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弱水行舟

第478章 牧羊身世

然后,他的双手……不,是没有双手的两只手臂朝着那牢牢的立在黑土之中的斩马刀抱了过去。
不若自己主动告诉他,也好能够当场安慰他的情绪,给他一个解释,让他……不至于误会和仇视父亲和陆家。
“我愿意。”燕相马咬牙说道。
崔见的身体在原地消失,空中一道白光闪烁,那狼骑首领的双腿就被他齐齐斩断。
一道银色的光芒闪烁,那狼骑首领的脑袋已经被他给一剑斩下。
喘息声音更加的剧烈。
狼骑首领那唯一的一只手臂也被他给斩断了。
他的身体再一次消失,又有一道银光闪烁。
谁家不想蓄养一批这样的死士为自己卖力啊?
下半身被斩,上半身身体自然要向下坠落。
他指了指那停泊在尸山和血海之中的黑厢马车,狞笑着说道:“陆夫人和陆家的天语少爷就交给你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相马表弟,可不要一错再错了。不然的话……后果你比我更加清楚。”
燕相马咬了咬牙。
崔见哈哈大笑,表情狰狞的说道:“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
身上的黑甲破烂不堪,身上的皮肉血肉模糊。
百名狼骑,全部战死,无一生存。
看到燕相马再一次沉默无言,崔见冷笑出声,说道:“我知道,我的相马表弟有情有义,是个好人。可是,有些事情却不得不做……”
也就是说,他的整个身体都扑向了那斩马刀的刀刃,就像是要撞击自杀一般。
将军死,狼骑死。
“一言难尽。”陆清明一脸羞愧的模样,说道:“http://m•hetushu•com当时你出生的时候……”
“牧羊,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陆清明出声说道。这件事情已经隐瞒不住了,倘若让李牧羊从别处知道,怕是心里更是难以接受。
燕相马的身体在原地消失。
他眼神凶狠的盯着站在对面的崔见燕相马,还有其它寥寥无几的几名监察史。
※※※
咔嚓……
“让你们为我所用,是给你们一条生路……结果你们这些畜牲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不是不愿意到下吗?不是不愿意倒在敌人的面前吗?我就偏偏要让你倒下来,我就偏偏让你的脑袋着地。我要把你的脑袋踩进泥土里面。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骨头坚硬,还是我手里的剑锋利……”
“人呢?”崔见跑了过来,他一脚把那半边马车车厢给踢飞出去,嘶声吼道:“人呢?公孙瑜和陆家那个小野种跑哪儿去了?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那些混蛋那么拼命干什么?”
“什么?”李牧羊以为自己没有听清楚。
在他还有一口气的时候,就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出现。
一只手臂已经被人从手肘处半截斩断,鲜血如泉般从断裂处正向外狂喷而出。
可是,他又担心此时此刻告诉他,万一李牧羊难以接受心生误会怎么办?或者引得他气血紊乱,导致内伤再起,这是不是得不偿失?
马车之内,空无一人。
“……”
鲜血狂喷,那手臂之上又被拉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刀刃几乎镶进了那白骨里面。
“是的。三魂七魄。”崔见咬牙切http://www•hetushu.com齿的说道:“陆行空战死,他身边战力最强的十个人却不在身边。他们去什么地方了?定然是为了执行更加重要的任务。还有什么比保护公孙瑜和他们陆家的血脉更加重要的事情?陆天语死了,他们陆家可就绝了根了……”
“陆叔……”李牧羊一脸疑惑的看着陆清明,他觉得陆清明看向自己的眼神很奇怪。
他知道,是时候了,是时候告诉李牧羊的真实身份。他一刻都不想等待了,他想告诉李牧羊,你不姓李,你姓陆,你是陆氏血肉,是我陆清明的亲生儿子。
崔见看到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眼神恶毒的盯着那个狼骑首领,冷声说道:“佩服,非常佩服,狼骑军果然是名不虚传……怎么?直到现在还不愿意倒下?不愿意倒在敌人的面前?”
狼骑首领为了保持自己身体的平衡不致摔倒,那只右手紧紧的握着斩马刀的刀柄。
嚓……
他的眼睛血雾弥漫,在那沾染鲜血和肉渣的狼盔面具看过去,给人一种凶残狠毒的感觉。
“现在怎么办?”燕相马出声问道。
只是因为缰绳被一名监察史抓在手里,致使它们没办法扬蹄逃脱。
假如这样的活着也算活着的话。
身体突然间跃至半空,长剑挥起,闪发出耀眼的红色光芒。
“你爷爷做出了一个决定,让人把你和你同一天出生的李岩之女调换身体……为了避免被人怀疑,你们被连夜送出天都,赶到了江南。而李岩的女儿却变成了我们的大女儿,你爷爷给她取名契机……她成了www.hetushu.com我们的大女儿……”
“三魂七魄。”燕相马出声说道。
他用一只手的力道,用那把斩马刀做支撑,半截身体悬空的立在那里。
“这……你被父亲给调换了。”陆清明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之中,柔声说道:“你出生的那一天天降异像,暴雨倾盆,天雷滚滚……我们等待了很久,等到你出生的时候,突然间有道天雷落了下来,落在了你的身上,你的整个人都变成了一具漆黑的焦炭,几乎没有任何的生命特征……”
“你是我的儿子。”陆清明再一次出声说道。“你是我和小瑜的孩子……你姓陆,不姓李。我是你的父亲,小瑜是你的母亲。”
说到最后,崔见的心里竟然生起了一层敬意。
他提着滴血的长剑,一步步的朝着那黑厢马车走去。
崔见狠狠地盯着燕相马,说道:“这不是让你得偿所愿了吗?”
“表哥,何必如此?”燕相马提着染血的长剑,一脸平静的看着崔见,说道:“如此英雄,应当以礼相待。何必这般羞辱?”
陆清明犹豫不决。
他握着斩马刀刀柄的那只手被崔见给斩下来了。
“那好。”陆清明吞咽了一口口水,眼睛灼灼地盯着李牧羊,猛地出声说道:“你是我的儿子。”
马车的马厢从中间裂开,然后朝着雪地上面倒塌而去。
如刀切豆腐般的干脆麻利。
“表哥……”
他不想倒下,他不想倒在敌人的眼前。
“呼哧……”
那几名监察史双腿哆嗦,仍然处在刚才那一场仿若梦魇的厮杀之中。
血流汩汩。
然后,他www.hetushu.com更加气愤的盯着那些狼骑尸体,恨恨说道:“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些狼骑全是死士,是诱饵……他们故意挟裹着黑厢马车朝着城门冲锋,然后突围出去,引得我们整个监察司在后面穷追不舍。而公孙瑜和陆家的那个小野种却早就从其它地方逃跑了……他们为了掩饰陆家那个小野种,不惜全部战死……”
“陆夫人……”燕相马沉声唤道。
“……”
他站在马车的车头前面,那拉车的两头黑马感觉到了危险,马蹄阵阵,嘴里嘶鸣出声。
嚓……
巨大的透露落地,然后在雪地里面翻滚。
“……”
黑厢马车被劈成两半。
“呼哧……”
斩马刀不倒,他的身体便也不倒。
身披黑甲头戴狼盔的狼骑军首领,另外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他的斩马刀。又长又宽的斩马刀深深的扎在黑土地里,这才勉强的支撑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嚓……
啪……
他身后的兄弟都死绝了,百名狼骑此时能够站立,尚且还算活着的也只有他一人而已。
他的身体下滑,抱着斩马刀刀身的两只手臂也跟着下拉。
“我知道。”李牧羊打断陆清明的话,说道:“我听母亲讲过,我出生的时候天降神雷,把我自己劈成了黑炭……可是,这又和陆家有什么关系?”
“里面没人。”燕相马一脸惊讶的说道。
崔见和燕相马表情惊骇,犹如见鬼。
没有人应答。
“怎么?不愿意?”
“我羞辱他?”崔见手里的长剑指着狼骑首领的头颅,吼道:“你没看见吗?是他在羞辱我。是他在羞辱我……”
www.hetushu.com“陆叔,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李牧羊出声说道。“都已经走到这般地步了,说大家是一家人也不为过,没有什么事情是需要藏着掖着的……”
狼骑首领一言不发。对他而言,说话是一件极其浪费体力的事情。
“还不肯倒?还不肯倒?”崔见没想到这个狼骑首领的生命力竟然如此的顽强,而且对待自己又如此的残忍狠毒。他提着长剑,大步朝着那狼骑首领的身体走了过去,吼道:“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等我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的割下来……”
“相马表弟,你还在等待什么?”崔见一脸笑意的说道:“我要是你,就最好不要和他们攀什么关系了……倘若她当真杀了你,到时候你是杀还是不杀呢?那样的话,不是更难做出选择了吗?”
狼骑首领的身体摇晃,鼻腔里面发出一声痛哼的声音。
燕相马手提长剑,犹豫不决。
“燕相马……”崔见仍然转身,气急败坏的盯着破坏他好事的家伙,怒声吼道:“你到底在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以为你是我的表弟我就不敢杀你?”
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每一次呼吸,都抽动着他胸口上那密密麻麻的伤口,一股股血水会从他的喉咙里涌现出来。他的五脏六腑也受伤严重,怕是神仙也救不回来了。
双手尽失,又如何能够支撑的住自己的身体呢?
李牧羊瞪大眼睛,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然后摇头说道:“陆叔,我不明白……我姓李,我的父亲是李岩,母亲是罗琦,李思念是我的妹妹……我怎么可能是你的儿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