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人皇之怒

比如说,三十年前,公孙一族某位天赋超绝,被公孙一族的长老们一致认为有希望接替帝舜人皇宝座的帝子,无论是德行还是天赋都堪称完美的帝子,却是被鬼车一族和初巫一脉联手给祸害了!
人已经死了,这些伯候还勉强维持着一丝冷静,仇人已经死了,他们自然没道理和有熊氏这样的大氏族硬干上。所以他们聚集在姬昊的身后,摆明了自己的立场,他们再也不会奉这些大氏族为宗脉,他们宁可和姬昊、和姬昊身后的姒文命结盟。
深仇血恨,不共戴天!
“你们!”公孙伯哀鸣一声,猛地一口老血吐了出来。
“张飞打岳飞,打得满天飞!”姬昊背着手,身边数千块玉版一字儿排开,一幅幅光影闪烁,那些‘向导’的口供在一次次的重复播放。
骤然间一道金灿灿的剑光从天而降,数十个大氏族的族人齐声哀鸣,每人身上都被切开了一条几乎将他们身体断开的剑痕,纷纷喷洒着鲜血坠下地面。
年轻的时候是纨绔子弟,依仗着家族势力他http://m•hetushu•com们为所欲为无人能管。等他们年纪大了,等他们的长辈老了、死了,他们逐渐接管家族的资源和权力,他们就变成了巫蛊、巫雷这样的老而不死的老混蛋,他们有心作恶的时候,自然就恶贯满盈。
骤然间,有巢氏的族长完全疯狂的跳了起来,伸直了两只手狠狠的向云阳氏的族长冲了过去:“是你,是你,在我儿淬体的汤药中偷换了几种药材,害得他终身无法突破巫帝境的人,是你!”
此刻正是如此,大群大群的伯候招来了自己在蒲阪的族人,全副武装的向各大氏族的高层发动了最疯狂的进攻。好些人简直就是在拼命,他们不惜自己粉身碎骨,也要从公孙伯等人的身上咬一块肉下来。
鬼车一族和初巫一脉下暗手击杀了公孙一族的那位帝子,是鬼车一族不想见到公孙一族继续强盛,而初巫一脉则是为了掠夺那位帝子的骨髓血脉,将其移植到初巫一脉豢养的一头蛊虫体内,提升他的潜力和力量。
这些玉和_图_书版,都是那些死士中地位最高、实力最强的一批人的口供,就和前面的那些口供一样,这些死士一五一十的将他们这辈子做过的所有不堪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初巫一脉的族长凶戾之气大盛,他厉声喝道:“没错,是老子下令做的!怎么的?公孙伯,你有意见么?老子就见不得你那小贱种得意洋洋的模样!老子的宝贝儿子,居然被他一招重伤!他该死,他难道不该死么?”
以前是不知道,但是有了姬昊手中的这些口供,一切前因后果、来龙去脉突然都理清了!
这些死士的口供当中,就有了一些和各大氏族都有关系的案例。
乱了,彻底乱了,数十个大氏族的族长、长老突然发现,原来‘很多他们生命当中不可承受之痛’的根源,居然就是这些平日里称兄道弟的人物!
鬼车一族的族长慌乱得大叫:“假的,假的,没有的事情……我,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三十年前的事情,我不知道,和我无关!”
‘呼哧、呼哧’,姬昊身后http://m•hetushu•com的上万名伯候一言不发,他们看向那些大氏族族人的眸子尽成血色。
被击杀的那位帝子,是公孙伯的亲儿子!是他最宠爱的亲儿子!三十年前,公孙伯的儿子外出游历时莫名失踪,公孙伯用尽了各种手段,整整搜索了二十年,一直没有得到任何音讯!
对他们而言,除了地位相当的大氏族,其他人族部族的子民,无非是任凭他们鱼肉的蝼蚁。就连熊獒的儿子、女儿,都会遭了公孙骅的毒手,可想而知其他的普通人族子民在他们面前,又是何等不堪的存在?
有巢氏的族长一边抵挡几个伯候的围攻,一边暴跳如雷的嘶声尖叫:“垚侯姬昊,你包藏祸心!你敢扰乱我人族,你,你,你是要断绝我们人族的苗裔啊!”
姬昊淡淡的说道:“这些事情,呵呵,如果不是你们派出去的死士亲口交待,我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情呢?我可不知道熊獒族长有一子一女下落不明,我可不知道青云山曾经有一支芈氏的分支部落,我更不会知道月氏的镇族之宝和-图-书居然是在祖庙中被人劫走……”
燧人氏的族长站得远远的,在大群族人的保护下,他手持一根火光缭绕的木杖,指着姬昊厉声呵斥:“垚侯姬昊,你疯了么?你中魇了么?这些都是假话,都是假的!诸位不要听信姬昊小儿的胡言乱语,这些事情,这些事情……”
所谓死士,那些光明正大、冠冕堂皇的事情,一般轮不到他们去做;需要他们出手的,要么是铲除异己,要么是灭人满门。之所以要用死士出手,就因为他们的口风紧,他们不会出卖主人。
这些大氏族啊……他们当中不乏华胥烈、烈山亢这样无论天分资质还是势力品性都堪称绝顶的帝子,可是他们当中也绝对不缺少烈山旭、羿神、共工无忧之类的纨绔子弟。
而这种需要死死守住口风的事情,自然就是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旦曝光,就会有无数的纠结。
他们说出了一切,只求姬昊给他们一个痛快,让他们魂飞魄散的死掉,他们不想再活下去。
公孙伯一边应付数十名伯候的猛攻,一边声嘶力竭的怒吼着:和-图-书“假的,都是假的!我不认识那些人,他们都是姬昊找来的骗子,骗子!他们说的都是假话!”
一桩一桩的事情数落出来,姬昊不由得摇头感慨。
公孙伯的脸色一阵阵的漆黑,他嘴角一缕缕鲜血不断的流淌下来。
姬昊点开了最后数百块玉版。
数十个大氏族的族长、长老乱成了一团,他们犹如一群疯狗一样撕扯了起来。
一条土黄色雾气笼罩的人影悄然从天而降,怒气冲天的厉声咆哮:“你们这群……去死来!”
正乱成一团的人族伯候和各大氏族的族人突然停下了手来,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些玉版中的图影,渐渐地,恢复了一丝神智的人族伯候们收手后退,而各大氏族的族长、长老们,他们的脸色已经狰狞扭曲犹如厉鬼。
因为姬昊在夔门、在蒲阪的两场乱砍乱杀,好些大氏族的长老被他打得魂飞魄散。那些已经死掉的长老自然也做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情,其中好些事情就和姬昊身后的这些伯候有关。
剑气再起,数百个人头齐刷刷的飞了起来,鲜血洒得漫天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