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零八章 尽成囚徒

悬浮在半空中,耶摩椤椰来到了殿堂的角落里,她轻声吟唱了几声咒语,地面上的血水顿时沸腾起来。一道强光从地面喷薄而出,一座传送阵缓缓旋转着从地面上升了起来。耶摩椤椰连续打了几道手印在传送阵上,确定传送阵的一切功能都保持完好后,她满意的点了点头。
“来吧,让长老们……”耶摩椤椰回头招呼在场的执政大帝们,猛不丁的一声巨响,传送阵上至关紧要的几处空间符文骤然裂开,光芒夺目的传送阵迅速黯淡了下来。
三番五次之后,这些权力长老只能咬牙切齿的将所有来袭之人全部斩杀。他们已经杀得麻木,杀得疲乏,杀得手足都有点发软了。
血战还在继续。
所有人的眉心都有一团黑气凝成的枷锁,他们的灵魂之火被枷锁禁锢,所有人都处于无知无觉犹如植物人的状态。
地下殿堂中的十二位执政大帝措手不及之下,被黑色灵魂冲击轰了个正着。他们身上一道道刺目的闪光亮起,被灵魂冲击m•hetushu•com一轰后纷纷粉碎。耶摩椤椰等人纷纷惊呼,紧接着就神魂一震、翻着白眼坠落地面。
“这……怎么可能?”耶摩椤椰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她看着黯淡的传送阵嘶声道:“有人在我的居城,破坏了传送阵。可是这个秘密传送阵,除了我之外,整个闇日一脉知道的人不超过十个。”
黑色光团快若闪电的飞到了甬道入口,就听‘嗡’的一声响,光团爆开,一股可怕的灵魂冲击化为肉眼可见的黑色浪潮轰入了甬道,顺着甬道急速向地下蔓延。
殿堂内的所有人脸色骤然变化,耶摩椤椰的居城在良渚的极北方,作为闇日一脉的执政大帝,她的居城禁卫森严,寻常人根本无法轻易踏入半步。
养尊处优的他们,实在无法适应眼前犹如地狱的战场,无法再和这些犹如恶鬼一样冲杀上来的后生晚辈继续战斗下去。好几个权力长老已经变得神思恍惚,如果不是惦记着殿堂中的耶摩椤椰等人http://m.hetushu.com,他们早就冲出包围圈逃跑。
好几个权力长老猛不丁的从扑面袭来的敌人当中看到了自己的儿孙,他们的出手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有明晃晃的刀剑毫不留情的捅在了他们身上。
殿堂内已经蓄起了一尺多深的血浆,可见外面究竟已经斩杀了多少人。随行护卫耶摩椤椰他们的权力长老已经发出了惊怒交集的咆哮声,疯狂涌来的战士太多,冲杀时太过于疯狂,就算他们在个人战力上占了绝对的优势,他们也‘累’了。
巨大的轿辇已经被跪地爬行的伽族战士驮负到了庄园外,虞惑冷冷的看着血流满地的庄园,突然轻声笑了起来:“哦,哦,想要逃走?问过我没有?没有我的允许,想要逃走可不行。”
他来到耶摩椤椰的面前,低头审视着耶摩椤椰绝美的面庞。仔细打量了许久,虞惑嘴角勾起,极其邪异的笑了起来:“真是杰作,这么美丽的灵魂,让我都不忍心食用她了。有些灵魂就是艺术品,应hetushu.com该好好的保存起来当做收藏,偶尔拿出来把玩一二,而不是粗暴的当做食物。”
笑了笑,虞惑淡然道:“很抱歉,你们现在都是我的囚徒了。”
十二名执政大帝,十八名权力长老,两百多名最为精锐的异族战士,所有人一字儿排开躺在地上,身上满是血水,好些人身上还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
耶摩椤椰恼怒的哼了一声:“撤退……幸好这是我族所属的秘密据点,这里有一个通往我居城的传送阵。让长老们退回来吧,先撤去我的居城再说其他。”
灵魂冲击所过之处,那些本来已经被血腥战斗弄得神魂不定的权力长老们齐声哀鸣,双手抱着脑袋翻滚倒地,身体抽搐了几下后纷纷昏厥了过去。
如此秘密的传送阵居然都被人破坏了,可见敌人的触手已经渗透了闇日一脉的每一个角落,甚至耶摩椤椰最深层的机密都已经被敌人触及。
血水荡漾了几下,掌控了虞朝至高权柄的执政大帝们面色惨白的飘浮在血水中,和-图-书就和他们身边的那些残破的尸身没什么两样。
“耶摩天……你这个该死的叛徒,你……从哪里得来的力量?”耶摩椤椰没有大吼大叫,也没有大声咒骂,而是问出了她心头的疑惑——这种力量,瞬间制服这么多人的力量,不是耶摩天应有的力量。
过了一会儿,一队伽族战士闯入了殿堂,他们极其粗暴的一把抓起耶摩椤椰等人的长发,野蛮的拖拽着他们、将他们生拉硬扯的拉上了地面。
黑气凝成的枷锁散去,耶摩椤椰的身体微微一颤,她猛地睁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虞惑。
闇日一脉如此,那么其他十一个执政家族呢?
‘嘻嘻’的笑了几声,虞惑从身上长长的黑色幽光中拔下了一大把,他双手揉搓着这些灵魂力量凝成的游丝,将其拧成了一个硕大的黑色光团,随手向庄园内通往地下殿堂的甬道入口一丢。
斩杀的可都是自家的精锐,其中不乏一些熟悉的面孔,那是他们的子孙后辈。
“耶摩……椤椰,美丽的名字,美丽的和图书灵魂,美丽的小妞儿……”虞惑微笑着看着耶摩椤椰,随手向他身边的十一位执政大帝指了指:“我不是耶摩天,虽然我这具肉身的确来自于他。”
“撤退!”婆罗迦倾听着外面震天的喊杀声,最终无奈的摇了摇头:“撤退吧,长老们……受不了了。”
不是支撑不住了,而是受不了了,婆罗迦深知虞族的种族特性,他们并不是一个擅长战斗的族群,浴血奋战这种事情向来由那些精锐的伽族战士完成。当无数伽族战士组成军阵发动亡命冲击的时候,虞族的权力长老们根本无法支撑太久。
虞惑蹲了下来,手指轻轻拂过耶摩椤椰的眉心。
成群结队的异族战士疯狂嘶吼着冲进地下甬道,成群结队的被驻守甬道的高手护卫斩杀。鲜血顺着甬道中的台阶向下流淌,渐渐汇成了小河不断注入殿堂。
“噢,漂亮的小姑娘,是我这具身体原本的蠢物主人的姐姐么?”虞惑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走下了轿辇,踏着一个又一个伽族战士的脊背,慢悠悠的走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