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五百六十六章 僵死巨藤

木灵女子欢天喜地的跑到花道人连台前跪下,花道人大笑出声,忙不得的为她传法、灌顶,让她同样侍立在了自己的身边。
花道人眸子里神光四射,他继续开讲他的‘衍’之大道,这一次是从那些木灵中突然有一俏丽的木灵女子欢笑一声,她头顶冲出一道清气,一朵清澈如水的莲花冉冉在清气中绽放了半边。
地上清泉涌出,朵朵彩莲迎风招展,每一朵彩莲的莲蓬上都端坐着一名遍体璎珞宝珠,通体金光灿灿的神人,他们双手结莲花法印放在胸前,齐声高颂着深奥莫测的大道经文。
那些分支山脉,就是藤蔓主干上长出的细小枝条。
让姬昊头皮发麻的是,这条巨大的藤蔓无论是主干还是分支上,密密麻麻的生长了无数圆形的口器,大大小小的口器中密密麻麻的生满了墨绿色的尖锐獠牙。
地面上也不见了那种提供光源的银色小草,肥厚的土壤没有任何的过渡,直接就从黑色的沃土变成了赤红色贫瘠和-图-书到极点的沙漠戈壁。
木苍苍大声欢呼,又向花道人磕了几个响头,恭恭敬敬的侍立在了莲台旁。
“弟子木苍苍,拜见教主,还请教主慈悲收录弟子列入门墙,弟子定然勇猛精进、为广大宗门不惜此躯!”化为人形的木苍苍面孔上还残留着浓郁的绿气,他大踏步到了花道人金色莲台前,跪倒在地连连叩首不迭。
这么巨大的一条,就是盘蘅的本体?姬昊下意识的看了看身边的青参等人,这些木祖,还真不够盘蘅生吞活剥的。就姬昊眼前所能见到的最大的一个圆形口器,一口就能吞掉数十座大山。
姬昊就从未见过如此凶狠怪异的玩意儿。
这是一座占地巨大的山谷,谷底内是平坦的草地,无数身高百丈的木巨人恭谨的跪在地上,痴痴呆呆的倾听木道人讲经。在这些木巨人的身后,数量无法计数的木灵更是五体投地的跪拜在地,万分虔诚的侧耳倾听。
这里的空气焦灼而炽热,干巴巴http://m.hetushu.com的一丝水分都没有。
十几名气息和青参他们相仿的老人站在结界外,正忧心忡忡的看着结界内那座巨大的山脉。
就在花道人身边侍立的新收门人将近万人的时候,花道人的眼角突然一跳。
花道人口中喷出的金色花瓣不断落在这些木巨人和木灵身上,每一片花瓣落下,都化为一道醇和的道力融入他们身体。这些木巨人和木灵身上的草木之气逐渐消散,逐渐转化为花道人秘传道门心法特有的醇厚法力。
花道人欣然一笑,心中满是得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随着花道人口中天花乱坠,一个又一个木巨人化为青衣道人,一个又一个木灵头顶冲出了道道清气。
“甚好,且侍立一旁,静心听讲!”花道人温和的向木苍苍笑了笑,随手一点一朵金色莲花从他指尖飞出,一门专门为草木精灵所化道人而著的道经悄无声息融入木苍苍灵魂,更凭空为木苍苍增加了千年道行、万年hetushu•com法力。
木道人正在和降临此界的血冕圣尊鏖战,为的就是给花道人争取和平发展的时间。花道人在这山谷中讲经数日夜,今日终于有朽木开窍。
在沃土和沙漠交界处,每隔三步远就有一根深深砸进地下的金属桩子,人头粗细的金属桩子露在地面的有六尺高下,上面雕刻了各种奇异的符文。姬昊不认识这些怪模怪样的符文,但是他能从这些符文中感受到一股股凌厉的破灭之意。
“这就是盘蘅啊!”姬昊喃喃自语道:“他把那斧子藏在了哪里?”
封印之地中,姬昊跟在青参等人身后向前行走了老远,终于见到前方暗沉沉的一条巨大无比的山脉。
虽然在沉睡中,偶尔一些口器还会蠕动几下,无数獠牙相互撞击摩擦,不时溅起大片的火星,发出让人耳膜剧痛的尖锐声响。
花道人皱起眉头掐指计算,但是他算计了半天也没能算出任何东西。这里是盘蘅世界,不是他熟悉的盘古世界。他只是隐隐感到了和图书天地法则波动的来源,可是究竟是谁引动了这不正常的波动,他实在是一无所知。
这条山脉绵延不知道多少万里长,单单出现在姬昊面前的数十座山头最高的就有两万里高下;在姬昊身前的分支山脉最短的也有七八万里长短,分支山脉的主峰也高有千里,这些分支山脉也分散出了大大小小无数的支脉。
大袖一挥,留下一具莲子分身在这里继续讲演大道,花道人本体化为一只青色的灵鹊无声无息的冲天飞起,带起一道绿光急速向原本盘蘅世界天地枢纽所在的方向飞去。
“嗯?这盘蘅世界的天地法则,怎生突然震荡?不是因为那异族的侵扰,反而像是……像是盘古世界丢失了不周山一般,原本稳固坚定的法则轮转,居然有点散乱的意思?”
“难道这个世界也有不周山一般的天地枢纽?是哪位大能收取了他?除了师兄,还有和师兄僵持的那人,莫非还有贫道不知道的人潜入了此界?”
“教主所言,妙不可言!”一尊身m.hetushu.com高两百丈,显然地位极高的木巨人突然欢笑一声,他生满了苔藓和寄生藤萝的树皮突然裂开,木质的身躯寸寸碎裂。伴随着又是痛苦又是欢快的啸声,木巨人身体一晃,一道青气裹着一颗水缸大小的晶核从他体内冲出,迎风一晃就化为一名青衣道人。
贫瘠的沙漠彻底包围着这条巨大无比的山脉,沙漠的边缘上钉着无数的金属桩子。所有的金属桩子遥相呼应,化为一个极其凶狠的结界将整条山脉死死的包裹在内。
姬昊眉心竖目张开,微蓝色的神光微微一闪,他的心顿时一惊。这不知道多长,最高处有两万里高下的‘山脉’,分明就是一根巨大无比的藤蔓。
巨龙翱翔,凤凰狂舞,仙鹤口中衔着灵芝在高空盘旋,白猿端着果盘恭谨的侍立一旁。
好一条凶物。
花道人盘坐在最高的一座金色莲台上,双手结印一手指天、一手划地,他周身神光荡漾,口中同样颂唱经文,但是每一个字出口,都化为无数金色透明的花瓣飘向四面八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