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270章 三个响头

不入水,怎么能够得其水中魁宝或者幻境之中的神器?
“我张松自然是要下去的。可有朋友愿意和我同行?”
刚才那个吴愁说的是对的,既然此次进入的是水之幻境,那就证明面前的这汪洋海水才是这次考核的真正核心。
“李牧羊自然是可以入水的。他和你不一样。”铁木心看起来对李牧羊很有信心。
“我就随便问问。”铁木心嘿嘿笑着说道。“入不了水,这次试炼就一无所获了。”
“那我就下跪道歉给你磕三个响头。”
即便如此,楚浔也不敢轻易尝试。
“天意弄人,好不容易等来这一年一度的水之幻境,却没想到被一池水给困在了孤岛……”
“张松师兄,我愿意和你同去……只是你可有渡水之法?弱水凶险,鸿毛不浮,咱们进去就沉入河底,永生永世难以冒头……总不能当真拿命去填这无底深渊吧?”
※※※
这次自己独自入境,又被他们这些人好生笑话了一回。楚浔对班级里面的每个人都充满http://www.hetushu.com了恨意。
※※※
楚浔转身头去,发现班级里面的铁木心和蔡葩正站在自己的身后。
不入水,这次的试炼又有什么意义?
他也知道这弱水的凶险之处,这么多星空精英都难以入水,李牧羊就可以成功吗?他刚才说的那些话也不过是为了和楚浔怄气故意气他而已。
“有什么不敢的?”铁木心脸红脖子粗的说道。“不就是三个响头嘛,我铁木心就跟你赌了如何……反正我是相信李牧羊可以入水的。”
“自然是有的……”张松嘴上说自己有避水之法,却并不说出自己有什么样的办法。毕竟,他没办法相信面前的这些人,甚至没办法相信其中的任何一个人。他只不过是想要找些人一起陪伴入水而已。遇到危险,大家也好彼此有个照应……至少可以把同伴丢在后面挡灾为自己的逃跑争取一些时间嘛。
“我自然是没有入水之法的。”铁木心笑呵呵的说道。“不过,看到楚www•hetushu•com浔兄也入不得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是看着心里高兴……”
“白痴。”有人冷笑出声。“这里是弱水,鸿毛不浮,神仙难渡,岂是凡人随便就可以过去的?”
其实这件事情原本和李牧羊没有关系,但是李牧羊是楚浔心中的一根毒刺,时时刻刻都梗得他生不如死难受异常。
只要能够贬低打击他,楚浔都不愿意放过机会。
“是啊。这位同学既然有渡水之法,可不能藏私。先下去给我们做个表率吧?”
“就是,总是要出声示警才不负同学一场……”
敌人的朋友就是自己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铁木心自然而然就被归纳在敌人的朋友这个行列里面。
看起来和普通的水头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更加冰凉一些。当然,这种程度的寒冷对他们这些习武之人来说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说得轻松。不想要被人笑话,就要拿自己的命去拼吗?刚才有吴愁师兄的先例在前,谁还敢下这和_图_书弱水?要不,这位兄弟先下水一探?”
幻境之中,人心显现。
“兄弟如何称呼?我等一定铭记大恩……”
“既然你早知道这里是弱水,为什么不早些提醒吴愁?大家同为星空学子,你怎能眼睁睁看着同学落水惨死?”
“你可敢和我打赌?”
“自寻死路,怪得谁来?”那人不屑的说道:“在那之前,我也不知道此为弱水。不过,有人愿意率先尝试,我也没理由拦着不是?难道你们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各位师兄弟,既然我们来到此幻境,总要有所收获才行。”一个浓眉大眼的男人高声喊话。“不管面前这是什么水,我们都必须要进去之行。不然此行虚度,就此折返的话,我等都会沦为星空学院的笑柄……”
楚浔冷笑,说道:“我入不得,别人也都入不得。你有何高兴的?和你交好的李牧羊就有入水之道?他入不得水,你是不是也要去替他庆祝一番?”
“怎么?不敢?”楚浔将铁木心的表情收在眼底,冷声哼道hetushu.com:“还是对你的那位朋友没有信心?”
“如果李牧羊入水了呢?”
※※※
“君子一诺千金,我们草原上的汉子绝对不会言而无信。”铁木心拍着自己强壮的胸膛说道。
楚浔站在人群后面,无视众人的争吵矛盾,看着眼前的苍茫水面皱起眉头。
“这次试炼怕是要成为星空史上最糟糕的成绩记录了……”
万一像那吴愁一般,入水之后直接就消失不见踪迹,这样的损失是任何人都不愿意承担的。
“与你何干?”楚浔和铁木心关系不睦,两人好几次差点儿动手打架。而且,这个铁木心和李牧羊关系颇为亲密,更是让楚浔比较嫉恨的地方。
是善是恶,一念之间。
“我愿以三颗护心丹相赠……”
人们对未知总是充满了畏惧。
水浸手指,然后是手掌,一直到手臂。
“我们可没有这般的恶毒心肠……”
谁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铁木心同学信心满满,看来是准备好了入水之法?”楚浔冷笑着说道。他指着面前的江面,www.hetushu.com故意高声说道:“不如你先给大家做个表率,在场的诸位师兄弟也都会承你这个人情,你说是不是?”
还没遇到什么凶洞猛兽,就有一个同学命陨当场,让在场的气氛有些沉重。
每个人都想出人头地,每个人都想勇争人先。干掉别人,保护自己,这是最好的上位方式。
“我赌李牧羊入不得水。”楚浔说道:“如果我赢了,你就下跪道歉给我磕三个响头。”
而且楚浔看得很清楚,吴愁入水之时表情是惊恐的,身体是失衡的,就是他们九宵剑派的《九霄分水诀》都难以控制水势,保护自己的身体……
倘若有大利益的分岐,或者说是神器绝技的出现,兄弟阉墙,同门相残,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
“此话当真?”
“你敢下去吗?”一个声音突然间在身后响起。
众人听到楚浔的话,纷纷出声附和。这样的傻叉不用白不用,总要有人先跳下去开条道才行。
“赌什么?”
楚浔走到水边,把自己的一只手伸入水源。
铁木心看了看这江水,有些犹豫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