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血月斥候

“尊敬的领主阁下,您好!”看清了姬昊的面孔,帝释屠俊俏的脸上一阵冷汗渗了出来,他恭谨的向姬昊欠身行了一礼,带着一丝笑意说道:“非常抱歉,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
“一只眼睛雪亮的小雀儿,不要否认你的身份,为了在丛林中潜行、侦察的时候掩盖身上的气味,你们总是喜欢在身上涂抹紫草、大瓣菊、千叶灯心草等十九种草汁调和成的药膏。”耶摩杀一轻蔑的撇了撇嘴:“你身上的药膏,是你自己调配的?手法有点生疏,大瓣菊的花香略重了一些,有点娘娘腔的味道。”
“我对你们虞族贵族的了解,超出了你们的想象。或许你应该知道一件事情,我从耶摩椤椰手上,赢来了一个巫神纪的仆役。”姬昊弹了一下手指:“一名闇日一脉的老贵族,资深老贵族,耶摩杀一,他对你们的文化、你们的风俗、你们的一切的了解,我从他那里学会了很多。”
“我……当然,我是……”帝释屠有点慌张。他心知肚明,和-图-书一个普通的异族猎奴队的首脑,一个普通的虞族贵族,和一个血月军团的将领,血月军团斥候军的精锐军官相比,赎金的价码相差起码在十倍以上。如果姬昊心狠一点,开出百倍的赎金也有可能啊!
姬昊打断了帝释屠的话:“他们真的是你们家族的战士么?好吧,你不是猎奴队的首领,他们也不是你们家族的战士。你们,和他们有非常的不同。”
帝释屠可不愿意自己回到良渚的时候,看到自家的亲眷穿得破破烂烂的站在连大门都被卖掉的空荡荡的门洞里等候自己。
“赎金啊!”姬昊歪着脑袋看着帝释屠,他温和的笑着,一把搂住了帝释屠的脖子,用力的拍打着他的肩膀:“那么,帝释屠啊,我的朋友,赎金这种事情,其实有点伤感情。嗯,虽然这种话题有点粗俗,可是我喜欢直截了当的解决问题……那么,你想发财么?”
‘嘣’的一声响,帝释屠后脑勺一痛,他怪叫一声,吓得一个大转身,http://m.hetushu•com双手握拳紧张的看着姬昊。
“的确是很残忍,非常的不人道,而且有违日内瓦公约精神。但是,既然日内瓦都还没有出现,那么稍稍违背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姬昊低声喃喃自语,伸手在帝释屠的后脑勺上弹了一下。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帝释屠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一些什么。
“呃,我是一名骄傲的血月军团将领,我……”帝释屠想要体现一下他的风骨。
看了看远处那些烧得热火朝天的熔炉边,那些挣扎着被打上奴隶烙印的异族战士,帝释屠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沉默了一阵子,帝释屠向姬昊再次欠身一礼:“我希望,能够赎回我麾下的战士……他们是我们家族最……”
帝释屠惊骇的看着姬昊,他没想到,姬昊对他们虞族贵族的了解,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耶摩杀一绕着帝释屠转了一圈,嗅了嗅他身上的味道,‘嘿嘿’的冷笑了起来。
“这是我的个人财产,你……”帝释http://www.hetushu.com屠突然发现,和土著打交道,尤其是和土著当中的那些强横霸道、却有着强横实力和强大势力的领主打交道,真的是太危险了。
深吸了一口气,帝释屠干巴巴的说道:“我希望,我和我的属下们,能够得到匹配我们身份的待遇。我们的家族,很乐意拿出符合我们身份的赎金。”
耶摩杀一的脸剧烈的抽了抽。他无奈的抬头看着天空,倒霉的帝释屠,落到了姬昊手上,他的命运啊……耶摩杀一轻轻的摇了摇头。
用巫法扒掉了敌人的皮,用火油浸泡后点燃,这种残酷的刑罚让猎奴队首脑们对姬昊的恐惧凭空增加了数倍。在过往猎奴的过程中,这些猎奴队的首脑使用过更加残忍的刑罚手段,可是想到如今受刑的人是‘自家的同伴’,无端端的就有极大的恐惧感凭空生出。
“一个猎奴队的头目,当他看到某些可怕的事情的时候,他们的确会开口祈祷,但是他们祈祷的对象要么是‘美丽的玉钱’、‘完美的玉璧’,或者干脆www.hetushu.com就是‘亮晶晶的巫晶’!这才是他们的信仰,他们为了钱而来。”
“我觉得,我们还是讨论发财的问题吧。”帝释屠毫无风骨可言的当场叛变。
“扒了你的皮,点天灯可好?”姬昊笑呵呵的问帝释屠。
帝释屠身体骤然一抽,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惊恐呆呆的看着耶摩杀一:“不可能……耶摩椤椰大帝,她……当然,这种事情,不可能有任何消息流传出来,这种丢人的事情……”
“我……”绞尽脑汁,苦苦思索了一阵子,帝释屠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是……游猎,对,我来打猎游玩,但是我不小心,嗯,非常不小心的靠近了您的领地。我抱歉,我是被他们裹挟,这才加入了对您领地的不友善的行为。但是我发誓,我并没有伤害您的任何子民。”
姬昊犹如一缕鬼魂一样,悄然从帝释屠的身后冒了出来。
帝释屠的脸色一阵变幻莫测,他恭恭敬敬的向耶摩杀一行了一礼,向着姬昊苦笑道:“那么,非常抱歉,我是血月军团血眼兵团第十七团的团m.hetushu.com长帝释屠,我奉命带领属下,潜入人族腹地,侦察人族现况。”
一道黑影从姬昊的影子里窜了出来,耶摩杀一带着阴冷的笑容出现在帝释屠面前。
姬昊指了指站在一旁噤若寒蝉的看着自己的猎奴队首脑们。
“不,不麻烦,我还要感激你们,给我送了这么多的奴隶过来!”姬昊笑呵呵的看着帝释屠,同样和颜悦色的说道:“要知道,最近垚山领可能要连续打很多场恶仗,有这么多的炮灰凭空掉了下来,我其实是很开心的。”
姬昊笑着看了看那些猎奴队的首脑们,一把抓住了帝释屠的肩膀,身形一晃带着他来到了百里外的一座小山上。帝释屠一阵天旋地转,好容易才从破开虚空的混乱眩晕中恢复过来,姬昊已经把他手上的一枚精巧的储物戒指抢了下来。
姬昊把玩着帝释屠精美的储物戒指,冷声说道:“只有真正出身高贵,而且时刻得到血月之力照耀的虞族高等贵族,在虞朝有着高贵身份的人,才会在感情剧烈波动的时候,向‘至高的、伟大的血月’进行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