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零九章 异族出兵

“我只说两件事!”虞蒙站在高台上,大声的咆哮着:“第一,盘古世界的确是一块大肥肉,但是不动刀叉,大肥肉不会主动掉进嘴里。所以,我们应该开始着手吞并盘古世界。”
数百名跟随虞蒙闯入会场的殖民圣尊齐声欢呼。
两个擅长玩弄灵魂、以灵魂为猎物的魔头联手,这些天他们在良渚兴风作浪,不知道有多快活!
“耶摩家族?一个连族徽都没资格拥有的下三滥破落户,和你为敌又怎样?”虞蒙在数百名殖民圣尊的簇拥下,趾高气扬的分开人群。
‘嘭’的一声响,一块鹅卵石从人群中飞出,狠狠的撞在了虞惑分身的额角。
姬昊前些日子在良渚城一通乱打乱杀,一众冕号、杖号、玺号圣尊被击杀后,盘虞世界本土一直没有派遣新的实权者进入盘古世界,虞蒙和他身边的这些殖民圣尊,拥有了掌控良渚的绝对力量!
每当一个有名有姓的贵族子弟被暗杀而死,每当一个家族的直http://www.hetushu.com系私军被突然的袭杀损失惨重,每当一个小家族撕毁契约投向了另外一个大家族的怀抱,这一切都犹如电流一样让那些高高在上的虞族贵族们浑身战栗,从肉体到灵魂都酥麻、瘙痒,爽得他们快要飞起来。
虞蒙身边有大片黄沙飞旋,他身体一晃,高台上一道黄沙冲天而起,他从黄沙中走出,稳稳的杵在了高台上,并且很不客气的抡起黄金权杖给了虞惑分身沉重的一击。
这一日,虞惑的分身站在广场正中高高的讲台上,声嘶力竭的挥动着双手,放声的宣讲着盘古世界的美妙:“感受一下,就在这块土地下面,那一条条沸腾而活跃的灵脉;感受一下,就在良渚周边的大山中,那一座座储量惊人的矿脉;再看看这些人族奴隶……”
虞蒙身边环绕着数百名殖民圣尊,这些人固然在虞族的权力体系中地位不高,但是他们的力量却是实打实hetushu.com的!
虞惑分身怒吼一声,大片血花从他额角喷出,他踉跄着向后倒退了好几步,差点从讲台上摔倒了下去。虞惑分身狼狈的捂住了额头,指着人群中鹅卵石飞来的方向怒道:“是谁?是谁?你是想要和我耶摩家族为敌么?”
所以虞惑分身无初次的形容盘古世界的美妙,掀起所有人心头最深沉的贪婪,但是他只是引导这些虞族贵族越发疯癫的乱成一团,绝对不会从这团乱麻中解出任何的头绪。
虞蒙下手毫不手软,黄金权杖打碎了虞惑分身的胸骨,将他打飞数十丈,从高台上摔了下去。
能够将这些肮脏的争斗演绎成一次狂欢盛宴,不得不说这些虞族贵族在这方面的确有常人难以比拟的天赋。
姬昊在封道山和仝炅道人饮酒高论时,良渚正是风起云动。
四周乱成一团的本土贵族们同时闭上了嘴,他们无比惊异的看着虞蒙,看着虞蒙身边那数百名眉心竖目已经化去,就和盘古世界的http://m.hetushu.com人类一样,只有两只正常眼眸的殖民圣尊们!
虞惑的分身目露精光,指着人群中肃然不动的人族侍女、人族奴隶笑道:“看啊,美丽的少女,骁勇的战士……这是一个多么有潜力的族群,如果能够征服他们,肆意的奴役他们的子子孙孙,这是多么快乐的事情?我们虞族就应该高高在上,让所有的族群都被我们奴役!”
“没人反对!”虞蒙笑看着那些目瞪口呆的本土贵族:“那么,全体动员,最多半个月内,我们发兵……目标,垚山城!我们先干掉这个世界的天帝,掌控了这个世界的天庭再说!”
“第二,关于权力和利益划分的问题,以一年为期限,谁立下的功勋最大,谁就负责对整个盘古世界的征伐和最终的利益分割!”虞蒙高高举起手中黄金权杖,厉声吼道:“谁有意见?”
这么多的顶级大家族混在一起,这么多的豪门贵族混在一块,相互暗算,相互算计,每天都有血脉尊贵的子嗣陨m.hetushu.com落,每天都有大量的战士死伤。他单单收割那些陨落战士的灵魂就收获颇丰,他的这具分身的实力不知不觉的都增长了一倍有余!
时至今日,这些来自盘虞世界本土的大贵族们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争夺、在争夺什么,他们只是犹如醉酒一样,将骨髓中那种争权夺利、阴谋暗算的天性彻底发挥出来,彻底的沉浸在了这一场规模庞大的‘狂欢’中无法自拔。
眉心竖目,这是虞族贵族们最重要的力量源泉,更是他们神魂上的一把枷锁。化开了眉心竖目,代表着神魂脱离了这把枷锁的约束,踏入了更高一层的境界。在盘虞世界本土,如果是出身那些顶级大家族的族人,只要眉心竖目被化开,就有资格争夺圣域的圣尊宝座!
“虞蒙!”虞惑分身恼羞成怒的盯着虞蒙:“你想要,做什么?”
更不要说在这些陨落者死亡前,他们的灵魂散发出的强烈的负面情绪,这些惨杂着恐惧、绝望、愤怒等等负面情绪的灵魂能量,却成hetushu.com为了屠灵尊主最佳的补品。
众多殖民联盟的家族首脑纷纷举起兵器放声大吼,随着他们的欢呼声,良渚城外无边无际的军营中,无数来自其他世界的土著战士犹如疯狂的野兽一样仰天嘶吼起来。
露天的广场上,来自盘虞世界顶级大家族的那些嫡系族人们,还在乐此不疲的争权夺利。无数神色鬼祟的虞族贵族在人群中往来穿梭,各种许诺、各种契约、各种赌咒发誓、各种阴谋暗算。
虞惑分身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虞蒙——他怎么就敢出手?
乱吧,乱吧,继续乱下去,越乱越乱,让这些蠢货继续的自相残杀,让这锅‘七情六欲’为材料的‘浓汤’越发的沸腾而混杂吧,虞惑分身恨不得良渚的混乱能够永恒的持续下去。
虞惑分身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他爱死这种疯狂的气氛了。
“奴役,是有瘾的!”虞惑的分身大声笑着:“所以,盘古世界是多么鲜美的一块大肥肉啊,只要咬上一口,就‘滋滋’的冒油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