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寻根究底

三日九月最强的十二位脩族宗匠站在会场正中的高台上,详细的将他们这些日子对那十二座传送法阵的研究结果说了出来。就和血月一脉的奇大师一样,其他各位大师的研究结果都一般无二,这些阵法拆除不了、破坏不得,而且他们组成了一座奇异的道标法阵。
执政大殿主会场内,最外围靠墙的圆柱上,三日九月十二位执政大帝端端正正的坐在巨大的宝座上。在他们下方的圆形会场中,稀稀拉拉站着数百名身穿华服,脸上带着憔悴之色、眼泡浮肿的高级贵族。
“虚空神镜!”奇大师站在高台上大声说道:“诸位尊贵的陛下一定听说过虚空神镜,这是我们虞族征伐鸿蒙,征伐异域世界的无上利器。但是虚空神镜何等珍贵,炼制起来无比困难,至今我虞族拢共拥有的虚空神镜不超过三十具,全都掌握在……”
“帝氏一族也是上位贵族,族中子弟能够去组建猎奴队,这是窘迫得狠了。”帝释阎罗双手撑着下巴喃喃自语道:和图书“他离开后,儿子被逼去猎奴队,这证明帝释杀并没有什么资源……无论是人脉资源还是修炼资源,都不怎么样。”
“单凭帝释杀自己,他不可能成为日月境的大能!”梵骸阴沉沉的说道:“所以,该死的家伙,他简直……”
“但是帝释杀很守信的,给了我们一个家族一个世界坐标作为封口费。”冥月一脉的执政大帝梵骸慢吞吞的说道:“现在想起来,这个世界坐标很有问题,非常有问题!啊哈,该死的,在那些水世界中,居然满当当的全是共工一族蓄养的水妖。”
随后的事情就让人很是无语,帝释杀的小儿子在南荒被姬昊干掉,随后姬昊被姒文命带来蒲阪,正好帝释阎罗新登基,为了炫耀自己的权力和力量,他发动了一次针对人族的进攻。
很不幸的是,盘羲世界的赌斗,虞族输了个灰头灰脸。
随后某一年,帝释杀返回虞族的家乡,参加九死一生的日月大考。他的两个儿子在帝氏一族内就没hetushu.com有了着落,为了生活,为了修炼资源,他们干脆组建了一支猎奴队,深入南荒猎奴贩卖。
耶摩椤椰猛地站了起来,她怒啸一声,眉心竖目喷出一道黑色神光轰向了婆罗迦。
“我很好奇……现在帝释杀似乎和耶摩天混在了一起。而我们大家都知道,耶摩天的出身似乎……”周身奔涌着无数元素火花,面容模糊的衍月一脉执政大帝婆罗迦带着一丝恶意的开口询问。
赤坂山一战,并没有得到血月一脉鼎力支持的帝释阎罗碰了个灰头灰脸,帝释杀的大儿子也于那一战陨落,这就给了帝释杀一个极其完美的复仇借口。
帝释杀的两个儿子加入猎奴队,为家族卖命多年,向家族奉献了足够的收益,最终其中的兄长被纳入血月军团,成为了一支普通军团的军团长,而其中的弟弟,还继续在南荒猎奴。
“那种规模、那种实力的水妖大军,就算那些世界的主法则是‘水’,也必须要近千年的繁衍生息才能调教出来。”耶hetushu.com摩椤椰冷冰冰的说道:“也就是说,在近千年前,帝释杀就已经得到了那些世界坐标,而且勾结共工氏,将水妖种子撒入了那些世界。”
奇大师的脸色一阵阵的发青,接下来的话,他不知道该如何说,或者说,他不敢说出口。
梵骸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大片大片灰色的火焰从他体内喷出,让他看上去犹如一具万年的老僵尸一样难看。
“说说帝释杀的事情!”身体犹如一个灰色的太阳,不断向外释放出淡淡的灰色波动,四周虚空随着灰色波动不断扭曲缠绕的幽日一脉的执政大帝阎摩刹用力拍了拍手,声音有点含糊的说道。
帝释杀,原名帝杀,帝释一族的分支家族帝氏一族的普通族人。帝释一族的先祖,一群破落小贵族拖家携口参加对盘古世界的远征时,帝杀的先祖只是帝氏一族的一名普通护卫。
一名灰衣男子取出了一份卷轴,声音干脆干净的念起了帝释杀一家的资料。
灰衣男子继续汇报他们整合出来的资料。m.hetushu.com
出身不好,在虞族而言就是原罪,你出身不好,就活该你一辈子处于社会下层做牛做马。帝释杀的前半截人生经历就是如此,他在帝氏一族内部也只是一个不起眼的旁系分支族人,手上掌握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资源,娶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妻子,生了两个普普通通的儿子。
一座好像灯塔的道标法阵,借助十二个水世界融入盘古世界产生的巨大震荡,正不断的向外释放一波波的奇异波动。根据十二位大师的分析,这种奇异波动可以通过某种传说中的特殊‘圣器’感应到,从而锁定盘古世界的方位。
很显然,这几天的时间,大家都操劳过度,空气中更有一股暧昧的气息在浮动。
几名从骨子里散发出精悍精明的气息,精气神十足,身穿铁灰色长袍,举止之间格外利落的男子走上了高台,肃然向十二位执政大帝分别鞠躬行礼。
帝释杀以巡查使者的身份,以日月境大能的实力,堂而皇之的返回盘古世界。父亲为儿子报仇是天经地义的事http://m.hetushu.com情,他回到盘古世界没多久,就立刻挑起了盘羲世界的赌斗。
“他没道理参加日月大考还顺利通过,最终成为日月境大能。”耶摩椤椰皱起了眉头:“大家都清楚,就算是我们的前任,他们拥有整个家族最充沛的资源,他们也不敢说就一定能成功。帝释杀,呵呵,他的天分很好么?我不信!”
“以帝释杀的出身,以他拥有的资源,以他那时候的实力,他不可能做到这一切。”帝释阎罗幽幽叹道:“所以,他背叛了我们这些家族的先祖们达成的盟约……他背叛了我们这个小团体,他将盘古世界的真相,出卖给了……一个可能拥有虚空神镜的恐怖存在!”
大洪水期间,异族还是做了很多事情,起码当日被崩毁大半的良渚城已经修复如初,而且更显富丽堂皇。尤其城池最中心位置的执政大殿,规模上比以前扩大了三倍左右,陈设更是奢华到了极致。
帝释阎罗发出了最紧急的召唤令将众人聚集在这里,好些人都还没有从这几天的‘浪漫’中回过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