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该死的带路党

姬昊冷笑,点了点头:“我最讨厌带路党了,来人啊,把他们拖出去,扒皮,浸火油,点天灯……多喂点活命的巫药,起码烧他们七天七夜再给我烧死他们!”
边长五里左右,通体用异族秘制合金浇铸而成,厚重的城墙上架着大量的虞族神塔还有各种床弩之类的城防器械。这样的一座浮空堡垒造价极高,在战场上的战斗力更是惊人。出动这样的浮空战堡进攻垚山城,某些人实在是下了血本。
拎着一条火龙当鞭子,狠狠的在一个人族男子身上抽了一鞭子,姬昊冷笑道:“你们是什么人?”
“百年、千年的红纹紫苏都不罕见,年份合适的红纹紫苏更是满地都是,但是谁能保证他生长过程中恰好经历了九次霜冻?而且在采摘时恰好又要大雪纷飞,这也太折腾人了!”
“顶级好药!”雨牧舔了舔嘴唇,对于巫药和巫毒,他才是专家:“就算是巫殿,想要多配制几瓶都很困难,毕竟有些材料太罕见。比如紫苏夺命丹的主药红纹紫苏杍http://m.hetushu.com,就必须要自然生长九十九年九个月零九天,期间受了九次霜冻之灾,在大雪纷飞的正午时分用寒玉刀采摘才行!”
姬昊转向了几个倒在地上抽搐的人族男子,冷声问道:“能有这么好的药剂,这么好的巫宝,你们也不是普通人吧?嗯,身上的衣服不错啊……唷,这几个储物戒指也都是高档货色。”
一刻钟后,四周异族营地中已经没有什么动静传来,姬昊一步迈出,化为一道流光几个闪烁间就到了一座悬浮在半空中的浮空堡垒中。
姬昊站在城墙上,眉心道眸张开,一道清光照耀天地,将猎奴军团营地内的一举一动看得清清楚楚。无数异族战士痛不欲生的哭喊挣扎着,最终一个个倒在了地上昏厥不醒。
数千名虞族贵族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都是,他们身上、地上到处都是呕吐出来的血水,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刺鼻的怪味。缠在姬昊双臂上的两条火龙,站在姬昊肩膀上的鸦公同时发出愤怒的hetushu.com鸣叫声,这里的味道太难闻了。
姬昊点点头,将七柄巫杖递给了雨牧。
“只不过,都是我的了!”姬昊冷笑一声,猛地闯入了一座通体用水晶铸成的华美大殿中。
这些巫杖全部是用某种奇异怪兽的骨骼制成,这种怪兽的骨骼中蕴藏了精纯至极的毒素精华,经过巫法转化后,就变成了一种既能杀敌、又能护主的奇异巫力。
小心翼翼的抚摸了一阵骨杖,雨牧伸出舌头在骨杖上舔了舔,终于摇了摇头:“不是那头瘟兽的灵骨,应该是他混血后裔的灵骨。所以虽然也能辟除各种瘟毒,却绝对不是瘟神幡的对手。”
“好强大的巫杖,巫帝级的巫宝?只可惜,你们只有巫王级的实力,根本发挥不出这些巫杖的全部威力。”姬昊手指一勾,一共七柄巫杖同时飞起,挨个悬浮在他的面前。
姬昊手指一勾,一个男子手中的巫杖飞起。婴孩手臂粗细,三尺多长的白骨巫杖上密密麻麻的雕刻了无数的五毒图案,复杂的图案和-图-书中有无数极细的扭曲符文若隐若现,一股股让人心悸的怪异波动不断从巫杖中扩散开来,姬昊手指轻触巫杖,他的手指都感受到了一丝丝刺痛。
雨牧打出了一道巫印,稍微祛除了几个男子身上的瘟毒,几个人呻吟一声,勉强恢复了一点力气。被姬昊用火龙狠狠抽了一下的男子身体骤然一抽,身上衣衫被引燃,一条深可及骨的伤痕几乎撕开了他的整个身体,火焰在伤痕上燃烧着,烧得他皮肉焦糊。
‘普通的向导’?普通向导能随身携带巫帝巫宝?普通向导身上能有巫殿的精英弟子都舍不得兑换的顶级巫药保命?普通向导能身穿这些虞族贵族最顶级的奢华长袍?
大袖一挥,一道恶风将激射而来的火箭打得粉碎,姬昊离地三尺悬浮着,慢慢的飞到了几个人族男子的面前。居高临下的俯瞰着他们,姬昊突然咧嘴一笑:“你们本领很不错,居然能够在雨牧的瘟毒下支撑这么久!”
雨牧的眼珠骤然一亮,原本绿豆大小的眼睛骤然瞪大到黄豆大小和图书,目不转睛的盯着七柄巫杖:“这是,瘟兽灵骨吧?传说中瘟神的坐骑瘟兽,世间早已绝种,他们体内只有一根灵骨,能辟各种瘟毒……”
骤然失去了幽光的笼罩,几个人族男子刚刚发出一击,就突然大口大口的吐出血水,身体一软狼狈的倒在了地上。他们有气无力的哼哼着,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着。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雨牧犹如一座移动的肉山,浑身肉波荡漾的走进了大殿。他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几个男子身边,艰难的倾斜身体,捡起了地上几个药瓶。
雨牧絮絮叨叨的,将这些巫药的珍贵之处一一说来。
他们手中紧握白骨制成的巫杖,脚下胡乱丢下了数十个黑玉、白玉制成的药瓶,一缕缕浑厚隽永的药香味道,更有一些刺激性极强的古怪药味从药瓶中不断飘出。
一地狼藉中,几个身穿异族华服的人族男子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
几个人族男子剧烈的抽搐着,他们想要说话,但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猛不丁的见到姬昊,几个人族男子惊恐欲绝hetushu.com的尖叫了一声,他们手中巫杖本来正放出淡淡幽光笼罩他们全身,见到姬昊后他们手腕一抖,巫杖上一道道鬼火凝成火箭无声无息的向姬昊扑来。
七柄巫杖全都是巫帝级的巫杖,而且是巫帝级巫宝中的顶级货色,更是专门为了毒巫而造的独门巫宝,有这样的巫杖护身,难怪这几个家伙在中了瘟毒之后,比别人坚持的时间都久了许多。
痛呼了几声,这个男子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姬昊狞笑不已:“我们,只是普通的向导,这些猎奴队的人,高价聘用我们带路。嘿嘿,我们拿钱办事,有什么错?”
“都是好药?”姬昊询问雨牧。
只不过,也有一些人,他们的表现实在是出乎姬昊的意料。
姬昊话一出口,七个人族男子脸色齐齐惨变。
仔细嗅了嗅药瓶里的药味,雨牧的眼睛骤然一亮:“紫苏夺命丹、千蛇辟瘟散、三光白骨膏……嘿,都是顶级好药啊,你们居然糟蹋了这么多!这么一瓶药,我们当年在巫殿想要兑换一瓶,得辛辛苦苦为巫殿跑腿三五年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