花真多,要不要试图告诉下我家那位呢?作为一个合格的绝世家宠,从捍卫主子一切权益的角度来说,很有必要;作为主子诚挚的真心的追求者,孟扶摇的情敌,从感情的排他性利我性的角度来讲,没有必要。
“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暗魅不理她,伸手卡住她的肩,“有一种人,生来就是为了破开黑暗而存在,比如你,既然你无论在哪里,都注定要和这些诡诈阴谋邂逅,既然你命中注定就似乎是甩不开那些黑暗,那为什么不能是我?”
孟扶摇低头看看自己的胸——不是吧?我就34B啊,刚才那俩,一个最起码36B,还有个估计36E,人还没到院门口,胸脯都快到床前了,唐怡光这眼睛怎么长的?
芝麻饼上的芝麻都落了下来,孟扶摇沾了口水一个个拈起来吃,唔……把心事都吃进肚子里……
暗魅默然看着她,突然笑了。
她吃完桌子上的芝麻,顺手又抓了块饼,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饼子刚才是四块,为毛现在只剩了两块?
孟扶摇一惊,以为他醒了,仔细看他眼睫翕动,额头挣扎出滴滴汗珠,依旧处于半昏迷状态,孟扶摇坐在黑暗里,抓着湿巾久久的凝视着他,想他又是沉浸在什么样的梦中,以至于发出这样一声无奈又苍凉的叹息。
当晚轩辕旻又窜了过来,孟扶摇将他堵在屋子里,先一顿胖揍,然后脚踩陛下龙背,恶狠狠地问:“那个唐怡光,怎么混进选秀队伍的?她难道符合摄政王的皇后要求么?”
皇家尔虞我诈阴暗角斗的第一个牺牲品,宇文紫。
“很简单,这次选秀不是普通的选秀女,层次很高,直接补齐四妃,为将来的后位做准备,所以这萃芳斋中,总共只住了八位女子,都是摄政王的远亲或亲信的后代,朕宫中已经有一堆乱七八糟的细作,原有四妃中贤妃淑妃都是摄政王的人,这些妃子朕可以不宠信不理会,但是皇后一旦立了,按照轩辕规例,皇后觐见皇帝不受限制,且每月必须召幸四次以上,朕的自由将大大受限,所以这个皇后,不能给她们做,最起码现在不能。”
砰一声,正在啃芝麻饼的元宝大人被芝麻呛着,轰然倒地……
孟扶摇悠悠的叹口气——真是环境造就人才啊……
看见两人过来,他无声无息的退开,指了指一间紧闭的房门,示意两人过去,随即退出院落之外,从半掩的门看出去,一溜侍卫太监都守在门外。
半晌,暗魅就着孟扶摇掌心偏转脸,将自己柔软温暖的唇转向她掌心,轻轻印了上去。
“明天正式选秀了,九仪大殿,摄政王和朕亲临,”轩辕旻媚笑,拍拍孟大王的肩。
当晚新版“宇文紫”便和“春梅”留在了那间小院,到得晚间,暗魅伤势果然开始发作,他咬牙不发一声,人却在榻上翻覆不安,孟扶摇一夜未睡,忙着替他换药降温喂水,见他热度过高,干脆解了他衣服一点点慢慢帮他拭身,她前世是个常常照顾病人的人,搬弄起来手法纯熟,到得这时候,也不用避什么男女之防了,她眼里只有病人而已。
轩辕家的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种?
暗魅怔了怔,苍白的肤色底竟然微微泛了红http://m.hetushu.com,孟扶摇一句话出口便觉得又说错话了,满地乱转无地洞可钻,哧溜一声便想溜进内室,暗魅堵在内室门口,孟扶摇从他身侧大喇喇挤过,暗魅却突然手一伸,揽住了她。
“哦……”孟扶摇扶额,“真的……很特别。”
我的唇印,写在你的掌心,不留俗世的深重的印痕,却希望能烙上你的心。
孟扶摇也懒得问他怎么撬缝了,这些阴谋布局她自己就是个中高手,轩辕晟心机与武力兼具,唯一的弱点就是这个女儿,不对她下手对谁下手?
脖子被扭断的声音,在寂静的雅室里听来惊心如雷霆,那女子喉咙里咯咯几声响,瞪大眼睛拼命的看了对她甜蜜微笑的轩辕旻一眼,随即,整个脖子诡异的软软的垂了下来。
孟扶摇蹭的跳了起来,急唤:“小安,拿一篮饼子来堵唐小姐的眼泪……”提着裙子落荒而逃——她看那丫头眼神诡秘,实在很怕这个看起来还很恋奶的娃娃伤心之下寻求安慰扑上来啃她咪咪……
随即暗魅放开她的手,转身,衣袂飘飘的转开去,孟扶摇怔怔站在原地,手掌握成拳,掌心里那处微微的濡湿,很快被体温焐热消逝,心上的震惊,却还没能完全的散开,最终她摊开手,无可奈何的仰天笑了笑。
孟扶摇崩溃——这位实在应该去托儿所,而不是皇宫。
轩辕旻有次窜到隔间去看暗魅,随即回头古怪的打量孟扶摇的黑眼圈,醋意十足的翘起兰花指:“你们俩个,昼夜宣淫是不是?朕有次夜御七女,也没衰成这样!”
多啦A梦对孟扶摇露出七颗芝麻的酥软微笑,黏黏煳煳的道:“唔唔……姐姐的饼子怎么就是比我那里的好吃呢?”
“这不是紫姐姐吗?听说最近身子欠佳?现在可大好了?”果不其然,孟扶摇还没走出她的院子,就“恰好”有位美人香风缭绕的“路过”,站定了脚步,笑盈盈的慰问,只是那笑,浮在眉梢眼角,怎么看都透着假。
“轩辕晟对你一点防备都没有?”孟扶摇当作没看见这个家伙暧昧的神情,转移话题问,“他怎么会留下这么大空子给你钻?”
“乖乖心肝宝贝肉疙瘩……我的好秀秀……叫万岁……”
此女镇静,潜伏一旁伺机窥测,眼神冷静笑容合理,演技定能至中上水准——鉴定完毕。
暗魅却道:“你眼神不好了?没看见后墙藤蔓里挂下来的那个包袱?”
“为什么选这个宇文紫?”
孟扶摇懒懒打个呵欠,心道老娘真是好命,连宫斗都轮上了。
“朕的三宫六院,就拜托你烧光杀光抢光了!”
“那怎么好意思的……”简雪笑容僵了僵,仍维持着闺秀风范,接了篮子道谢离去,孟扶摇看着她有点落荒而逃的背影,无聊的伸了个懒腰。
兔儿爷哼哼唧唧幸福的踩在孟女王脚下,眯眼笑道:“你说对了,符合,她出身一等武臣之家,六岁时骑马不慎落地,伤了脑子,偏偏又会武功,嫁到谁家都是个麻烦事儿,嫁给朕倒合适——有这么个简单直接黏人偏偏又会武功的皇后,朕等于被上十八道绳索,这辈子都别想翻身了。”
口口声声称她“万岁”的戏子,敢情自己是个万岁。
“你到底要我做什么?”孟扶摇抓住那一卷十分详细的资料,心底估算了一下时间,她今早把过暗魅的脉,发现外伤还是其次,更糟的是他好像因为那箭上的真力,引动了原本体内的旧伤,没有一段时间的休养是不会好的,他现在还能坐着,不过是硬撑而已,必须要给他休养的时间,自己现在反正失陷在这见鬼的皇宫,也只好定下心来从夹缝里求生存了。
为了避免尴尬,室内没点灯,孟扶摇冷不防被抓,吓了一跳,以为他又要咬她手指,暗魅却轻轻将她的手按上自己心口,嘴里喃喃的说了一句什么,孟扶摇没听清,凑近了去听,刚刚靠近,浓郁而清逸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冲得她心中一跳,这才想起他衣衫不整,靠近了实在太暧昧,赶紧又躲开。
----------
孟扶摇很没良心的思索半晌,决定——活该,谁让他叫人揍她的?
“轩辕韵怎么了?”孟扶摇挑眉,不会吧,他对兔子郡主也下手了?
孟扶摇“咦”的一声,果然在浓荫掩盖的藤蔓中找到一个包袱,里面有两件太监服饰,她帮暗魅换了衣,牵动藤蔓,里面有人轻轻敲了敲墙壁,孟扶摇拉着暗魅翻过去,隔壁是个小小院落,一个太监模样的人正在藤蔓花架下等着。
“她是摄政王远亲,八人中血脉和他最近,偏偏住得和他最远的一个,来自轩辕北境的长宁府,其余七人,都是摄政王亲信家的女儿,在昆京住,很多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唯独对宇文紫,熟悉程度不会太高,唯一可以钻的空子,而且……”轩辕旻眨眨眼晴,“我最近对她非常宠爱,天天临幸,她给我爱得爬不起和_图_书床,谁都没机会熟悉她。”
孟扶摇翻白眼,不想和病人斗嘴,又问:“你说他这个提议是要干啥呢?”
孟扶摇叹口气,蹲在马桶上,听着外面始终未曾罢休的动静,沉思的道:“今夜之前,轩辕晟一定会重新搜宫,咱们躲过了一次,不可能再躲过第二次,喂,你烧退了没?”
身侧有人一声低笑,孟扶摇转头,便见暗魅扶着门框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脸上一红,心想刚才那一幕不会给他看见吧?隔着半个院子呢,随即就听暗魅道:“……那孩手其实真的很没眼先……”
“轩辕国近期在选秀。”暗魅答,“要为陛下充实后宫,陛下后宫妃子虽多,但至今后位虚悬,实在不成体统,而萃芳斋,就是住着新一批最有希望入宫的小主的院子。”
他一笑容色鲜妍,本有些憔悴的气色瞬间被那琉璃般的眼神和火红的唇掩去,满目中皆是流光溢彩灼灼之华,亮得孟扶摇不适应的眯了眯眼。
“哪来的空子?”轩辕旻微笑,“宫中上下几乎都是他的人,八个秀女也都是他的人,很安全啊。”他眯起眼晴,狐狸般狡黠的笑,“不过人不在多,有用就行,朕在这宫中长大,这么多年,还盘不下自己的一点家私?”
“是是是,你金枪不倒雄风无敌,实实在在的一夜七次狼。”孟扶摇将之踹出,“拜托,你今天已经‘临幸’过我了,再幸,我就要被舌刀醋海淹没了。”
暗魅突然闲闲道:“听说轩辕的傀儡皇帝很……特别。”
转念又想到无极的隐卫,至今没有消息,轩辕的国境太难进了,这两年对别的国家的通行令开放得也极少,可怜隐卫,虽然是追踪暗杀刺探护卫的好手,但也经不起她这么风一般的没规律的各国乱窜,整天撵在她屁股后面跑,追也追不及,长孙无极回来要是知道她又把隐卫给甩了,她的屁屁八成又要遭殃。
孟扶摇还有些犹疑,怕这是摄政王或戏子皇帝的陷阱,暗魅却拉着她大步过去,直直推门。
“花姐姐说得很有道理。”孟扶摇恍然大悟,蹙眉思索,半晌一拍手道:“实在不成,嫁与你爹,京中花家老相最是风流,十房妻妾个个滋润得油光水滑,我去做那十一房,好歹花姐姐你还得唤我声娘。”
别问她什么意思,她也不知道,没听过“涂鸦”这个词吗?
她死了。
一个可以瞬间将自己刚刚春风一度,有过夫妻合体之缘的女子掐死的男人,那会是什么样的男人?
“看家啊……唐怡光舔手指上的芝麻粒,完全不像十三岁倒像三岁,”坐得高点,可以看见家。“她眨眨眼,眼底迅速蒙上一层水雾,泫然欲泣,”我想家……"
轩辕旻只在媚笑看她,柔声道:“万岁……这个女人不死,你怎么做朕的皇后呢?所以说起来,是你害死她的。”
孟扶摇懒懒的向回走,见天气尚好,冬日阳光晴朗,便叫小安端了点心来,在院子里坐了坐想心事,心想是不是自己这几年遇见的人物事件都太彪悍了一点,以至于这种级别的宫斗看了直如小儿科,又想战北野新当皇帝,国中百事待理,这下大瀚新皇又要小宇宙爆发了,想到战北野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认真思索了半天,这才想起自己貌似走得太急促太匆忙,就这样没个下稍一个招唿不打的将人家甩了?
“万岁,你英明神武,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不过区区一个光光,算得什么?”轩辕旻谄媚的爬起来,“妾妃愿为万岁马前先锋,为您清路开山,扫敌克阻……”
那般温而凉的唇,软如锦缎似的玫瑰花辫,又或是一束写满了心事的月光,那般的从掌缘拂向掌心,试图在与心连接的最近的地方,写上属于他的故事,那些前尘里珍藏的往事的花样,沉香屑里斑斑的泪迹,漆箱里旧衣中未散的淡淡香气,老屋里墙角处深深浅浅的苔痕,那些被世人遗忘,被他记取,并希望与她共同分享的记忆。
唉……想到这个家伙,她忍不住叹气,用芝麻饼在石桌上画圈圈,画一个大圈圈,画一个小圈圈,再画一个更小的圈圈,然后一个大烟花,轰——
孟扶摇微笑,站起就走,“那你另请高明吧。”
“我嘛,我嘛我嘛我嘛我嘛!”刷拉拉树叶一响,探出张圆圆脸,连带圆圆眼睛圆圆嘴巴圆圆下巴圆圆耳朵,孟扶摇眼前一黑——多啦A梦也穿越了吗?
然后她自己兴致勃勃“长针眼”去了,元宝大人悲愤——为毛我的爪子只能遮她半只眼,她的爪子就可以遮掉我全身呢?
却有人轻轻一笑,道:“平日里少见紫姐姐,不知道姐姐口舌功夫这等厉害来着。”
一印,蜻蜓点水,一印,心事千钧。
“陛下……奴婢……不成了……”
“现在!”孟扶摇一脚踩翻,乒乒乓乓。
“……”
孟扶摇哼了一声,抓起那卷资料,突然微笑着回头,对一直默然不语的暗魅道:和图书“春梅,还不去给你家小姐、未来的皇后娘娘我倒茶?”
“都是些补身的东西,姐姐气色不甚好,千万记得珍重玉体。”
“一点小病而已。”轩辕旻笑,“他家宝贝实在看守得紧,撬点缝真是不容易咧。”
孟扶摇一转头,藤萝花架下素衣女子端庄的向她笑,此笑容十分之标准,嘴角掠起三十度,微露半颗晶莹糯米牙,从角度到弧度都十分之完美。
孟扶摇手抵着他的腰,拒绝体肤的进一步接触,心想好像你们哪个都没带给过我什么光明的正义的正面的高尚的东西吧?嘴上却立刻毫不客气的道:“那就赶紧离我远点咧。”
前几日奉轩辕旻之命接引他们的太监转了出来,现在他是侍候孟扶摇的贴身太监,默默躬身一礼,孟扶摇道:“姐姐这个提篮着实好看,想必是京中名匠制作,我生受了礼物已经不好意思,哪里还好连姐姐心爱的篮子都夺了去,小安你去拿我屋子里上次御赐的双鱼藤篮来,顺便将陛下给的珍珠养颜粉附上一份。”
那女子却一声惊唿,先是颤声道:“万岁你怎么现在……现在……”突然发觉屏风前的身影,“啊”的一声便窜了起来。
“……”
“……哎呀……冤家……”
唐怡光唔唔两声,将饼子迅速塞进嘴里,鼓鼓囊囊咀嚼两下,便神奇的消灭了体积不小于她巴掌大的饼子,一纵身跳下地来,仰头看着孟扶摇,道:“还有嘛?”
头顶上碎屑落得更猛,唐怡光下巴似有一个洞,吃着漏着,一边还甩着钓鱼竿试图再钓一个——她刚才就是用这法子,不动声色的钓走了一块饼子。
可惜那惊艳的笑容一现又隐,下一瞬暗魅又恢复他那冷淡中带点锋利的气质,道:“我不需要你牺牲自己去做什么,何况轩辕旻开出的条件,必然不简单,你何必趟这趟浑水。”
头顶上芝麻仍在簌簌掉着,唐怡光版多啦A梦口齿不清的一边说话一边不忘记嚼饼子,孟扶摇赶紧跳开她的荼毒范围,听得她道:“唔唔……姐姐你胸好大嘛……怎么长的……”
金钩玉帐柔丝褥,铜兽香炉青烟浮,紫檀百花叠绣屏风后,影影绰绰映出躯体交缠的裸身男女,妖声软语颠鸾倒凤,看那姿势或是坐地生莲或是老汉推车,翻覆得离奇,满室里缠绵而荡漾的香气,夹杂着男女交合后所渗出的情欲和体液的气息,形成一种馥郁而古怪的气味,撞得贸然闯入的人脸色微红。
一道雪色闪过,那手臂一把扣上了女子的脖子,然后,轩辕旻媚笑着,甜蜜着,温存着,五指轻轻一收。
“雪姐姐客气了,妹妹我一向是见人说人话,逢鬼……乱说话。”孟扶摇笑得谦虚,“不如雪姐姐书香贵第出身,最是大家风范。”
她挥一挥手,气壮山河的道:“有好玩的事为什么不玩,偏要血里来火里去的玩命?来,暗魅兄,元宝兄,哀家这下可以给你们吃燕窝了。”她扎束自己,备好武器,做好在宫中长途冒险摸索萃芳斋的准备,又问:“萃芳斋在哪?”暗魅久久的看着她,等她快要出门才道:“就在隔壁。”
孟扶摇大怒,回身骂:“比你大就成!”
“你——无耻!”花姑娘俏脸铁青,拂袖而去。
她向门口走去,暗魅不动,高踞马桶宝座之巅,看她。
“再怎么大家风范,也不及紫姐姐蒙受君宠荣耀之万一。”御史大夫简易石之女简雪,很关切的看了看孟扶摇的脸,轻移莲步过来,挥手命侍女送上一个提篮。
她窜了起来,雪肌玉肤游鱼般一闪,孟扶摇看男人十分不客气,看女人倒有些不好意思的,下意识偏转脸去,脸还没转过来,忽然眼角瞄到轩辕旻伏在屏风上的光裸的手臂,在女子跃起的那一刻闪电般一挥。
“哎呀……劳承姐姐动问,总算是好了些。”孟扶摇愁眉不展,扶腰大叹,“真是……折腾人咧……”
蹲在他背上被他突然爬起掀翻的孟大王正要发怒,突然听出了不对,挑眉狐疑道:“嗯?出啥幺蛾子了?”
艳丽哦,艳丽哦,艳丽得惊心动魄哦,美人笑中死,做“皇后”也风流哦……
“他和你说过什么?”暗魅目光闪动,问。
终于将高兴得哼哼唧唧的兔儿爷皇帝给打发走,孟扶摇“吱呀”一声打开紧闭三天的门,扶着腰,“艰难而得意的”、“步履维艰”的,以一个火辣受宠的趾高气昂秀女姿态,走向了阳光下,隔院探头探脑的那些复杂目光中。
和他们比起来,太渊齐寻意也好,无极德王也好,天煞战南成也好,都纯洁可爱得像刚出生的元宝大人。
孟扶摇对他恶狠狠挥拳。
三天后,孟扶摇版“宇文紫”正式上任了。
“当一个人自由被限制过多,总要找点事情来叛逆的,唱戏如是,作假如是,不立后也如是。”暗魅淡淡答。
此女性急,镇定功夫不足,演技三流——鉴定完毕。
“万岁……万岁……奴婢和_图_书叫紫儿……您怎么……总忘记呢……”,“哦……紫儿……你真是可人儿的……来……换个姿势……”
娇媚入骨的呢哝软语中夹杂着低喘微吟,珠沙帐内颤微微伸出雪白的玉,臂,指尖在空中不胜风雨的轻轻抓挠……暗魅转过头去,孟扶摇微笑着,拖张椅子坐下来,悠悠闲闲的准备慢慢欣赏卖力嘿咻的现场春宫,怀里元宝大人探出头来,仔细盯了几眼,又盯了几眼,突然伸爪遮住了孟扶摇的眼睛,自己则目光灼灼有神毫不放松,孟扶摇一把拉下其多事的毛爪,双手一捂,凭借身体优势将元宝大人全身都捂严实,不顾丫的挣扎,在其耳边低声道:“乖,非礼勿视,会长针眼。”
“……但是你当了皇后,合我二人之力,还怕找不出一个人来?”
“那很好啊,正好见识下你的功夫。”轩辕旻兴奋地甩水袖,撒娇,“我第一次见你,便觉得你绝对是个后宫杀手……好人,什么时候再揍我次?”
“娘希匹,你缺一个皇后关我鸟事?”孟扶摇跳起来,将那纸条在地上踩,“还以为什么锦囊妙计,原来就一句废话……等等,朕?朕?”
暗魅嘴角微微一翘:“做他的男皇后?”
“哈,为什么这么久都不立后?”
孟扶摇笑起来,微微皱起鼻子,指着自己道:“别自恋了暗魅大哥,我哪是为了你,我就是不想轩辕晟舒服,丫的逼我狼狈躲藏,逼我险些送命,就这么算了?我偏要和他作对,轩辕旻如果想利用我,我何尝不能利用他?”
----------
真是的,就说她演技中上吧,玩花招级别也太低了,这点伎俩,咱都不需要动用本身智慧,光凭金枝欲孽宫心计的熏陶就够玩死一大批,东西没毒,提篮里却有毒针,将来出了事对景,随便趁人不注意将篮子毁掉便死无对证,计是好计,人演技太差,篮子一递出来,眼神就变了。
真是为难啊……
孟扶摇暧昧的笑着,假想着小皇后啃戏子皇帝那啥啥的香艳一幕,多么滴那啥啥啊……她笑得太猥琐,兔儿爷疑惑的回头,孟扶摇立即笑容一整,大喝:“于是你就将这麻烦山芋扔给我了!推不得骂不得打不得玩心计毫无作用玩阴谋八成白费的唐光光小堆……我滴神啊……”
暗魅淡淡道:“今夜之前,我会犯病一次,所以,你可以自己离开。”
暗魅深唿吸,平静的道:“没事。”
一室寂寂,相对而立的男女,她的掌心贴在他的脸上,怔然无语,空气中气息静谧,幽美难言。
“萃芳斋后花园见——假如我回心转意接受他条件的话。”孟扶摇有气无力答。
孟扶摇正在研究新姿势的名称,眼前突然一黑,某人的手罩了下来,带点淡淡药味的未受伤的光滑手掌,与此同时听见他淡淡道:“非礼勿视,会长针眼。”
“别玩死她……挺好的一孩子。”孟扶摇叹气,“否则你可别怪我不好好帮你。”
“咔嚓。”
孟扶摇眼前又是一黑——不要告诉我这位也是皇后娘娘备用人选,那轩辕国的国母也太出离常规了……
孟扶摇又在惋惜:“你这个样子怎么出去?”她转过眼不看他半裸的漂亮身材,绷紧了脸皮子,“早知道昨天应该从戏子身上扒件衣服下来,他那件水红绣墨绿牡丹花和金刚鹦鹉的袍子我看很不错。”说完她自己抖了抖。
还得学!
孟扶摇悻悻拉下他的手,恨恨不语,两人一鼠这一闹,屏风后两人立即被惊动,某戏子彼时正在紧要关头,却十分神奇的唰的抽身,一个大翻身便扑了过来,光溜溜的趴在屏风上,毫无愧色的对目光灼灼看春宫的两人打招唿:“来了啊。”
孟扶摇瞟过那提篮,没接,微笑道:“多谢姐姐好意,小安——”
“何况,摄政王殿下最近很忙。”轩辕旻媚笑着,手指一点孟扶摇,“他要操心刺客,还要操心他家的小郡主。”
“诚然。”暗魅答,“能配得上阁下的,大抵还没生出来。”
死在刚才还和她共偕鱼水之欢,口口声声要封她做皇后的帝王掌中。
孟扶摇瞪着那钩子恐怖的在头顶晃来晃去,实在怕这娃娃一个不稳钩去了自己耳朵,赶紧将饼子会部挂上去:“拜托你下来吃,再吃我脖子里全是你的芝麻屑。”
孟扶摇冷笑一声道:“我不过是个过路客,我走了以后呢?”
等等,选秀中最小的那位,是扬威将军家的小女儿,十三岁的唐怡光……
孟扶摇立刻微笑回头,十分乐于解答的答:“马桶木头拼的。”
萃芳斋隔间小间里睡着暗魅,当然他现在是宇文紫秀女的贴身侍女春梅,“春梅”个子太高,难以掩饰,所以“宇文紫”一痊愈,“春梅”便因为“侍候小姐太过疲累”病倒,孟扶摇曾忧心过这也拖不了多久,暗魅却道他再休养几日,每日便勉强可以维持缩骨半个时辰,到时候如果有需要“春梅”出场的场合,应该可以应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