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异族的诚意

“好,好,好!”梵骨身体微微抽搐着,他指着挡在他面前的两个虞族老人怒道:“毗矢天、毗矢地,记住了,今天,我是给你们面子,所以才饶过这个小子!你们,欠我一个人情!”
太极法衣清光流溢,无数重拳落在姬昊身上,拳劲都被化去了九成以上。余劲依旧刚猛异常,也只是让姬昊内腑稍有震荡,以他如今的强悍身躯完全不当做一回事情。
姬昊‘呵呵’笑了一声,梵骨摆出了这幅姿态,但是他的数十具骷髅架子可还没有停手。摇摇头,姬昊默诵雷咒,右手上无数条细细的电光急速跳动,将刚刚交手侵入他手掌中的阴冷死气轰得支离破碎。
梵骨怒气冲冲的咆哮了一声,他厉声吼道:“收起怒火?那么我的尊严呢?”
摩喉幻深沉的看了姬昊一眼:“请你回去蒲阪,告诉你们人族真正能做主的那些人,我们在这里等着他们。如果他们来,一切都好说;如果他们不来,我们在这里也不会傻等着,我们会http://m.hetushu.com一路破开赤坂山,一路推平到蒲阪,不惜一切代价覆灭人族。”
两条人影从毗矢伮的身后闪了出来,两名身形异常魁梧,身披重甲,手持沉重连枷的虞族老人挡在了梵骨的面前。其中一老人怪声笑道:“够了,梵骨,你真想和他拼命么?这小子,还有用!”
耶摩椤椰的脸色很难看,她死死的盯着耶摩杀一,眸子里闪烁着近乎疯狂的黑色火焰。耶摩杀一向耶摩椤椰微微欠身行了一礼,脸上的表情很是平和。
耶摩杀一也从高空坠落,他的左手背上同样有一条血槽,和耶摩峀脸上的伤口一样,血槽光滑异常。
人族已知的巫神级存在,只有十二位先代人皇!而且还不是本尊,而是他们留在盘古世界的分身,实力最多只有本尊的三成左右。除开十二位先代人皇,和人族交好的其他族群,诸如龙族、凤族,乃至各大氏族的供奉中,比如烛九阴这样的老怪物,同样是巫神和图书级乃至更强大的存在。
血气翻滚,周身充斥着无边的杀戮意志,身形魁梧堪比伽族战士的赤日大帝毗矢伮大声喝道:“梵骨长老,收起你的怒火吧!我们当中有很多人想杀死垚侯姬昊,但是现在不是杀他的时机。”
周身荡漾着强大的灵力波动,各系天地灵气凝成了肉眼可见的诸般异象在身边不断涌现的元月大帝摩喉幻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向姬昊点了点头,淡然道:“垚侯姬昊?你曾经强夺了我族的摩喉权杖……这件事情,既往不咎吧,这代表了我元月一脉的诚意,我们想要和人族谈谈。”
抛开十二执政大帝,加上耶摩峀,一共二十四位虞族日月境强者一字儿排开站在姬昊面前。
一个又一个气息强大得让人窒息的虞族强者从十二位执政大帝身后走出,他们静静的站在虚空中,静静的看着姬昊,尽情的用自己的气息向姬昊施加强大的压力。
数十具通体剔透的骷髅架子围着姬昊一通乱砸,姬昊和图书面带微笑任凭他们施为。
数十具骷髅架子被雷霆轰得支离破碎,大片碎骨、骨灰纷纷扬扬坠落,还有无数的电光缠绕在碎骨上,不断将碎骨碾成骨灰、将骨灰炸成一缕青烟。
一声怒叱从高空传来,两个相互绞杀的黑色漩涡骤然崩解,一抹血色刀光、一抹血色剑光在虚空中急速交错撞击,弹指间的功夫相互刺击了数万次,随后一声闷哼传来,耶摩峀阴沉着脸从高空坠落,他的脸上多了一条深深的血槽,伤口光滑如镜,所有的血肉都被腐蚀一空。
但是姬昊也不知道,人族能否抵挡住二十四位日月境大能的进攻!
梵骨大吼大叫着要动用全部力量教训姬昊,耶摩椤椰眸光流转,正准备看好戏的时候,远处的浩劫之城上,一道道流光激射而来,不多时十二位虞族的执政大帝齐聚。
“好吧,毗矢天、毗矢地,我给你们这个面子,为了大局,我可以容忍我的尊严稍微的受损。”梵骨仰面看天,很是多愁善感的叹了一口气:http://m.hetushu.com“我今天,暂时放过这个小子,总有一天,我会让他明白至高、伟大的冥月拥有多么可怕的力量!”
毗矢伮微笑着看着姬昊,他指着二十四位强大的存在,淡淡的说道:“垚侯姬昊,回去告诉你们人族的首领。我族二十四位权力长老,代表了我们和他们商谈的诚意。”
梵骨闷哼一声,他的眸子里鬼火大盛,气急败坏的盯着姬昊,却是一言不发。
丝丝灰色死气从手掌中喷出,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霆声,数十道禹馀神雷犹如利剑一般从手掌中喷出,狠狠劈在了数十具骷髅架子上。
也不知道梵骨炼制这些骷髅的巧妙法门,这些骷髅一丝儿皮肉全无,他们的拳劲却堪比人族的高阶巫帝,尤其他们的骨骼坚硬异常,每一拳轰出都好似重锤轰击一般。
两个老人的气息都比梵骨强了一大截,显然他们也是日月境的高手,比梵骨更加强悍的日月境大能。而且赤日一脉的天赋力量是‘杀戮和暴力’,他们的每个族人都是疯狂的战士,和图书从力量属性上来说,他们天生就压过了冥月一脉的梵骨一头,更不要说他们的修为比梵骨更强。
毗矢伮、阎摩刹,还有其他几个执政大帝的眼角同时跳了跳,梵骨的无耻和色厉内荏,让他们颇不以为然。阎摩刹抬起头来,沉沉说道:“耶摩峀长老,停手吧,在这个时候,我们要节约每一份力量!”
摩喉幻身边一缕缕犹如实质的灵力剧烈的波动着,从他身后也走出了两名身穿长袍,手持长长的法杖,周身奔涌的天地灵气几乎将虚空都搅得粉碎的虞族老人。
梵骨的气焰一下子就弱了下去,他冷哼了一声,不知道从哪里又掏出了一件灰色斗篷裹在了身上。手指轻轻一弹,一朵粉红色的玫瑰出现在指尖,梵骨左手捻着玫瑰,右手端着水晶酒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嫣红的酒水。
身边隐隐有一圈圈空间波纹不断向四周扩散开,身形只是一片薄薄影子的幽日大帝阎摩刹厉声喝道:“够了,耶摩椤椰,就算你是女人,也不能肆意胡为,破坏我们共同的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