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蜮祖

如果不是太极乾坤镜妙用非常,太阴神光防护周全,姬昊怕是已经中了蜮祖的暗算。
姬昊皱了皱眉头,他可没有兴趣品鉴虞族毒砂的威力。这种天地生成的异种,开天辟地后洪荒中诞生的生灵,谁知道他们都有什么古怪的神通本领?姬昊可不想阴沟里翻船,在这里平白吃苦头。
姬昊心头一动,低头向那黑衣人看了过去。
若是有人影子被他的毒砂击中了,就会病患缠身,先是发烧寒战,然后是呕吐腹泻,最终浑身痛苦难当,严重者会重病身亡,甚至连魂魄都会被毒砂消融。
两条朦胧的人影突兀的从蜮祖身边窜了出来,那是两条水波凝成的人形,是盘羲世界水族祖灵制造的命偶。两条命偶一左一右冲到了蜮祖身边,手中两颗拳头大小的金色雷火‘嗡’的一下爆炸开来。
蜮祖有点疯疯癫癫的绕着姬昊和袁力手舞足蹈的跳了起来,他蹦跳了好一阵子,突然冷下脸来,神色阴沉的盯着袁力上下打量了一阵子。
和图书老祖活得好好的,怎么可能陨落呢?”蜮祖‘咯咯’笑着,张嘴又是一片毒砂喷了出来。
含沙射影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蜮的毒砂根本不需要碰触到人的本体,只要让人的影子,或者人留在某件物事上的气息被毒砂喷中,人就会感染毒砂的毒性。
蜮祖兴奋至极的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袁力怒吼道:“大家都是一般儿的身份,凭什么他无支祈就能做淮河水神,在外面风光无数,还能享受无数人族供奉,吃好的喝好的玩好的?而老祖我,就要见不得人的藏在这水眼里,整天陪着三口死气沉沉的棺材?”
但是没想到,在淮河水眼的深处,姬昊能碰到蜮的始祖,天地间的第一头蜮,被人称为蜮祖的老家伙。既然这老家伙都活得好好的,那么蜮这一族自然不可能绝种!
“老祖干嘛告诉你?”蜮祖兴奋得面孔都在抽搐,他手舞足蹈的笑道:“老祖憋在这里都好几千年了,看着这几口棺材好不和图书憋气!嘿嘿,你想要从老祖这里得到答案……求我,跪下求我啊!”
蜮的毒砂,颇有点人族巫祭遥空咒杀的味道,而且比起巫咒之力更加的诡秘莫测。
蜮祖伸出细长粘稠,犹如毒虫触手的手指,轻轻的点了点袁力:“哪,小家伙,你是无支祈的儿子吧?好浓重的猴子腥味,老祖一嗅就知道!”
蜮,洪荒异种,谁也说不来这东西的本体是什么模样,只知道他喜欢藏身暗地里,若是有人路过,他就从嘴里喷射毒砂攻击人的影子。
袁力紧贴着姬昊,狼狈的看着四周呼啸卷来的紫红色沙砾,不敢脱离太极乾坤镜的保护。
寒光闪烁,紫红色的沙砾撞击在寒光上乍起点点光晕,发出冻蝇撞窗纸的‘啪啪’声响。寒光扭动之间,紫红色的沙砾不断被挪移出去,但是绵绵不绝的沙砾不断涌来,不断落在寒光上。
水洞顶部,大片银白色寒光骤聚而散,化为漫天光雨纷纷洒下。
“洪荒蜮祖,你既然没有陨落,也没有和图书断子绝孙,你们藏在这水眼中作甚?”姬昊看着大口大口喷吐毒砂的蜮祖,冷冷的问了一句。
“这老家伙是……洪荒蜮祖,不是说,蜮祖早已陨落,蜮这一族群早已绝种了么?”
蜮祖的脸绷紧了一下,然后终于按捺不住,他歇斯底里的笑了起来:“这又如何?我要去告状,哈哈哈,状告无支祈的儿子……不,状告无支祈勾结人族,出卖共工一族,我要让无支祈那老猴头好看!”
一声长啸,蜮祖两眼突出,张嘴就是一道紫红色的火光激射而来,狠狠打在了太极乾坤镜放出的银白色太阴神光上。
眼下姬昊和袁力暴露了真身,蜮祖大口大口的毒砂不断喷出,不多时紫红色的沙砾带着红色雾气团团包围住了姬昊和袁力,无数沙砾不断的喷来,‘哗啦啦’的撞击在太阴神光上。
但是按照巫殿的秘档,天地间最后一头蜮应该在两千多年前,被一头饕餮当做食物吞了下去,从此再没人见过一头活的蜮,所以巫殿的巫祭和*图*书们自然也就没有了可以研究的对象。
身体一晃,蜮祖带起一溜儿水迹瞬间到了姬昊和袁力面前,他向姬昊做了个鬼脸,‘嘶嘶’笑道:“或者,你放开这宝贝,让老祖的毒砂喷你一脸,只要你中了老祖的毒砂后三天不死,你问什么,老祖就回答什么!”
点点寒光中,有大片紫红色的沙砾带着一丝丝淡淡的雾气随之飘落,一时间银光、红光纷纷洒落,好像无数樱花冉冉飘散,端的美丽到了极致。
见到姬昊不吭声,蜮祖就好像碰到了什么值得庆贺的事情,满脸放光的大笑了起来:“你不敢,你不敢尝试老祖的毒砂!哈哈哈,你们知道老祖的威名,你们知道老祖的厉害!”
“什么狗屁重要职司,什么最最紧要的事情,什么未来的首功,什么以后重奖厚赐……老祖被关在这水眼里……啊,和坐牢有什么区别?”蜮祖厉声长啸道:“就算被人皇惩罚关在议政大殿前的囚室中,左右还有倒霉蛋陪着聊天哩,还能看到活物,但和*图*书是在这里……”
刚刚姬昊祭出木族命偶尝试着攻击龙棺,木族命偶上就沾染了姬昊的一丝气息,蜮祖口吐毒砂攻击命偶,毒砂就顺着命偶和姬昊指尖的一缕气机牵扯顺势攻击了过来。
袁力‘唰’的一下拔出了禹馀道人赐下的蟠龙棒,指着蜮祖喝道:“你看小爷作甚?”
这无边的美艳之光中危机四伏,附着在袁力长毛上的姬昊脱离出来,手持太极乾坤镜放出大片寒光扭动摇曳,无数紫红色的沙砾凭空涌出,不断训着姬昊和命偶之间一丝冥冥中的联系攻了过来。
袁力抖手将蟠龙棒耍了个棍花,他冷笑道:“没错,我是无支祈的儿子,这又如何?”
一团直径千丈的金色光团裹住了蜮祖,一波波毁灭性的雷光不断在这一团金光中翻滚冲击,隐隐只听到蜮祖声嘶力竭的尖叫声不断传来。
巫殿的毒巫们对‘蜮’这一族类非常好奇,常有巫殿的巫祭们叽叽咕咕的抱怨巫殿不能提供几头活的蜮让他们研究一下蜮的毒砂究竟有多么的奇妙和歹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