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九十六章 家事难断

尤其是人家门派真人亲自交付给首座弟子的芥子袋,莫名其妙地就到了小有门首座弟子的手上,怎么说其中都是别有一番滋味,难免会让人多想。
封意之苦笑几声,道:“人是醒过来了,可这府上,还是一团糟啊。”
哇哇一阵怪叫,燕开庭抱着头,疼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看来这次真把付明轩给惹生气了。
晚上,燕开庭在府中用过晚膳之后,便拿着从白秋亭那里偷过来的芥子袋,到付府去寻付明轩。
燕开庭挠了挠头,傻笑道:“方才尝试打开了一下,这不没打开就来找你了么!”
封意之冷笑一声,道:“这可不是我的意思,是涂城主自己的意思。”
说着,便将白秋亭的芥子袋拿了出来。
尚元悯收了指尖火焰,不疾不徐地穿上衣服,整理周正。
跑到付明轩院子里,付明轩正坐在院子里的一潭小湖边用清水擦拭着一剑光寒十九州,砰地一声,院门被人猛地撞开。
涂辛乙苦笑一声,随后就将那晚的事情缓缓道来。
封意之点了点头,道:“的确是这样,只是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
燕开庭狡黠一笑,道:“这是那晚那个什么无忌真人给他儿子的宝贝芥子袋!我叫人在街上顺过来的,你还别说,那小子还真是天真无邪,不谙世事啊!哈哈!”
话语既出,一旁的长老们都是对着封意之指指点点,说着些不好听地指责话语。
付明轩接过芥子袋,仔细察看了一番,便感知到上面有一个法阵,顿时,眼睛蓦地一睁,望向燕开庭,问道:“你打开过了?”
这筱虹院前几日不是搬空了么?为什么又有人来住http://www.hetushu.com了?
说完,封意之咳了一声,眼中满是无奈和惋惜。
话还没说完,就被付明轩拿着一剑光寒十九州狠狠得拍了一下脑袋。
涂辛乙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点了点头,道:“我这是昏迷了多久?”
夏平生笑了一声,道:“我看你啊,还是少管这些事情比较好。”
就在燕开庭低着头揪着衣角时,又是一股带着微微寒意的清风吹来。
燕开庭翻了个大白眼,道:“我还以为你在里面藏着个美女……”
而在另一旁,涂玉成和涂玉永只是紧紧盯着封意之,没有说话。
顿时门口就喧闹起来,涂夫人手里抱着那对龙凤胎,一口一个封叔叔地叫着,喊道:“封叔叔,你就让我们这可怜地母子几人见一见涂郎吧!”一边说,一边哭得梨花带雨,秦长老也在一旁附和,道:“封真人,这不让自家夫人减夫君,也不是个道理呀!”
“你呀你,这袋子上的法阵一旦被外人触碰,便会向他的所有人发出讯息,不用猜了,我想那个白秋亭,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吧……”
这芥子袋只有巴掌大小,看起来朴素简洁,并无什么特殊之处,只是燕开庭在尝试打开时,发现这芥子袋上,竟是加持了一个小小法阵,凭他一己之力,还打不开这袋子。
“啊啊啊啊啊啊!你为什么又打我!”燕开庭捂着脑门儿,直往后退。
原以为院子里会有一个娇俏美人儿,没想到推开门来却是一个男人,是个男人还算了,这男人竟裸露着上半身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右手指尖,一股金色火焰兀自燃烧着。
和*图*书燕府雪域院内,鹅毛白雪簌簌而下,屋内烧着暖意融融的炉火,封意之和夏平生和衣而坐,正在对弈。
夏平生摇了摇头,苦笑道:“我说陌刀老弟,切莫被这俗事缠身干扰了感知,这天地异动,在你这个境界,是完全可以感知出来的。”
燕开庭愣了一下,赶忙退了出去,带上院门,然后想也不想,赶忙向付明轩的院子跑去。
燕开庭狡黠一笑,心中笑着付明轩搞不好也有兴许修习一下风月大道,搞了一出金屋藏娇的风流韵事。
“无妨,这门里门外,都被我完全隔绝了,小乙哥还记得那晚的事情么?”
“涂夫人,你也不要再哭,求我也是无用,自后这院子除了我和我带来的下人以外,不在允许有人踏进半步,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封意之愣了一下,睁大眼睛看向夏平生,道:“你是说……”
在体内之火的煅烧下,自身的外部肉体也会变得更加强硬。尚元悯原先想着在屋子里修习怕一不小心烧了屋顶,自己再怎么随性,也不好意思烧了自家徒儿的府邸,便来到院子外,心想道有付明轩在府内打了招呼应是无人来叨扰自己,却不想到大门被人一大推开,把极为专注的自己吓得差点烧到了眉毛。
窗外的雪,仍簌簌落着,在地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银白,倒映着清冷明月,皎皎夜色。夏平生眼神之中荡出一缕淡淡的忧色,随即又恢复到仿若释然的清明。
“那晚的事情有找落了吗?”夏平生伸出手来,拨弄了一下炉内的炭火。
他分明感受到了,对方赫然是一位真人!
“看够了么?”尚元悯冷冷望向燕开庭,心www.hetushu•com想这人怎么这么不识趣,还站在门口。
付明轩猛的一回头,道:“你去筱虹院了?”
付府内,燕开庭满心紧张地望着付明轩,而付明轩的目光,却一刻也没有从西街方向离开过。他手中紧紧攥着白秋亭芥子袋,眉头微微皱着。
说罢,付明轩便望向玉京城西街方向,顿时,一阵清风携着阵阵寒意,扑面而来。
守在外边的人,直到午时,才看到封意之从涂辛乙的房内出来。
听到这句话,院内顿时鸦雀无声,谁人都不知道涂辛乙对着封意之说了什么,只是大家可以肯定地是,封意之一定是知道了那晚的真相。
“你不要命了,去招惹我的小师叔?!”
燕开庭对付府也是熟悉,不用下人带领,自己便在里边随意走动着,经过一处院子时,燕开庭突然停了下来。
燕开庭呼哧呼哧喘着大气望着付明轩的背影道:“我说,你家怎么住了一位真人,方才真是吓死本大爷了!”
燕开庭瞧见付明轩生了气,就一阵傻笑,似是撒娇一般拽着付明轩的衣袖摆来摆去,好声好气地道:“你就别生气了,你看,我带了什么好物过来?”
“他们都在门外?”涂辛乙问道。
夏平生摇了摇头,轻笑几声,便不再说话,眼神落在了窗外。
“总归是有一段日子了。”封意之回道,这些天来,府内犹如一团乱麻,最开始他还到其中调解调解,到后来简直懒得去看,干脆避开了那两拨人。
即使感知到了又能如何呢?天定的不在人为,强行干预的结果只能扭转是非,颠倒因果,终将会受到世界规则的报复吧……
付明轩想也不想,和图书头都懒得回。敢这样推他院门的人,除了燕开庭也没有别人了。
“要不?他来了就说是我捡到的?”燕开庭小心翼翼在旁边道,又迎来了付明轩的一个大白眼。
面对一众叨扰,封意之低吼一声,顿时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是?”付明轩看着有些眼熟。
夏平生道:“想必你近日来也发现了,这一向风平浪静的玉京城,如今的气息也变得纷杂起来,有时候都能感受到好几股强大的力量同时出现在城内,那绝不是本乡人就有的那种力量。”
“人家虽然不与这凡俗人士一般精明世故,但心思也是极为聪慧,是这么好糊弄的吗?”付明轩没好气地道:“何况,你还拿着这个东西来找了我……看来不好好解释一番,与白秋亭这个梁子就要结下了。”
远远望着那道屏障,涂玉成神色复杂,而这一切,都被涂玉永看在眼底。
燕开庭也自知理亏,并没有与付明轩商量就擅自偷了人家东西,还带来给了付明轩,虽说从小到大燕开庭拖付明轩下水不在少处,但是这一次,却是惹到了自己根本就不能掌控的门派之间,燕开庭心中恨不得抽上自己几个大嘴巴。
与站在他面前的尚元悯面面相觑。
封意之看着从火炉内飘出的点点火星儿,道:“着落是有了,只是现在也不便细说,唉!”
燕开庭是想也不想,就一把推开了院门,顿时就愣在原地。
封意之苦笑一声,道:“哪里是我不想管就看可以不管的,小乙哥大半辈子的家业,不能就看着就这样在他们手里给败了!”
夏平生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毕竟是别人的家事。
“只是,比http://m•hetushu.com起涂家的家事,还有更多事情要劳烦你陌刀多多费心了。”
“小师叔?你是说,他就是元籍真人?!”燕开庭蓦地想到前几日在叶塘园外付明轩提起过元籍真人来到了玉京这件事,可是没听他说这元籍真人就住在付府里啊。
“哦?你是说……?”
说罢,封意之又对着其中一名姓陈的管事长老道:“还有劳陈长老傍晚之前将府上地完整名册送到我的院子里。”
砰地一声,一剑光寒十九州又与燕开庭的脑门儿撞击在了一起,发出一记欢快声响。
作为四大门派核心弟子,各派之间虽然关系说不上好,甚至是不怎么样,但是至少在明面上要维持一种客客气气,互相尊重的状态,若是明面上都不给面子,那么所引起的矛盾就不再是两人之间的矛盾,很可能会引起门派之间的更大矛盾。
尚元悯也是无语,为了修习火属性,他经常对自己进行火之锻体,就是用自己的体内之火来烧灼自身的外部肌肤,虽然听起来奇怪得很,但是对于尚元悯自己却是甚有效果。
众人离开之后,便只见院子里散出一团白色光芒,不久之后就遍布在院子周围,形成了一道保护屏障。
“听说昨天涂城主醒过来了?”落下一子,夏平生淡淡问道。
付明轩似是还不解气,重重哼了一声,也不理他。
虽然白秋亭并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小肚鸡肠之人,但付明轩怎么都得给上一个合理的说法。然而若是完全说出实话,白秋亭会不会相信是一回事,会不会放过燕开庭,就更是另一回事。
“咳咳!”为了缓解尴尬,燕开庭干咳两声,然后淡淡道了声:“打扰了。”
“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