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道缘浮图

作者:烟雨江南
道缘浮图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卷二 莲华降

第九十九章 秘境将开

燕开庭口中的洛匠师就是老匠师中的领头人物,以往都是和胡东来为一派。
燕开庭点了点头,对着若澜道:“那你今儿个就帮孟管事去定做一套,选最好的料子。”
昨日付明轩在他面前还是第一次失态,燕开庭顿时觉得自己有一种扳回一局的胜利之感,是以燕开庭并没有把付明轩送回到他家的院子里,而是直接带回到了自家府邸,扔在了自己厢房中。
探虚真人是元会门第二大高手,仅在仙君厌离君之下。其身份为厌离君的大师兄,在元会门内根基深厚。没想到这样一位不能仅以重要来形容的人物,居然也在玉京城!
一旁的若澜也帮腔道:“孟管事天天里里外外地忙,一个人做两人地差事儿,哪里还有时间去管这穿着。”
“寒心?”
不到片刻,便来了五六个丫鬟站在了燕开庭面前,燕开庭挨个儿敲了敲,笑着道:“不错不错,快去吧。”
尚元悯道:“这也算是对门内弟子的一种考验,资源,本来就是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够得来的。”
“明轩,你……”
小侍童跑到院门外唤了一声,孟尔雅就走了进来。
“是的,工钱并未增减。”
“是谁人叫你们去招惹白秋亭的?”
孟尔雅深吸一口气,道:“据说是因为您杀了胡管事,让他们寒了心……”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
随即一道剑光直直向燕开庭飞来,燕开庭推开一众侍从,自己哈哈大笑就向前跑去,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府主形象。
“但说无妨。”
“哼”燕开庭冷哼一声,问道:“那我怎么听说,他有点想罢工的意图呢?”
坐在院子花园里的燕开庭大抵就http://www•hetushu.com是这种感觉。
孟尔雅答应了一声,站起身来。
燕开庭脸色却是不变,冷笑一声,道:“那又如何?”
燕开庭神色冰冷,道:“既然他们这样看我,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你今日便去匠府通报一声,一人罢工,我便当即辞退,煽动大众罢工,那就不是辞退那么简单了。”
说完,尚元悯大笑一声,又是一杯酒灌了下去。
沈伯严走了过去,轻轻摸了一下萧明华的头,萧明华微微一怔,身子不禁抖了一下。
“师兄……”
听到这里,付明轩还是微微一惊,想不到元会门已经有了如此之快的动作。
孟尔雅微叹一声,道:“还不是因为……”孟尔雅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了下来。
燕开庭小饮了一口热茶。
尚元悯笑道:“没有完全确定下来,怎能告诉你们这些愣头青,万一闯祸了怎么办?到时候秘境还未开,你们人却没了,岂不是吃大亏了?况且多宝阁和冶天工坊之争,已经够他玩的了吧?”
这一问,孟尔雅顿时就不说话了,低下头去,两手玩弄着衣角。
“哎哟,爷,什么好事儿呀笑得这么开心?”蝶衣端了一杯茶水递给燕开庭,燕开庭接过去,沉思片刻,赶忙对着蝶衣道:“快,快去找几个漂亮丫鬟,到我厢房内候着,明轩一醒,就叫她们好生伺候着。”
茫茫一片之中,除却这深不见底的黑暗,还有一丝浓郁的朱红,从最深处渗了出来,就是像烧焦的肌肤上流出的一缕鲜血,红黑交织在一起,化作一团火焰,就向人袭来。
沈伯严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萧明华,一身素衣和-图-书下细弱杨柳的身姿看似弱不禁风,却是蕴含着爆发般的力量,一头乌黑如瀑般的长发轻轻散落在肩上,显得原本就很白皙的面庞更是如瓷一般,当初认识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十岁的小姑娘,如今也二十出头了。
就在这时,燕开庭的厢房内传来付明轩的一声惊叫。
孟尔雅笑着回道:“府主,不碍事,省得麻烦。”
一旁的蝶衣在为他泡上一壶清茶,蹲在他身边的若澜正为他锤敲着小腿,后面还站着一个侍女为他捏揉着颈肩,身旁还有一个小侍童拿着一把羽扇,为他送来徐徐清风,此时的他,心中一派平静,甚至还有些喜悦。
孟尔雅躬身向燕开庭行了一礼,就拿着册子退了下去。
“嘿嘿”,越想越是开心,燕开庭不自觉地傻笑起来。
萧明华顿时慌了神色,从床上爬了下来,跪在了沈伯严的面前,哭声道:“大师兄,明华也只是想为了给那白秋亭一个教训,原本这消息四大门派长老们是约好了一同告诉我们这些后辈,没想到白秋亭却先我们那么早就知道了,还已经开始行动明华,明华就是气不过嘛!”
付明轩往前冲了几步,燕开庭一把搀住了他。
“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年来你在我身边的目的吗?”沈伯严望着萧明华微微笑着,眼神如明月一般清澈,仿佛他只是在与她闲聊。
秘境将开,着实是修道界的重大事项,秘境再大,资源也是有限。九州上现有秘境,不是有主的,进入之法掌握在各个名门手中,就是自然开放,在道典上有方位、时间详细记载,各家到时候自凭手段。
而付明轩则是望着杯中清酒,倒映着天上明月,hetushu.com心情再一次沉重了起来。头一次,付明轩感受到了一种纠结的情绪在心间徘徊,再一想到燕开庭,付明轩的心就更是郁闷了起来。
筱虹院高处,望着眼前这一幕,尚元悯轻叹一声,随即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哦?快叫他进来吧。”
萧明华从梦里惊醒,不断喘着粗气,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颊直往下淌。
孟尔雅抬起头来,疑惑地望向他。
大约是酒劲太猛,付明轩是破天荒的睡了个懒觉,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师兄,我……没有。”
“我叫你当大管事,是叫你在这里扭捏作态给我看的吗?”燕开庭的话可谓毫不客气,孟尔雅呼地抬起头来,脸色一红,一句话脱口而出。
燕开庭微微皱眉,道:“你怕是我燕府没钱了么,还不去做一套合身一点儿的来穿。”
“多宝阁”和“冶天工坊”的炼器之争,本就背后有各大门派的影子,此刻更是部分浮上了水面。
付明轩听得恍然,一些原本想不太明白的细节,也有了解释。
“不过,”付明轩问道,“上次我见沈容照,似乎他并不知情?”
“哎!”若澜柔声答应,便退到了一旁,吩咐下人给孟尔雅端把座椅过来。
而在后面,只见付明轩手持长剑从厢房里冲了出来,眼神盯着燕开庭的背影,就欲冒出火来。
要说是因为燕开庭杀了他们在燕府内的推举的重要人物,让他们顿时好事落空而罢工,燕开庭还能理解,但是要说燕开庭让他们寒了心,燕开庭不禁冷笑,他们哪里来的心?
孟尔雅坐在燕开庭面前,拿出一本名册,递给燕开庭,道:“府主,这是经过一系列人事调动之后,和_图_书匠府里现存的人员和个人员的就职情况。”
“没有?”沈伯严冷哼了一声,道:“你与郝凌云两人相互配合,在玉京叶塘园里围剿白秋亭,你以为我不知?”
说完这句话,孟尔雅微微一愣,赶忙俯下身子,跪在了燕开庭面前。
“为何有如此说法?”
站在萧明华所睡的这间厢房里,沈伯严负手而立与窗前,在萧明华从梦中惊醒之后,转过身来望着她。
蝶衣甜甜地答应了一声,就出了院子对几个小管事吩咐一番。
“他们说你连自己亲兄弟都能杀,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哦,对了。”尚元悯道:“昨日,玉京坐了城主之位的涂家,已有人去见了元会门的探虚真人了。”
扶着院墙蹒跚几步,只见一双黑靴出现在自己眼前,顺着双脚望上去,朱红色的袍子,黛色的芥子袋,绛紫的衣袖领子,然后出现在眼前的,便是燕开庭挂着一副疑惑表情盯着自己的面容。
从筱虹院出来时,已是月色高悬,付明轩头一次喝了这么多的酒,直感到头脑发昏,走路也踉跄起来。
燕开庭大笑几声,道:“都从我这里走了,以他们现在的手艺,还能找到哪些个好去处去,往日里不过是见我还顾念情分,就在府里兴风作浪,反正如今我在他们心中已经是个无情杀戮之人,那便由他们去好了。”
燕开庭杀了胡东来一事,虽然在燕府内已是众所周知,但是却没有一人提过,所有人都想约定好了一般,噤若寒蝉。
随后,那几名丫鬟便在蝶衣的带领下,轻手轻脚地走进了燕开庭地厢房内,跪在了付明轩所躺着的红木雕花床边。
付明轩神色一凛,随即微微点了一和_图_书下头。
燕开庭在院子里等着看好戏,就在这时,一个小侍童跑了进来,跪在了他面前:“爷,孟管事求见!”
咕咚一声,酒入愁肠。
黑暗,无尽的黑暗。
“那万一,那些老匠师们都要罢工怎么办?”
“这是你的故乡,虽然对你来说,或许会比较残忍一些,但是作为小有门的首座弟子,你自应当竭尽全力为门内争取更多份额,至于具体怎么做,也不用我来教你。”
“你永远都是这么惧怕我……”沈伯严轻声道:“你十五岁那年,我用一块千年冰丝寒玉为你打造了一只发簪,赠于你作为生辰寿礼,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在发簪的法阵里面,放了一缕我的意识。”
只见她瘦小的身子却穿着大管事的独特开襟阔袖袍子,整个人就像在衣服里荡来荡去。
“啊!”
付明轩点了点头,道:“那么我现在要做的是?”
“涂玉成!探虚真人!”
燕开庭拿着那本厚厚名册翻了翻,也没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只是问到:“洛匠师的工钱还是和以往一样多吧?”
付明轩拍了拍燕开庭,嗫嚅道:“随我……随我一同走吧……”
沈伯严神色冰冷,眼中仿佛有着和萧明华梦里一般的黑暗。
燕开庭一脸不解,从未见过付明轩这种样子,正想问个明白,只觉身上一沉,付明轩就此醉倒过去。
而玉京秘境却不同,诸名门遍寻不到任何记载,亦无法确定它的类型,只是谁也不会放弃。于是参照以往惯例,四大门派商定了划分之规,顺便将此作为历练门派弟子的一次机会。将从玉京所在的北雍州各大地方势力入手,占据势力份额,以获得更多进入通道的资格。
“师兄?”