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347章 打马追来

“正是我们家小心小姐。”护卫都头崔图笑着说道。“没想到是宋家三少,三少也要出远门吗?”
崔小心握着李思念的手,说道:“你看过的是故事,他讲的是生活。世事如此,如之奈何?”
黑骑之中,跑出来一匹枣红大马。此马一看就是异种,虽然模样像马,但是四蹄有长毛,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四朵燃烧着的火焰。
“好难过啊。”李思念眼眶泛红,捂着自己的胸口,说道:“讨厌。为什么要讲这么伤心的故事啊?我看过的那些书都不是这么写的。人家写得可好看了。都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呢。”
他们出发的迟了,街道逐渐热闹,人群往来如潮,他们这一行出行队伍混迹其中,就显得很是平常低调。
讲这样一个故事,就等于是把攀登断山时的色关给重新过了一遍。
李思念想要听故事,李牧羊也想讲故事。
脚步稍停,等着马车从自己身边穿过去,等着崔猛驾着马车追赶上来。
黑骑转瞬即至,一个响亮的声音高喊道:“前面的马车上面可是坐着小心小姐?”
“听我讲了个故事。”李牧羊身体无力的躺在车门上面,心绪却是激荡起伏不已。
“没有大侠来救他们吗?”
“啊?”两个女孩子都在车里惊呼出声。
“你还会讲故事?”崔猛大喜,嘿嘿笑着说道:“来兄弟,给哥哥也讲一个。哥哥最喜欢听故事了。”
“小心姐www•hetushu•com姐,我就是觉得心里好难受。”李思念轻声说道。
因为身体不好的缘故,李牧羊小时候看了无数英雄奇侠故事。但是,他却没有信心把那些故事给讲出来。因为以崔小心的阅读量,或许他看过的故事她都看过,他没看过的故事她也看过。
“是的。书生再一次冲过去了。”李牧羊声音平静的说道。他讲起来轻描淡定,但是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悲怆。“他也确实被那些山贼给杀了。不过砍得不是脑袋,而是胸口被那些山贼给大刺了一刀。”
李牧羊对着李思念笑笑,明白李思念是担心这个故事没办法让自己打动崔小心,接着讲道:“穷书生一直想要向富家千金小姐表白,但是心里又极度的自卑。他清楚他们之间巨大的差距,如果他就这么向那位小姐表白的话,即便那位小姐答应了,小姐的家人也不会同意,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怎么就死了呢?我看过的那些小说,男主角最后都和女主角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啊。”
李牧羊跟在马车的车窗边沿,不停的和过往的人群擦肩而过。
马上坐着一青衫少年,他一脸笑意的朝着这边看过来,说道:“我要见小心。”
“书生很怕死,书生也不想死。他是为了进京赶考而来,他想中了状元后回去娶他喜欢的那位富家小姐。他很清楚,如果他和_图_书再一次冲上去的话,那些山贼一定会一刀砍了他的脑袋。如果他死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青衫少年笑了笑,打马朝着前面的车厢追了过去。
崔家的护卫纷纷示警,一群人在前方开道,另外一拨人退到最后准备拦截追来之人,看看他们有没有恶意。
“书生再一次冲过去了?”崔小心出声问道。她终于主动和李牧羊说话了,虽然她并不知道走在外面的人是李牧羊。
崔小心的脸色抑郁,透过窗帘的缝隙看着那个讲故事的脸。
“穷书生爱上富家千金大小姐,你这个故事很老土好不好?这样的书我们家有好几百本。谁要听你讲啊?”李思念在车里面叫喊着说道。
崔小心握紧李思念的手,隔着窗帘对李牧羊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山贼抬起了脚,朝着那对母女走过去。因为他的同伴们已经在撕扯那对母女的衣服。
可是,为什么总觉得他这个故事是意有所指呢?他到底想要说什么?
“谢谢崔小姐。”李牧羊说道。
这是一张让人陌生的脸,崔小心能够确定自己从来都不曾见过。
他们去的是千佛寺,千佛寺在天都城外的白云山。此行路途遥远,但是因为千佛寺深受民众信仰,香火旺盛,所以倒也不难见到香客。
车子在荒野里面奔跑,周围终于不见鼎沸人声。
等到青衫少年赶到,崔小心微微鞠躬,笑着说道:“没想到http://www.hetushu•com会在这里遇到三哥。三哥也要出城吗?”
“李目。”李牧羊低声说道。从一开始,他就按照红袖所教导的方子发音。就是李思念都没办法听出破绽,崔小心更不可能听出什么端倪。
崔图不敢阻拦,说道:“三少爷,小心小姐在前面车厢。”
可是,讲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
惊喜的相逢,淡淡的暧昧,最后洪水之中的相依为命,当她掉落深渊时自己的心脏被抽空,就像是当真经历了一趟生离死别……
“穷书生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决定去进京赶考,倘若自己能够考上状元的话,那就可以光耀门楣,可以有资格和那位小姐在一起。他以状元之身去向小姐提亲,想必小姐的家人不会反对……他背着行馕踏上了征程,拔山涉水,风里来雨里去,一步步的朝着帝都走去。因为心里揣着那样美好的愿望,所以再苦也不觉得苦,再累也不觉得累。”
“不许讲了。”李思念生气的说道。“不许讲了。”
崔猛面露恐惧,说道:“那还是算了。两位小姐那么好的性子都被你给气哭了,肯定讲的故事不怎么样……”
再说,这才刚出天都城不远,应该不会有人半道截杀吧?
李牧羊决定了,就讲自己的经历。
“有个山贼踩着书生的胸口,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你一个穷酸书生,就是把肉割了放锅里炒都没有几两油水,我们有心想要放你一命hetushu•com。但是倘若你再敢冲上来的话,老子就一刀砍了你的脑袋。”
崔小心认真的听着,仔细的抚摸着手里的那只白玉茶杯。
车轮辘辘,驶过天都城内的青石板路,朝着城外的千佛寺赶去。
“有人来了,山贼逃跑了,母女两人冲了过去,女孩子抱着书生渐冷的身体哭喊着问他为什么要那么拼命?为什么要舍命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
“……”
李牧羊的嘴角扯了扯,没有接话。
李牧羊正在想着心事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骤的马啼声。
崔猛的表情严峻,如临大敌,李牧羊也无端的紧张起来。
他不看那些人群,当然,那些人也不会在意一个跟在马车旁边伺候的小厮。他像一把毫不起眼的锄头,或者一把已经生绣的钝刀,刨开田地,切割流水。
“最让人绝望的是,这是书生一个人的故事,那个小姐根本就不知道书生偷偷的喜欢着他,甚至都不知道他为何突然间要进京赶考。书生走了,小姐略有惆怅,最终还是听从父母之命嫁给了一家门当户对的公子,两人相敬如宾,倒也是一桩好姻缘。”
马踏黑泥,冬草不生。
崔猛接上了李牧羊,一边甩鞭吆喝着马车,一边出声问道:“两位小主子唤你过去做什么?”
“书生死了,故事结束了。他没能进京考试,自然更不可能回去娶自己的心爱人。”
书生的眼睛已经闭上了,声音虚弱的说道:“因为你www•hetushu•com头上戴着的蝴蝶金步摇……她也有一只。”
“有一个穷书生喜欢上了富家千金小姐,那位小姐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聪明、善良、心地极好,给予了书生很多的帮助……”
崔小心听到后面的动静,已经提前下了马车在路边等候。
自己的妹妹和妹妹的闺蜜都在前面的马车里面,他可不希望他们出事。
“我讲的不好,她们都哭了。”李牧羊说道。
“啊?”李思念眼睛圆睁,满脸期待的看着走在外面的李牧羊。这样的故事她听了无数遍,但是每次听起来仍然觉得紧张刺激。“那对母女怎么样了?”
“我是为你而来。”青衫少年眼神明亮的看着崔小心,脸上带着迷人的笑意,说道:“昨日听说你要去千佛寺祈福,今儿个一大早就赶到崔府等候。没想到他们说你已经出发,紧赶一阵才把你给追上了。”
“书生在路上遇到了山贼,那些山贼正在抢劫一个商队,男人都被杀了,还有一对母女在拼命的挣扎着。书生的心里很害怕,但是手无寸铁的他还是朝着那些山贼冲了过去。第一次冲过去,被那些山贼给一脚踢开。他强忍着疼痛起身,第二次冲了过去。又被山贼给一脚踢开。”
“如果你把它当作故事,也不过只是心里难受而已。如果那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那就是心上割肉。”
※※※
“李目,你这个故事讲得很好。”崔小心说道。“去小红那边领一壶酒润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