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七十七章 天罗地网

说完,便转身望向站在后方的付明轩,“明轩,怎么办,是退回去,还是打下去?”
他的头上,已经被领头老大敲出了几个包来。
随后,三人便接着朝通道下面走去,只是这一次,他们更加小心了起来。
慕千语放下茶杯,轻笑几声,道:“隋城主说笑了,花神殿可不是我们就能掌控的,诺翊姑娘,从来都不是我们的人……若说硬要和我们扯上几分关系的话,只能说,她与我们是一条路上的。”
看着燕开庭两眼之中燃烧着决绝之光,成啸天也是沉默片刻,坚定了道了声“好!”
月色之下,可以看见这条通道靠近上面的一段台阶,再往下便是漆黑一片,也不知是通向哪里。
那里布下的一张巨网,正等着二人主动投上去。
“这个,哈哈!”成啸天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道:“就被她抗了起来,一个过肩摔,把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然后……这个地面就突然沉了下去,我也就滚到了这条通道中来……后来走着走着,就发现这条路了。”
成啸天赶忙跳到一边,燕开庭和付明轩也是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
越走通道越是狭窄,成啸天小声地提醒道:“这通道将会越来越狭窄,但是足以让人通过,走过了最窄的那一段路,便会来到一个像大厅的地方,那里就要宽敞多了。”
突然之间,就只听见蹭蹭两声,付明轩叫道:“快趴下!”并迅速地闪到了一边。
成啸天一副要哭出来了的样子,连忙道:“莲儿只是知道,但她和*图*书从来没有进来过啊!再说,莲儿与二位无冤无仇,怎会加害两位兄长呢?”
“原来你还留着这个东西,我还以为你早就弄丢了。”付明轩说道,眼睛盯着这颗水蓝色的夜明珠,这是他幼时进入小有门后第一次出门历练的途获得的宝物,回到玉京城后,就送给了燕开庭。
只见两道光线从通道深处飞出,堪堪擦着迅速蹲下身来的燕开庭和成啸天的头顶飞过。
成啸天指着这条通道叫道:“就是这里,就是这里!”随后便是一跳,整个人都跳了进去。
“没想到,诺翊竟然也是你们的人。”隋远的声音响起,竟不像往日般浑厚有力,此刻却是带上了几丝疲惫。
燕开庭还在惊讶那莲儿竟然具有如此力量,正想笑话成啸天来着,突然一个不对劲,燕开庭登时立住,看向了成啸天。
燕开庭点了点头,但心里还是不停打鼓,似是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让他感到极度不安。
清冷的月色之下,三道黑影悄无声息地快速移动着,不断靠近渭青城西,却在将要到青河出城口时陡然转了个弯,绕过几处庭院,向背后的巫山奔了过去。
此时,燕开庭和付明轩的视野之中,青河出城口也是一片寂静,丝毫看不出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两人心里都是明白,越是看似平常,就越是暗藏杀机。
随着通道门关闭,仅有的一丝月光也了无踪影。通道内是漆黑一片吗,燕开庭从芥子袋里掏出一颗约有鹌鹑蛋般大小的夜明珠m.hetushu.com来。
燕开庭可不像让他们三人变成他人的活靶子,要不是刚刚反应快,说不准身上又是添了一道伤口。
片刻之后,里面就传出了成啸天呼喊二人赶快跟上的声音。燕开庭和付明轩相望一眼,点了点头,便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砰地一声,只听见碎石哗啦啦掉下来的声音,不再有任何别的声响。
通道过于狭窄,燕开庭的泰初锤在这种密闭的空间内使用起来受到了太多局限,虽然付明轩的一剑光寒十九洲对空间也是有所要求,但比燕开庭那动不动就膨胀到水缸大小的泰初锤还是好上了几分。
不过,只要看到前方付明轩持剑的身影,他那颗跳到嗓子眼的心,才稍稍安定了下来。
成啸天点了点头,回道:“不过据我观察,那是一处天然岩洞,并没有人工痕迹……到了那里,燕兄的神兵就可以发挥出真正威力了。”
“你是说,莲儿也知道这条路?”燕开庭顿时觉得汗毛倒竖起来,这是一种危险逼近的本能反应。
只听见一阵沉默过后,付明轩坚定不移地道了声:“当然是打下去。”
而越是这种不起眼的地方,就越是暗藏玄机。
燕开庭将那颗珠子托在手心,向付明轩笑了笑,付明轩也回了他一个明媚的笑容。
燕开庭收了夜明珠,三人干脆就在黑暗之中缓慢下行,不久之后,待到眼睛完全适应了黑暗,便也不觉得视物有多么困难了。
“这是要上山了吗?”望着高耸入云的巫山,燕开庭不解地问道,m.hetushu•com何况在半山腰里,一道红光在雾气当中若隐若现。
说完,他伸了伸已经开始发麻的右腿。
看到燕开庭手上的夜明珠,成啸天顿时眼睛一亮,叫道:“燕兄的宝贝可是真多,这颗珠子虽小,却能散发出这样耀眼的光芒,简直是令人惊奇。”
成啸天在前面带路,自小便在渭青长大的他,对于渭青自然是十分熟悉,不到半炷香的时间,三人便站在了巫山的山麓之下。
三人走进了凉亭,在这个高度,已经可以看到大半个渭青,一条宽阔闪烁着银白光芒的河水,有若一条银丝带一般,自东向西缓缓淌去。
只见那张床上躺着的,竟是城主夫人。
“被她怎么了?”燕开庭饶有兴趣。
青河边,埋伏在此的黑衣人已经蹲了快两个时辰,有的明显是双脚有些发麻,不时微微活动调整一番。
走近一看,原本看起来就是一副普通模样的凉亭此时看起来更是破败不堪,也不知道它孤零零地矗立在这里多少年了,风吹雨打之中,它的栏杆早已腐烂,屋顶也是斑驳不堪。
凉亭内,成啸天双脚直跺,似是要将地面踩穿一样,又是像急得跳脚一般。就这样来来回回跺了一阵子,只听见叮铛一声,似乎什么东西的开关被触发了。
隋远没有回话,也仿佛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他的目光落在对面的一处厢房里,只和站在窗前的诺翊遥相对望着,眼神也不时瞟向她身后的那张床。
“哼,臭小子,叫本大爷好等,待我见了你,定是要将你的脑袋生生扭和_图_书下来当球踢!”
说完,又盯着远处一阵猛看,却还是没有发现任何人的踪影。他紧紧握着了手中的一个略有鹅卵石般大小的法器,皱紧了眉头。
这一次,付明轩走在了前面。
只是付明轩每次离开,便是一年半载,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渐渐长大,便再也没有见过这珠子的身影。
“不好,有埋伏!”燕开庭大叫一声,便拿出泰初锤来,也不看来者是谁,便是一团雷光轰了出去。
说完,坐在一旁的洛长苏露出了几分意味不明的笑容。
“大厅?”燕开庭问道,“你是说前方还有个洞府?”
顿时,那颗看似小巧却散发着夺目光芒的夜明珠将整个通道都照亮了起来,就只看见成啸天站在几个台阶下面等着二人。
就只见凉亭内部的地面缓缓塌陷了下去,露出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通道出来。
一边走,燕开庭一边观察着周围,发现这个通道十分普通,并不像是阵法通道,看着石阶上凌乱的刻痕和粗糙的做工,仿佛这条通道是在仓促之中建造而成的。
燕开庭狠狠地拍了一下成啸天,道:“真不知该怎么说你!”
待到二人完全走进去之后,地面又缓缓升了起来,恢复到了它往日里的样子,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
燕开庭喘着粗气,望向成啸天,冷道:“莲儿也知道这条路,你为什么不早说?!”
只是再细微的动作都逃不过他们领头大哥的法眼,稍微动了一动就吃上一记暴栗,打得他们脑袋生疼。
“大哥,兄弟们在这儿也快守了有小半m.hetushu•com夜了,那俩小子究竟跑去哪里了,这么不着急逃命的吗?”又是那个粗犷大汉压着嗓子问道。
成啸天哈哈大笑几声,道:“其实也是误打误撞,你们都知道莲儿吧,就我的未婚妻,以前经常约她来此处玩,也不知上次是如何把她给惹恼了,然后就被她……”
“对啊,怎么啦?”成啸天转过头来,不解地望向燕开庭。
城主府内,望着窗外氤氲着的一团红光,隋远负手站在窗前,眼神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在他身后的桌子旁,坐着洛长苏和慕千语,正兀自喝着茶。
随后,三人便沿着一条羊肠小径快速向那凉亭奔去。
成啸天笑着说道:“山,定是要上的,只是无需走多远,我们只需走到那个地方即可。”
领头老大啐了一口,恨恨道:“急什么!我平常怎么教你们的,做杀手也要有杀手的素质!蹲个点儿还受不了啦?”
那时的燕开庭,欢欢喜喜地收下珠子,简直是爱不释手,凭借着这珠子地璀璨光芒,两人不知道在多少次夜晚,嬉闹在玉京城里的大街小巷之中。
“不知啸天兄弟是如何发现这条通道的?”一边走,燕开庭一边问道。
顺着成啸天手指的地方望去,只见山麓略微高一点的一处林间,修建着一处凉亭。这凉亭看起来,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甚至还有些破旧的凉亭而已。
没想到今日在这幽暗的地道下,燕开庭使它重现光芒。
“好!”燕开庭答应了一声,转身面向成啸天,说道:“是你带我二人走到这条路来,那你也得带着我们走到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