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巫神纪

作者:血红
巫神纪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 先天元磁两仪生死

盘古钟悬浮在阵图正上空,丝丝混沌之气倒卷而下,让大阵坚固难破。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极恶禹馀一声大喝,他手一抖,一幅四四方方通体萦绕着丝丝清气,内部隐隐有黑白二色奇光隐现的阵图出现在他手中。
而那造化道韵,则是让虹光中的诸般杀伐、死寂、冰冷、虚无、寂灭之气犹如五粮材料,掺合在一起后,经过细心的酝酿发酵,逐渐变得醇厚甘美,从五粮原料汇聚成了一坛子陈酿美酒。
以姬昊如今盘古圣体的修为,他居然耗费了足足一刻钟,才将这一条半尺长、三分宽的伤口修复!
你预防着摔死,从此再也不登高远望,却被一块高处坠落石头砸死。
盘古剑端端正正的插在阵图正中位置,一缕缕剑芒从盘古剑中升腾而起,阵图波动中,一缕缕无形无迹的元磁之力载波载浮,无数剑影在大阵中若隐若现,黑白二色剑芒寒气升腾,让人心中一阵阵的发寒。
如此手段,如此心性,和-图-书刚猛凌厉、霸道绝伦,不愧是禹馀道人极恶一面斩出的化身。
就看到极恶禹馀手中一团七彩虹光急速旋转,虚空之中一道道鸿蒙混沌之气化为绵延亿万里的恢弘潮汐呼啸而来,不断注入这团虹光。除此之外,更有姬昊已经极其熟稔的毁灭、造化两大道韵于混沌虚无中滋生,同样不断融入虹光。
那一缕无形无迹却森冷可怖的杀机纠缠在姬昊面门的伤口上,凌厉森严的杀机将姬昊催动过去的精血一并绞碎斩杀,姬昊脸上的伤痕附近血水飞溅,大量彻底失去活性的血浆洒了一地,姬昊这才修复了伤口!
原本的七彩神光就变得越发的复杂,在七彩之中逐渐蕴藏了黑白二色,而且黑白二色逐渐的浓厚浓郁,渐渐地压过了七彩光芒,将七彩化为混沌,极恶禹馀手中的虹光也就变得越发的厚重难测。
先天第一缕杀机在极恶禹馀手中急速膨胀,四面八方翻滚而来的鸿蒙混沌之气被这一缕杀机m.hetushu.com疯狂吞噬,一股凛冽杀意四散弥漫,就听‘铿锵’脆鸣声不绝于耳,姬昊只觉一道道寒气扑面而来。
“乖徒儿,给他起个名字!”极恶禹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黑漆漆的酒葫芦,满意的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
一声轰鸣,极恶禹馀手中阵图放出无量祥光,原本数尺大小的阵图急速的扩展出去,眨眼间就在鸿蒙混沌中撑开了方圆上亿里的一方大阵空间。
姬昊大步走进阵图中,他一声清啸,就看到阵图中神光隐现,一方阵图空间凭空生成。天空漆黑,大地雪白,下一瞬间天空雪白,大地漆黑,黑白转换之间一丝丝蒙蒙剑气穿梭虚空,让人窒息的杀戮之意凭空生成,‘啪’的一下,阵图中除开姬昊之外万物尽数湮灭。
生死相依,两仪幻化,毁灭道韵、造化道云、杀机、生机,加上变幻莫测的元磁力场,极恶禹馀手中托着的这团混沌光团逐渐变化,内部气息变得格外的玄妙深邃,哪hetushu.com怕姬昊有一缕分神融入其中,也难以尽识其中玄妙。
九件先天神兵崩解的一瞬间,姬昊的心脏剧烈的抽缩了一下。
杀机萦绕,偏偏造化道韵又将活葫芦中的先天第一缕生机融入其中。
鲜血喷涌而出,姬昊骇然催动精血修复脸上伤势。
姬昊如今纯粹的肉体修为在盘古世界堪称绝顶,他的肉身……尤其是有了盘古钟主动防御的肉身都被这一缕杀机轻松斩伤,更是迟迟难以修复,可想而知其他人若是被这一缕杀机命中,会是多么凄惨的下场。
于是虹光中的诸般道韵就变得完美和谐,逐渐融合归纳,最终化为一种玄而又玄难以言喻的,纯粹为了杀戮而毁灭而生,却更加复杂、更加精妙,更加难以琢磨的神奇存在。
用个不怎么确切的比方,这就好像人生总有一死,但死法却各有不同,溺死、摔死、战死、吊死、烧死、砸死……诸般死法变幻莫测,让人难以捉摸把握。
你害怕会战死,从此避世和-图-书隐居远离是非,却在山林中遭遇猛虎扑死。
姬昊长啸一声,他猛地睁开眼睛,一不做二不休,将盘古剑、盘古钟、天地金桥全部丢进了阵图。
“好阵图,杀人当是利索。”极恶禹馀满意的点了点头,以太乙元磁令为本体,牺牲了死葫芦、活葫芦、九件先天至宝杀伐利器一共十一件至宝,再以盘古钟、盘古剑、天地金桥作为阵器镇压阵图……
天地金桥化为一道金光灿灿虹桥横贯阵图,姬昊在这大阵中可以随意穿梭,瞬间往来。
……林林种种,难以全部描述;在造化道韵的造化之力酝酿下,虹光中的诸般杀戮绝灭之力变得越发的微妙、越发的复杂,一如百年陈酿厚重而复杂的口感,让好酒之人欲仙欲死、死而又死。
你预防着溺死,从此再也不靠近江河湖海,却不小心被一口水呛死。
死葫芦和活葫芦蕴藏了生死两极绝妙大道,仝炅道人得到这一套儿宝贝无数年,却没能参悟出其中玄妙。到了极恶禹馀手中,他和*图*书却不管这死葫芦、活葫芦中究竟蕴藏了何等天地玄妙,他只是手指一抖,两个葫芦顿时崩解,葫芦本体迅速融入虹光。
毁灭道韵,让这团虹光中凭空多了一份杀伐之意,而且杀伐之气逐渐提升,逐渐精纯,渐渐的从那杀伐之意中就有一股冥冥死寂之气悄然而生,死寂之气逐渐变得空濛虚无,一股让人绝望的冰冷之意四散开来,从那空洞虚无的冰冷之意中,逐渐就有一丝寂灭之力滋生……
极恶禹馀厉声喝道:“阵图已成,你的阵器何在?”
姬昊微一沉吟,轻声笑道:“自然是‘先天元磁两仪生死’剑阵。”
九件先天至宝,杀伐利器,洪荒之时用来镇压仝炅道人都绰绰有余的九件神兵利器,居然被极恶禹馀一击粉碎,只取其中一点先天灵萃融入阵图!
盘古钟骤然一动,‘嗡’的一声缕缕混沌之气倒卷而下,饶是有盘古钟主动护主,姬昊一个不查,一缕无形无迹的杀意扑面而来,硬生生在他脸上留下了一条深可及骨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