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毁灭大道

骤然间姬昊眉心一道剑气喷出,一朵纯粹由剑意凝成的混沌剑莲在剑气上冉冉绽放开来,他对禹馀剑道的领悟已经到了小成境界,盘古剑所化的黑色剑芒‘铿锵’一声化为万丈长短,黑色剑芒凌空激射,混在剑门喷射出的剑光中狠狠斩在了挣扎怒吼的虞蛮身上。
姬昊盘坐在剑门下,双手结印,不断震荡旗门,从他身边不断有一道道恐怖至极的剑意爆发开来,带着刺耳的啸声向前方虚空绞杀而出。
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面带微笑,头顶分别有一个紫金葫芦喷出大片白气,将这些至宝、灵宝的先天本源纷纷抽取进去。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姬昊的身体已经适应了剑阵中纵横飞舞的剑意,再凌厉、再肃杀的剑意从他体内划过,都犹如清风拂面一般,除了在他体内留下一缕淡淡的剑痕,于他再无任何伤害。
盘古剑悬浮在姬昊面前,随着姬昊悠长而杀意凌然的呼吸,盘古剑逐渐化为一条黑色的剑芒急速的跳动鸣叫。剑芒起初只有六尺和图书长段,随着姬昊的剑道不断攀升,黑色剑芒逐渐拉长到了十丈长短、百丈以上……
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眸子里的神光骤然黯淡,无奈何的摇了摇头。
每一次呼吸之间,姬昊体内的剑痕就越发多了几道,他的剑道就稳稳的向上攀升几步,他主持的剑门喷发出的剑气威力就越发的强大几分。
不等虞蛮回过神来,盘古剑‘噗嗤’一声扫过他的头颅,将他的头颅硬生生从中间分开。虞蛮体内传来惊天动地的嘶吼惨嚎,大片黑色血浆裹着一团煞气冲天的玄光从他头颅中冲了出来。
“而且是杀伤力至强的毁灭大道!”
虞蛮的身上不断有大量的伤口出现,细细的伤口中剑光闪烁,大盘黑色的血浆冲天飞起,所有血浆从伤口中喷出的瞬间立刻被抹杀了一切生机生气。
禹馀道人大笑着一招手,大片剑光裹着那团玄光,生拉硬扯的拉到了他的面前。神识一扫这团玄光,禹馀道人悚然动容,他急忙离开剑门,亲手托着玄光到了姬昊面前http://m•hetushu.com,将玄光亲自送入了姬昊眉心。
禹馀道人突然大笑:“大兄、二哥,这可是姬昊亲手斩获的宝贝。”
大赤道人、清微道人、禹馀道人同时惊呼了一声,三人眼睛骤然一亮看向了那一团玄光。
淡淡的剑痕浑然天成,犹如雪地鸿爪,清晰灵动又带着莫名的玄妙韵味。
鸿蒙虚空,不可测处。
姬昊淡然微笑,他明白了禹馀道人让他主持一座剑门的苦心。这等于是禹馀道人借助诛戮陷绝剑阵,直接为他醍醐灌顶,将无上剑道生生烙印在姬昊的身上、铭刻在他的道胎中。
虞蛮被困在诛戮陷绝剑阵的核心处,无数剑芒凝成的日月星辰围绕着他,无数剑芒凝成的风雨雷霆冲刷着他,无数剑芒化形的飞禽走兽攻击着他。
诛戮陷绝剑阵四色剑光开辟出一个杀气腾腾的广袤空间,青巍巍的虚空中万物不存,唯有杀意浓重之极的剑意往来穿梭。化为山川河岳、飞禽走兽、花鸟虫鱼、太阳星辰诸般物事的剑芒凌空飞舞,俨然和-图-书一个完整的大千世界。
“为师护法,速速炼化……这居然是一道,来自盘虞世界的完整本源大道!”
姬昊犹如实质的神识紧紧裹住全身,他默默的参悟着身上留下的剑痕,他对禹馀剑道的领悟在急速的提升,无论是剑意中蕴藏的杀戮之意,还是剑芒中蕴藏的杀戮之力,乃至剑灵、剑魂、剑气之类一切和剑有关的领悟,他都逐渐步入了一个崭新的天地。
‘咯咯’惨笑声中,虞蛮不断的放声咒骂、疯狂的诅咒大赤道人、清微道人和禹馀道人,他用尽一切污秽、下流的词汇问候兄弟三人,将他所知道的一切能够诅咒人灵魂的邪恶咒语全部使用了出来。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运转时,盘古剑所化的万丈剑光带着恐怖至极的浓烈杀意呼啸袭来,黑漆漆的剑芒后方是绵延十几万里的一片璀璨剑光,盘古剑带动四分之一的剑阵,爆发出了姬昊主持剑阵以来威力最大的一击。
以拥有无穷杀戮之意的剑芒,凝成一个大千世界!
一缕缕极细的剑意充斥他的hetushu•com身体,犹如血流一般在他体内急速划过。最初姬昊刚刚主持剑门的时候,每一缕剑意划过身体,他的肉体和灵魂都能感受到一丝丝尖锐的刺痛,身上不时还会有一丝丝的火星迸溅出来。
这些先天本源可是好东西,拥有无穷造化之力,更蕴藏诸般现成的大道法则。若是能有至宝、灵宝的胚胎,将这些先天本源注入其中,自然就能得到新的至宝、灵宝;就算没有现成的至宝、灵宝胚胎,若是将这些先天本源注入现成的至宝、灵宝中,也能极大的提升这些至宝、灵宝的威能。
面对剑阵的绞杀,无数先天至宝、先天灵宝纷纷被剑芒斩破,至宝、灵宝的先天本源犹如暴雨一样飞洒虚空,化为无数光怪陆离的宝光瑞气漫天乱飞。
一缕缕淡淡的剑痕交错组织在一起,渐渐化为一副巨大的剑痕图卷,一门惊天动地的剑法,或者说一门让人惊怖的剑道,就随着一缕缕剑意的不断划过直接烙印在了姬昊的身上。
‘嗤嗤’声不绝于耳,姬昊每一次呼吸,他的鼻孔内都是两条hetushu.com明晃晃的剑气收缩不定,白茫茫明晃晃的剑气向外一喷就是数千丈远,寒光四射杀意泠人;矫健如龙煞气冲天的剑气向内一收就无形无迹,如龙在渊收敛爪牙。
虞蛮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禹馀道人兄弟三个身上,他做梦都没想到姬昊能有如此凌厉的一击。
虞蛮横行无数世界,征服、摧毁无数世界得来的无数先天至宝、先天灵宝不断的飞出,苦苦抵挡着剑阵的侵袭。但是诛戮陷绝剑阵乃禹馀道人镇压教门气运、炼魔护神的根本,威力之大耸人听闻,乃盘古世界最强大的杀伐重宝。
诛戮陷绝剑阵纹丝不动,任凭虞蛮放声大骂,任凭他如何诅咒,铺天盖地的剑芒笼罩一切,他身上不断有新的伤口出现,每一条伤口都斩杀他的一缕生机,缓缓磨灭他的本源,慢慢的抹去他存在的烙印。
如果说在主持诛戮陷绝剑阵之前,姬昊的剑道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手持铁剑胡乱挥舞,此刻姬昊的剑道已然是一名身经百战的剑客,手持一柄千锤百炼的利剑,能在战场上轻松斩杀千人、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