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 当年之事

这座大阵神妙无穷,木道人一通乱打乱砸,用尽了全部神通法力,硬是无法破掉扶桑木的大阵防御。
鸦公等老金乌同时‘嘎嘎’叫了起来,三足金乌被灭族,供奉三足金乌为图腾的人族部族被屠戮大半,侥幸存活者三三两两的遁入虚空,逃向了南荒,托庇于火神祝融氏麾下。
祝融一脉和颇有一些交情,大家毕竟都是玩火的祖宗,祝融氏亲自出面,将这些三足金乌的遗族保全了下来。这就是金乌岭姬昊一族的先祖当年的遭遇,也是南荒火鸦一族的来源。
扶桑木无数枝条胡乱摇动,他的叶片中可见无数洪荒星辰的虚影若隐若现,隐隐以他的躯体为中心组成了一座规模庞大的周天星辰大阵。
一线极细的红光从杖头的金乌嘴里喷出,红光中是高有三尺左右的扶桑木虚影。虽然只是桑木原形,可是所有人都清晰的感觉到,扶桑木很认真的‘看了’木道人一眼。
一如木道人刚才所言,扶桑木用自己厌倦了争执纠纷,一心一意在hetushu.com太阳界中避世隐居为借口,拒绝了木道人。
“木道友破不掉老夫身外的周天星辰大阵,反而法力元气不断被天阳真火消磨,消耗可比老夫大多了。”扶桑木淡淡的说道:“木道友更没想到……”
木道人终于震怒,他冲着姬昊大吼了起来:“姬昊小儿,闭嘴!”
以他的心境修为,没人能猜测他心里在想什么,更不知道他下一瞬间会做什么动作。所以姬昊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盘古钟、盘古剑早已准备妥当,他更是沟通了刚刚离开不远的太阳界,一旦木道人有所异动,立刻调动盘古太阳的全部力量给他当头重击。
‘呵呵’一声冷笑,扶桑木带着浓浓的鄙夷之意冷哼连连:“三教主?嗯?”
姬昊干笑了起来:“木道人,难怪你不让扶桑前辈说话,感情,当年你……”
木道人的话被扶桑木硬生生打断,听到扶桑木继续说当年的事情,他的面皮已经明显看得一片赤红。
扶桑木厚重、沧桑的声音http://m.hetushu.com幽幽响起:“木道友当年却是忘记了,同为先天灵根,木道友是纯木属性,而老夫却是先天灵根中极罕见的纯火属性。火克木,这是天道。”
光幕中,木道人手持一条木杖,放出道道青气向扶桑木当头乱砸。
光幕中,木道人挥动木杖乱打乱砸,许久没能奈何扶桑木,他正收起木杖喘息时,扶桑木脚下的大片金色泥土突然崩裂,一条水桶粗细熊熊燃烧的老树根从地下窜出,狠狠一击轰在了木道人胸膛。
木道人喘息了一阵,肃然向扶桑木鞠躬致歉,很认真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他很认真的、很热情的继续邀请扶桑木加入自家教门,因为扶桑木展示出的完全从先天属性上对木道人的克制,木道人大方的让出大教主的位置,心甘情愿的屈居二教主之位,而花道人则是降为三教主。
手中木杖狠狠一晃,木道人的声音变得越发的凌厉逼人:“扶桑道友当年怎么说?道友厌倦了争执纠纷,只想在太阳http://www.hetushu.com界避世隐居,再不插手世间之事。可是今日,道友居然自甘堕落,做一扁毛畜生的本命之物!”
一个很低沉、很迟缓、带着一丝浓浓的沧桑之意的声音从在场所有人的心头响起。扶桑木似乎并不擅长言语,他直接用灵魂波动沟通了所有人:“木道人,当年,你说过什么?而我,又说过什么?”
木道人万年不变的愁苦脸蛋微微抽了抽,不知道多厚的面皮竟然有点泛红。他有点狼狈的张了张嘴,突然眸子里厉光一闪,他厉声喝道:“扶桑道友既然记得,那就好……贫道诚心邀约,最后甚至让出大教主之位,贫道心甘情愿屈居道友之下,道友居然拒绝了贫道。”
木道人满面愁苦的看着姬昊,眸子里一丝丝青光闪烁。
扶桑木的枝条犹如怪蟒狂舞,冲着木道人就是一通乱打乱砸,打得木道人狼狈万分,最后祭出了一件金光四射的光幢宝塔,这才勉强挡住了扶桑木的猛攻。
扶桑木更是放出了一道淡淡的红色光幕,漫和图书天金色火焰熊熊燃烧,正是太阳界中的景象。无边金色火光中,木道人背后一株顶天立地的菩提木虚影轻轻摇晃,无数条青色木气倒卷而下护住全身,让他在漫天金色火光中艰难的穿行。
“所以……木道友被老夫一击重伤!”
姬昊起身,走到了鸦公身边,一言不发的看着木道人。
“木道友自持勇力,老夫不从,你就想要以武力逼迫。奈何道友身处太阳界,太阳星乃周天星辰之主,老夫扎根于太阳界中,也颇能调动几分周天星辰的神妙。”
骤然间,一股醇厚阳和之气从金乌拐杖上扩散开来,抚平了姬昊心头炽烈的战意,消去了她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焦躁不安。
‘嘎’的一声怒啸,鸦公冲着木道人就要开口喝骂,当着一大群乌鸦骂‘扁毛畜生’这个词,这实在是有点伤人。姬昊则是一把捂住了鸦公的嘴,看着木道人似笑非笑的说道:“哎唷?还有这件事情?木道人你居然心甘情愿让出大教主之位?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木道人阴沉着脸不吭声和-图-书,他面皮上的红色越来越强,渐渐地越来越难看。
“那一日,东皇太一刚刚陨落不久,三足金乌一族遭受重创,更被东夷十日国重兵埋伏,屠戮一空,继承三足金乌一脉神力的人族部族被屠戮大半,余者遁逃向南荒地界。”扶桑木的声音在所有人的心头响起。
姬昊一连串的‘呵呵’冷笑让木道人的脸色越发的狼狈,眸子里更是透出了一丝狰狞之色。
木道人纠缠许久,扶桑木硬是没答应他的要求。
木道人的胸膛凹陷,七窍同时喷血,狼狈的向后急退。
没奈何的,木道人眼看扶桑木是死心塌地的不想出山,他只能狼狈的离开了太阳界。
“东皇太一陨落后,木道友你就到了太阳界。”扶桑木缓缓说来:“起初,你许诺三教主之位,更许诺不惜代价帮助老夫渡劫化形……老夫拒绝了。”
木道人突然厉声大喝:“够了,扶桑道友,当年事情,你必须给贫道一个交待。你简直是欺人太甚,你宁可做一扁毛畜生的本命之物,却不愿意成为本教教主,你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