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璇玑之谜

第十四章 记忆之殇

“……解决了算了!”
唤她于沉黑之境,挽她于泥曳之途。
元宝大人对她露出无语的表情,上头却突然有人道:“我就知道你会丢,你那脑子,总在不该打结的时候打结。”
孟扶摇却冷笑,怨毒?这世上谁的心里没有一怀毒?她孟扶摇嬉笑怒骂跋扈无耻横行五洲大陆,但那心,也在血水里泡过!钢汁里浸过!烈火里炼过!一样透了孔,灌了风,生了毒,不怕你更毒!
飞墙至,“弑天”冷光亮起。
便是这般看着她,突然便觉得想她,看着她想她,想她光洁的额明亮的眼,想她笑起来时微微上翘的眼角,想和她杏花天影里,相看到天明。
“嗯。”孟扶摇仔细的在四面搜索,觉得一个人凭空消失,多半是因为地道什么的。
那人不理,镜子一般把她的话反射回来,连语气声调都一模一样,“你能不能说句你自己的话!”
散发着古怪气味的大手伸进来……
于是孟扶摇只好独个去住绮秀轩,那见鬼的轩,格局精雅,设计手法却是眼花缭乱,迷宫似的,推开镜子是个屋,屋后面还有屋,再一看不是屋,是花圃,花圃居然有二层,一时好奇下去穿过花圃居然就找不着回卧室的路。
孟扶摇开始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坚持到走进那耳房?她一月休养之期还未到,功力未及巅峰,好不容易才稳定的真气,断不能一月两次走火入魔。
这一声响得更脆更火辣,打得璇玑皇后偏过去的头又偏回来。
她轻轻的,然而坚定的跨出那一步,跨上满是尘灰的宫阶,手指一搭,铜锁落下。
她落在长孙无极的怀中,脸色苍白唿吸轻浅,长长睫毛微微翕动,长孙无极手指急急搭上她的脉搏,却发现除了血气有些不宁外,并没有受什么伤害。
“不趁夜阑人静闯女子闺房,难道光天化日大摇大摆的进来?”长孙无极问得坦然,又笑,“难道你没有期盼我的出现吗?不是吧?”
孟扶摇哈哈一笑,一抬腿跨上花架,轻轻巧巧坐在他身侧,更加坦然明朗的道:“对,期盼,我可不想在这花架底下呆一整晚。”
“看姑奶奶的飞毯!”
玉衡冷笑一声正要说话,身后殿门突然被人撞开,苍老憔悴的凤旋跌跌撞撞冲出来,伏在窗上不住喘息,一面低低问:“怎么了……怎么了……”
“扶摇你且退开,不要再说话。”夜光下玉衡笑得眉眼飞飞,皎若好女。
“想好怎么死了么?”那人抬起淡淡的眉,用一双骨碌碌的杏核眼邪气十足的瞅着她。
孟扶摇心中一震,持刀的手一软,险些落地,赶紧抓紧了,继续她的慢工杀人活。
那语声在遥远的记忆里奔来,模煳而绵长,像是雨丝一行行写在玻璃上,将原本明亮透彻的玻璃画出朦胧的水印,那些字眼有种令人牵念的感觉,熟悉至近在咫尺,却又遥迢似远在天涯。
孟扶摇向他的方向扑过去,抬手就去撕面具——
玉衡身子却惊人的柔软,一尾鳗鱼般绕着“弑天”一转,头脚刹那间几乎相接,再瞬间弹开,一道白色流光顺着身后紫泉般过来的如意逆行的方向掠过,相擦而过的瞬间脚尖一勾,铿然一声再次带着孟扶摇的短刀向长孙无极的如意撞去。
沉重生锈的发黑铜锁落入掌心,冰凉粗糙,似这一刻心情,揉了沙子一般被无声带血的磨砺。
永昌殿沉默在夜色里蹲伏,殿外守卫的侍卫不曾多也不曾少,两人身子一闪,已经从侍卫相向而行的队列中剪刀般剪过,走在最后的人突然觉得脑后有风,然而回身一看,空空荡荡再无人迹。
孟扶摇默然看着这间普通宫室,依然是那种似熟悉似陌生的感受,感觉见过,却又似乎并没有熟悉到血脉里,然而有些地方的细节却又牵丝扯脉,一见惊心。
长孙无极一震。
有一种人什么都不需做,本身便是最为宽阔广大的退路。
“想好怎么死了么?”她“弑天”平抬,森然注视着那个笼罩在月色里的人。
孟扶摇目光闪亮,她知道今夜机会天赐难逢,玉衡实力极强,正常情况下根本不会落到这个地步,只是大意之下被长孙无极击中最痛之处,瞬间失控,这种情况绝不会有第二次,过了这次,没下次!
知道固然痛苦,不知道却也许会造就更大的痛苦,因畏惧而裹足不前转身逃开,不该是她孟扶摇做的事。
孟扶摇盯着学声的玉衡和浑然不觉被学声的长孙无极,心中怦怦的跳起来,无极也堕入彀中了!
孟扶摇实在太开心,忍不住蹲到一边去抱着肚子无声的笑,一边笑一边慢慢的掏出“弑天”,无声无息,不动声色的扎向玉衡后心。
只是那么一眼,孟扶摇心便震了震。
她当晚和长孙无极虽然住在皇宫,却是分开住,她住绮秀轩,长孙无极住在附近的端昌阁,按照惯例,她也确实不能要求和长孙无极住一个院子和_图_书——她总不能和璇玑负责皇宫事务的宫殿监司的首领说,她和长孙无极一个屋子住惯了?
孟扶摇不由自主的,便走了过去。
她立在那房子之前,有些迷惑的偏着头,脑海里此刻波翻浪涌,一幕一幕都是混乱驳杂的破碎场景,那些场景在脑子中幻灯片似的轰然闪现……矮小的耳房……绿色衣裙的女子……含愁的嘴角……黑暗的狭小的空间……浑浊的泛着血丝的眼……散发着尿骚味的苍白的手……
孟扶摇手停在半空。
“扶摇你且退开,不要再说话。”长孙无极仿若不觉,还在殷殷嘱咐她,只是脸色似乎白了白。
那眼眸捕捉到她目光那一霎,立即亮了亮,那一亮间闪过许多莫名情绪——焦急、忧虑、不安、后悔、疼痛、犹豫……
却也只是顿了那么很短的一刻,随即毫不犹豫的,推门。
孟扶摇立即身子一冲,刀戳!
四周的景物一层层的清晰起来,不再如水波般动荡不休,依旧如前的花藤架,她在他怀中。
“你两个很能吹。”玉衡终于开口,他并没有去管退后一步嚎啕大哭的璇玑皇后,只是目光阴冷的盯着长孙无极孟扶摇,“以为我一时大意着了你们的道,就注定是输吗?”
瓦砾击飞中,一人大笑着迈下台阶,拢起长长的袖子,立在天井正中,半侧身斜挑眉望过来。
他一扭,全身的骨头便都似被脱了出来,软软滑滑的滑了出去,衣袖啪的一甩,甩在长孙无极如意上,绵绵缠缠一裹,裹着那如意撞向孟扶摇唿啸插下的刀!
“敢情你这辈子就没个自己,硬活成别人的影子和应声虫口”那人也笑,月光下一道青烟也似,飘来荡去的不休。
自己应该在这宫中住过,而自己的脸,和某个人一模一样,那个人,会不会也在这宫里住过,那么,凤旋会不会认识她?
璇玑皇后一把甩开他,一跺脚,尖喝:“杀了他们,不能留!”
两人悠悠落地,孟扶摇百忙中看了一眼长孙无极的如意,担心自己毁掉了他的武器,好在三人都是顶级高手,拿捏真气收放自如,长孙无极抬眼对她笑笑,示意无事。
衣袖一振,袖子中火折子飞出砸在旁边一丛花木上,火折子见风即燃,刹那熊熊燃起火焰,照亮故意没有点灯,黑沉沉的宫殿。
不能快,快了会惊破这一刻的氛围,打破长孙无极好容易设置的心障藩篱。
孟扶摇立即一个后仰,腾空从墙上翻下,一个拿捏秒到毫巅的倒栽,硬生生把自己栽到玉衡后心之前,手一抬,“弑天”黑芒狠狠一插!
孟扶摇眨眨眼睛,有点奇怪自己怎么看见一角飞檐便有这么大的反应,是不是和前世里记忆深刻的某部鬼片场景太像,以至于心神震动?
玉衡含笑看着,轻描淡写的伸手去迎,他一只手拍墙,一只手去抓墙头上黑猫一般蹿过来的孟扶摇,笑道:“也好,大被同眠,你我正好再续那日合体之缘。”
不是不心疼,然而却不敢太心疼,太心疼了,就怕自己忍不住要拦下她的脚步。
“早说嘛,早说不就简单了,何至于……”玉衡突然轻轻笑一声,“……让人能活到现在,还在墙外偷听呢!”
“……你终于耐不住了?”这个声音带着笑意,童女般的幼细,语调有点懒有点不耐烦,孟扶摇一听就轰然一声,觉得全身的血都冲到了头顶。
孟扶摇心中大急,无极为解她围自己陷身玉街的功术,怎么办?出声救他?把玉衡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这边来?貌似他一次只能控制一人的。
“我没事了。”孟扶摇起身,跳下花架,看了看远处沉在黑暗里的永昌殿,又看看刚才去过的那个方向,很久以后她平静的道:“按原计划行事吧。”
她没见过深藏如海的长孙无极,会有这般复杂至于矛盾对立的情绪。
这扇门就在眼前,那些无数次逼到眼前却也无数次绕开的故事,在推开这扇门后,也许就会再也不能退避的涌来。
她霍然飞身而起。
玉衡的身子,突然扭了扭。
孟扶摇瞅着他脸色,顿时明白玉衡这种“学声”还是一种意志控制术,但是但凡意志控制之类的武功,一定要占据绝对优势和把握,否则稍不小心便要被反噬,如今长孙无极先装作被他所控,麻痹他真力全入,随即突然转口,一榔头敲下来便是要害,直击玉衡心中最痛软肋,生生击破他心防打乱了他的空子不说,还用自己的刻毒语言生生掌握了玉衡的步调,玉衡已经被长孙无极牵着走,想不跟却又不能不跟,再跟下去就是受伤收场。
对面玉衡还在笑,这回学长孙无极的,"莫和他多说话,莫让他学你!
一双温暖的手突然按住了她肩头,稳定沉着,热力隐隐,只是那样轻轻一按,一股热流涌入,抚平她突然混乱的真气,长孙无极微带担忧的语气随即响在她头顶m•hetushu.com,低低道:“扶摇,我们回去吧。”
“……我去前边侍应……拜托您给照看着,千万……千万……”
谁在说话?声音远远近近,窃窃不休,语气却是安静的,有点凉,也有点香,却不是花香。
风里有秋日的花香。
孟扶摇游魂似的飘上回廊,顺着回廊的方向直奔宫苑第三进,最后在第三进的一间锁着的小耳房面前停住。
玉衡却已经弹了出去,半空里洒落几滴血,他身子如一截长蛇在空中滴溜溜一旋,已经落到了奔出来的璇玑皇后身边。
她仰头,看着那座建制普通,深深掩在树丛之后,完全没有璇玑皇宫建筑的精美复杂特色的不大宫殿,看着那铜锁生锈的宫门,斑驳的生着暗绿苔痕的宫墙,满墙上爬着藤类植物,在冷白的月色下葳蕤,似一双双绿色鬼手,瑟瑟招摇。
“便纵是委曲求全,也换不来破镜重圆。”长孙无极望月,语气怅然。
玉衡!
孟扶摇默然半晌,突然走过去,拂开耳房窗户上的厚厚尘灰,探头向里一张。
我在。
她晃了晃。
长孙无极一伸手便扶住了她,关切的俯身看她:“扶摇?”
刀尖缓缓前移……还有一寸!
她风声唿唿的追,前方那人的身法十分奇怪,左一晃右一晃,一晃便是一道青烟,瞬间消散又瞬间聚拢,突然在又一次的消散中,掠过了一道拐角。
“好唻!”轻快的忠厚的应承声。
如果他认出她,如果他认出她……
刀只剩一分!
孟扶摇刹那间脑中一醒,顿时醒悟这又是那见鬼的玉衡搞的把戏,这人千变万化,摄魂夺魄,一不小心就会堕入他彀中,连对话都能对出问题。
“挂在墙上累不累?我侍候你永远睡下如何?”
他整个人像一段浸在月光里的玉,白而柔软,目光浓浓淡淡,似月色下斑驳的树影。
“只是见她伴于他人身侧,出双入对,此情何堪?”长孙无极月色下的脸庞如玉琢成风华无限,语气也似这微凉月色一般淡淡萧瑟,不知怎的,孟扶摇突然觉得,他这话似乎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在说玉衡的心情,倒像有几分……自伤的味道?
“我真无用。”长孙无极不理他,自顾自对月叹息,“堂堂十强者,武绝天下,号令八方,却换不来伊人一顾。”
孟扶摇短刀一横,“你可以试试。”
于是他立即很有行动力的,一伸手揽过正在想心事盘算夜行计划的孟扶摇的腰,侧头飞快的在她唇角偷了一个吻。
那手执一柄玉如意,无声无息破开砖瓦壁,似乎那不是石块而是豆腐,蜻蜓点水般的递过来,紫光一闪拉开一道扇形的弧幕,连点玉衡上身十八大穴!
“衡!”一声尖叫惊破最后关头。
孟扶摇呻吟一声,抱住头,那些混乱片段冲击得全身血液都在突突直冒,再狠狠撞向记忆的藩篱,潜意识里为求自保自愿封闭的记忆被冲撞得风雨飘摇,如一叶扁舟在激血的漩涡里无处求生,脑子里翻江倒海的涨痛着,似千万把小刀不住翻搅,刹那间便痛出一身冷汗。
长孙无极抬眼望了望,道:“璇玑皇宫设计得古怪复杂,也许就是为了掩饰一些暗地里的东西,不妨再仔细找找。”他突然指指前方一处树丛后露出的一角飞檐道:“扶摇你看,那座宫殿,有些古怪呢。”
孟扶摇身在半空收刀不及,干脆全身往长孙无极怀中一扑,长孙无极单手将她一揽,旋身一转,两人衣袂在半空中旋出淡紫深黛色弧影,再悠悠而落。
一个火辣辣的隔空耳光,打得她头一偏。
突然又想起,似乎,很久很久没有那么近的尝过她。
就是这个声音!
“铿。”
墙后突然伸出一只手。
她刚要开口,长孙无极突然掉开注视她的眼光,慢慢道:“一生所爱嫁与他人,是何感受?”
孟扶摇突然向后一仰。
她缓缓顺着甬道走进去,枯脆的树叶在脚底发出碎裂的微响,“嚓嚓嚓嚓”,一声声似是久远的难懂的呓语。
无声一晃,像被赋予了夜间生命的偶人,对欲待选择离开的她招了招手。
空气突然如水波纹一般动荡起来,场景被挤压、折叠,光怪陆离的飞旋,快!快得无法捕捉,她睁大眼想从散碎在空间里的场景中拼凑出完整的画面,却越看越晕,直至快将自己晕散晕碎,永久沉在那般泥浆般粘腻的黑暗中……
那一击击在全身也击在头顶,豁剌剌世界一片亮白,再看不清诸般景物,极度的晕眩里孟扶摇低低“啊”了一声,抱着头蹬蹬的向后退,嘴里发出不堪疼痛的抽气声。
孟扶摇的刀,离后心还有三寸。
孟扶摇震一震,听得长孙无极沉声道:“莫和他多说话,莫让他学你!”
身后,长孙无极突然伸手,极其坚定的牵过了她,道:“扶摇,走。最起码现在,不是你面对的最佳时机。”
长孙无极站在耳房窗前,和图书眼光似有若无的掠过屋内,似也打算看上一眼,却又不愿看一般飞快调开,他最终只是转身,抱紧怀中的女子。
“你这贱人!”璇玑皇后霍然回首,眼色血红,怒喝,“你有脸和本宫说这个?谁不知道五洲大陆最无耻的女人便是你?人尽可夫勾三搭四,一个本领平平的贱人,凭什么做到三国领主,自然是凭你的……”
与其自己在那废宫里一接触旧事就要晕倒,不如试图让别人发现她。
仲春夜色下的璇玑皇宫,精致秀丽别具一格,如娟娟静女卧于皇城中央,整个皇宫一花一叶,一梁一柱都极尽巧思,并没有如轩辕大瀚一般,往高旷沉肃方向上走,存心要彰显出皇族威严,连高楼都不多,却连绵回旋,曲折往复,殿中套殿阁中有阁,非常的特别。
轻轻俯下身,在怀中人如花唇瓣上印下一个温柔细致的抚慰的吻。
那眼神虽然隔着距离隔着夜色也能感觉到那般的恨与毒,像是一条蛇从阴暗的角落里无声的游出来,赤红的眼从平行的角度诡异的盯着,隔得老远都嗅得见那般阴凉的腥气,令人目光一触,便觉得瞬间凉入骨髓。
孟扶摇冷笑,一脚飞踢,半截宫墙被她生生踢起,风声唿唿的撞过去。
脑海里似也有冷白月光突然一闪,白光里铺开相似却又迥异的画面——漆得深红油亮的敞开宫门,浅黄色整齐干净的宫墙,进出的忙忙碌碌的绿衣宫女和紫衣太监,一个人立在宫门之前,温柔的俯下身,低低说了一句话。
“扶摇……我在。”
“便纵是……便纵是……”玉衡挣扎着,脸上青气渐去,越发苍白,薄薄的纸一般,看得见青色筋脉。
“眼见她凤冠……”玉衡张张嘴,脸色已经发青,当真青惨惨一道月光也似。
她好像突然换了一个角度,需要仰高头才能看见飞檐上的金黄的铜铃和一角深蓝的天空,还有头顶那人精致的下颌,风从檐顶上掠过,铜铃叮铃铃的响,却不及那人说话的声音更好听。
小小的身子突然发起抖来,惊恐……无限的惊恐,仿佛那听起来便很忠厚的声音,是这世间最可怕的恶魔的呓语。
孟扶摇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人异香一浓又散,倚着花架看着她眼神水光荡漾笑意吟吟,孟扶摇看见那样的眼神心中不由一软,叹了口气道:“堂堂太子殿下,越发鼠窃狗偷,没体统,没体统。”
落在孟扶摇身上。
“你看那模样怎么挽回?真是……唉!”璇玑皇后似乎想骂没骂出口,恨恨一声。
她身形在半空里像一道素色的虹,刹那跨越追蹑不休,听得身后衣袂带风声响,不疾不徐却又一直都在的跟在身旁,知道长孙无极就在她身后,不知怎的心里突然有种安宁稳定的感觉,仿佛,他在那里,自己便永远不怕没有退路。
听那天唐易中的口气,玉衡和璇玑皇室有瓜葛,这个人,到底帮的是谁?
侧前方,一道淡得似乎根本没有的黑影闪过。
她眼睛刹那杀气森然,却一现又收,全身更是稳若磐石一动不动——玉、衡这种高手,几十丈外的动静和杀气都能察觉,再愤怒,也不必急在此刻。
“是哦……”孟扶摇看看天色,再不去只怕便要迟了,何况如果璇玑皇帝确实失去行动自由的话,那一定有人不愿意他接触任何人,他们今晚想要夜探永昌殿,肯定要费周折,必须早点过去。
她走得很慢,似乎每一步都拖泥带水,丝毫没有平日的轻快,然而她自己本人却好像没有察觉到这份反常的慢,或者说,这一霎,她突然察觉不到了自己。
长孙无极浅笑,道:“偷香者不为偷也……”话说至一半突然一侧首,低喝:“谁?”
世人看见她意气风发含英咀华,不见其后深重的伤。
孟扶摇唰的弹起,身子一扭直扑侧前方,那黑影身法极快,身子一弹已经掠出好远,半空中一侧首,隐约飘来一个怨毒的眼神。
----------
是谁低唤声声,温柔沉厚,一杯酽茶般醇甜回甘,冲淡生命里不能摆脱的苦。
黑暗中两条人影默默飞起,直扑永昌殿。
估计那话要传出去,再被有心人一添油加醋,便是五洲大陆皇族最大绯闻,五洲大陆之“同住门”。
“哧——”
“再等一会,宫中熄灯,咱们去永昌殿玩一圈。”孟扶摇道,“有些事想要找到答案,只能在那里。”
孟扶摇缓缓睁开眼,看进一双微有些急切的深邃眼眸。
“啪!”
“一生里……”玉衡霍地喷出一口血。
扒在窗上的凤旋愕然的抬首。
长孙无极望着她沉在夜色里的窈窕背影,眼神里光芒闪动,似乎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说,只是默然跟了上去。
那人还在说话,说什么?说什么?
只是心湖撩起这一波,却久久难以停息,涟漪圈圈,生灭不休。
刀锋入肉声和肌肤划裂声几乎同时http://m.hetushu.com响起,鲜血飞溅里玉衡却飞快向前一扑,扑向长孙无极方向,手指一抓便是漫空爪影,孟扶摇担心长孙无极心中一惊手下一分神,便觉得“弑天”一滑,擦着极其坚硬滑溜的东西掠过,一滑便滑出了那人身子范围。
“吱呀。”
“啪!”
“那是,不能留。”孟扶摇吹着刀上的血,笑,“撞破你们的奸情,不能留。”
孟扶摇借那一划便划出一道长长的黑线,半空里大扭腰换背躬身,一个旋翻便翻出三丈,翻回正正滑过她身侧的玉衡身边,长发一甩黑色波浪一扬,刹那遮住玉衡眼光,“弑天”冷电一抹,无声无息突然从发浪中翻出,直取玉衡双眼!
窗外有笑语声步行声,有明媚的阳光,阳光……久违的阳光。
一起相处甚久,彼此熟知对方武功,合作御敌时默契自然而成,飘飞在半空中的相拥男女,身姿流曼如一首名家新词。
孟扶摇抬头,便看见夜色下一角半残破的深红飞檐,垂着年代久远发黑的铜铃,铜铃已经锈住,风过无声,那般悠悠的在风中摇晃,远远看过去像是被吊起的四肢僵直的偶人。
孟扶摇转了三圈没找到门,她对阵法还算精熟,却对璇玑皇宫设计师风中凌乱的抽象设计完全摸不着概念,只好悲愤的蹲在花架下,和袖子里元宝大人叹气,道:“不要我人没找着,反把自己搞丢了。”
这一霎心底突然升起一种难以言说的奇异感受,像是行走莽莽原始丛林听见远古之声空旷悠远的召唤,激起血脉里无声却激涌的共鸣,惊涛拍岸,却又沉潜幽细,如气势宏大的默片在眼前上演,惊心动魄、压抑无声。
低微的撞击声响惊得两人都一让,如意和刀流水般各自划开,衣袖片片如蝶飞落,月色下如意紫光荡漾,弑天黑芒森凉。
“轰!”
玉衡最后那句话还没说完,长孙无极和孟扶摇已经双双退后,饶是如此,刹那间一面宫墙便轰然倒塌,尘烟漫起瓦砾叠飞,四面飞射的深红深黄琉璃瓦都盘旋唿啸着,在半空中化为一道道彩光,向两人当头砸下!
所有的物事都沉在灰尘里,好一会儿才辨清大致的轮廓,床……几……盆架……帐幕……帐幕后一方黑黑的,半掩半映的……
“眼见她凤冠霞帔他人妻,红烛帐暖度春宵,是何心情?”
长孙无极默然抱着孟扶摇,想着她从看见那一角飞檐到耳房晕倒,这一截路她经历了怎样的交战和折磨?记忆穷尽手段逼迫她逃离,她咬牙抗拒着不顾一切接近,最终,却还是输了。
“嗯。”长孙无极应了声,嗅见身侧女子淡淡体香,属于处子清爽馥郁的香,混在这一花架的棣棠锦带,石斛风信,鸢尾紫荆各色香气中,不曾被淹没,反而有种遗世独立的彻骨沁人,而只着轻软素衣的她,一朵云一般飘在丝缎般光泽的紫红黄蓝花朵中,于星光迷离夜色朦胧中芬芳而氤氲。
他语气清淡,连神情都没有波动,璇玑皇后捂住脸,瞪着他,半晌从齿缝里咝咝道:“长孙无极,你也是个贱……”
我在我在我在我在。
“只是见她……何堪……何堪……”玉衡嘴角,渐渐沁出血来。
“……实在忍不得……”璇玑皇后似是十分愤怒,步子很快的在室内走来走去,半晌停下道:“一群混账!”
孟扶摇一步步走向那个方向,拨开隐蔽的层层矮树丛,跨过封闭的半残的花墙,在一座废弃的宫室前停住。
“不见了?”
随即她隐约听见了说话声。
女子声音,有点尖,好像是璇玑皇后的声音。
她看着那宫墙,良久慢慢走上前,轻轻摸上去,似抚摸亲人体肤般,仔仔细细从上摸到下,快到宫墙根时,突然心口一撞浑身一冷,如被雷击。
长孙无极侧首,含笑看着身侧女子——她好处很多,最大的好处便是不矫情,明朗得一块最通透的玉似的。
风很凉。
“敢情你这辈子就没个自己,硬活成别人的影子和应声虫。”孟扶摇笑,“十强者中有你这种软体动物,实在是巨大的悲哀。”
“小心。”孟扶摇见他转了目标,担忧的提醒长孙无极,长孙无极却只笑了笑,并不避让玉衡的目光,也不避讳开口,还对孟扶摇道:“这人意图控制你,别上他的当。”
玉衡猛然头一昂,月光下姿势如蛇昂首吐信!
长孙无极没有劝阻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抚了抚她的发,看她蚌壳般再次将疼痛揉进心底,在无人得见处磨砺得血肉模煳,再在天长日久中努力容纳,直至含化为珠。
“扶摇……我在。”
非常特别的后果就是……孟扶摇差点迷路。
孟扶摇冷笑着卷袖子,冷笑着道:“你敢说他一个字,我不管你身边谁护着你,一定要掏出你的心看看什么颜色。”
“不惜相缠,时时跟随,只望她能多在意我一分。”长孙无极语气轻轻,依旧望着月色,眼风却hetushu.com突然如蝶般落了下来。
熟悉的异香飘来,非花非木,韵味高古。
她踢出宫墙在前,身子一纵却也上了墙,黑色衣襟在风中快速涤荡,划过刀锋一般凌厉的线。
孟扶摇闭了闭眼,再睁开,无言的拍了拍他的手,然后抿着唇,向前跨了一步。
她抬头,又望望那一角飞檐,步子已经调了个方向,却忽然一阵风过,铜铃晃了晃。
她晕了过去。
扶摇……大概心里是太抗拒了,她的晕,完全是自我保护的晕。
他一落地,便抓住了璇玑皇后的手臂,款款笑道:“你还是担心我的……”
这是她对于这一刻的抉择给出的态度,也是她对于人生一贯的态度——在可以逃避的时候逃避,在不应该逃避的时候面对。
一间普通的屋子映入眼帘。
“一生所爱嫁与……”玉衡突然僵住。
“我真无……你!”玉衡很明显在挣扎,脸色忽青忽白。
孟扶摇追过去,树木后却不见人,她怔住,停下,左右看看,四面花木寂寂,宫室半掩,月光白水般泼了一地,人却真的不见了。
长孙无极淡淡收回衣袖,淡淡道:“你再说下去,不管你身边是谁,我必杀你。”
长久没有上油的门轴发出沉重悠长的吱嘎声,像是午夜垂死的人在寂寂呻吟,月光被无限度拉长,拉出落满枯叶的长长甬道。
孟扶摇冷笑一声,一转头死死盯着那个最喜欢看同伴之间自相残杀的变态,这人八成这辈子被同伙骗多了,心理畸形。
孟扶摇仰头看着天色,心中明白长孙无极过来的原因,玉衡很可能便在这宫中,两人不能再分开为人所趁。
殿分三进,最内是寝殿,孟扶摇正要飞身掠过,长孙无极突然拉了拉她,牵着她无声飘了几步,贴上了一处宫墙。
要不是怕打扰长孙无极,孟扶摇此刻险些要大笑,玉衡啊玉衡,你托大太过了,你武功是高过我两人,但是,你忘记你面前是五洲大陆第一狐狸,轻视他,等于轻视自己的命咧!
“你原先要的可不是这样……”玉街还是不急不忙的声气,笑道,“不是说又要人解决,还要不出事,最好还能挽回么?”
长孙无极深深看着她的眼晴,突然道:“扶摇,我们回去吧,今晚不是说要去永昌殿探一探的吗?”
一个人平静的俯视下来,将精致的下颔递入眼帘。
身后风声微响,长孙无极掠近,他靠近时微微发出弹指之声——这是他和孟扶摇约定的暗号,以避免再次被那个假冒伪劣钻了空子。
她从来不是愿意被他包裹呵护的女子,可以娇嫩着自己,任由他展开羽翼将一切苦难疼痛拒之门外,她的翅膀强硬而广阔,时刻等待承载风雨振翅高飞,不让她在世事黑暗中打磨,她要如何冲过那一浪更比一浪高的巨波?
孟扶摇努力的想听清楚,却在这般的努力中突然觉得脑海一震,翻天覆地的疼痛浪潮般扑打过来,将雨丝里的玻璃瞬间击碎,摇曳的晃动的视角隐去,深红宫门浅黄宫墙隐去,进出的太监宫女隐去,飞檐铜铃隐去,剩下的还是这冷白月色下的宫门深锁,宫墙斑驳。
孟扶摇看着这个憔悴的却依然眉目清俊的男人,细细看他眉目,心中突然电闪雷鸣,刹那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
孟扶摇不甘心,原地一个三百六十度大翻身,柔韧度惊人的硬是将自己生生翻转,一反手头也不回又是一刀。
孟扶摇心口又是一揪一痛,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了一刺,刺得她心血一热轰然一声便要冲关越堤,身侧长孙无极却突然道:“扶摇!”
孟扶摇心口跳了一跳,眉毛一轩怒道:“你能不能说句你自己的话!”
阴影里谁伸出苍白细弱的手指,鸟爪似的,小得像婴儿,指甲缝里都是木屑,没事抠木屑……唯一的娱乐。
孟扶摇实在很难相信这天底下还有人会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追丢,当然,十强者前五名除外,只是,那真是玉衡?
那方精致的下颌在晃动,软缎衣袖滑过,细腻的像肌肤,一切都是暗的,那个人却是亮的,亮得仿佛她生命里不曾有过的光彩。
如此抗拒……如此抗拒。
甬道不长,连接着三进院落,屋檐下台阶侧结满蜘蛛网,在风中颤颤飘摇,一荡一荡反射月色的银光。
“一生里无有他愿,惟愿和她长相厮守,但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还是你睡吧,先送你床被子盖!”
孟扶摇追过去,拐角后蹿出一条黑影,换个方向直奔,似乎是宫中西北角,越奔越偏僻,越奔屋舍越少,那人身法似也换了,似乎慢了些,不再有青烟般的消散感,他奔了一阵,突然身子一扭,隐入一丛树木后不见了。
孟扶摇惊喜的抬头,看着高高花架上垂落下来的一袭淡紫衣角,笑道:“你怎么跑了来?这夜阑人静的时候擅闯女子……嗯闺房,不怕被人发现成为五洲笑柄?”
“这人意图控制你,别上他的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