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逆鳞

作者:柳下挥
逆鳞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北冥钓鲲

第808章 界石将破

李牧羊嘶吼一声,冲过去抱住了千度失去知觉的身体。
老妪口中的咒语更加快了,一个个字符就像是星星一般的朝着那阴阳界石涌去。双手挥舞如飞,一朵又一朵的金色小花也同样在加持着那界石的表面。
庞大的深渊之气四处飞散,将李牧羊伤痕累累的身体给撞飞了出去。
这个世界……一如即往的寂寥无聊。
邪月祭司的第三只眼爆炸开来。
只见那第三只眼一阵血水滚动,然后便有一团绿色的恶心液体朝着李牧羊的头顶天灵盖喷溅过去。
“不要怕……”李牧羊满脸满身都被那绿色的恶心液体沾满,他一脸心疼的看着千度,看着那不停变幻的面孔,柔声说道:“有我在,不要怕……”
邪月祭司再次催发深渊之力,准备破开李牧羊的最后防御,将他的心肝给掏挖出来……
阴阳界石之上,细碎的花纹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密集。
“龙族,也不过如此……”
只是,现在的李牧羊让他失望,http://m.hetushu.com不惜身死也要拯救这些渺小人族的李牧羊让他失去了兴趣……
两人再次僵持,惊鲵剑寸步难入。
李牧羊变得和那些他从来都不曾放在眼里的人族一般无二。
※※※
邪月祭司的声音里面带着无限的惆怅,这样的身份若是给他们深渊族那该多好啊?
结束了!
“你……休想……”李牧羊的双手紧紧的抓着那惊鲵剑,想要将那剑刃从自己的胸口推出去。无奈竭尽全力,仍然难以与那惊鲵剑所携带的雄厚剑气相抗衡。
邪月祭司说话之时,两眼之间,眉心深处,一只赤红色的眼睛显现出来。
“她一定会替我报仇雪恨。”
“李牧羊……”邪月祭司的咆哮声音。
“李牧羊,你一定没想过自己会这么死吧?”剑刃冰冷,邪月祭司说话的声音更加冰冷。“世人皆言龙族喜食人心人肝,我却偏偏想着试一试这龙心龙肝的味道……怕是浩瀚神州,帝王将相、星空强和-图-书者,包括那深渊之主都没有这般的际遇吧?”
砰……
“我定要杀你……”
“李牧羊,你真是可怜……命运多桀,举世皆敌……全世界都攻击你,都想要杀你……结果,你却因为要救那些渺小的人族而死在自己至爱的女人之手……倘若你死了,而千度又知道了是她亲手将你杀了,你说,她将如何接受这样的事实?”
正在这时,老妪突然间睁开了眼睛。
或许是说了太多的话,有些乏味了。
“可惜了……半神之族的身份……”
一切都结束吧!
李牧羊也同时加大反抗力度。
咔嚓……
邪月祭司,以自毁本源的方式要抹杀掉千度的魂魄。
李牧羊的身体猛地上顶,那只长角狠狠地插进了邪月祭司的第三只眼眶里面。
深渊族的第三只眼!
“救我……”
“李牧羊,你敢杀我……我便杀了你的女人……”邪月祭司的声音弱了许多,但是话语间的恶毒却百倍增加。“我要让你们生不www.hetushu.com如死,我要让你们……生死分离,永永远远都不能在一起……”
血水弥漫,杀气纵横。
千度的意识开始恢复,现在正在与那恶魔在争斗对这具身体的控制权。
李牧羊将长角插入了恶魔的第三只眼之后,便开始催动体内的龙气朝着千度的体内过渡,将那布满千度身体的深渊之力给推挤出去。
一股磅礴大力狂涌而入,惊鲵巨剑黑炽大作,闪耀着死亡的气息朝着李牧羊的胸口捅去。
天地之间,金光大作。
生死关头,李牧羊发挥出了巨大的潜能。
“或许吧。”邪月祭司云淡风轻的模样。“不过,那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了。”
老妪口中念念有词,捏出一个又一个繁琐的印诀,双手飞快的将一朵又一朵金色的光华打在那界石之上。
咔嚓……
※※※
咔嚓……
李牧羊的头顶之上,不知何时竟然已经生出了一根如鹿般的长角。
砰……
砰……
“……界石将破……”老妪满脸的惊恐。
如果http://www.hetushu.com说之前是十八将级别的撞击,现在的力度至少是祭司级别或者领主级别。
千度的体内原本就残留着龙血,在李牧羊的牵引之下,千度体内被压制的龙血开始缓缓流敞起来,里应外合,与李牧羊输送进去的龙气一起共杀“死亡之气”。
砰……
剑刃继续前行,剑尖继续插入。
“牧羊……”千度轻声唤道,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牧羊……”这是千度的痛苦呻吟声音。
砰……
“啊……”邪月祭司痛呼出声。
乱石翻滚,整个地底结界都在嗡嗡颤抖。
血水四溢!
怒江深处,阴阳界石。
※※※
剑刃一寸寸向前,刺破他身上的彩云衣,刺破他的皮肉,朝着心脏的部位刺进去……以邪月祭司的能力,只需要剑尖一挑,一颗火热的心脏便会跳跃出来。
砰……
可是,阴阳石上面所受到的撞击声音越来越大。
也是他们的生命本源!
“去死吧。”邪月祭司遗憾的说道。遗憾李牧羊没能与自己同路,没能和*图*书成为自己的知音人。
“倘若是深渊族三大祭司或者领主亲自出手攻击,那么……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吧?”老妪在心里想道。
李牧羊的双手因为紧紧的抓住剑刃,反被利刃所伤,十只手指除了骨头,皮肉皆被割破,血流如注。
咔嚓……
即便李牧羊龙族的身份让他感觉到惊喜,或许是这世间唯一的一个知音人。
李牧羊感觉的到,那剑尖距离自己的心脏越来越近……
她的身体飞速降落,朝着那破败不堪的津州城落去。
“你上当了。”李牧羊嘲讽的声音传了出来。
可是,对方的攻击也同样的在加快。仿佛两个绝世高手隔着一道大门在进行巅峰对决。
砰……
轰……
“千度……”
邪月祭司难以承受这天火焚身般的疼痛,拼命的挣扎扭动,可是那第三只眼被李牧羊的龙角所伤,相当于人族的气海丹田被毁,根本就难以逃脱李牧羊的控制。
李牧羊拼命阻拦,却仍然难以抵挡那惊鲵巨剑。
噗……
她的口中吐出鲜红的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