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唯一血裔

姬昊微微一愣,东皇太一当然是死了,无支祈亲眼看到东皇太一陨落,这才在他陨落之地捡到了九龙车辇和他的东皇神印。但是北溟蛟王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还有什么是无支祈都被瞒过,天下人都不知晓的事情么?
玄冰封住了他的长尾,寒气正不断的向他上半身延伸,刺骨的寒气侵入了他的五脏六腑,冻得他浑身直哆嗦。但是更冷的寒意源自他的灵魂深处,他知道他给自己、给相柳一族招惹了一个巨大的麻烦。
“本王乃天生异种,恒古以来,本王茕茕一人,这些寒蛟,不过是北溟一些普通冰蛟,本王赏赐了他们一滴精血,让他们蜕变成寒蛟,血脉神通,却不如本王万一。”
造谣生事这种事情很阴损,颇损阴德,但是为了人族大计……姬昊在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为了人族大计,他姬昊也不得不做一些阴损见不得人的事情。
姬昊看看被冰封了大半截的相柳小八,再http://www.hetushu.com想想刚刚被北溟蛟王一口寒气冻成粉碎的那些蟒妖,急忙一道神识向后传去,勒令所有归顺的伽族战士列队再次后撤,一直撤退到了城寨附近。
北溟蛟王五指上一缕缕银蓝色寒气涌出,化为一朵小小的云团托住了雪菱命珠。
透明的蓝色命珠内,一条淡银色的小蛟龙若隐若现,不断发出细微的悲鸣声,北溟蛟王侧耳倾听雪菱的倾诉,本来就冰山一样的脸上,更是凭空添了几分杀气。
北溟蛟王转过头来,森冷无情的眸子深深的向姬昊望了一眼。一股阴寒宏大犹如流动冰川的神念向姬昊缠绕了上来,想要渗入他的身体查探他的底细。
甚至……姬昊恨不得把这件事情张扬得全天下都知道——瞧一瞧,看一看啊,相柳的蠢货子孙,坑死了北溟蛟王的女儿啊;瞧一瞧,看一看啊,北溟蛟王的女儿死得凄惨无比,死得屈辱无www•hetushu.com比,死得那叫做一个惨绝人寰啊!
轻轻的咳嗽了一声,姬昊轻描淡写的说道:“作为一个男人,若是没有能力许诺,就不要轻易承诺任何东西……看,惹出祸事了吧?多可爱的一丫头啊!”
北溟蛟王的语气依旧是那么冷冰冰的、阴森森的,没有半点儿感情波动,所以姬昊也弄不清,现在他究竟是心境平静如水呢,还是已经暴躁得好似火山爆发一般。
北溟蛟王咬着牙,狠狠的看了姬昊一眼,低沉的说道:“东皇太一那老家伙……居然还有宝贝留下来么?他到底是死了,还是假死脱身做别的去了?”
姬昊毫不客气的触发了东皇太一的九龙车辇,一轮浩浩荡荡恢弘伟烈的金红色光芒环绕全身,北溟蛟王放来的神念和金红色强光一碰,就好像受惊的虾米一样猝然弹了回去。
他想把这场热闹看完,看看北溟蛟王会怎么处置袁力和相柳小八。北溟寒蛟一族,加上相和*图*书柳一族和无支祈一族,这份力量占了共工氏麾下主力精锐的一小半了,若是他们内部闹腾了起来,这对人族绝对是一件大好事。
“你也配做我的侄儿?”北溟蛟王手指一弹,一道寒光闪过,相柳小八十几丈长的蛇尾最尖端的位置,有一尺多长的尾巴尖尖被打得粉碎。
北溟蛟王依旧是冷冰冰的看着相柳小八,语气没有任何波动的说道:“一片好心?相柳小八,当年你第一次跑去找雪菱的时候,我就该一口吞了你。”
从太古洪荒时代一直到现在,他只有雪菱这么一个血裔后代……却被相柳小八这纨绔公子给坑得丧失了玄螭本体,北溟蛟王应该很愤怒吧?
北溟蛟王的眼里有寒气升腾而起,他缓缓点头,低沉的说道:“是啊,多可爱的一丫头,是本王平日里对她太娇惯了。她母亲早亡,寒蛟一族没人管得了她,所以本王闭关后,她被人稍微一挑拨,就离开了北溟,跑来这里送死!”
www.hetushu.com小猴子,你人不错。知道自己手下实力不够,所以力劝雪菱留在北溟,不要来中陆掺合……雪菱能有你这样的朋友,很好。”北溟蛟王向袁力点了点头,语气中多了一丝极淡的暖意。
随后北溟蛟王深深的向姬昊看了一眼:“垚侯……姬昊?你也不错,你这份人情,本王认下了。本王不管你和袁力有何默契,你能为了雪菱赌斗异族日月境大能,本王记得这份情分。”
相柳小八张了张嘴,坑坑嗤嗤的说不出话来。
命珠中的雪菱魂魄将她经历的一切详细的述说了一遍,北溟蛟王又向姬昊看了一眼,然后扭头看了看相柳小八,最后才看了一眼袁力。
“小侄……”相柳小八想极力的解释一下。
“无数年来,本王也有侍妾无数,唯有雪菱母亲一人,身为太古仅有的一头玄螭,她为本王孕化百万年,本王才有了雪菱这唯一的血裔后代。”
轻叹了一口气,北溟蛟王举起右手,遥遥的一掌向相柳小八拍http://www•hetushu•com了过去。
淡然一笑,姬昊向北溟蛟王拱手行了一礼,静静的站在一旁不吭声。
缓缓转过头,北溟蛟王望着相柳小八阴恻恻的说道:“现在,我们说点正经的。相柳小八,你趁本王闭死关渡命劫的空子,诱拐了雪菱来中陆游玩,却不能护得她周全,害她损失了玄螭本体,如今只剩一缕游魂。你怎么给我交待?”
‘哼’!
相柳小八有气无力的悲鸣了一声:“蛟王,我,我,我也是一片好心!我……”
“你死吧,然后,我去找相柳老鬼讨一个交待!”
但是想来他的心情不会很好吧?
他更神识传音,让少司、皋陶整点人马将这支异族军队接应进大营,给他们安排驻扎的营房。
被玄冰封着,相柳小八倒是没感觉到痛,但是眼看着自己的一部分躯体被打碎,伤口附近露出了层次分明的骨骼、肌肉和学管、经络各种组织,相柳小八吓得魂飞天外,眼角突然涌出了几颗硕大的泪珠,但是很快就被寒气冻成了冰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