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七百一十四章 一量劫法

如此一来,他们岂不是可以在天庭呼风唤雨,肆意行事了么?
木道人、花道人何等人物,敖白的话一出口,他们立刻明白了敖白的险恶居心。木道人头都不回的冷笑一声,用一种死气沉沉的冷淡声音冷冷说道:“敖白,就你今日这一句话,贫道日后灭你龙族九成人丁。”
不等木道人、花道人开口,姬昊厉声喝道:“今日本来就要将你们斩杀当场,这些年,你们实在是欺人太甚……更不要说,是你们的老巢出了问题?区区空口承诺,想要让我放过你们?”
既然打不过,那么就让姬昊往死里得罪木道人,逼得姬昊只能和龙族、凤族结成盟友,想想看这也是很不错的事情。天庭有五个天帝,若是姬昊能够和他们龙凤两族站在一起,祝融氏自然而然也要被绑在他们的战车上。
量劫啊,数十亿年方为一量劫。
但是冥冥中一股极大的危险、极其恐怖的感觉凭空出现,敖白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到了嘴边的狠话http://www•hetushu.com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眼前的木道人不是‘木道人’,那么姬昊斩了他又如何?木道人和姬昊之间的因果纠缠颇多,杀了也就杀了,一剑斩下,姬昊只求一个道心坦荡。至于未来‘木道人’真个出现,追究起今日的因果,姬昊又不是没有师门靠山,他怕个什么?
不管木道人和花道人露出何等异状,姬昊握剑的手纹丝不动,坚定无比的推动盘古剑刺进木道人的身体。整个天庭所化剑域在盘古剑上纵横睥睨,疯狂的破坏着木道人的身体、撕裂他体内的一切大道玄机。
敖白不知所以然的向木道人望了一眼,他突然咧嘴笑道:“姬昊,不要理睬这老家伙,他敢来天庭捣乱,想要插手天庭之事……”
抬起头来,木道人沉声道:“姬昊,你对天地大道的领悟堪称恐怖,但是你修道时日太短,道行足够了,法力却是你的短板。这块树心内蕴一量劫圣人法力,你将他炼化后,禹和图书馀道友门下,你法力当为第一!”
那才是真正的木道人,他藏在某个不可言之地,进入了某种不可言之境,以无穷法力、不测大道封锁自身。一如深埋在地下的蝉之幼虫,只待秋风乍起、金蝉脱壳,就能声震九天、扶摇而上八万里,从此超凡脱俗、俯瞰众生。
青嫱也是花容变色,她飞快的瞥了敖白一眼,一声不吭的向后退了两步。龙凤两族是盟友,却也是对头,若是龙族真个被灭杀了九成人丁……说实话,青嫱的心情有点复杂,但是怎么她心里还有点暗自欢喜?
“只是饶我三次么?”姬昊皱了皱眉,他沉声道:“不够!”
木道人没有任何犹豫的掏出了一块拳头大小青色流转的晶石,他沉稳异常的说道:“此乃贫道本体清净菩提树的一块树心,已经经历无量量劫,蕴藏无穷生机生气。本想用他造就一位弟子,让他与玄都道人、广成道人、宝道人争锋,只是还没想好赐给门下哪个弟子。”
敖白的和图书如意算盘打得‘啪啪’响,今日一战,他突然发现姬昊的神通法力已经到了一个让他都惊骇不已的境界。以姬昊的神通法力,敖白和青嫱联手,怕是都打不过他。
刚刚姬昊一眼‘看到’了木道人,他隔着眼前这‘木道人’的身体,跨越了无穷遥远的距离,看到了某不可言喻之地,正陷入某种寂灭状态的木道人本尊!
一量劫圣人法力?意思是,这树心内蕴藏的法力,是木道人这位圣人凝聚出的精纯法力,是圣人级别的法力!可想而知,圣人凝聚的法力在质量上要比寻常道人的法力强出多少!他这一量劫的圣人法力,估计够普通道人辛苦劳碌数十个、上百个量劫!
东公、西姆沉吟片刻,他们齐声喝道:“同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圣人?”东公、西姆骇然惊呼:“而且是……邪道圣人?”
木道人、花道人七窍喷血,两人同时望着西方怒声悲鸣。
姬昊一把抽回了盘古剑,木道人、花道人厉声长啸,hetushu.com瞬间化为两条神光怒气冲天的向西方遁去。
姬昊愕然,东公、西姆脸色骤变,他们急忙睁开双眼向西边望了过去。一眼望去,两人显然没能依靠自身神通法力看到什么端倪,东公急忙取出一面通体金灿灿由无数紫色烟霞环绕的神镜,一口本命元气猛地喷在了这面厚重古朴的圆镜上。
一旁的花道人也是口吐鲜血,他厉声喝道:“姬昊,贫道也是如此。未来贫道本尊,无论你如何冒犯,只管饶你三次……换你今日让我师兄弟二人脱身。”
只要天庭大权掌控在手中,其他什么‘邪道’圣人啊,木道人和花道人的老巢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之类的,那和他敖白有什么关系?
骤然间,木道人双手猛地抬起,双手死死握住了盘古剑的剑身,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姬昊厉声喝道:“姬昊,想不到你道行法力居然到了如此地步,你既然已经看到贫道本尊真身所在……贫道允你,过往因果一律抹掉,未来你哪怕冒犯贫道本尊三次,贫道本尊m.hetushu.com饶你三次。”
敖白的身体微微一颤,他一跃而起想要指着木道人叫嚣些什么。
眼珠一转,敖白不坏好心的笑道:“你只管斩了他,未来有什么恩怨,我龙族和你一肩扛了。”
吧嗒了一下嘴,姬昊看着木道人沉声道:“事后不许为此事找我麻烦,我冒犯你们本尊三次,你们不许找后账,若是答允,我现在就放人!”
姬昊的眼角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昊天镜上光影刚刚变幻了几下,一只黑漆漆的大手呼啸着拍了过来,就听得‘嗡’的一声巨响,昊天镜微微颤了颤,东公身体一晃,踉跄着向后倒退了两步这才站定了身形。
那是一种玄而又玄不可描述的状态,木道人的本尊正处于一种寂寂渺渺的空灵之境,眼前的木道人和他的本尊之间几乎隔绝了一切联系。
木道人二话不说,一巴掌将树心拍进了姬昊的胸膛。
“昊天镜,开!”东公一声长啸,昊天镜表面一道金光喷出,西方极远处极乐清净世界中发生的可怕异变顿时在镜中一览无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