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67章 一刀砍了

因为宋氏的女子牢牢掌控着后宫的同时,宋家的杰出子弟也一直在把持着帝国朝政。
哦,除了他最疼爱的小孙女宋晨曦。
宋孤独朝着李牧羊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说道:“让飞羽军护送百姓下山。”
他的声音不大,但是极有力量。那种力量是顶破泥土的小草,是被人掐住咽喉的嘶吼,是困兽之斗,是与狼共舞。
他不问宋孤独‘是何用意’,却直言他‘有何意图’,意思就是说,我们都知道你所说的事情是极其荒谬的。不过你既然当场讲出来,那就证明你有其它的目标想要达到。别拐弯抹角了,直接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来的爽快。
好在宋家人知进退,懂隐忍。虽然他们暗地里权势滔天,在帝国的方方面面都有巨大的影响力。但是他们又极懂韬光养晦的精髓,绝对不和楚氏在明面上争风头,别苗头。宋孤独权倾天下之时,早早就退位让贤,然后居住在城外老宅,以一个西风守护者的姿态守护着天都安危,不让外敌越城池一步。
楚浔痛哭失声,他没想到宋孤独会站出来替自己说话,更没想到,会有声音宋孤独这种身份地位的人物站出来支持自己的观点。
宋孤独盯着陆行空看了极久,终于出声说道:“我若执意如此呢?”
实际上,应该是宋与楚共天下才对。按照权势大小排列,宋家应当排在楚氏的前面。
宋孤独伸出手来,一团粉红色的花团朝着楚浔的双眼飞去。
和图书“李牧羊当真是一头恶龙?”
崔洗尘静而不语,只是一脸思索的看着局势的发展。心想,宋孤独此举是剑指陆行空,还是指向刚刚战败了木鼎一的李牧羊?
“我要亲自出手测验李牧羊。”宋孤独出声说道:“倘若李牧羊当真是龙族,而且又暴露其形的话,怕是这岚山之上,死伤惨重……龙性凶残,而且又威力强大,不可大意。”
“不知宋老意欲何为?”楚先达出声询问。
心神电转,一瞬间,脑海里就闪现无数种念头。
“不如索性让他去死。”陆行空出声说道。“自从他返回天都始,你们就一次又一次的去攻击他,去逼迫他。堂堂的西风剑神竟然成了上不得台面的杀手刺客,当街埋伏只是为了杀死一个布衣少年。止水的老神仙木鼎一,那是声名赫赫威慑神州的强者,却没脸没皮的亲自上门送战书,只是为了在万民之前将他杀死,以此来洗涮自己儿子所犯下的错误和承受的耻辱……”
“满天神佛保佑,李牧羊还活着。他躲过了木浴白的埋伏,他也打败了木鼎一的挑战。他的身体脱力,还没来得及喘一口气来,就有人跳出来诬蔑他是龙族,指使人过去试探……”
要知道,要只是楚浔站出来指认李牧羊是龙族,大家只会以为‘童言无忌’,或者说是‘嘴上无毛说话不牢’。
“免得伤及无辜。”宋孤独打断了楚先达的话,出声说道。
声音是那么http://m•hetushu•com的突兀,又是那么的诡异。
“宋爷爷,楚浔所言句句属实……幻境之中,楚浔亲眼所见,那李牧羊化身黑龙,使用残忍手段将那长白七子一一诛杀……我没有说谎,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啊。”
就连宋孤独自己都有些意外,多少年了,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说那个‘不’字。
神州九国,勇者无数。又有哪一个人寻找到真正的龙族?又有哪一个人荣升成为世所瞩目的屠龙勇者?
可是,这番话要是从宋孤独嘴里说出来,那份量可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楚浔的指认并不一定是错误的,而李牧羊可能当真是一头恶龙……
天都有句谚语叫做:楚与宋,共天下。
“凭什么赶我走?大战还没有结束呢,我不走……”
利笔如刀,有时候那些写字的人比那些提剑的人要更加凶狠恐怖。
“大哥,行个方便,我再看一眼,再看一眼,这袋子金币你且收着……”
最最重要的是,宋家又被人称之为‘帝国文库’,也就是说,修撰史书、评品定级之类的选拔天下优秀读书人的事情都由宋家人来决定。
天下士子之心,皆向宋家。
“我不同意。”陆行空再一次出声说道。仍然是那样的语气,仍然是那样的腔调。但是因为这重复而显得更加的坚定决绝。
这样庞大的宋家,这个庞大家族的一家之主,他站出来说陆行空处理不公……在场没有一个人敢将这句话当www•hetushu.com作一句轻描淡定的指责来看待。
楚先达一脸惊愕,出声说道:“宋老,你的意思是说……还有其它的可能性?”
或者说,比西风早一些的东隋、西隋时期,或者更早一些的太康王朝、野火王朝,宋氏已经是任何人都不敢忽略的力量。
宋家要踩谁,谁就可以从天之骄子变成世人唾弃的匪盗之流。
短暂的骚乱很快就平息,不管是想用钱收买的,还是想要用权势恐吓的,全都被清扫着朝岚山山脚走去。
西风帝国的开国皇帝立国西风之后,为了笼络宋氏,主动向宋氏求婚要娶宋家的女子为妻。宋氏允许。从此以后,西风帝国有多少任皇帝,便娶了多少任宋氏或者说与宋氏有密切关系的家族女子为妻。
就是西风皇族楚氏,在宋家人面前也保持着恭敬谦逊的态度,不敢以主子的身份自居。
大家虽然不会掺和,却也不会当真将楚浔所说的那些话放在心上……神州之下,哪里还有龙族?
“宋老……”楚先达出声阻拦。
“不用测验了,一刀砍了……”陆行空的音量提高,里面有着掩饰不住的悲愤。“国相大人,何必如此麻烦呢?”
陆行空指着瘫倒在神剑广场之上的李牧羊,出声说道:“他现在伤痕累累,真元耗尽,就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了……不劳国相大人亲自动手,那样会毁灭你老人家的百年威名。你随便指派一个人,现场有你的那么多亲信附庸,你随手指派一个人,他就和*图*书能走过去一剑砍掉李牧羊的脑袋……”
陆行空的眉毛挑了挑,盯着宋孤独说道:“国相大人有何意图?”
如此一来,帝国任何一方都不敢去招惹宋家这种能够直接掌控舆论与清流的家族。谁敢得罪全天下的读书人?谁希望自己的家族或者家人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谁愿意被那些读书人著书立传遗臭万年?
“现在,国相大人又要亲自出手,只是因为有人说了一句那个可怜的孩子是恶龙……”陆行空和宋孤独的眼神对视,表情平静,但是说出来的话语却力道万钧。“国相大人,何不一剑将其斩杀呢?”
“来的晚了,让一个小辈受此委屈。”宋孤独轻轻叹息,一幅悲天悯人的模样。“在场诸位都是帝国精英,却不如一个小辈看得真切……”
天下读书人,也皆知宋家。
那朵朵梅花花瓣钻进了楚浔的双眼之中消失,楚浔那刚才还在流血的伤口就立即复原。而且,就连那空洞丑陋的两个黑洞也被抚平,被数片梅花遮盖,比之前看起来要舒服美观多了。
大家只当这是一桩笑话,或者攻击之下另有玄机。
所有人都是一幅不可思议的模样,他们表情呆滞的看着陆行空,没想到陆行空竟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去忤逆宋孤独……
这是在场不少人心里涌现出来的念头。
宋家要捧谁,谁就能够一夕之间由布衣少年成为人人仰慕的太学博士。
“稍安勿躁。”宋孤独出声劝慰。“真亦真,假亦假。何人能够和_图_书遮天蔽日?倘若你当真委屈,在场诸公自会给你讨还一个公道。”
宋家的历代家主也都是这般作为,此举深得民众之心。就是皇族楚氏对他们再是不满,也不敢当众抱怨,而且不停的要将他们给捧上神坛。
万年宗族,千年巨阀。
“谢谢宋爷爷……”楚浔悲声说道。
宋氏,赋予在这个家族身上的耀眼光环和神秘色彩实在是太多太多。
在西风立国之前,宋氏就已经是一方霸主。
这是拒绝,也是态度。
楚先达知道自己没办法驳宋孤独的面子,看了一眼身边的飞羽军将军楚玉轩,楚玉轩拱了拱手,大手一挥,身边的众多将官便开始将命令发布下去,由飞羽军组成人墙,逼迫那些围观群众朝着岚山山脚走去。
※※※
难道他也感受到了李牧羊的威胁,或者是想要夺取那神州宝器弱水之心,所以想要将其扣下恶名,然后堂而皇之将其击杀?
国有左右二相,而右相的位置也一直由宋家的嫡系亲属来担任。包括眼前的‘星空之眼’宋孤独,当年也曾任过帝国文相一职。
“你知道我爹是谁吗?我告诉你,我说出来吓破你的胆……”
宋孤独说陆行空的处理方式‘太过草率’,那么意外之意就是说陆行空误会了楚浔。
他眼神深邃的看着陆行空,出声问道:“你不同意?”
“为什么?”
“那就将我杀了吧。”陆行空跨前一步,挡在了宋孤独的身前。
“太过草率啊。”
“我不答应。”陆行空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