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快刀乱麻

人族的机密,没有他不知道的;人族的隐私,没有他不晓得的;人族辛苦收集来的,关于盘古世界的诸般情报,也没有他不清楚的。
摇摇头,帝舜低下头,看着那些鸦雀无声的暗卫喃喃道:“起码,面对洪水,面对水族的那些大妖小怪,我们人族治水的儿郎们,也是在用命去拼。”
好些在这里抄录了一辈子的典籍,手臂稳如泰山,从未有一字出错的暗卫心情激荡,手指微微一晃,就在龙皮卷轴上留下了一条条难看的划痕,平白无故的报废了数千丈卷轴。
不愧是有大智慧的人,他已经看破了一切,想通了一切问题,哪怕他选择的道路是错的,他同样达到了心无旁骛、心明如镜的境界。
石龙老人更是一声长啸,满头长发化为一条条刺目的流光当头向帝舜和姬昊刺了下来。
“我本以为,如你这样的智者,已经看透了生死。”帝舜过了许久许久,才带着一丝惊讶说道:“毕竟,生死之间的恐和-图-书怖,好些人族最普通的战士都看得很清楚。”
两位青年笑了起来,他们连连点头齐声笑道:“妙哉,那么你们人皇的灵魂,就看我们谁先得手了!”
人,生而有各种欲望,权力、金钱、土地、女人……但是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对于生的渴望,对于死的畏惧,就成了最终极的欲望。
姬昊看着石龙老人的眼睛就知道,石龙老人已经‘想通了一切’。
“所以,你背叛了我……背叛了人族!”帝舜苦笑着点了点头:“我早就应该明白,能够对我身上的六件巫宝的弱点如此清楚,能够提前炼制好对付苍生社稷图的人,整个人族,唯有你,只有你,只能是你!只是,我不愿意相信!”
“我怕死,这很丢脸么?”石龙老人微笑着,笑容清澈如水,神色中不见任何的挣扎和犹豫,他的目光深邃而澄净,一如刚出生的婴孩一样干干净净的,没有任何杂质。
石龙老人活了很多年和_图_书,他最少服务了五任人皇。他不仅是活得长,活得久,他的脑子还记下了无数的秘档,无数的知识,甚至可以说,他一个人就是一部活着的人族文明宝库。
“他们没你这么聪明,甚至好些人浑浑噩噩的,好些年轻人呵,你让他们学着写字就好像受刑一样难受。他们不懂什么大道理,他们真的不知道什么大道理。”
“只是呢,异族想要杀他们的父母,强暴他们的姐妹,抢占他们祖祖辈辈留下来的土地,他们就能挺起胸膛去和异族拼命;共工氏为首的水族,想要用洪水倾覆整个人族,让人族成为水族的奴仆,所以他们就拎着脑袋去和水族玩命。”
“我不能忍受,我还有这么多的精彩没有见过,没有经历过,还有这么多的知识不为我所知,就此化为一蓬黄土,一具腐烂的尸体……就算有无数的子孙后代会年年向我献祭,将我供奉为祖灵,那又有何用?”
石龙老人镇定的看着帝舜,hetushu.com他缓缓从铜板上站起身来,他长长的头发和胡须一根根的抖散开,长有几近十丈的长发和胡须被一股无形的风托着,围着他轻轻地晃动。
“不愿意相信?”石龙老人笑得很是风轻云淡,他向身后两名青年看了一眼,淡淡的说道:“让老夫做点让你相信的事情吧……看来影尊、色尊、欲尊三位都失败了,难不成人皇身上还有老夫都不知道的秘密?不过,两位尊者,这似乎正是你们期盼的结果?”
帝舜默然。
“我怕死,因为我活了太长的岁月。我怕死,因为我懂得太多太多。我怕死,因为我是人族最能欣赏生命的人。我怕死,因为我是人族最能领悟世界之美的人。”
但是石龙老人太老了,他不像烛龙晷那样拥有烛龙血脉,天生就寿命绵长,他的本体毕竟只是一个人类,一个限于巫帝巅峰无法再前进半步的人类。哪怕有再多延寿的药物,他的身躯依旧抵挡不住岁月的侵袭,已经处于崩溃的边和-图-书缘。
石龙老人对人族而言太过于重要,他迟迟无法踏入巫神境,所以历代人皇想方设法的为他延寿,天南海北诸多延寿的奇珍全都搜刮了过来,为他延续了一年又一年的寿命。
“我想要见到那些世界,我想要欣赏那些世界的风花雪月,我想要在那些世界的参天巨木下饮酒书画,我想要在那些世界的星空下漫步行走……我更想要在那些世界品鉴他们的美人了,将我的血脉散布四方!”
深吸了一口气,帝舜抬起头来看着青黑色的穹顶,看着上面一道道垂下的光柱喃喃自语道:“起码,无数人族战士披上甲胄,带着兵器,前往赤坂山迎战异族的时候,他们是不惧生死的。”
殿堂内鸦雀无声,好些正执笔抄录的暗卫震惊的抬起头来,看向了石龙老人。
这些人起码有上万人,他们身披重甲,眸子里闪耀着五彩奇光,手持利刀一声不吭的向帝舜带来的亲卫冲杀了上去。
“我懂得太多,然后我发现,我懂的东西hetushu•com越多,我不懂的东西就比懂的多出百倍、千倍、万倍……帝舜,你知道盘古世界有多少种石头?你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种虫子?你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少种游鱼?”
“这,只是一个盘古世界,单单一个盘古世界,就花费了我这么漫长的岁月,都没能弄清他所有的奥秘!而更有人对我说,盘古世界在茫茫混沌中,只是无数世界中的一个。”
帝舜轻轻的摇着头:“我们人族,多得是不要命、不怕死的好汉子。”
石龙老人‘呵呵’大笑,他猛地用力一拍手,殿堂上空无数宝珠一阵奇光闪烁,一股庞大的巫力波动从天而降,一条条人影凭空冒了出来。
“我想活着,如此我能看尽这世界的山山水水;我想活着,如此我能看遍各地的日升日落;我想活着,如此我能看到各地的云聚云散;我想活着,如此我能欣赏到不同的春花冬雪。”
苦涩的笑了几声,帝舜看着石龙道人干声道:“唯独没想到,被称为人族最有智慧的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