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157章 守花使者

“真话?”李思念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你我初次见面,我自认为和你无怨无仇,我不明白星羽学长为何如何害我?”
陈星羽猛地拔出了腰间的长剑,剑尖指着李思念的胸口,说道:“你当我不敢杀你?”
远处,黑色的豪华马车里面,布帘被人轻轻的放下,顾玉欣脸带笑意的看着廖子语和张贤二人,笑着说道:“这个姑娘倒是不傻。”
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等级森严的时代。
这算是什么狗屁的拒绝理由?
“有什么好防备的?”顾玉欣笑呵呵的说道:“怕她把那个劳什子的‘三景’‘四景’的名头给抢了去?本身就是无趣之人搞得一些无聊的排名,她要就给她得了。有什么要紧?再漂亮又怎么样?以后还不得给那些天都的老爷们做妾?”
----
“哼,只要我刘涛在御景一天,他们就休想动思念一根毛发----”
锦衣少年很是随意的拱了拱手,说道:“大爷燕相马。”
“----”
“玉欣姐姐说的有道理。”廖子语咯咯娇笑,说道:“这个女生倘若不在天都扬名还好,安安静静的读书习字,以后安安稳稳的许配给一个良善之家的老实男人,倒也有一辈子的好生活。如果她不甘寂寞,强行出头的话----怕是以后的生活就难以平静了。”
陈星羽刚才称赞李思念是御景第四景的时候,他们也是附和的。那个时http://m.hetushu.com候他们确实是站在李思念这一方,觉得李思念比那御景的其它三景漂亮,还有不少人吆喝着说李思念可以排在四景首位----原来他们那个时候就已经入了陈星羽的圈套,成了陈星羽设计李思念的帮凶。
陈星羽气得手都抖了。
他盯着那个嘴里衔着一根甘蔗草的锦衣少年,冷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假话就是因为你和我哥哥一样喜欢在嘴里衔着一根甘蔗草,而且又没有我哥哥衔得那么潇洒帅气,所以我才把你拒绝掉。这样说的话,也算是顾及了星羽学长的脸面,不是吗?”
陈星羽很纠结。
他是有伟大抱负的年轻人,他要为了这个帝国奉献自己的才华和热血,相应的,这个帝国也理应回报给自己以高官厚禄以及世人的尊重。
譬如钱财,譬如美色。
“走吧。”顾玉欣挥了挥手,说道:“恰好我前几日得了一匹良驹,一会儿咱们三个比赛。”
如果他现在一剑刺下去,就算家族的关系能够想办法把事情给摆平,那么,他也将背负一个‘激动杀人’的恶名。以后谁还敢再用他?
陈星羽眼神冰冷的盯着李思念,恶声说道:“就因为一根甘蔗草,你就把我整个人给否定了?这恐怕说不过去吧?李思念,你在耍我?天都流传着这样一句谚语,你这种从小地方来的女孩子一定没有听说过www.hetushu.com----我喜欢你时,你想要什么就什么。但是,我讨厌你时,你说你还算得了什么?如果你觉得羞辱我能够给你带来内心的快感和外来荣耀的话,恐怕你的希望要落空了。既然你出招在先,星羽不介意奉陪到底。”
他不再保持自己从容优雅的形象,谁遇到这样的事情也难以保持内心的平静。
“哎哟喂,原本还觉得今天挺无趣的。一天一天就这么过去了,多荒废光阴啊。没想到今儿个还能够看到这么一出大戏----”一个戏谑的声音从后边走了过来。
张贤仍然面容冷酷,说道:“陈星羽自取其辱,怪不得谁。不过,两位姐姐对这个新来的女生一点儿也没有防备吗?”
其实他很想对这个家伙表示亲热的,但是为了剧情没有破绽,为了围观观众不至于太过失落,他只能委屈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叉----
“这个陈星羽真是太可恨了吧?他为了得到李思念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与我们何干?”张贤说道。“去藏青园骑马。”
陈星羽很悲伤。
陈星羽猛的回头,或者说迫不及待的回头。
陈星羽愣了一下,问道:“假话是什么?”
“血口喷人。”陈星羽怒声喝道。“李思念,倘若你不当众向我道歉,恢复我的声誉的话,今天就别想走出学校的大门。”
“救星来了。”陈星羽心头狂喜。他没办法hetushu.com当真将长剑刺向一个女人的胸口,但是,倘若来的是一个想要‘英雄救美’的男人的话,那他可就不会对他客气了。
呛----
按照以前的套路,当他拔剑这么刺向一个人的时候,而且是一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都会双腿发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
“那么真话又当如何?”
陈星羽很反悔自己情绪激动时的拔剑行为,他哪敢在学校门口当众杀人啊?
李思念挺直脊梁,说道:“你当然敢。”
“还有,各位同学知道我陈星羽一向的为人,我什么时候欺负过别人?做朋友这样的事情,合则聚,不合则分。你情我愿的事情,我几时说过一句勉强的话?倒是李思念对我不恭不敬言辞羞辱,在场的诸多同学都能够给我做个见证。”
他们只是当作热闹来看的一幕闹剧,竟然还有着这样的隐情?
李思念看着陈星羽越发凌厉的眼睛,说道:“到时候我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选择离开,转到其它的学校才能够避开是非。另外一条就是投入星羽学长的怀里,受你庇护照顾才能够有一席之地。御景是这一块区域除了皇家学院最好的学校,像我这种来自小地方的女孩子能够进入御景已经是天大的福份,再转入更好的学校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按照正常人的理解,一般会选择第二条路去走,是这样吗?星羽学长。”
那个陈星羽,和_图_书他三语两语间竟然就已经封死了李思念在学校的未来和出路?
“这何止是不傻啊?简直是妖精一样的人物啊。这个李思念倒是挺有意思,我喜欢。”廖子语笑呵呵的说道。她看了一眼对面的张贤,说道:“张贤姐姐,你的那个陈星羽这次算是踩了个泥坑,摔得是灰头灰脸吧?”
天子拥有四方,将军守护万民。王公贵族们奢豪腐败奴仆成群,而更多的普通老百姓安居乐业,靠着自己勤劳的双手来养家糊口换取一些吃食。但是,当灾难来临时,他们没有任何反抗和自保的能力
这个李思念到底是怎么做的?完全不按照常理出牌啊。
转身之时,还假装很是无意的把自己的长剑从李思念的胸口给抽了回去。
用手指了指陈星羽身后的李思念,说道:“她的护花使者。”
“思念同学说的不错,她如果初来学校就得罪了其它三景,又有陈星羽这等人在背后阴谋算计,她在御景哪里还有好日子过?”
“星羽学长,我虽然看起来傻,可是我一点儿也不傻。我初来乍到,你却当着众多学生的面说我是什么御景第四景,然后又故意引导其它同学对其它三位姐姐进行贬损打击----这样一来,其它三位姐姐即使心胸宽广,自然对我也带着几分恼意。三位姐姐美貌智慧,来历不凡,在学校里面呼风唤雨,追求者众。倘若她们三人都不喜欢我,其它学生自然也会排斥我,那个时和图书候,我还如何在御景立足?”
他就是随便说说而已啊,这个白痴女人怎么就当真了呢?
李思念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失,一脸认真地看着陈星羽,说道:“星羽学长,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听假话?”
“我害你?你说我害你?我怎么害你了?”陈星羽脸色微僵,然后便厉声质问起来。他摊开双手,那俊美的脸颊上充满了委屈,就像是自已是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受男似的。他摊开双手,眼睛扫视围观的众多学生,说道:“各位同学帮忙评评理,我对李思念同学一直是有礼遇有加,百般殷勤。不仅仅要守护她回家,还邀请她参加兰苑社会---这能算是害她吗?如果这也算是害人的话,我想知道的是,什么才叫做照顾?”
黑色马车朝着热闹的市区跑去,对她们这些富家小姐来说,眼前发生的这点儿事情不过是生活中的一点小小插曲。
他可以不把一个贱人的死活放在眼里,倒是他却不能不在乎自己的前途。
陈星羽简直要愤怒了。
陈星羽觉得全世界就没有一个好人。
众人皆惊。
自己才会高高的冷冷的瞥她一眼,说一句‘杀你脏了我的剑’,猛地长剑入鞘,然后转身朝着远处走去,留下一道高大的背影和无数人仰慕的眼神----
李思念看了看学校大门,又看了看自己现在所在的位置,说道:“可是,我已经走出来了啊----我要不要先走回去,然后你再对我说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