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七百一十三章 天庭剑域

木道人神色阴郁的看着姬昊:“以你的道行法力,怎能看到我?”
“有种找我师尊去,你真好意思用本尊欺辱我这后生晚辈?”姬昊笑得很是灿烂。
姬昊神色肃然的看着木道人,他一边咬牙切齿的推动长剑向前穿刺,一边冷声笑道:“前辈很强,可是娲灵也很强。和娲灵对比,我看不透娲灵的力量边缘何在。但是这次见到前辈,却能看穿您的力量固然比我还强一些,却也不过是十倍左右的差距。”
在他的双掌印诀之间,隐隐有一股晦涩死寂的寂灭之力和一股灵动跳跃的勃勃生机酝酿,枯荣之力化为一个首尾相连不断转换的轮回,带着无穷的奥妙拍向了姬昊。
姬昊眸子里寒光闪烁,他眉心道眸张开,神光森森,他突然笑了起来。
青嫱冷哼一声,她同样向后急退,退却的同时,她更是恼怒的将自己手中长剑重重的丢在了地上。无论是长剑本身,还是青嫱的剑道造诣都无法和姬昊相比,骄傲的青嫱决定,以后和_图_书她绝对不会再碰任何剑类兵器。
因为姬昊的剑道,因为姬昊天帝的身份,整个天庭化为剑域,除了剑,再无其他力量能够存在。花道人固然是圣人之尊,拥有扭转乾坤、翻转天道的力量,在此刻的天庭,他居然硬生生被姬昊压制得无法施展任何术法。
无数条剑芒纷纷汇入盘古剑,黑漆漆丝毫不起眼的盘古剑上隐隐有无数宫殿楼阁、仙宫神殿的虚影浮现。就好像整个天庭都寄托在了盘古剑上,让姬昊挥动盘古剑发出了这威力无穷的一击。
“借助天庭之力,区区十倍的力量差距,我有信心斩你。”
姬昊挥出了拜禹馀道人为师以来,他的至强一剑,在这一剑中,他融入了他对禹馀剑道的一切感悟,更将他对天地间各种不同大道的领悟也融入了进去。
天庭,木道人被姬昊一剑穿透身躯,再被他一拳打得向前踉跄不稳的冲出了好几步。
整个天庭的天地灵气在沸腾、在怒吼、在咆哮、在兴和_图_书奋不已的欢呼雀跃,无数座宫殿、无数座楼阁、无数的游廊水榭、无数的宝塔精舍纷纷放出夺目的强光,随后这些光芒纷纷凝成了一柄柄顶天立地的利剑。
“所以,你不是木道人。你只是……一片树荫罢了!”姬昊淡淡的说道:“所以,斩了,也就斩了。”
一剑出,天地尽成剑域。
正想要多调侃木道人几句,突然木道人、花道人同时七窍流血,两人齐齐骇然看向了西方大吼了一声。
‘铿锵’声震耳欲聋,半空中无数的剑芒都在剧烈的颤抖,都在疯狂的鸣叫,都在歇斯底里的向天庭内的一切生灵宣示着‘剑’的锋芒、‘剑’的凌厉。
姬昊笑了,他曾经在盘蘅世界偷窥到木道人的寂灭大道的真正面目,对寂灭大道他颇有些领悟心得。面对如此缓慢拍下来的一击,他举起盘古剑,同样缓慢的一剑刺了上去。
木道人的身躯强度超出姬昊的所料,以盘古剑的锋芒,以姬昊如今的实力,他居然还要动用全力m.hetushu.com,才能勉强穿透他通体清光熠熠犹如青色琉璃的身体。
木道人万年愁苦的脸终于剧烈的抽搐起来,他为姬昊的这一剑而震惊不已。
一丝一丝,一点一点,剑锋缓慢的穿透木道人的身体,隐隐有艰涩的‘嗤嗤’摩擦声传来。
天庭的气息变得森严而冰冷,天地灵气纷纷凝成一柄柄锋利异常的剑芒,随着姬昊手中的盘古剑缓缓刺出,无数剑芒纷纷锁定了木道人。无穷无尽的剑意在虚空中萦荡,在这一瞬间,整个天庭内再无其他大道法则存在的余地,万物成剑、万物化剑,非剑者则成了整个天庭的敌人。
“好,吾当来找你!”木道人深沉的看着姬昊,冷冷的说道。
敖白面色铁青的向后急退:“禹馀剑道……还是这么霸道,不讲道理!”
阿宝、龟灵他们固然强大,道行固然比姬昊还要高深许多,但是他们在剑道上的造诣远不如姬昊!
“禹馀道友何其幸运!”木道人双手缓缓向前推进,他淡淡的说道:“姬和图书昊,今日贫道免不得要做逆天之行,今日你这尊天帝,还是乖乖的陨落吧!”
这一剑,隐隐然已经有了几分禹馀道人的剑道真意在里面,禹馀道人门下门徒无数,在剑道上也颇有几位极佳的传人。但是木道人清楚,眼前的姬昊对于禹馀剑道的领悟远远超过了那些同门师兄,姬昊堪称禹馀剑道唯一的传人!
更重要的是,他融入了虚影传授的开天、辟地、万物生、万物灭、万物轮回五式,因为这五式合一的一击,和盘古剑完美融合的盘古斧的力量也被他激发了一星半点。
震怒的木道人嘴角耷拉下来,一脸愁苦的缓缓转身,丝毫不顾冲着他大声叫嚣的敖白,双手结印异常缓慢的向姬昊推了下来。
姬昊的剑重重的劈了下来,盘古剑刺进了木道人掌心的小小世界,犹如当年盘古圣人开天辟地一般,小小世界被一剑劈开,一枯一荣两株菩提树的虚影轰然粉碎。木道人掌心凝聚的寂灭道韵被姬昊一击打得稀烂,盘古剑穿透木道人青光流hetushu•com溢的双掌,深深的没入了他的胸膛。
木道人、花道人的脸色齐齐变色,他们眸子里猛地喷出了强烈的神光死死锁定了姬昊。
木道人掌心中隐隐有一个世界浮现,小小的世界中隐隐有两颗菩提树,一枯一荣,生死交替,一股浓浓的寂灭之力从这小小的世界中喷涌而出,化为一个可怕的漩涡想要将姬昊连同漫天的剑意一口吞下。
“木道人,我看到你了!”姬昊说了一句让敖白、青嫱和祝融氏感到莫名,却让东公、西姆骇然失色的话:“我看透了你的这一招……你不在这里,所以,我斩了你!”
‘嗤嗤’几声响,木道人的身体被无形剑芒切开,数十条深可及骨的细细伤口凭空出现在他身上。木道人身上有青色的琉璃宝光一闪而过,伤口瞬间愈合,但是转瞬间,他身上更多了十倍以上的剑痕。
花道人骇然转过身来,他双手十指犹如绽放的花朵一样轻柔的抖动,他轻声吟唱着咒语,一道道彩光在他身边滚动,但是他没能放出任何一道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