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以身试毒

一条红色、黑色、蓝色斑点相互混杂的毒蛇,雨牧小心的伸出舌头,让这条不过筷子长短的毒蛇在他的舌尖上咬了一口。密布倒刺的毒牙深深陷入雨牧的舌头,雨牧的舌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胀起来,他的皮肤上顿时出现了大量的红色、黑色和蓝色的斑点。
雨牧重重的喘了一口粗气,他已经连续中了好几种剧毒,但是凭借他平日里玩弄各种巫毒带来的强大抗毒性,他的动作依旧灵巧灵便。
“那就会有很多部族,很多没有足够实力保全自己的部族……他们的大人会被大水淹死,或者被水妖杀死,很多孩子,他们都会变成孤儿,或者……同样被杀死吧?”
这是噩梦中才会有的场景。
“给我给理由!”无奈何的,姬昊用力的拍了拍雨牧的大肚皮,于是雨牧浑身白花花的肥肉就剧烈的荡漾了起来,连带着他的两个腮帮子都跳得很是欢乐。
“而且,我有这上古瘟神的瘟神幡,虽然破了一些,但http://m.hetushu•com是或许能压制住‘天灾’。”雨牧很认真的向姬昊说道:“再说了,就算我压制不住‘天灾’,你也不会看着我死掉吧?”
雨牧犹如一座小山一般坐在玉碟前,瘟神幡放出一丝丝灰色气息不断渗入他的身体,他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九个灰白色的葫芦,从中取出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药粉、药丸、药膏、药水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姬昊站起身来,向着雨牧上前了两步。这个死胖子,他的身量极高,比姬昊还要高出两个头,肚皮更是高高隆起,姬昊的身体都碰到他的肚子,但是极力伸出手去,都无法拍到他的肩膀。
作为一个虞族贵族,耶摩杀一绝对不能容忍这些恶心而肮脏的东西碰触自己的皮肤。但是雨牧,居然……居然……
他又掏出了两条金色的蜈蚣,足足三尺长的大蜈蚣一左一右的在他脚板心咬了一口,肉眼可见他的两条腿迅速的变成了淡金色www•hetushu.com,皮肤也变得半透明,隐隐可以看到金色皮肤下正在急速蠕动的肌肉和血管。
姬昊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看着雨牧的动作,手中一颗大赤道人炼制的解毒金丹已经准备妥当。
雨牧双手搁在自己的肚皮上,耷拉着眼皮缓缓的说道:“我小时候,亲眼见到弟弟、妹妹被异族驯化的战兽啃掉了脑袋,看到阿爹被抓去做奴隶,看到阿姆……”
‘嘿嘿’笑了几声,雨牧身体微微一晃,一道灰色的浑浊雾气从他头顶冲出,残破的瘟神幡悬浮在这道灰气中,静静的散发出强大、古老却又邪异万分的气息。
那些葫芦中取出的药粉、药丸之类的东西,姬昊还能理解这些东西可能是用来中和‘天灾’的毒性。但是接下来的这些物件,饶是姬昊出身南荒雨林,见识过南荒巫祭们各种稀奇古怪的手段,他依旧被雨牧弄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中军大帐内安安静静,耶摩杀一悄和*图*书然从大帐角落里一片黑影中显出了身形,异常不解的看着雨牧。
“太邪恶了,太恶心了……我无法理解,尊敬的主人,您的同胞,就是用这些邪恶而诡异的手法,抵挡了虞朝这么多年!”耶摩杀一也有点零乱的看着雨牧怪异的动作。
盛装‘天灾’的玉碟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他的面前,古色斑斓的龟甲上一丝丝奇异的气息流动,死死的禁锢着‘天灾’不让他泄露分毫。
雨牧真的做好了准备。
流毒‘天灾’犹如活物,脱离了龟甲的禁锢,感受到雨牧身上强大而诡异的气息,拇指大小的黑色血滴一跃而起,飞快的落在了雨牧的心口,顺着他的皮肉就融入了他的身体。
他看着姬昊,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让我试试吧,如果把我当兄弟的话。”
“死胖子,算你能说会道!”姬昊再次狠狠的拍了拍他的大肚皮:“没错,我不会看着你死掉,但是你免不得要吃点苦头了。‘天灾’呵,你真做好准备了?”
m.hetushu.com雨牧带着一丝小小的奸猾,很是得意的笑了起来,把他刚刚那一番非常高大、光辉的话带给姬昊的冲击和震撼瞬间冲刷得干干净净。
“我们拦不住水妖,我们的治水大军就没办法安心治水,这场该死的大洪水,就会持续很久很久,没错吧?”雨牧直勾勾的盯着姬昊,很认真的问他。
姬昊上下打量着雨牧。
大量粘稠的汗水从雨牧的身体内不断渗出,他的腰围在快速的缩小,雨牧的眼珠胡乱的转动着,牙齿相互撞击发出‘哒哒’脆响。
“没错。”姬昊认真的点了点头,同样死死的盯着雨牧的眼睛。
‘嗤嗤’声中,雨牧的皮肤上起了无数细小的皱纹,他满身的肥肉就好像烈火下熏烤的雪块一样,正在急速的缩小、融化。
雨牧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随后他浑身都荡起了细微的涟漪。
白胖而圆润,雨牧依旧一脸的憨厚,目光却无比的坚定、坚毅。
在耶摩杀一看来,雨牧的这种主动要求以生命犯险的做法m.hetushu•com,完全有违虞族贵族的价值观——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生命去成全别人呢?
瘟神幡上无数细密的怪异符文亮起,有百毒形影从幡面上游离出来,不断注入雨牧的身体。
这死胖子,他这几年和巫殿的那些老巫师都学了些什么?
七条蓝色的水蛭,死死的咬在了雨牧七窍附近的嫩肉上,很快就有一丝丝蓝色的纹路将雨牧的七窍包裹了起来,雨牧的气息骤然变得断断续续。
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蝎子,雨牧将他放在了心口上,毒蝎的毒钩深深扎进了他的心口,雨牧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两眼的瞳孔顿时有一丝丝五彩气息出现。
“成了!”雨牧哼哼了一声,一把抓住那个小小的玉碟,将他端到了自己面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雨牧低声咕哝道:“如果,我冒点风险,但是可以干掉这些该死的水妖军队,让我们更快的平息这场洪水的话,有点风险,就有点风险吧!”
耶摩杀一无奈的翻起白眼,默默的向他信奉的闇日祈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