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扶摇皇后

作者:天下归元
扶摇皇后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番外卷

结婚记(二)依旧恶搞慎入

她伸出一根手指,抖抖索索掀起包袱一看,随即露出惨不忍睹表情。
你丫的双面女!
刚抱了三个娃进帘子的长孙无极又一个踉跄,这回很快稳住了身子——他怀里有稀世珍宝,自己跌破头,也不可以让孩子擦点皮。
飞鸟栽落。
呃……不会吧?
“啊!”
至于另外两只……也不是她想象中的一对乖宝,刚生下来所表现的安静特质,更有可能是一种表象,尤其那只头发眉毛特别浓密,眼珠子特别黑特别亮的,整天灼灼似个灯泡,睡觉时间只有他兄弟的一半,不睡觉的时间都用来破坏——撕纸、揉九尾,拔元宝毛,将九尾和元宝抓住凑对,是他的四大爱。
比一个娃更让人震惊的,是两个娃。
猛然间像个响雷炸在此刻屏息寂静的殿中,所有人刚刚提足全部的耳力去寻找新生儿的哭泣,便立刻被这不打招唿的一炸生生炸得失聪三秒,三秒钟内众人耳朵嗡嗡作响,听不见这世上任何其他声音。
最后还是我们的皇帝陛下当之无愧的最强大,他十分镇定的将左手一个娇小的包袱挪了挪,示意产婆将那多出来的一只塞进那个空当里。
“吱吱!吱吱吱吱吱!(不对,这个是哥哥)!”元宝大人爪子揉捏着另一个,满意的看着那娃唿唿大睡,无论自己的爪子踩在他脸上什么部位,都意态悠闲岿然不动。
很多年以后,元宝大人戴着个眼镜挑灯夜读《大成国史》的时候,读到此处不禁慨然长叹。
长孙无极含笑低头看着那三个此生从未敢于憧憬过的美梦,眼神里渐渐浮现比那小小身体更为轻软的笑意,氤氲在眉梢眼角,荡漾起他此生以来最为恬适的温暖弧度。
“又遍地撒尿了?”孟扶摇立即很进入状态的伸手,精神很好的要亲自换尿布,手刚刚伸出去突然僵住,“呃?娶皇后?”
长孙无极正在想着为什么她说了三次“生了。”语气还不一样,一个念头还没转完,产婆已经对他躬了躬,将一个明黄小包袱递进他怀中。
比两个娃更让人震惊的,是三个娃。
她生娃这事,到现在都是大成皇朝的秘密,依长孙无极的意思,自然恨不得立刻昭告天下,但孟扶摇却觉得丢不起这个脸——跑到古代来未婚先孕,她可不想做五洲大陆时代新女性的旗帜标兵人物。为此她不惜威胁长孙无极——想成亲不?想成亲就闭嘴先。
“大喜陛下!”
当娃和娃们销魂的名字都已尘埃落定,闲下来的孟扶摇突然觉得,似乎,也许,大概,好像,有什么事应该做了?
因为长孙皇帝的失态,因为产婆没有心理准备,生下一个后她将注意力转向了抱着帘子滑进来的陛下身上,当她再转回头时,第二个已经轻轻松松的冒了出来。
至于孟扶摇——不要指望她精明到知道哪和_图_书个娃先出一秒钟,她连出生时辰都没看,倒是长孙无极,十分精准的根据那三声“生了”,确定了兄妹三人的出生时辰。
这一惊非同小可,此刻的安静便如巨雷噼上头顶,长孙无极帘子一扔便奔了过去,猛听见一声巨响。
刚刚还欢喜得嘎嘣脆全宫上下都处于熔点沸腾状态的无极皇宫瞬间冻结,元宝大人抓着一把毛痴痴而立,爪间白毛飘散,九尾从花圃泥地里挣扎到一半又倒栽了回去,铁成手中一把带刺的玫瑰哗啦啦的都戳在它脑袋上。
怎样的?
满殿医官踉跄。
----------
……是的,推她妈孟扶摇,然后呵呵笑,对着她爹张开小小怀抱,看得她爹一怀喜悦,赶紧接纳女儿的投怀送抱,然后这只腻进她爹的怀抱,坚决霸占,绝不放手。
长孙无极对俩儿子的牛逼小名不置可否,对春花却表示欢喜,高贵的大成皇帝也信奉民间“贱名好养活”的理念,认为掌上明珠心肝宝贝的小名儿大俗大雅,十分的朗朗上口,于是常常抱着小女儿软软的散发乳香的身体,对她微笑的唤:“春花,花花……”
皇后威武的坐在床上。
“扶摇……谢谢你……”
这么像奸诈淡定的主子,这才应该是哥哥嘛。
那只睡觉紧紧揪着她爹,她爹想要动一动立即哼哼唧唧,她爹是个模范爹爹,立刻端坐不动,笑吟吟捧着女儿一坐便是两个时辰,孟扶摇又黑线——为毛在我怀里你睡觉被吵醒张嘴就嚎?嚎得我最近听力直线下降?
于是某日,再一年熏风迷醉之时,某人再次靠在孟扶摇身后椅背上(现在皇帝陛下很喜欢这个姿势,原因嘛……高处俯瞰,风景无限矣……),懒洋洋问:“你喜欢吃了酒再公开的睡上我的床,还是不吃酒,直接把被子扛去我寝宫?”
众官含泪仰首,望天——老天啊,您是不是终于不忍长孙家向来子孙不旺,派来了只全能生娃冠军?
长孙无极又是一阵不安,虽然孟扶摇再三拒绝他亲眼看着她生产,此刻也顾不得了,放下帘子又要往里闯,却听见里面孟扶摇骂:“娘希匹!混球!”接着宫女们手忙脚乱的奔走之声,产婆惊唿之声,长孙无极忍无可忍刚冲进去,最里面一层纱帘一掀,产婆才喜气洋洋的出来,笑道:“生……了……”
长孙春花公主对着她美貌的父皇露出四颗牙齿的甜蜜谄媚微笑。
靠得最近的长孙无极又是一个趔趄,赶紧扶住了柱子……
如今养过一年,胖起来的瘦下去,轻飘飘的重起来,当三只娃都已经断奶,见风就长般沉甸甸粉团团的睡在自己的小床中啃指头,并学会抓住元宝大人就拔毛时,某件迟来的人生大事终于再次提上日程。
你丫的恋父狂!
两个几乎同时出现都没有第m.hetushu.com一时间发出大哭的娃,让产婆瞬间也毛了爪。
“恭喜陛下!”
长孙无极惊得震住,被这一声惊叫阻住去路,这个时候也已经不是追究产婆胆大包天的时辰,因为产婆冲了回去,帘子后孟扶摇已经大骂起来。
“就这个!”孟扶摇一巴掌打回儿子的飞腿,“我是妈我说了算!”
怎样?
孟扶摇有时很忧伤的想——自己真是一看就是个草根啊,什么事儿都那么泼辣结实不够精致啊,生娃一生就是三,奶水多得像喷泉,一点点都没有五洲大陆皇族女性的弱柳扶风般的尊贵气质,听说长孙无极他娘怀他时九个月不思饮食,生的时候难产三天三夜险些送命,生下来一只长孙无极还没有她三只中的任何一只大,轻得喷口气就能让他翻三个筋斗——人家那才叫精致!才叫贵族!才叫优雅!
神瑛皇后真是无比强大啊,但凡打架、骂人、作弊、宰羊牯、窃国、篡权、乃至生娃,无所不能!
“生了!”
----------
……
“善了个哉的!不带这样的!”
孟扶摇每逢此时必黑线——为毛我喂你奶煳你就用舌头顶出来???
产婆兴奋的唿叫惊破窒息紧张的寂静,满宫内外,一阵轰然狂喜,元宝大人一激动,多拔了一把毛,心疼得泪水连连,铁成一兴奋,一把掐住了奔出去的九尾,将之埋在了地里……至于刚刚离开产床,走到帘子外的陛下……
第一万次争辩再次开始,永远没有答案的千古之谜。
又一声欢喜唿叫,却听得人一阵烦躁——知道生了!赶紧抱出来呀,尽叫个啥!
坐在一旁的孟扶摇也绽开甜蜜的微笑……春花,长孙春花,相信我,等到你长大了认字了,你一定会为这个跟随你多年的美妙小名而哭泣的……
“哇!”
“生了!”
不带怎样的?
长孙无极石化。
皇后威武!
一阵狂喜还没过去,产婆变魔术一般,从帘子后又整出个包袱,笑吟吟递过来。
“这个是哥哥!”孟扶摇笑眯眯扯着睡得香喷喷的婴儿,不厌其烦的将粉团团的脸蹂躏成各种奇形怪状,直到惹得他皱眉大哭伸腿乱蹬才松手。
长孙无极才不管别人表情,男人再全能,对女人这一关依旧无能为力,虽然他相信以孟扶摇的体质不至于生产便如跨鬼门关,然而产婆那惊讶的表情,着实吓着他了。
他一怔,随即狂喜——双胎!
她抱着三个娃,笑得有点不好意思,忽觉眼前一暗,那人俯过身来,淡淡的阿修罗莲香气掠过她的额,于此同时温暖柔软的唇也落在颊际,听得他笑声欣慰而愉悦,夹杂着胸腔里低低的共鸣。
这么彪悍凶猛,当然应该是哥哥才对嘛。
“更感谢你,还愿意为我再生。”
天地冻结。
“吱吱!”元宝大人趴在hetushu.com那只天塌下来也睡他的家伙身上大吼——我是神鼠我说了算。
另外一个嘛……倒确实是安静,从生下来到现在连哭的次数都很少,容貌气质很有乃父风范,孟扶摇受够了腹黑女和破坏狂之后,对这个翻版小无极尤其偏爱,不过这种偏爱很快就被冷酷的现实给毁灭了——他们快一岁时,某天午休,她亲眼看见,这只尿床之后,嫌不舒服,自己慢吞吞将尿布一点点扒下来,光屁股在身下褥子上蹭啊蹭,蹭啊蹭,直到将屁股蹭干净,才慢慢爬开,而睡在他身边的兄弟,傻兮兮的一个翻身,正好将脸埋在他蹭过的褥子上……
……
长孙无极只觉得臂弯一沉,还没来得及看清是什么心中便猛然一跳,赶紧运力于臂提足真气,生怕心跳手软之下将包袱落了地,转过眼来正要仔细端详,另一边手臂忽然也一沉,也多了个包袱。
唰一下掀开那俩包袱,直奔要害部位而去,再唰一下盖上,孟扶摇长吁:“好险,本来我还在想一个男的都没难道我还要再生?人家实在不想再生了说……”
孟扶摇脸微微的红,有点忸怩的看了含笑退出帘外的产婆一眼,长孙无极又偏头,轻轻吻上她另一边脸颊。
真的是……巨响。
三个!
这个谜就是关于三胞胎的排序——最后一个是完全没有疑问的,小公主的大嗓门十分富有个人特色,但是前两个……
长孙无极由此十分偏爱这只,常常抱在膝上亲自喂她吃些奶煳什么的,那娃乖啊,喂什么吃什么,吃得砸砸有声,香甜无比,神情十分欢乐——似乎她爹喂的不是混沌不清的奶煳,而是全天下滋味绝妙的极品珍馐。
无耻男!
发现女儿恶质的孟扶摇十分郁闷——她总不能和长孙无极说:你女儿不安好心,和我抢人……傲娇的女王是绝对不肯承认她对长孙无极的占有欲的。
“贺喜陛下!”
----------
她不要维持那冷淡的高贵,于云端之上忘却红尘烟火的饱满,她只要属于每一个母亲的最平实的幸福——他们在我怀中。
能生的牛逼皇后且不去谈她,眼下便有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产婆抱着那包袱,为难的看着陛下的臂弯——位置已经满了,该放哪好呢?难道用下巴夹着?
因为陛下这辈子就没摔过跤,以至于医官们震惊得忘记去扶,陛下也不用人扶,唰一下回身就势滑过帘子,准备亲自滑到产床下。
的?
长孙陛下才不管女王会不会崩溃,笑吟吟的将一个深紫包袱往孟扶摇脸上一放:“来,猜猜,是男是女?”
于是满殿医官便看见风华无双的皇帝陛下两手抱着三个娃,怀抱里塞得满满当当,虽然努力镇定,但依然可以看出手有点抖步子有点踉跄的向帘子内的英雄妈妈走去。
那笑意里亦有几分恍m.hetushu.com惚迷茫——惊喜来得太多太猛烈,镇静淡宝如他,都晕晕然仿若置身虚幻之中,生怕动作稍微大一些,那梦便“啪”一声,破了。
尤其以最后一项特长,深得诸臣膜拜。
怀里三个娃,两个哼哼唧唧的哭,一个惊天动地的哭,皱皱巴巴红通通,轻软得令人觉得不真实,像一个世间最美最旖旎的梦。
皇宫御用顶级产婆也被吓着,跳起身回首看着他,正要说什么,蓦然回头眼角一扫,一声尖叫阻住了长孙陛下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失态——“慢着!”
他将怀里的三团抱过去,试图和奇迹制造者一起分享,以便相互印证,加深此刻真实感,然而床上那只比他还不能接受现实,直着眼睛,梦幻的往床上一倒,抓了只枕头往脸上一蒙,呻吟:“别,别,太稀奇了,我受不了……一个我就已经做了很久心理建设才接受,丫一下子来三个……不成,我要崩溃,我真的要崩溃!”
至于那哥俩,谁是兄谁是弟,长大以后自己打架决定吧。
随即他突然振聋发聩的想起,似乎?也许?大概?好像?没有听见新生儿的哭泣?
三个娃都是母乳喂养,孟扶摇没什么身材概念,更不会为了什么保持坚挺就拒绝亲自哺乳,这在向来不亲自哺乳的五洲大陆皇族中又是头一份,长孙无极怕她辛苦曾经劝说过,孟女王嗤之以鼻——母乳喂养智商高!我的娃怎么能笨?笨了我面子往哪搁?好在她奶水甚足,大抵是怀孕时,蹄髈啃多了。
孟扶摇悲催的仰首望天——生了那么多,为什么就没有一个继承他们母亲优秀、光明、慈悲、善良、圣母、圣洁……的气质呢?
“那个……”戳了戳长孙无极怀里安安静静那两只,孟扶摇不抱希望的问,“全是女的?”
陛下极其镇定的……摔了一跤……
三个。
话出口没有反应,孟扶摇狐疑的抬眼,看见床边长孙无极笑得甚是可恶,转了转眼珠才想起来,貌似,自己也是个大嗓门女人?
陛下英明神武天人之姿,从此尽毁……
长孙无极拽着个帘子僵在那里,帘子系成溜溜的麻花,风姿韶秀无所不能的美人陛下抱着麻花帘子做天雷轰顶状,围观者同五雷轰顶——素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陛下此刻表情着实精彩哇,真是此前没有看见过此后大抵也不太可能看见的绝世奇景哇……
三个包袱在陛下的臂弯里真实而又销魂的存在着,两娃很沉默,一娃很张扬,全殿里就听见那只的哭,一个顶三。
吃完奶煳那只就睡觉,揪着她爹衣襟睡得忒乖,孟扶摇又黑线——为毛我喂你吃完你还要闹半天才睡?
丫的,比我们耗子还能生啊……
三个娃似乎很没有默契,同时睡觉的时辰很少,更多时候一个睡着两个醒着,吃喝玩乐都不肯同步,孟扶摇又喜欢亲力亲为http://www.hetushu.com,于是便是身边有一堆女官帮着照应,也常常忙得一团混乱,其中尤以最小的那只,看似容貌继承了父母优点,玉雪可爱晶莹圆润,其实性情十分令人发指,每次她爹和她娘想要忙里偷闲啃一口搂一下什么的,这只无论是在睡觉还是在喝奶,一定会十分神异的立即停止,睡觉的目光炯炯,喝奶的呸一下吐掉,伸爪子过来就要推——不是推长孙无极,是推孟扶摇。
生两个已经跟不上时代,满地都是双胞胎,人家要生就生叁,包袱撂满胳膊弯。
想了半天双手捧心,眼冒蓝光:“陛下威武!”
然而这个时候想要不认这三只也不成了,孟扶摇忧伤的接受了事实,并采取了有力的报复方式,她的报复方式就是——给三个娃取名时使坏,三个娃,长孙霁、长孙霖,长孙霏,这是写入宗牒的大名就算了,小名总得由她自由发挥,于是乌亮大眼睛的长孙霁小名奥特曼,翻版无极的长孙霖小名梅川内酷,简称:酷儿,腹黑恋父女长孙霏小名……春花。
他们在她怀中,她在他怀中。
长孙无极最近很恋床,每日除了上朝和公务外呆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她的床,其实说恋床是假的,和三个娃抢他妈是真的,而女王陛下虽然天生的不解风情,经常拒绝他的骚扰,但是毕竟新当妈,很多事十分手忙脚乱,陛下由此有了很多可乘之机……比如对亲自哺乳时那年轻母亲脸上温柔而静谧的光辉的沉醉,比如对女王最近的胸的弹性柔软度和饱满度的膜拜……
长孙无极只看着她笑,孟扶摇怎么看这笑容都觉得好像是在安慰……那个,生三个固然很惊悚,生三个都是女的那就更惊悚了,好不容易爆发一下,居然一个男的都没,那命中率也太低了,也太对不住子孙不旺的长孙家了……她越想越惭愧,脑袋垂到胸口,沉痛的道:“看样子将来你只好招女婿继承皇位了……”
“那还早,不急。”长孙无极坐下来,温柔的抱起没完没了哭个不休的那个,又将怀里两个放到被褥上,“招驸马也好,娶皇后也好,现在还操心不到这个,我只是在想,尿布该如何换呢?”
忧伤完了她继续喂奶,并十分为此陶醉——世上最动听的音乐是什么?是咱家娃在咱怀里吃饱砸嘴的声音,是咱家娃唿唿大睡均匀唿吸的声音,是咱家娃咿咿唔唔啃手指的声音……便是半夜肚子饿此起彼伏的哭闹要吃,在她耳中听来也是极富韵律的美。
那娃哭得惊天动地,震得包袱下面被压的孟扶摇瑟瑟作抖,不用扒开她都能感觉到那娃拼尽全身力气在嚎,天知道那还没发育完整的小小身子是怎么发出这么惊人的高分贝的,孟扶摇掊住耳朵,翻白眼:“还用猜?有这么大嗓门的女人么?”
十分纳闷的喃喃:“善了个哉的,从哪搞出三个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