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血腥突袭

婆罗迦‘呵呵’笑着,将酒坛子送到了两人面前,厚重的黑釉陶罐轰然粉碎,大片白茫茫的酒水化为一缕缕极细的长针呼啸着向羿地和袁力通体上下乱刺了过来。
刀枪剑戟乱砍了下来,毫无防范的人族战士当场就被放翻了数千人,鲜血洒得满地都是。
袁力身体一晃,身躯化为一缕银色寒光瞬间窜出了老远,太阴遁法施展开来,那些长征却没有一根能碰触到他的身体。
说话间,婆罗迦拎着酒坛子、带着护卫就到了羿地和袁力面前。
但是四周望去,一堆堆篝火旁正在饮酒欢乐的是被姬昊选派去盘蘅世界的人族战士,刚刚随着浩劫之城返回盘古世界的人族战士。无支祈心头杀意如狂,却也知道不能对这些人族战士胡乱下手,否则就算他有将功赎罪的行为,事后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婆罗迦也不管自己的攻击是否伤到了羿地和袁力,他声嘶力竭的尖叫起来:“杀!杀光这些卑贱愚蠢的土著!将www.hetushu•com他们的灵魂,献给至高无上的主宰!”
“三更半夜,月黑风高,去良渚城内找几个倒霉蛋出口气?”身边的人不能下手,无支祈就起了某些黑暗不良的心思。他眯着眼,眼珠子已经变得通红一片,他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找点乐子。
作为异族的智者,婆罗迦悍然拔出了一柄沉重的狼牙锯齿大砍刀,恶狠狠的一刀劈在了一个醉醺醺的人族战士身上。可怜这东夷战士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就被疯魔的婆罗迦一刀剁成了两段。
羿地就有点尴尬的低下了头,他干笑了几声摇头不语。
一个人坐在阴影角落里,无支祈皱着眉翻来覆去的琢磨着自己未来的出路。
晃了晃手中的酒坛子,婆罗迦神秘兮兮的说道:“此酒酿造困难,材料最难收集,我族中拢共没有几坛呢。”
“都是帝释杀那莽货糊弄了共工氏那老蠢货,疯疯癫癫的想要用大洪水征服盘古世界,结果m•hetushu.com却成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无支祈咬着牙冷声道:“帝释杀,帝释一族?嗯,他家的驻地在良渚城哪里?上次似乎路过过?啧,不知道他家里现在有几口活人。”
想到恼火处,无支祈端起一个硕大的酒碗,一口喝掉了三五斤烈酒,咬着牙咒骂起来:“该死的共工氏,活该断子绝孙。俺好端端的做我淮河水神,享受无尽哩,你非要带着老子造反。若是成了也就罢了,三两下就被几个小儿的散手给化解了,你这是坑人哩!”
袁力是不用担心的了,他和姬昊交好,入了禹馀道人门下,有了这么一座大靠山,谁能伤了袁力一根毛去?但是无支祈自己嘛……作为共工氏八大重臣之一,共工氏掀起大洪水祸乱天下,他无支祈追随共工氏很是做了一些伤天害理之事。
四周都是异族特有的华美高大的殿堂,这些在黑夜中都熠熠发光的殿堂,却并未得到羿地等人族战士的青睐。他们在m.hetushu.com平坦的广场上点起了篝火,架起了洗扒干净的猎物,烤肉的香味弥漫四方,醇酒的味道更是熏人欲醉。
高大的殿堂、华美的陈设、俏丽的侍女、雍容的享受……这些异族最最喜欢的玩意儿,淳朴而憨直的人族战士们,暂时还没有学会享受这些。
这份仇恨,人族能放得下?就算有了姬昊和姒文命的保证,无支祈也在为自己的前途发愁。或许,他应该现在就撒腿走人?可是就算潜逃吧,他能逃去哪里?
嘴里骂骂咧咧的,无支祈又向四周望了一眼,眸子里隐隐就带上了一层血色,他的凶煞之气迸发,现在很想找几个倒霉蛋毒打一顿,若是能把他们锤成肉饼那就更好不过了。
只不过,他得了这门传承才几年功夫?他又不是姬昊这个怪胎,进度哪里有这么快?
无数眸子里闪耀着浑浊的幽光,神智完全不受自己控制的异族战士疯疯癫癫的从黑暗中冲了出来,犹如潮水一样冲向了不知所措的人族战士www•hetushu•com
羿地和袁力都是好酒之人,听到婆罗迦故作神秘的介绍,已经有了五六分醉意的两人馋涎欲滴的看向了他手中的酒坛子。
羿地身上鸿澔衣骤然亮起,一片片坚韧的羽毛喷吐着毫光,死死抵挡着酒水长针的刺杀。
幕天席地,对酒高歌,有美酒、有好肉,众多族中兄弟欢聚一堂,抬头能看到璀璨的星空,清风在身边环绕,这才是人族战士最喜欢的场景。
禹馀道人传授的二十四节气箭威力强大、精妙无穷,他只是刚刚得了一些皮毛,距离登堂入室还差了不少呢。如果真能彻底领悟了这门惊天动地的箭道神通,羿地绝对能够轻松踏入巫神境界。
目光闪烁游离的向四周张望了一阵,无支祈缓缓站起身来,顶着姒文命的脸就要往外走。
无支祈依旧保持着姒文命的形象,阴沉着脸坐在角落里没吭声。四周的人族战士一个个喝得面红耳赤,本能的察觉无支祈装扮的‘姒文命’和平日里大有不同,大家下意识的不愿意和图书亲近他,所以也没有人过来撩拨他。
袁力皱起了眉头,一张猴子脸皱巴巴的很是难看:“慌甚,慌甚?都是爹娘养的,谁比谁差了去不成?姬昊能有如今实力,也是尸山血海中拼杀出来的。俺们一心一意努力修炼就是,难道我们现在的造化就差了?你的二十四节气箭,你参悟了几分?”
“可惜,可惜,我等实力低微,帮不上姬昊的忙。”举起一个大酒坛子,往肚皮里灌了几口烈酒,羿地有点颓然的长叹了一声:“姬昊,巫神境,又得天地赐封,享天帝尊号,实力是越发的高深莫测了。我们,可都被远远落下了。”
轻盈的脚步声传来,面带微笑的婆罗迦拎着一个硕大的酒坛子,带着十几个侍卫快步的走了过来。一边走,婆罗迦一边微笑道:“羿地大人,尝尝我衍月一脉用秘法酿造的‘雪神酒’,这酒酷寒难当,却内蕴一缕后天纯阳之气,最是能温养神魂的。”
耶摩椤椰等人被虞惑俘获时,良渚城内,羿地和袁力正在篝火旁拼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