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伤心一哭

似乎是感受到了姬昊目光中的那一丝好奇和好笑,伤心道人的脸色越发的威严,越发的严肃,就好像一扇威严的磨盘,‘簌簌’的往外掉落着硬邦邦的粉末。
“道人,你用的什么邪法?”
因为刚刚还在笑,所以这骤然的放声大哭越发让人情绪难受,让人浑身气血不宁,让人心头血气奔涌……诸方因素重叠在一起,就听‘噗嗤’一声,道行不如姬昊,心性修为更是远远不如的鸦公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他的哭声直接震伤了他的心脉。
姬昊看着只有自己腰部高的伤心道人,真心实意的想要问他一句——您老背着双手,两只手掌可能碰到一起?
他又想起了小时候隔壁家的那个名字都已经忘记的小家伙,那么精壮的一个小家伙,五岁的时候就能跑进南荒丛林打死一头豹子的彪悍小家伙,他居然闯进丛林中招惹了一条巨蟒,被巨蟒当做了下午茶的点心!
近万人的部落啊,差点就被木薯毒得灭门,这种人间惨事hetushu.com,难道不应该哭么?
热泪滚滚,哭声阵阵,姬昊浑身抽成了一团,他全身的水分都化为泪水不断流出。五脏六腑在抽搐,浑身筋肉在痉挛,姬昊感到自己就像是一枚切开的柠檬,正在被巨人用巨大的力量压榨汁水。
姬昊呆了呆,他指着鸦公哭喊道:“鸦公,你怎么这么惨啊?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没有一头母乌鸦喜欢上你!呜呜,你连一头给你养老送终的乌鸦崽子都没有!”
姬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下意识的看了正在猛攻玉璧的龙母一眼。
伤心道人威严的瞪了苦竹山主一眼,然后他突然‘哇呜’一声哭了出来。
穿着一件黄噗噗的袍子,背后交叉背着一对儿可能比他身高还要长出一截的长剑,伤心道人就这么严肃着脸,很艰难的背着双手走进了洞窟。
难以形容的苦涩之意直冲脑门,姬昊和鸦公看着伤心道人那张威严得可笑的面孔,听着他难听的哭声,只觉心头无和*图*书数悲苦之意冲出,两人好似同时遭遇了时间最悲哀、最不可对人言的事情,突然忍不住就‘嗷嗷’痛哭起来。
苦竹山主带着一丝惊惧之意轻叹道:“他那剑,是要命的,贫道真个惹不起他,所以,也惹不起他的门人。那厮,太护短……比龙母还要护短哩!”
姬昊哭得撕心裂肺,他脑子里不断闪过人生中无数次悲伤、悲哀、悲惨、悲壮的事情,一幅幅画面流水般在心头晃过,那些悲伤的画面就好像一根根万年黄连根,不断的投入姬昊的心湖,苦得他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喷出浓浓的苦涩意味,苦得他不断的嚎啕大哭。
姬昊和鸦公正因为伤心道人那古怪的威严面孔而笑声不绝,伤心道人这突然的一哭,两人身体同时一颤,就好像有人将黄连根熬了数十轮的苦汁水,混上了最苦涩的盐卤子,硬生生的从他们七窍中灌了进去,直接灌进了他们心窝窝里。
伤心道人威严无比的看着姬昊,他冷冰冰的说道和_图_书:“堂堂天帝,连贫道一声大哭都承受不起,这天庭一代不如一代,还要这天庭做什么?嘿,当年贫道就说了,天庭这玩意,就是天道放在我们头上的一柄刀,虽然伤不得我们,却恶心人啊?干掉五大天帝,摧毁天庭,将这天道的摆设彻底毁了,这就天地清宁了!”
这等悲伤的事情,太悲哀了,一定要哭啊!
一旁苦竹山主怜悯的抽了抽脸,他双手捂住耳朵,一抹蒙蒙青影从他掌心喷出封住了他七窍,然后轻巧的向后倒退了几步。
姬昊哭得眼泪鼻涕一起喷出,三行热泪顺着面颊犹如小溪一样流淌下来。
这疯婆子,从哪里招来的这群妖魔鬼怪?
话刚出口,姬昊和鸦公的哭喊声更是上了一个台阶,‘噗嗤’两声,两人这次同时吐血。
姬昊就是有这种感觉,伤心道人的脸绷得太紧了,以至于他觉得他的这张圆脸就好像过夜的硬烧饼,在往下掉粉屑。所以姬昊不自觉的看着伤心道人的脸笑了起来,紧接着姬昊hetushu.com听到鸦公‘嘎嘎’一笑,显然鸦公也被伤心道人威严的面孔逗笑了。
为什么要哭呢?
圆眼睛,圆鼻头,圆嘴巴,甚至两只招风耳都长得圆乎乎的。这样的面孔最多能用‘可爱’来形容,偏偏就是这么一张‘萌’意十足的面庞上,硬是带着比姬昊这个天帝还要高高在上、端庄严肃、神圣不可侵犯百倍的威严。
‘咚’的一声闷响,盘古钟没有任何震动就无风自鸣,钟鸣声震碎了姬昊和鸦公的哭喊声,震得两人气血一阵松动,心头纠缠的浓浓苦涩之意突然烟消云散。两人同时对望一眼,姬昊手一指,盘古钟放出混沌之气将鸦公也遮护在内,他猛地抬头,带着满脸泪水冲着伤心道人怒喝。
多好的一个小家伙啊,居然夭折,这事情太悲伤了,必须要哭啊!
姬昊突然想到了很多很多苦不堪言的事情,他小时候第一次爬上金乌岭的山顶,想要逮一头小火鸦做坐骑,结果被调皮的小火鸦一爪子差点抓瞎了眼睛。
他还想起了当和*图*书年在南荒,金乌部下面的一个附庸小部落断粮,饿得晕头晕脑的部落头人带着族人啃食没成熟的木薯果腹……好可怜啊,那没成熟的木薯蕴藏剧毒,部族的人全部毒倒,还好姬昊阿姆青茯及时赶到为他们解毒,姬夏帮他们猎杀了许多猛兽,这才渡过断粮危机……
矮,胖,圆,秃顶,环绕着脑袋挂着一圈儿亮晶晶的红毛,伤心道人的体型极其不堪,一张圆脸上却充满了难以形容的威严。
冷哼了一声,伤心道人慢条斯理的说道:“贫道伤心道人,难不成,天帝没听说过我的名号?不对啊,当年贫道曾经一声大哭,三千万征伐我伤心山落泪谷痛哭流涕洞的天庭雷部正兵齐齐卸甲吐血,狼狈溃逃,天帝怎可能不知道我的名号?”
洞窟中空气震动,苦竹山主的声音从震荡的空气中传来:“禹馀道人……我当真招惹不起他。当年我曾与他赌斗,一条竹根衍化亿万苦竹覆盖方圆三亿里的山山水水,却被他一剑斩断了所有竹根,除了一株小竹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