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348章 妒忌之心

李牧羊也知道和一个车夫怄气实在不该,苦笑出声,说道:“我的心情不好,你不要介意。”
他们隔着车壁谈笑风声,看起来极是惬意自得。
宋孤独是陆行空进取左相之位最大的敌人,也是最大的阻碍。倘若此人一命呜呼,那么陆行空手里的军权将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影响力,变成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李思念腹诽不已,她的牧羊哥哥好不容易回来,今日正想方设法的想要让他和崔小心俩人重归于好,却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厚脸皮。
诸事顺意,这个‘诸事’包括那些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小心有此信念就好。”宋洮一脸的笑意。
李思念愣了愣,然后嫣然一笑,说道:“不,我祈求一家平安。”
看到被人拉开的帘角细小缝隙,宋洮出声问道:“小心还有朋友同行?”
他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说道:“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小心和思念就请上车安坐,我打马陪伴在侧。两位小姐不会觉得宋洮叨扰吧?”
宋洮知道崔小心外柔内刚,说得多了反而会惹恼她,笑着说道:“好吧好吧。不说玩笑话了。我是昨晚和他们饮酒的时候,听崔浩说小心今天要去千佛寺为家人祈福。正好爷爷的身体最近一直不好,所以我才想着要跟小心一起去千佛寺为爷爷许愿。路途遥远,有个人作伴,一路畅谈风月,定然不会觉得无聊。”
崔猛想了又想,说道:“就是和_图_书说除了王室和皇亲国戚,就数宋家最为显贵。就是一些王爷也不及宋家那般风光。宋家三少是宋家的杰出子弟……当然,宋家的子弟一个比一个杰出。每一个提出来都是让人仰视的人物。”
“谁啊?”李牧羊出声问道。虽然知道这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太大的联系,但是嘴上却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出来。他的心里还是好奇的,或者说,是有些郁闷的。
顿了顿,看向崔小心和李思念两女,说道:“直到此时,仍然有如此出众耀眼的两位小姐愿意远赴白云来为其祈福平安,简直是让天下男子心生妒忌之心了。”
“是我的江南旧友。李思念。”崔小心出声说道。原本不想让李思念和宋洮相见,因为李牧羊的缘故,崔小心担心宋洮会为难思念。
当然,李思念笑颜如花,脆声说道:“早就听闻宋三少强闻博记,擅琴棋书画,是天都年轻一辈中最是知识渊博的名士。能够和三少同行,思念定当受益非浅。”
小心和李思念眼神对视,说道:“我祈福一家平安,诸事顺意。”
“宋家三少。”崔猛双眼放光的说道。“知道天都宋家吧?那可是天都一等一的家族。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宋洮也并不在意,笑着说道:“真是对那个李牧羊极度好奇。生于江南,长于江南,因江南城主誉其为‘江南明珠’而闻名。又因被那星空学院所录取而名动四方,却在求学路上诛杀了崔和图书照人以及监察司数十名精英……在星空学院也闹出了不小的动静,甚至被书画双绝的顾荒芜给收为弟子。这是让我心生羡慕的事情。要知道,顾师可一直是我尊敬的长者,追逐的偶像。幼时家长曾经替我拜师,却被顾师所拒于门墙之外。却没想到李牧羊有这样的运道。”
宋洮对着车厢拱手,说道:“思念小姐,久仰大名了。”
“谢谢小心。爷爷洪福齐天,定然不会有事的。”宋洮笑着说道。
崔小心性子宁静,淡然从容。
他看向站在旁边准备登山的李思念,说道:“思念小姐此行定是为了哥哥平安归来而祈福吧?”
宋洮是天都宋家人,宋洮的爷爷就是那个被西风人称之为‘星空之眼’的宋孤独。
“三哥,你莫要取笑我了。”崔小心轻声说道。“你知道我不擅玩笑。”
“徒步方显心诚。”崔小心看了看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石阶,声音坚定的说道。“既然是有心求佛,又怎么能为此做一番努力呢?”
宋洮看着没入云霄的登山石阶,担忧的说道:“车马难行,只能拾级而上。咱们要把车马放在山脚,由家仆看管。然后轻装简从步行上山。你们俩位能够受得了吗?”
当然,宋孤独和皇室楚家一样,不喜欢陆家的陆行空。
“怎么会呢?”崔小心笑着说道。“有三哥陪伴,亦是增色之旅。”
丰神玉朗,谈吐风趣。举手投足间有世家风范,不愧是一等世家培养出来的http://m•hetushu•com优秀子弟。
崔小心眼睑低垂,看着自己的纤细脚尖,出声说道:“三哥追我作甚?”
“……”李牧羊有种想要把他掐死的感觉。这家伙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众人皆笑。
李思念再次躬身作揖,说道:“谢三少缪赞。思念容貌粗陋,难以入眼,当不得三少明月之言。”
这也是左相之位悬空已久,却仍然没办法落入它人或者陆行空手里的原因。
宋洮佯作醉酒的模样,说道:“你们可别再灌这等迷魂汤药,不然的话,我恐将坠马。”
“希望宋爷爷平平安安的。”崔小心一脸诚挚的说道。宋孤独德高望重,渊博似海,深受西风人士的尊敬爱戴。无论老幼,都对他的健康问题忧心不已。
“嘿嘿,你们家小姐也很好。”崔猛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并不愿意当着李牧羊的面说李思念的坏话。毕竟,李牧羊还没有进入奴才的角色,但是他却是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身份地位。什么话当说,什么话不当说,那都是有着规矩的。要是自己说小姐的朋友坏话,小姐定会让人杖罚自己。那个时候,就算是不死也要脱层皮掉了。
但是宋洮如此这般的直抒胸意,说是为了追赶崔小心而来,仍然让年幼的姑娘脸色羞红,心里发燥。
可惜,宋孤独还活着!
“你们家小姐怎么能和我们家小姐相比?我们家小姐那可是一等一的豪门之女,你们家小姐……”
“是不是羡慕了?”崔猛挥鞭和-图-书赶车,耳朵却极是灵敏。“知道前面那位是谁吗?”
“能。”李思念痛快的说道。她有《破体术》的功底,别的事情做不了,登几步台阶还是没有什么难题的。
宋孤独是宋家的栋梁邸柱,也是天都皇权的定海神针。
一路风尘,在傍晚时份终于赶到了白云山山脚。
“怎么?全天都城的年轻才俊都追得小心,我就追不得?”宋洮眉毛微挑,脸上带着玩味的笑意。
“嘿嘿……”崔猛咧嘴傻笑,一脸得意的说道:“知道我们家小姐是谁吗?天都三明月之一。以前小姐不在天都,所以声名稍弱。待到小姐重回天都,一下子就惊艳了所有人的眼球。你不知道,自从小姐回来之后,无数青年才俊前来拜访,各种邀约各种宴请,还有各种各样的聚会雅集。我们崔家的门槛都快要被他们给踢断了。”
车队再次前行,一名青衫少年陪侍在车窗之外,刚才李牧羊急步行走跟随的位置。
李思念挑开车帘,踩着矮凳下车,看了宋洮一眼,然后福了一礼,说道:“见过宋家三少。”
宋洮心有疑惑,又转身看向崔小心,问道:“小心又为何来?”
李牧羊懒得听他吹嘘宋家,宋家到底有多么厉害,难道他还不清楚吗?
“哈哈哈,你且看着。假以时时,李思念之美名必当响彻西风。”宋洮一幅自信满满的模样,笑着说道。
“那是你们家的门槛太脆了。”李牧羊知道这种反驳毫无意义,可是不说点儿什么心里和*图*书又实在难受,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说道:“我们家的小姐也受到无数人的追捧。不过,她都是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崔小心重登马车,李思念假装不轻意的朝着后面看了一眼,也跟在崔小心的身后登车。
李牧羊眼神阴厉,说道:“我们家小姐怎么了?”
于是,李牧羊出声问道:“这位宋家三少和你们小姐看起来关系很不错的模样?”
宋家子弟主动寒暄招呼,倘若李思念还端坐车内就实在太失礼了。
李牧羊坐在车板之上,发出轻轻的叹息声音。
这是李思念自己的意思,她也不愿意和一个陌生男子应酬。却没想到宋洮主动问起此事,倒是不好再行隐瞒了。
宋家和皇室楚家多有联姻,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亲密伙伴关系。
“没事。”崔猛还是一脸的憨笑,说道:“都是年轻人,人家出门前呼后拥,部曲成群,你却只能和我这个马夫坐在一起闲聊扯淡……你的心情我理解。”
宋洮看着清灵如水的李思念,眼放异彩,由衷的称赞着说道:“上天真是将万千宠爱于你一身了。都说帝国有三明月,今日得见思念小姐,我想,第四轮明月即将冉冉升起。不,已然升起。”
人家明明都不喜欢你好不好?你偏偏跟在身边不愿意离开,不知道这样的男人没有一丁点的魅力吗?
已入星空境的宋孤独早就跨过了百岁之龄,但是最近几年的身体却是越来越虚弱,看起来有油腊燃尽,精血枯竭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