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一 春宴杀

第六十章 路线之争

刘济格一愣。
刘济格本也就是开个玩笑,听说这酒还有名堂,不由好奇,立刻开盖尝了一口。结果直接从嘴里喷出一道小火龙,吃惊之下,赞道:“果然好酒!”
付明轩也笑,“哪里有笨,你只是刻意地迟钝了。”
“匠府在这块上式微,也不仅仅是最近几年,母亲在时的投入应该比现在多多了。炼器的成功需要资源、天赋、努力和足够的幸运,如今的‘天工开物’有什么呢?”
而让他惊诧的事情还在后面,当刘济格看到燕开庭将一块材料练成一把小叉子,即使过程简单,成品简陋,已经让他惊得合不拢嘴。徒手炼器和使用冶炼设施炼器是云泥之别!
刘济格伸手接了,顽笑道:“燕主越来越小气,酒瓶子有那么小的?”
刘济格想了一会儿,问道:“燕主,您看得很清楚,为什么不彻底制止他们呢?”
燕开庭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这个……难不成联姻就能夺取势力的控制权?”
而任何匠府都有的派系分别无疑是雪上加霜的,“天工开物”没有具绝对掌控力的高级匠师,于是内部的派系之分,就主要表现为本地人和外乡人之间的倾轧。
“差不多吧。”
产品徘徊在中低端、新式开模之法的推行,使得工匠的入门门槛降低,新血的天赋和能力变得不那么重要,也使得老人们竖立起的壁垒更不容易打破。更有甚者,技术变革带来了超乎寻常的高额利润,让老人们连上进的动力都失去了。
刘济格有些明白了,可若发问必然事和_图_书涉老府主。他还在犹豫,燕开庭已经转开话题,“我手上这部分展位,由你全权分配。”
“自然是循着酒香。”
燕开庭神色一凝,“花神殿”是地方性门派,然而如果能够控制一州的大半之地,那势力可不逊中型门派了,这么明显的事情,她们居然能够瞒住这么久,那得多大的能量?最终所图又要大到何种程度?
刘济格轻笑道:“可惜虽待价而沽,却没有买家。”说笑过后,他正色道:“想必燕主已经明了他们的谋划了。”
林匠师想了一想,觉得有道理,不过他仍道:“物贸会这么做也就罢了,可终不是长久之计。我们现在几乎没有推陈出新的可能性了,缺资源、缺人手不去说它,待最新一批设备换过后,连一套完整的炼器器具都成问题了。”
两人显得相当熟稔,刘济格行礼姿态恭敬中透着随意,“燕主。”
燕开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不是坏事,会期近在眼前,与其几方各执一词扯皮,不如适当切割。”
刘济格敏锐地注意到燕开庭对他父亲的称呼,默然片刻道:“借势而起,依势而为,对那些刚起步的匠府来说,不失为一条捷径。可是‘天工开物’已屹立数百年,未免可惜。”
微风又起,荷园碧波微荡,像一面褶皱了的镜子,倒映着扭曲的天空。燕开庭独坐在庭院当中,望着远处陷入了沉思当中。也不知何时,身旁现出一个青色的身影。
这里已经是内院范围,是个长年关闭的院子。背www•hetushu.com面面湖,正面只有一条半荒的小路,平时有人从正面过来会十分扎眼,因此除了府兵一天一次巡逻经过,其余时间都杳无人烟。
刘济格道:“赤阳地火的掌控者是府主,不是大管事们,甚至不是夏总管。”
燕开庭轻描淡写地道:“不过是把园子里的牛鬼蛇神全部清理出去而已。”
付明轩摇头道:“这个控制,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控制。‘花神殿’以女弟子多的特点和功法特色,联姻遍布大半个冀州的势力。”
付明轩道:“生下继承人呢?”
燕开庭点头道:“济格来了,这里置茶麻烦,就只有酒了。”说着,抬手讲一个银瓶扔了过去。
燕开庭道:“从我本人来说,炼器也是我的修炼方式之一。所以无论匠府将来会走什么路,我想都会把追寻炼器之道坚持下去。”
“我们这样的人,在‘天工开物’的困境,到了其他匠府也不见得不会遇上。修士匠府是好,可我们进去怕只能从学徒做起。所以,先看看困境是否可以打破,再来考虑要不要逃离。”
燕开庭淡淡道:“因为他们不需要一个独立的‘天工开物’。”
林匠师有些犹疑,“这位以往也不管府事啊,今天是怎么了?而且这样各打五十大板的决定……”
刘济格现出诧异之色,他当然认得出那是“天工开物”炼器的根本,赤阳地火,可他和其他人一样,从没想到过,与炼器毫不相干的燕开庭,能够掌控异火。
燕开庭道:“他们只需要一个赚钱的和-图-书产业。”
燕开庭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女人行径,还真是……”他一时找不到话来形容。
路线之争是最难以评说对错的。若纯以赚钱为目的,老府主的路是成功的,若以恢复高端兵器制造能力为目的,那就是失败的。在没有定好目标之前,贸然行动打破现有格局,却无法建立新格局,无疑是鲁莽不智的。
他们都是一方主事,即使很多人在正堂中都没有说话的资格,可在自己一亩三分地里,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与之相应的,他们要对许多张嘴的温饱负责。
燕开庭轻笑,转过身来看向付明轩,道:“怎么和你一比起来,我就这么笨了。”
燕开庭见刘济格先被吓了一跳,接着露出老餮吃货本色,也不由揶揄一笑。
而如刘济格、林匠师这样有向上之心的,即使没有受到有意无意的挤压,也在大环境下,得不到足够的资源。人员流失几乎是必然结果,这样的流失又令匠府的高端研发雪上加霜,形成一个最终必然崩塌的循环。
林匠师就婉拒了同乡倪管事的邀约,过了一会儿,与一名年轻匠师似有意似无意地走到了一起。
散场的管事们先是如潮般涌出院门,走出一段路就开始呼朋唤友,三五成群,泾渭分明。
燕开庭笑意一敛,道:“胡东来有句话并没说错,这谋划也确实是老府主给‘天工开物’定下的路。”
刘济格在两堵院墙间穿插来去,最后见到了站在一处水上榭台里的燕开庭。
林匠师露出深思表情,说到底炼器一途,万中和*图*书无一的是异火,器具都是可以再造的。“你的意思是……”
燕开庭笑笑道:“想要赚钱,本身并没什么错。”他诚实地道:“事实上,我也一直没想好,‘天工开物’的未来应该是什么样子。”
林匠师至此心悦诚服,连连点头。刘济格就与他告别,不被人注意地转入一条小路,消失在重重屋宇间。
等刘济格离开的时候,已经对燕开庭彻底膺服。对他们这种还有些野心,想在炼器上继续攀登的人来说,资源和途径是重要的,匠府本身只是一个载体。
刘济格气度沉稳得不像他这个年纪的人,轻声道:“展位当无问题,否则府主就不用这样定夺了。”
燕开庭摊手道:“雪山佳酿瓶子是大,可我一共得了三瓶,一瓶孝敬了夏师,两瓶进了我兄弟的肚子。况且这‘火焰之花’也不差,只输在口味上,对火属修者可是大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个庞然大物沦为吞吐金币的怪兽,也不是一两年功夫造成的结果。
燕开庭伸出手,指尖跳跃出一团红艳艳的火苗。
刘济格对燕府主府地形的熟悉程度,与他外乡人的身份不符。走着走着,竟是踩着隐在一片荷塘中的脚桩,到了一弯人工湖的对岸。
“我过来的时候,看到你内院里边,又哭又闹,热闹得紧啊!”
刘济格应下,又老实地道:“燕主,虽然有您这次大力支持,可效果或许只是差强人意,这几年,高端战兵法器的新品拿得出手的不多。”
“那些女人的风月之道还真是行之有效,不声不响hetushu.com已控制了大半个冀州。”
“哦?”
刘济格从不掩饰自己嗜酒,并不觉得尴尬,继续小嘬一口,露出满意之色。
刘济格了然地点点头,这么一说,他就明白了燕开庭为何过去数年无所作为。
两人此刻一起想到的是涂家,涂夫人的行迹岂非恰好丝丝入扣。
燕开庭摇头笑道:“看来只要有好酒相赠,收买你异乎寻常地简单啊。”
物贸会决定了一年至少二分之一的订单,主府的动向则关系着未来数年分行的存亡,今天会上看似决定简单,实则背后疑云重重。众管事急切地要找些同盟,细细计议。
两人先是说几句无关紧要的场面话,见周围都在热烈讨论自己的事情,无人特别注意他俩,林匠师即道:“如此格局实在让人意外,我们在府主那里究竟能否拿到展位?”
炼器是修炼正途之一,可见入门容易,精通难。高端炼器更是需要资源和有天赋强者的大投入,并且在成功的道路上会失败无数次。老府主期间“天工开物”的扩张就已经是以短期快速稳定的回报为优先,研究性的炼器部门被一再边缘化。
付明轩有些意外他的手段,“你是下定决心了?”
“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燕开庭没有细说的意思,于是付明轩也不多问,只道:“日前我受夏真人指点,派人去冀州查花神殿老底,还真有不少了不得的东西。”
那年轻人名叫刘济格,在“天工开物”里有些小名气,是年轻一代匠师里的天才型人物,他和林匠师一样不是雍州人,在匠府里属于外乡人那一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