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春宴杀

第五十九章 得失之间

这时,上座的燕开庭淡淡道:“这是要改变整个匠府的方向了?”
胡东来手上的信息收集得很全,分析条理清晰,陈述直截了当,一众管事均听得面色凝重。口碑这东西本就是涓滴汇流,尤其在质价差异不明显的情况下,风评就变得十分重要。
胡东来神态自若,对着燕开庭略略躬身道:“并无,匠府方向兹事体大,怎是属下一介管事,做一两件事就能左右的。属下做事,向来谨遵老府主的教诲。”
燕开庭依然懒洋洋地望着众人,但是眼神幽深,从某些角度看去,更像伺机出击的凶兽。
胡东来从座位边抱起一叠厚度接近一尺的文案,放到上位宝座边的案几上,然后就站在那里侃侃而谈。
可惜燕开庭根本没有咬文嚼字的意思,依然神情淡淡,乍看上去都不知道他有没有仔细听胡东来说话,“行了,所有展位一半你来安排,一半我来安排,就这么定了。”
最后他的结论是,匠府应该利用有限展位,主推近期取得极大行业优势的制胚产品,面向的客户不是传统的商户,而是修士匠府,争取拿下更多、更稳定的大批量订单。
林匠师轻出一口气道:“你这下明白了吧?对家主来说,赚多赚少而已,不,眼前是赚更多。对你那样的分行影响也不大,就是招新手换设备时候慢慢调整也行,可我们这样的就要想一想,三五年后的出路了。”
老府主在世时,这样的比较不止一次出现在管事们心头,如今主家和属下当然不能再拿和_图_书来比较,可还是有不少人往燕开庭那边看去。
胡东来站起,温润地道:“正是因为争取不易,所以第一印象才重要。与其让特色不足的货物分散了采购者的注意力,不如减少那些已经固定客源的货品,突出我们要推出的货品。”
而在南方则是另外一个样子,主办会场的争夺可是十分激烈,尤其是四大门派所在地,“珍”级兵器数量甚至不被计入“珍获会”标准。
此时,有一人站起,中规中矩地对着上座的燕开庭躬了躬身,道:“属下向府主报告物贸会的准备工作。”
坐在胡东来右侧的大管事何启安站起来,道:“吴老此言差矣。无论财力和影响力普通商户哪能和修士匠府相比,我们在北雍州说起来是牌子上的人物,放眼九州,可就算不上什么了。能成为那几家的固定供应商,利润可不仅仅是丰厚,而是……翻倍!”
胡东来这番话绵里藏针,细细体会,能品出不少东西。
胡东来都这么说了,大管事们不服气的大有人在,可一时就失了发难的由头,其余管事们更没反对的立场。
燕开庭慢吞吞地道:“你错了,三千大道,殊途同归。经营和修炼没有区别,借势者,就有被势反噬的风险,当然会有损失的可能不是所有人而已。”
诸位管事已经私议了一轮,此刻再次交头接耳,这时不同派系或同盟的分界线,就相当清晰了。
渭青城为此下了血本,顶尖的灵兵灵器拿不出更多,就在资源和次和图书一级的兵器上下功夫。从目前透露出来的信息看,仅各类货物的来源地就比往年多了一倍,很多都是其它方向的极地特产,琳琅满目,即使没有修炼价值,也是稀罕的玩器。
那人斯文俊雅,虽然年轻但骨子里透出一股沉稳气度,让人和容易生出信服之感,正是胡东来。
胡东来此刻若还看不出燕开庭非同以往,就太过迟钝了。以往能够联合几名大管事,挤兑燕开庭,那是一方面欺他不懂商事不知府务,另一方面是联合者找到了共同利益。
“天工开物”也遇到了这个难题。
燕开庭首先打破沉寂,“有些钱赚了,容易受制于人。”
他目视胡东来,问:“说完了?”见胡东来点头,于是扫了一眼正堂,道:“谁有什么要说的?”
燕开庭眯眼看了他片刻,淡淡道:“权力给你,你就做做看吧。”说罢,也不等胡东来回话,他身形一动,就从正堂中消失了。
年长管事皱眉道:“胚器实际上品种有限,无需占那么多展位啊。而且历来要拿那几家的大单,可不仅仅是样品就有用,功夫是在台面下的。”
物贸会并非由固定组织举办,它有点类似地方性节日,在每个大州约定俗成的时间里进行。各城、镇、贸易点自发参与,也就是所谓分会场,而每年的主会场不定,哪家有能力拿出足够数量的奇珍异宝举办“珍获会”,就是当年的主会场。
如今燕开庭峥嵘隐现,几次看似手段粗暴,实则恰好踩中要害,胡东来再不生和图书疑也太托大了。无论燕开庭是扮猪吃虎,还是背后有高人指点,胡东来他们在身份上有天然弱势,硬碰硬肯定不是上策。
燕开庭一手支腮,略略斜倚,倒是没有听得昏昏欲睡的样子。
下面诸管事的窃窃私语就没停过,而会前就和同乡匠师在说类似问题的倪管事听到这里,则方才恍然,悄悄对林匠师道:“原来如此。”
这个方案,对于整个匠府来说,肯定是有的分行欢喜,有的分行忧虑。不过对于在场的所有管事来说,无论是否赞同胡东来的结论和提议,都不得不赞同他细致详尽有理有据的姿态。相比之下,上座的那位家主就显得有些黯淡无光了。
年长管事显然并未并说服,眉间皱纹没有展开,但是他像是也想不到什么好的说辞,一时间沉默下来。
燕开庭忽然笑笑道:“还是说,学一学玉京的公举联盟,来个投票表决?”
今年早就放风出来要举办“珍获会”的是黑水对面的渭青城,正值老城主六十大寿,其子侄和徒弟徒孙们卯足了劲要风光大办一场,周边城镇自然不会去抢这个风头。
燕开庭奇怪地看着他道:“谁说我否了?这不是分他一半权力,便宜行事吗?”他“嘿”了一声道:“还是齐管事认为,我分他一半权力不够,需要全权拱手?”
况且胡东来心知肚明,自己那方案对在座的管事们来说,可不是人人受益。刚才出来质疑的管事是做传统产品的,还有那些年轻一代的外乡人匠师,资历太浅没有说话余地和*图*书,真给所有人机会畅所欲言,是变相削弱他们几个大管事的话语权。
齐雄首先表示反对,“府主,胡管事的方案花了极大心血,您不同意的话,也可以提出来对不合适的地方修改,这么直接否了……不太好吧。”
待众人全部散去,燕开庭还坐在位置上没动,正堂里只剩下胡东来还在收拾他那一大堆文案。小厮们在院子里朝里张望,没人敢进来。府会之时不得传唤,仆役不能进屋。
对于修士门派式微的北雍州,一般城镇要达到“珍获会”的标准很不容易。玉京如此规模大城,最近二十年里,也才集全城之力举办过三次,甚至有些年份,整个区域都会轮空。
诸位大管事中,胡东来年龄最小,但他跟着老府主历练数年,显示出的办事手腕也不俗。虽不比几位年资深厚的大管事有名望,可也是颇有份量的存在。
这次例会结束得前所未有的快,甚至算得上潦草,众管事散去之时,还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行事。有些头脑灵活的,则在走出院门的时候,突然想通了,这不明摆着就两条路吗?一条在胡管事那边,一条在府主那边。
“属下有话要说。”一名年长的管事站起来,他是在主府工坊担任品控,“胡管事说的都很有道理,可是最终方案里,匠府推出的成品比例是否太少了。制胚固然利润丰厚,但是胚器的买家只可能是那几个大匠府,就算开拓新路也有限,我们也不能为此忽略老客户啊。”
主会场规模大、品质高,http://www•hetushu•com能够吸引更多的行商来雍州,市面繁华,商路拓展,对整个物贸会的大环境都有好处。但是对于既想参与主会场,又要举办分会场的各大城镇来说,就有些尴尬了,以往的常规货色摆出来显得寒酸,自家的主打产品可能会被压低一个甚至两三个档次。
此言一出,整个正堂都为之一默。有些管事是已经隐约觉察的,有些管事是之前还没想到这一层,这一刻恍然大悟的。不管哪一种,都能意识到燕开庭这句话的份量,决定一府走向岂是小事?!
众人听得一愣,燕开庭这决定简单粗暴,毫无章法可言,就像是斗气之下的结果。
这话说得阴阳怪气,可不好接。
胡东来这时插话道:“府主说笑了,当然遵您所言。”
将物贸会的大势一一讲过,胡东来接下来就提出“天工开物”的参会方案,他把一尺高的文案一本本翻开,一件一件分析产品的优势劣势和售卖预期。
所谓奇珍异宝可不仅仅是字面上的意义,公认标准是至少有一件灵兵和一件灵器,以及“至”、“珍”两级的兵、器若干,或者同等级别的资源。
胡东来近期已经开始习惯燕开庭的变化,不过听了这样一句开门见山的话,仍是手指抖了抖。他没抬头,将最后一册打开的书页合上,道:“炼器之术都能变革,经营之道更不是固有的,当自己不够强的时候,加入强者也是一条路。经营不是修炼,不必事事都非得自己去做。”
胡东来道:“这世界上,本来就是一部分人得利,一部分人失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